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红楼之无情琏二爷 第一章



    孙望嵋醒来的时候,只觉得自己的屁/股、双腿火辣辣的疼,就好像都不是自己的了一样。他微微皱眉,即使这把疼痛,也没有呼一声痛,而是抬手向身边摸去,想要找到自己从来都不离身的乌鞘宝剑,然后,他失败了。

    这一下,他的眉头皱得更紧了,本是无波的眼眸中产生了一丝不悦,他转过头,看了看屋内的装饰,默不作声。

    “哎呦,我的冤家啊,你可算是醒了,”伴随着女子略带尖利的嗓音,一个头戴朝阳五凤挂珠钗的丹凤眼美妇走了进来,她看着趴在床上,显然已经醒了的人,责怪地瞪了一眼:“我的爷,你可算是醒了,要是你再不醒,我啊,就要到老祖宗哪里去给你讨个太医来看看了。”

    孙望嵋看着那美妇嘴里说着看似关心自己,实际上却有些责怪自己的话,本就皱起的眉头皱得更是紧了几分。

    王熙凤看到自己相公听了自己的话,半天没有反驳也没有讨饶,心下奇怪,一甩帕子走到床前坐下,语气更是责怪了几分:“我的爷,你要知道,你可是我的天啊,要是你顶不住了,我这日子,可怎么过啊,”说着,她拿起帕子掩了掩嘴角:“要我说,都是你不好,大老爷要那石家呆子的古扇,你弄来便是,他要是不肯卖,你抢了也就罢了,反正咱们荣国府家大业大,想来那石家呆子也是不敢真的上门来讨的,可是你呢,不说弄些手段把那扇子弄来,还生生地惹了大老爷生气,这下好了吧,家法伺候,生生就是去了你半条命啊,你又不是不知道,大老爷素来是个混人……”

    孙望嵋听这美妇絮絮叨叨说了不少,再看看跟着美妇进来的一个秀丽丫头满眼关心的目光,微微垂下眼眸:“我,昏迷了多久?”

    “昏迷了整整三天了,”王熙凤被孙望嵋打断了话,心里很是不高兴,埋怨道:“你是不知道,你被大老爷请了家法,送回来的时候,人就已经有些糊涂了,半夜更是发起了高烧,我真是被吓个半死啊,那请来的大夫还说你这一次凶多吉少了,我呸,爷这不是好好到醒过来了吗?他竟敢这么诅咒爷,回头我定要那大夫好看,果然外边的郎中就是比不上宫里的太医,要是太医来啊,说不定爷的伤早就好了呢。”

    “那你说,你刚才要给我请个太医。”孙望嵋继续道。

    “哎呦,我的爷喂,你要是这会儿还没醒,我自然是要去老祖宗那里,就算是哭也要给爷哭个太医回来,可是你这阵不是醒了吗?”王熙凤抬手,轻轻到摸了摸孙望嵋的额头:“这烧,不是也退下去了吗?还请什么太医啊。要知道,因为你办事不利,可是把大老爷给气坏了,这一次可是请的家法,就是老祖宗也不能拦着,你啊,还是先委屈委屈吧,不要让我在老祖宗哪里丢脸了。”

    孙望嵋微微侧头,避过了王熙凤想要再次伸过来的手,语气冷冷的:“所以说,爷的命,还没有你的脸面重要了。”

    “爷,”王熙凤睁大了一双美目,用帕子捂着嘴,震惊地看着孙望嵋,仿佛是受了很大的委屈似的:“爷,你怎么能这么说我,要不是我搬出我的娘家,你指不定要被大老爷打成什么样呢,这些天我为了爷的伤,是吃不好睡不好,爷怎么,怎么能这么冤枉我呢?”说着,她竟用帕子捂着眼睛,低声盈盈地哭了起来。

    孙望嵋看着王熙凤的做派,心里更是不喜了几分:“所以,我昏迷在床上三天,你也没有给我请一个太医来。”

    王熙凤的哭声一滞,愣了愣:“爷。”

    “我渴了,你,”孙望嵋看着站在王熙凤身后的那个丫头,说道:“给我倒杯水来。”

    那丫头听了孙望嵋的话,看向已经脸色有些不好看的王熙凤:“小姐。”

    “没听到吗?爷不是让你给倒杯水吗?快去啊,”这时候王熙凤也不假哭了,整张脸拉了下来,死死地盯着还趴在床上的孙望嵋:“爷,在怎么说,你也是我的夫君啊,你我夫妻一体……”

    “让你倒杯水,你在磨蹭什么?”孙望嵋倒是丝毫没有在意王熙凤的话,看着那个丫头把桌子上的茶壶端起来,给自己倒了杯水,却突然端着那茶杯不动了。

    平儿有些为难地看了王熙凤一眼,这才开口道:“二爷,这茶,这茶凉了,喝了对你的身体不好,奴婢,奴婢这就下去给你再沏一壶茶来。”

    “不用,我就想要喝凉茶。”

    “这……”平儿看向王熙凤。

    “看我干什么,爷说想喝凉茶,你就给爷凉茶好了。”王熙凤此时心里还有气,自是不理平儿的欲言又止,不满到开口。

    “嗯,”平儿点点头,虽说心里忐忑,但还是把那杯凉茶送到了孙望嵋的嘴边:“爷,茶。”

    孙望嵋结果茶杯径自抿了一口,茶味苦而涩,一尝就知道是已经隔夜的茶了,可是再看看这屋里的摆设和‘自己’这个所谓的妻子的打扮,他立马就想到了自己在昏迷期间,没人照看、人走茶凉的状态。

    孙望嵋一抬手,把那茶杯甩了出去。茶杯在地上摔得粉碎,倒是让还不满的王熙凤吓了一跳。

    “你到底想干什么?一醒来发什么火啊,”王熙凤立马美目一竖,也不管孙望嵋是不是重伤未愈了,立马站起身叫了开来:“我辛辛苦苦为你操持这个家容易吗?你自己惹祸上身,还要我去大老爷哪里赔小心,可是你倒是好,一醒来,就给我甩脸子,贾琏,你可要搞搞清楚,我王熙凤也不是好惹的,我叔父王子腾可是京营节度使,我王家就是地砖里随便扫一扫,那扫出来的银钱,也够你荣国府用半响的,你还敢给我甩脸子……”

    孙望嵋冷冷到看着她,语气中带着一股寒意:“那,休你回王家好不好。”

    王熙凤立马像是被人给掐住了喉咙一般,好半响发不出声音来,然后,突然就嚎哭了起来:“你这个死没良心的,我为你劳心劳力,你竟然说要休我,你等着,我这就去找老祖宗给我做主。”说着,王熙凤掀开帘子,急匆匆地就冲了出去。

    一旁的平儿看到王熙凤冲了出去,心里焦急:“二爷,小姐就是这个脾气,但是她心里也是有二爷的,二爷这次,二爷这次可真是说得太重了。”说完,她一跺脚,嘴里呼着‘小姐’,也追了出去。

    孙望嵋看着又变得空无一人的房间,微微皱眉,随后便睡了过去,走了也好,清净。

    而在睡梦中,孙望嵋也终于知道,自己究竟是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敕造荣国府,荣国公府邸,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叫做贾琏,其父正是这国公府的继承人,一等将军贾赦。睡梦中,原本属于贾琏的记忆慢慢地呈现,从小时候对父亲的濡慕到父亲的冷淡,从失去母亲而把二房婶子当做母亲对待到娶了二房婶子的侄女过门,从明明是府里名正言顺的继承人到变成国公府里一个高级管家,发生过的一幕幕,心里的辛酸无奈与向往,让孙望嵋不适地皱起了眉头,等到孙望嵋再次睁开眼,那属于贾琏的二十几年的记忆,也一一明了了。

    孙望嵋叹息了一声,真是一大家子不得闲的,而他,最是烦这些事情,在他心里,唯有剑道,才是最值得追求的东西。

    庶务,对于他来说,只是一种负担,他要想达到那个人所说的无情剑道,就必须摒弃这些种种,方可继续修行。

    一时间,总是一贯冷心冷肺的孙望嵋,心里也甚是不快了,从此以后,我就要叫这贾琏了。

    王熙凤从孙望嵋那里受了委屈,自是哭哭啼啼地到史太君那里告了一状,表情甚是委屈,一副一心为孙望嵋却反被诬陷的样子。

    王熙凤一贯会来事,在史太君面前很是吃得开,这一次来了这么一出,史太君立马就觉得是贾琏的不对了。

    只见史太君一拍扶手,厉声道:“真是和他那没出息的老爹一个模样,分不清谁好谁坏了,你这般为他,反倒是落了不是,当初他老子教训他的时候,你就不应该上去求情,直接让他老子狠狠得教训他一顿,也让他受受教训才是。”

    “老祖宗,孙媳妇这不是,这不是心疼我家爷嘛。”王熙凤低低地抽泣着,看上去委屈极了。

    史太君一听,心里的火又是烧了几分:“快点派人把那个臭小子给我带过来,我倒要好好地问问了,这么可贴心的媳妇,他是怎么狠得下心肠,说出要把媳妇休回家的事的。”

    这史太君住的院子,自然都是她的心腹,她一声令下,立马有几个粗实婆子,向孙望嵋的院落走去。

    而这孙望嵋,现在应该叫贾琏了,在王熙凤走了以后,又迷迷糊糊地眯了一下,时间过去的并不长,却看尽了贾琏的一生,心里正为眼前的事情而烦恼,就传出了史太君要见他,让他立刻去。

    贾琏冷笑一声,这身子才受了家法,又烧了三天,这刚醒来还没进任何米粥,就要被这所谓的妻子告状,被那个在贾琏记忆里异常偏心的史太君给叫过去,这是,在要他的命啊。

    贾琏也不含糊,看着进来的几个婆子,表情冷冷的:“史太君要见我,可以,可是我受了伤,走不了路,你们几个把我抬过去吧。”

    几个婆子这才想到贾琏如今的伤势,可是老太太现在正在气头上,也不是她们能劝得了的,几人对视一眼,立马有一个看上去皮肤较黑的婆子走上前,笑道:“琏二爷息怒,只是这老祖宗正发着火呢,还是,还是请你先去看看吧。”

    “我没说不去看啊,可是我走不了,不是让你们把我抬过去了吗?”

    “可是……”那婆子也是为难,要是就这样大咧咧地把贾琏抬过去,不是就是在说老祖宗不爱护孙子,让孙子受伤也要去见她吗?以老祖宗惯要脸面的性子,这是要是出了,这不慈的名头还没有压在老祖宗身上,她们几个就先吃不了兜着走了。

    于是,那婆子只能硬着头皮再上前,陪笑道:“还请琏二爷体谅体谅老祖宗,忍忍先去吧。”

    “反正爷是走不了了,你们看着办吧,是抬我过去,还是怎么的,爷可不会管。”贾琏也懒得再和这些下人周旋,闭着眼睛一副‘随便你们’的样子,倒是让几人反而没了办法。

    几个婆子对视一眼,立马有那腿脚快的回去向史太君禀报。

    史太君听了婆子的禀报,哽了一下,心里对贾琏更是不喜了几分,但是也不愿丢了自己仁慈的名声,只得无奈地摆摆手:“罢了罢了,如今这小子翅膀硬了,我是管不了了,随他去吧,随他去吧。”

    王熙凤听到那婆子的禀报,心里甚是不平,手里死死地绞着帕子,脸上却微微咬着下唇,露出一抹委屈来:“是孙媳妇,给老祖宗惹麻烦了。”

    史太君看着王熙凤这个样子,也就顺着她给的台阶说道:“罢了,只是苦了凤丫头了。”

    一旁一直在装菩萨的王夫人,这个时候却开了口:“老祖宗,俗话说,这养不教,父之过,琏儿受伤不能来,可是这大伯……”她拿起帕子掩住唇角,虽是不愿再说,但是意思却很明白了。

    果然,史太君一听,立马拍着扶手高声道:“快去,快去给我把老大那个不着调的叫来,我要好好问问他,到底是怎么教导琏儿的,竟然说出要休了凤丫头的话,让凤丫头受了这么大的委屈,我一定要好好问问他,好好问问他。”

    坐在一旁的王夫人和王熙凤对视了一眼,再也不说什么了,倒是站在那里的邢夫人,这下,真是有些急了,怕这老太太找了自家老爷的麻烦,转头老爷就来给自己找晦气,心里对于贾琏的没事找事,更是恨了几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