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红楼之无情琏二爷 第七章



    从京城到扬州,如果走水路,一路通行无阻,最快也需要半个月的时间,但是贾琏一出贾府以后,就骑着骏马从官道只去扬州,一路上换马不换人,竟是五日就到了扬州。

    贾琏因为这些日子修习内功颇有成效,如今的内力已经到了他全胜时期的五成,这五日快马加鞭的赶路,自然是没有什么不适,但是跟着他的宝儿和剑儿就惨了,一路上,因为主子不休息,他们也不能休息,才过了一日,两人就纷纷病倒了。贾琏也没管他们,给他们留了些银钱,让他们自回荣国府也好,或是养好病了赶来扬州也罢,自是随了他们,而贾琏自己,则马不停蹄的赶去了扬州。

    然后,五日后,贾琏牵着马,有些风程仆仆地,站在了林府的大门口。

    此时林家因为当家主母贾敏的去世,整个府上都挂起了白帆,因为贾敏的丧报是林家下人快马加鞭的送到贾家的,而贾琏又是马不停蹄地赶来的,所以,此时贾敏的七七还只过了一般而已。

    站在门口招待前来吊唁的客人的林家下人,看着贾琏的样子,立马迎了上去:“这位爷,府上正有白事,不知爷前来,所谓何事?”

    贾琏淡淡地看了那个仆人一眼:“我叫贾琏,是来拜祭贾敏姑姑的。”

    那下人一听,虽然心里有些嘀咕这贾家的人为何来的如此之快,但是还是转身小跑着进府通报,不一会儿,就看到一个身穿缟素、满脸戚哀的男人领着几个下人走了出来。

    那男人看了贾琏一眼,欣慰地点点头:“琏儿侄子这么快就到了,可见老太太是真的疼爱夫人啊。”

    那来人,正是贾琏的姑父,死去贾敏的相公,巡盐御史林如海。

    贾琏点点头,倒是对林如海这种又欣慰又愁苦的奇怪表情没有任何反应,抬手行了一礼:“侄儿贾琏,见过姑父。”

    “好好,”林如海点点头,连忙亲自引着贾琏入府:“琏儿贤侄速速随老夫进去吧。”说着,就把贾琏引去了外书房,想要和贾琏详谈的样子。

    待丫鬟上了茶退了出去,林如海这才看着坐在椅子上,淡定品茶的贾琏:“贤侄这么快就到了,老夫真的没想到啊。”

    贾琏喝了口茶,感觉身子舒爽了一些,这才看向林如海:“难道姑父不奇怪侄儿为何一人前来,难道说,姑父没有怀疑过侄儿的身份吗?”说着,他把腰间的乌鞘宝剑轻轻取下放在桌子上:“话说,姑父可是从来都不知道侄儿到底长得什么样子,不是吗?”

    林如海闻言,脸色微微有些泛青,那种奇怪的表情也终于收了回去,变得严肃了几分:“你说的没错,确实是老夫大意了。”

    贾琏微微勾了勾嘴角,然后又恢复成原来冷清的模样:“骗你的,只是路上走得太快,我的小厮受不住,在半路上就病倒了而已。”

    这一下,林如海的脸色,变得更青了,他点点头,脸上再也没有一开始的热乎劲了:“贤侄真是说笑了。”

    “我没说笑,这是事实。”

    好吧,这个话题说不下去了。

    林如海咳嗽了两声,缓解了一下自己的尴尬:“不知老太君如今身体可好?”

    “吃得下睡得着,骂起人来气都不带喘一下的,”贾琏如实回答:“就是听到贾敏姑姑去世的消息后,痛哭了一回。”

    “哎,”林如海叹口气,又悲哀了起来:“还是老太君记挂敏儿啊。”

    “确实,让我立马起程,所以我就立马起程了。”贾琏接道。

    林如海悲苦的表情又僵住了:“不知贤侄这次前来,老太君可有什么吩咐或是带了什么信要交给老夫的。”

    “没有,就让我把你女儿接过去,说是由她好好教导。”

    林如海点点头,感叹道:“老太君有心了。”

    贾琏这才正眼看向林如海,那双平静无波的眼眸死死地盯着林如海,只把林如海盯得头顶直冒冷汗。

    林如海咽了咽口水,不明白为什么这个贾敏一直提起的,好色喜/淫、圆滑却不聪明的侄子,会有这样的气势:“贤,贤侄,你,你为何这般看着老夫。”

    “我只是想看看,一个想要把自己的亲生女儿送给别人的人,是长得什么样子。”贾琏语气倒是没有什么起伏,头也转了回来,像是真的如他所说,只是看看而已。

    可是这话,听上去可是不那么美妙了,至少,林如海在听到贾琏这话以后,本来被贾琏的气势有些惊到的泛白的脸色,微微红润的起来,当然,这是被气的。

    林如海深吸一口气,平缓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琏儿有所不知,所话说,这丧妇长子不娶,姑父这也是为了你表妹好啊。”

    贾琏点点头:“没事,反正不关我事。”

    林如海又被气到了,到最后,他不得不烦躁地摆摆手:“琏儿先跟着林忠去给你准备的院子里休息休息吧。”

    贾琏闻言,倒是再没开口说什么让林如海又气到的话,非常配合地跟着林忠走了,倒是让林如海舒了口气:“这都算是什么事啊?”

    而本来打算让贾琏这个妻子的娘家侄子来给贾敏摔盆的打算,林如海也犹豫了,在他看了,本来以为贾琏可以日以继夜地赶来给贾敏送葬,肯定非常关心贾敏或是贾家非常关心贾敏的,可是没想到贾琏短短的几句话,就让林如海从里面听出来贾琏对贾敏、对林家的不在意,这到底是贾琏自己的意思,还是贾府或是老太君的意思,林如海一下子也就拿不准了。

    所以,林如海只是让林忠贴身伺候贾琏,一边就近观察贾琏,一边也让自己好好想清楚,这当初和老太君说过的话,到底还算不算数了。

    然后,林如海再听到林忠的回禀后,脸又扭曲了一瞬,他,看不透啊看不透,还是看不透贾琏到底是在想些什么。

    听林忠的回禀,这贾琏自从来到林府,每日辰时起床,在住的客院里练剑一个时辰,然后用饭,下午未时在出来练一个时辰,要是没人找他,他是从来都不会主动出屋子的,就连伺候的人,他也常常打发去屋外守着,不让进屋伺候。

    而且这琏二爷练剑的方法也非常奇怪,就是对着院里那棵一个成年男人腰那么粗的大树,不停地刺剑,左手刺完刺右手,右手刺完了再换左手,直指一个时辰过去。

    林忠有些疑惑地看着自家老爷:“老爷,你说照侄少爷这种练法,能练出来吗?”

    “这我怎么知道?”林如海没好气地吼道,他现在觉得,这贾琏,就是特地来惹他生气的,当初知道贾琏风程仆仆赶来吊唁的感动,丝毫都没了:“你给我继续盯着人,别的就不要多管了。”

    “是,”林忠点点头,看了看自家老爷的脸色,小心地开口:“老爷,那夫人出殡,这摔盆的人选……”

    这一下,真的问到林如海头疼的地方了,他现在也不知道要怎么办了,毕竟林家已经和嫡支出了五服,平时关系也不大好,这一次,直到现在,也没有见到有林家嫡支的人过来吊唁啊。

    林忠咽了咽口水:“刚才侄少爷看到小的来老爷这里,就让小的来问问,说是,说是要是老爷实在找不到人选,他也可以帮帮忙的。”

    “放他的狗屁,谁要他做。”林如海吼道。

    得,老爷又生气了。

    最后,最后的最后,林如海还是铁青着一张脸,看着贾琏在贾敏的棺柩前,摔了瓦片,还摔得非常的好,摔得粉粉碎,可是林如海的心情,就是不大好。

    等到林如海给贾琏准备好回京的大船,把林黛玉打包带上,顺便给了贾府和贾琏不少好东西以后。

    贾琏看着林黛玉身后跟着的小丫头和奶妈,撇撇嘴:“最后还是扔了啊,还扔得这么寒酸。”

    林如海气得简直就要仰倒了,喂,我不是给了你两万两银票了吗?

    可是这些咆哮,林如海说不出来,他不能在这时候还给贾琏甩脸子,不然,他的宝贝玉儿被贾琏欺负怎么办。

    林如海弯下腰,仔仔细细地把林黛玉上下打量了一番,语重心长道:“你外祖母速来是疼爱你母亲的,想来也会及其地疼爱你,你只要一路上乖乖的,到了贾府就好了。”言下之意,你离你那个不着调的表哥远一点。

    林黛玉点点头,泪眼朦胧地看着林如海,微微一拜:“玉儿明白,玉儿不会让父亲操心的,还请父亲好好保护好自个儿的身体,玉儿不孝,不能在父亲身前侍奉了。”

    林如海又是一阵哀戚:“玉儿啊。”

    “既然不舍,就留下来啊,”贾琏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两父女身边,吓得两父女心里都是一颤,贾琏看看两个人,重复道:“既然不舍得彼此,就留下来啊。”

    林黛玉闻言,眼露期盼地看向林如海。

    林如海语重心长地看着贾琏,语气诚恳至极:“这一路上,就有劳贤侄多多照顾小女了。”

    林黛玉的眼眸暗了下来,微微低下了头。

    贾琏的表情变得冷冷地,一双幽深的眼睛看着林如海:“上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