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综]劈着劈着就穿了 第51章



    夏目觉得自己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一天看到的场景了。

    路久不停地翻滚着,不停地发出痛苦的叫声,可是夏目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无法上前给予帮助,就算他忍不住想要靠近,也被斑给阻止了。

    斑那双弯弯的眼睛非常严肃地看着他,语气沉沉——

    “别找死,夏目。”

    他只能无力地看着路久渐渐停止了翻滚的动作,无声无息地躺在了那里,直到斑确定路久没有回击的潜意识后,才让他靠近。

    躺在榻榻米上的少年再次闭上了眼睛,毫无声息的样子仿佛已经死去了。

    夏目呆怔着,甚至不敢靠近。

    在交还妖怪的姓名的时候,他也看见过人类离世的事情,可是他从来不希望自己认识的人会经历这种事情,明明相处的时候,路久看起来那么厉害……

    “笨蛋,不要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这家伙肯定还活着!”

    如果不是身高不够,斑真的很想拍夏目的头,他看到夏目愣愣地回望自己,不得不伸出爪子指向路久,“那家伙胸口的伤口在恢复啊,你没看到么!”

    关心则乱,直到斑说出这件事后,夏目才发现路久胸口那个极深的伤口周围似乎在蠕动着。

    夏目没有斑那么敏锐的视力,他甚至怀疑这是自己的错觉,直到他盯着那里,顶了很长一段时间后,发现虽然速度极慢,但是那里的确在慢慢愈合着。

    真的……太好了……

    夏目伸手佛开路久额间的碎发,深深地看着好友的脸庞,扯了扯唇角,露出一个有些疲惫的笑容。

    你还活着。

    ……

    然而一个月过去了,路久却一直都没有醒。

    每天上学放学,除了要归还友人帐上的姓名而出门,其他时间夏目都一直待在了房间里。

    因为路久一直没有醒来,夏目还拜托了斑掩藏好路久,不要让藤原夫妇发现这件事情,毕竟他无法解释路久昏迷了那么久都没有醒来的原因。

    夏目还记得上一次见到路久的时候,是在举办校园祭,后来他就没有见到路久了,那时候因为路久经常消失,所以他当时并没有太放在心上。

    因为他以为是和往常一样,路久消失一段时间就又会回来,就算这次消失的时间前所未有的长,他也一直这么以为——

    直到那天。

    他看到躺在井里,衣服已经被血迹染透,仿佛身体里所有的血都已经流失殆尽了一般的路久。

    窗外的风呼呼的响,传来树叶摩擦时的沙沙声,将夏目从回忆中拉了出来。

    他站起身,走到窗台,正好看到落叶纷飞的场景,在他的视线中,一片落叶飘啊飘,恰好悠悠地落在了他的头上。

    夏目伸出手,取下落到头顶的那片落叶,叹了口气。

    已经是秋天了啊。

    猫咪老师不知道去了哪里,整个房间里虽然不止有夏目一个人,然而另一个却依旧紧闭着双眼,如果不是胸口的伤口已经恢复的只有一道淡淡的痕迹,证明了他还活着,就算斑开口了,夏目也无法相信。

    他回过身,坐在路久身边,盯着看了一会,忍不住伸出手碰了碰他的眼睛。

    什么时候,你才会醒过来呢?

    闭着双眸的人无法给出他回答,夏目失望地收回手,指尖从路久脸颊划过,让他的动作一愣——

    ……刚刚那种感觉?

    原本要收回的手又重新落在了路久的脸上,另一只手则是摸了摸自己那只手的手背,之后两只手的动作互换,夏目反反复复做了好几次,终于确认了一个让他惊讶无比的事情。

    路久……是不是有体温了?

    虽然比起常人来说,还是要低了一些,但是的确没有以前那个时候的冰冷感了,如果是其他人来感觉,只怕只会以为路久是属于天生体冷的那种人,而不像当初那个体温,明显能感觉得出来不是人类会有的温度。

    这种变化是好还是坏?

    当猫咪老师回来后,夏目甚至没有追究猫咪老师又去喝酒了的事情,而是问出了这个问题。

    “嗝——”斑打了一个酒嗝,脸颊两边都带上了喝醉时的红晕,他晃着身子一屁股坐在了夏目的身边,眯着弯弯的眼睛研究了一下。

    “既然、嗝——伤口恢复没有、嗝,受影响的话,体温有变、嗝,有变化应该不是坏事。”一句不长的话应该斑打了酒嗝的原因断断续续的,还好夏目耐心地听着,才把这句话听全。

    “不是坏事么?”夏目看着路久低声喃喃,放下心来,才终于能抽出注意力,侧过头瞪视斑,“猫咪老师,你又从——”

    “呼~”窝成一个胖胖的圆球的斑早已经闭上了眼睛,打起了呼噜,鼻尖甚至还冒出了一个小小的气泡,随着他的呼吸变大变小。

    夏目一脸无奈地看着已经睡着了的斑。

    真的是,每次都来这一招。

    ……

    风吹过,被夏目摊在桌面的书本随风翻动,发出轻微的声响,让这个房间终于有了一丝动静。

    一直安静地躺在被子里的少年依旧闭着双眸,然而不知道是不是风吹到了他这里,微翘的睫毛有了一丝颤动。

    那双紧闭着的眼睛在眼皮底下似乎转动了一下。

    好累……

    四周都是一片迷雾,路久看不见前方,只是木然地向前走着,他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只是渐渐地感觉一种疲惫爬上心头。

    他停住了脚步,漠然地看着四周,意料之外的什么都看不清楚。

    他不想再走下去了,路久这么想。

    就在他这个念头兴起的时候,他的脚下出现了一个黑色的旋涡,从一开始只有针眼大,渐渐变大得让人无法忽视。

    路久自然也发现了这个动静。

    他垂眸看着脚下的旋涡,却毫无反应,就算这个旋涡吸着他,想要将他一点一点地拖进旋涡里,他的眼神也依旧是一片冷漠,就算这件事和他自己有关。

    在他的双腿已经完全陷进了这个旋涡时,一双手却从他身后环抱住了他。

    “小九,你不能放弃自己……”女人抱住自己的孩子,眼眶通红,哽咽着道,“……爸爸和哥哥还等着你啊,小九……”

    路久的手搭上了女人环住他的手,声音低低的,“妈妈……”

    “……可是小九好累……”

    “而且,小九找到哥哥了,可是哥哥为什么要这么对小九?”

    话音刚落,他只觉得手一空,那双环住了他的手消失不见,就连身后温暖的怀抱也消失了,就像是因为无法回答他的问题,而因此逃避不见。

    没有了阻止,路久沉落的速度更加的快,从腰到胸口,很快就到了脖子。

    只是就在他整个人都要沉进旋涡时,却有一道声音再次响起,在这个空间内显得如此明显——

    “你知道为什么我要这么对你么!”

    漠然的眼神有了一丝变化,路久只是稍微用力,就轻易地挣开了旋涡的吸力。他愣愣地看向前方。

    那里站着一个黑色长发深蓝色双眸的男人。

    他看着路久,几步走到他的面前,抬手敲了敲路久的额头,微微笑了。

    “路久,你想要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对你么?”他的声音很低,语速很慢,像是要路久将他的话听得清清楚楚。

    他说,“想知道的话,就来找我吧。”

    路久呆呆地抬手,碰触到男人敲额头的地方,有些茫然。

    明明哥哥想要杀了他,可是为什么现在这个样子,又好像那些事情只是他幻想出来的一样。

    轻轻的吻落在了他的额头上,路久听到男人的声音在他耳边低声响起——

    “活下来啊。”

    如果你要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对你,那就努力活下来,小九。

    闭着的双眼终于睁开。

    躺在被子里的少年微微侧过头,目光还带着茫然,阳光透过窗户洒了进来,并不是太强烈的日光,却让少年似乎不适地微眯起眼睛。

    他一只手撑着,半坐了起来,被子从他的胸口滑落到腹部,露出了没有穿上衣,只是绑着绷带的上半身。

    抬手摸了摸胸口心脏的那个地方,路久能感觉到自己的晶核不见了。

    可是……

    为什么他还活着?

    伸手掀开被子,路久站了起来,身子在完全站立时晃了一下,一种虚弱感在身体里蔓延。因为虚弱,他走到窗台时的步子极慢。

    外面阳光正好,洒在身上时给他一种暖洋洋的感觉,却又不会太过晒人。

    ……对了,这里是哪里?

    路久迟钝的大脑终于有了反应,他慢吞吞地回过身,环顾了房间一圈。

    好熟悉啊。

    歪了歪头,少年眨了下眼睛。

    ——可是还是没有想起来。

    这一次昏迷,似乎让路久对周围的一切都有了反应很慢的感觉。

    树叶沙沙的响,吸引了路久的注意力,让他不再专注回想这个房间到底为什么熟悉的原因,而是看着窗外的一切。

    明明窗外风景也就那样,他却看了很久。

    直到天边烧起红霞,染出一片红晕,一个人在夕阳中背着包朝这里走来,无意中一抬头。

    一个名字浮现在路久的脑海中——

    夏目。

    那双浅褐色的眼睛在看到站在窗边的路久时闪过惊喜,在发现路久表情呆呆的时候,忍不住露出了一个笑容。

    笑容很暖,路久看着看着,没有发现自己也弯起了唇角。

    两个人就这么傻傻地对视着,脸上还同样挂着笑容。

    ——真好呢,你终于醒过来了。

    ——夏目,我……好想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