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3小说 > 劫色骄妃 > 劫色骄妃最新章节 > 第十七章 七比八大

劫色骄妃 第十七章 七比八大



    屋子里一时静默。

    好半天,听见皇帝的声音缓缓地问,那话语听不出情绪:“曦儿既是身体不适,怎么还来宫中了?往年皇叔父总请你不到呢!”

    唐七糖微微抬头,偷眼打量,对面的皇帝,眼神正无比认真地看着卫曦之,十分深沉。

    他的脸容和卫曦之有几分像,年轻时想必长的不错。只是天底下当皇帝的人,想必日日里要算计的事情多,额头上,眉宇里,皆有着极深的两条皱痕,看着既威严又沉重;唇上留了又黑又硬的短须,嘴角下垂着,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

    头上束了一个又厚又大的金冠,上面錾刻的龙纹深而繁,金光闪闪。明黄的袍子上满满的龙,张牙舞爪,狰狞凶狠,一点也不好看。他的手从满绣着江海云水纹的袖管里伸出来交握着,皮肤虽白皙却骨节粗大。

    一个古板深沉的短命皇帝!

    唐七糖马上给他下了个定语,觉得自己鉴定完毕,不声不响重新又埋下头,却感觉对面有好几道目光射过来,唐七糖便微偏了头,也看过去。

    四个皇子!差不多服饰的皇子!

    第二个是卫方勉。不笑的时候一点也不好看!瞪我干什么?笨蛋!都是因为你,害我没逃出去!

    唐七糖狠狠的也瞪卫方勉一眼,转开眼去看别人。

    卫方勉左边的,就是自己在路上看见的,长得和他有些像的人,果然是他的大哥!奇怪,一个人有酒窝,和没有酒窝差距这么大么?为什么这人看起来一副愁苦模样?当皇子很辛苦么?唉呀呀!一派在人间受苦模样,我要是皇帝,肯定不待见你!

    卫方勉右边的,是个坐着轮椅的男子,同样的皇子袍服,只有他没有系明黄的腰带,衣服有些松散,人也似乎很松散,唐七糖看他时,他正好也看着她。

    他竟然对她浅浅笑了一下!一派云淡风轻模样。

    袍服盖着他的腿,看不出有什么明显的毛病,但显然,这人不良于行,也不知道宫里这么多台阶门槛,他被怎么抬进来的?唉呀!可惜了!长得挺好看!皇家种子真不错啊!

    第四个,四皇子。……啧!奇怪了,我招你惹你了?这么看我是什么意思?怎么一副见了鬼的样子?我脸上有东西,还是你眼睛坏了?切!我又不认识你,老看我干什么!

    唐七糖看了一溜回来,不屑的低下头,正好听见卫曦之拉长了声音在答话:“皇叔父盛情,侄儿怎好总是推托。这些年总不能来,心中过意不去,这些日子侄儿觉得好些了,便想来看看皇叔父,多谢皇叔父多年来的照应!可不知为何,侄儿刚一进这殿门,心口忽然疼起来,像有人在掐自己似的,正不知如何是好呢!”

    唐七糖听得真觉得自己有点憋不住想笑,可却听皇帝道:“竟有此事?!陈襄,快宣御医!”

    很快,御医像在门口候着似的,一下子便来了。行礼,诊脉,许久才行礼退在一旁。

    卫曦之懒洋洋的靠在唐七糖身上,看看对面的皇帝,对御医说:“有劳太医了!本王怎么样了?是不是快要死了?”

    “曦儿不得胡言乱语!苏院正快说吧,慎王是怎么了?”皇帝撇了一眼卫曦之,那不满意十分明显,只不知道是对他的形状,还是对他的言语。

    那苏院正赶紧答话:“是。回禀皇上。慎王爷……还是与以往一样的脉息……,至于王爷所说的心口痛,老臣一时……诊不出原因所在……”

    “你什么意思?你诊不出?连你也诊不出?那本王真的快死了!没救了!唉呀这可怎么好……啊……痛啊!”没等皇帝开口,卫曦之便在那里夸张的大呼小叫。

    “这……这……老臣无能!若不然,且容老臣再诊一回……”苏院正脸色有些白,抬眼看了看皇帝,皱着眉。

    皇帝也皱眉,额头上的纹路愈发深了:“曦儿忍着些,那便让苏院正再诊一诊,若实在不适,便先回去吧,贺岁宴哪有你的身子重要。”

    “皇叔父,我不!侄儿可是特意来参加贺岁宴的,好好儿来了,才进了殿才这样的!会不会是这殿里有什么人不想我来,在咒我啊?再兴许,我等会儿就好了!苏院正好好的给本王瞧瞧,你是不是不想本王参加贺岁宴,打马虎眼呢?”卫曦之似乎硬撑着起身,苍白的脸很是生气。

    皇帝的脸几不可见的抽了抽。

    苏院正忙不迭声的说道:“老臣不敢!老臣不敢!”

    “那你好好的给本王看看,开些好药给我!别耽误了本王参加贺岁宴,见见人啊!总让本王在府里呆着,本王会发疯的!”

    “呃……是是是!”

    苏院正微抬头,和皇帝对了一眼,只好又走过来给卫曦之把脉,又是好半天,才说道:“的确是!慎王的确有些邪风入侵,心律不齐,无碍无碍!老臣这就给王爷开一些疏散的好药。”

    “你看你看,本王就说你打马虎眼吧?这会儿才说!皇叔父,若不是您一向关照侄儿,侄儿都要以为这些个御医受人指使,巴不得侄儿早些死呢!反正侄儿一身是病,他们便这么糟贱侄儿!”

    卫曦之半躺着,手指点着苏院正,苏院正一张脸憋得通红,看看卫曦之,看看皇帝,既不敢分辩也不敢走,只好抖着手垂头站着。

    皇帝似乎还真很好性情,看了苏院正半天,竟然安抚起卫曦之来:“曦儿,不要胡说了!有皇叔父在,谁敢糟贱你!你既身体不适,自然该在府中好好休养的,即便不出来,也没人敢说你半句!”

    “皇叔父明鉴啊,侄儿日渐大了,后年便及冠了!可谁知道侄儿活不活得到后年?!这身子,时不时地犯病,侄儿如今也习惯了!可侄儿想,侄儿好不容易来这世间一遭,虽没了父王,可有皇叔父您撑腰啊,侄儿该活得更自在些才对!因此上,侄儿以后也要常常出来走走,宫里,城外,各府,都该去看看!皇叔父觉得呢?”

    “曦儿……真如此想?”皇帝的脸深沉的看不出情绪。

    “啊,侄儿真如此想。”

    “那你若是在别人府里犯病了,可怎么好?”

    “皇叔父,人人都知道侄儿有病,犯病了便送侄儿回府啊!只要皇叔父不怪罪侄儿,谁敢说什么?皇叔父便依了侄儿吧!谁让侄儿没了父王,只有皇叔父呢!”

    “这……曦儿,你的病……非比寻常,上回,皇叔父听陈襄说你还吃……曦儿,你,若是你跑到别人府里也那般做,皇叔父也难为。”

    “吃什么?美人手指?哎呀!那可是好玩意!不过别人府里的侄儿可不吃!皇叔父,侄儿说给你听啊,真好吃啊!生吃更甚……”卫曦之忽然一骨碌从唐七糖身上坐起来,兴致勃勃地要和皇帝讨论手指头之美味。

    “曦儿!罢了!你,你若真能不过分,皇叔父便许你出去看看。你既有心来参加宫宴,便先和你兄弟几个下去吧,皇叔父再见几个臣工,也要去开宴了!去吧!”

    皇帝摆着手,也冲对面的几个皇子点点头,最年长的那个皇子便走过来扶了卫曦之,说道:“既然如此,那儿臣们先告退了。曦之,来,我扶着你。”

    “如此,便多谢大皇兄了!”卫曦之笑着,拉住大皇子的手臂坐起来,一手揽过唐七糖,只管走了。

    卫方勉摸了摸鼻子,转身去推了三皇子的轮椅车,也给皇帝行礼退了。

    四皇子卫行之眼睛从未离开过唐七糖,此时瞪着她的背影,咬着牙,握着拳留在了当地。

    等人一走,四皇子便转过来喊道:“父皇!那疯子又折腾什么?父皇,他一个疯癫之人,怎好让他来参加宫宴?!他如此不守礼节,父皇怎不责罚他?他……”

    “住口!你这是在教朕做事吗?你硕伯父为国捐躯,只这么一根独苗,朕对他宽容些都是应当!你懂什么?!下去!”皇帝脸色阴沉沉的,没等四皇子说完,便打断了他。

    四皇子低下头,想想不甘心,说道:“父皇!他还用女人!”

    皇帝眼神不明的盯着他看了一会,眼睛看一眼垂头站在一边的苏院正,忽然厉声道:“下去!多事!”

    四皇子眼见皇帝真生气了,再不敢讲,这才行礼退下了。

    他脚步飞快的出了殿,却并不往宫宴的方向去,而是跺跺脚,往自己的寝宫而去了。

    皇帝等人都走了,沉默了好一会,开口道:“怎样了?”

    苏院正赶紧上前跪下了,恭谨的答话:“回禀皇上,毒入骨血,不可治了的,和往年一样!”

    “嗯。真没有减轻?”

    “的确没有。”

    “听说他最近并未再晕倒,似乎发病也少了些,这又是为何呢?”

    “这……他这毒本就难得,发病也不定时,因此上这也不算什么……”

    “那他说的心口疼,可是谎话?”

    “回禀皇上,这毒……本就让人心智糊涂,他这样……呃,老臣也实在不知他是真是假。”

    “脉息上看不出来么?”

    “回禀皇上,他这毒,影响太深,一旦得病,很难清楚把握……”

    “也罢了!那子嗣上……”

    “决计与往年无异!”

    “……下去吧!”

    “是!老臣告退!”

    ~

    熙庆殿。

    一应宫宴用具皆摆放齐整,大红的地衣一路铺到高高的首座上,两边按照次序,一席一席的几案延伸直至门口。

    一些低等官职的臣工已经远远的坐了,谨慎小心的留意着四周的动静;一些品阶高些的官员们则三五一群的说着什么,殿里便有着低低的嗡嗡声。

    着装喜庆的宫人们忙碌着,脚步匆匆的穿梭在宽大的殿堂各处,恭谨而灵活。

    唐七糖跟在卫曦之身边,一路直入了熙庆殿,跟本就不管别人看着她异样的目光,左看看右瞅瞅,新奇的很。

    一路过来,已经知道了大皇子叫卫方育,三皇子叫卫方远,都已经不住在宫中,只是都未婚配,并没有女眷随行。

    几人到了殿里,早已有候着的宫人们迎上来,引领几人去各自的座位。贺岁宴自来被皇室看重,因此贺岁宴时座次都是将皇室成员安排在前面。

    除了中间用半隐半现的帘子隔开的女席之外,卫曦之的座次排得很近前。第一席是大皇子和二皇子,第二席便是卫曦之和三皇子了。

    到底是皇家,三皇子的轮椅车一到门槛,就有宫人过来抬进抬出,还有个候在一边的婢女模样的小丫头,显见是这三皇子用惯的下人,此时已经走过来,默默站在三皇子的轮椅后,等着吩咐。

    她看了看同样站在卫曦之身后的唐七糖,很是友好的笑了笑。

    小丫头看起来和唐七糖差不多年纪,容貌很清秀,梳着简单的单螺髻,没有什么金银首饰,只扎了根银红色的绸带子,眼眸清凉,红唇粉粉。

    唐七糖便也对她笑了笑,小丫头左右看看,见没人在意她们,便压低声音和唐七糖打招呼:“这位妹妹好。我叫八子。你叫什么?”

    “呃?我……小七!我比你大!”唐七糖总是不认输,看看小丫头和自己差不多高的身材,笑笑说。

    “小七?你是说七比八大吧?呵呵,你真好玩。若是说年纪,你肯定比不过我。我今年十七了,妹妹几岁?”八子一声绿色的绸袄裙,是庆京城里常见的大户人家丫环打扮,歪着头好笑的看着唐七糖说。

    “啊?你骗我的吧?”唐七糖又上下打量她,这八子,长得可真小巧。

    “呵呵,妹妹真有意思,我骗你干什么?我自小就长得小,家里穷,差点不活了,才卖了的。妹妹家里也有许多兄弟姐妹?七个?”

    “呃……不!就一个,也怕养不活,所以才叫小七。”

    “啊?一个?一个还卖了你?妹妹真是可怜。”

    “呃,我……”唐七糖随口一句,却见八子满眼的怜惜,她忽然有点扯不下去。师父说过了,不可欺负老实人。

    “没事没事。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可惜妹妹在慎王府当差,不得随意出来,若不然你有什么事,可以来找姐姐,姐姐在二爷府上还能说上话!”

    八子很热情地帮她解围起来,倒让唐七糖有点小感动,便说:“好啊。以后我有什么事,便来找姐姐。”

    八子闻言却反而疑惑起来,拿眼偷看了几下前面的卫曦之,十分小声地问:“慎王爷许你出来?不是说慎王府的人自入了府,便不得出来的么?”

    啊,原来还有这事?怪不得一个个都见卫曦之怕得要死!这个魔鬼!这个疯子!自己一定要逃出去,决不能跟这样的人在一起!

    唐七糖想着这些,不禁咬了咬牙,却听见殿里钟鼓齐鸣了几下,这是提醒宴席要开始了。

    八子冲她点点头,赶紧站去了三皇子后面,唐七糖也走到卫曦之后面装样子。

    果然,帘子后一阵阵香风传来,有许多宫中女眷依次进来,有司仪的礼官唱诵着,众人恭迎皇后,一时间帘子后环佩叮当,衣香鬓影,在明亮的灯火里起起落落。

    才刚落定,又是几声钟鼓,众人又唱诵着恭迎皇帝。

    满殿都是谦卑的背脊,连卫曦之也不例外。

    唐七糖极不情愿的趴在地上,还转着脑袋四处探看,却正好看见了四皇子卫行之,隔了一个座次,目光阴冷的自人缝里盯着自己。

    嘿!奇了怪了,你总看我干什么?!我和你很熟吗?

    唐七糖心里不爽,也看看他,大眼睛转了几圈,挑衅的瞪他一眼,皱皱鼻子,嫌弃的别开头。

    这下可好,把个卫行之气得,差点没从跪着的人群里跳起来。

    ------题外话------

    推荐友文,正在网站首页强力推荐榜上:末世之腹黑男神别粘我/离离隐

    简介:

    她是末世孤女,他是名门子弟,她是高级佣兵,他是帝城纨绔。

    她高智商,负情商,高冷和呆萌诡异结合,一言不合就将人气的吐血还永远不自知。

    他腹黑狡诈,人生信条便是扮猪吃老虎,弱时,你只见他一张盛世美颜,强时,你只感他的修罗气场。

    一纸任务后,披着羊皮的狼开始狩猎,以爱为名。

    情商低的缺点大概是容易被心怀不轨的人忽悠,扮猪吃老虎的优点大概是容易心怀不轨的忽悠情商低的人。

    没关系,彼此画地为牢,共谱爱情篇章。

    喜欢的亲亲去收一个!感谢支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