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农门贵女有忠犬 103,不小心用力过猛



    顾宛没有想到,冷繁声这一去竟然就去了一个晚上,直到凌晨的时候才回去自己的院子。

    初二大部分下人就回来了,等顾宛得到消息的时候才知道顾余沥已经安排了四个丫鬟一个婆子给秦殷母子,还特地将梨香院打扫出来让两人住了进去。

    顾宛越想越觉得心下不平,她不过睡了一晚上,想着秦殷不过就借着伤留那么一晚上,加上昨晚上苏氏的态度那么坚决,她以为应该不用出面做些什么,怎么早上起来就让别人登堂入室了?

    杀进湘竹苑,顾宛想要找苏氏问清楚,一进来就见苏氏蔫蔫地坐在窗边,看到顾宛进来,自觉开口道,“你可别来声讨我,你爹要留人,我也没法子。”

    顾宛忍不住撅了撅嘴,上前挽住了苏氏的手,“爹不是一向最听娘的话了吗?让他们住进来算什么,亲人?明明早就从族谱中被除名了的!下人?下人能跟他们一样住主院吗?”

    苏氏叹气,“你要是不愿意就去找你爹说,反正我是狠不下心来,你是没看见昨天晚上秦氏那光景,她怕是摔的不轻啊!”

    顾宛有些诧异,狐疑开口,“当真这么严重?不是她为了留下来做的戏码吗?”

    苏氏摇头,“本来我也以为是,可是谁做戏会生生把自己骨头坐断啊!我看八成是真的。你也别在意,就当收留了一个可怜人好了。”

    顾宛无奈了,要是说昨日秦殷不是做戏她是不会相信的,多半是不留神用力过猛了,如今倒是名正言顺留下来了。

    “娘,咱们又不是什么慈善家,为何白白收留他们,还安排丫鬟婆子,这分明是要他们当主子呢!”

    “事已至此,你跟我在这说也没用啊!”苏氏无奈道,“再说了,昨天你爹跟我说了两句,我也觉得以前的事情都是些陈年旧事,不如就算了吧!再说了,你爹作为最受伤的人都没有说什么,我也不好去计较。我知道你性子烈,也不要求你什么,这段时间就当做没看到他们两个人不就行了?”

    顾宛忍不住哼哼,“他吃咱们家的喝咱们家的,我怎么可能当没看见嘛!”

    “这就有点小家子气了!他们能吃多少东西?行了!这事情就算翻篇了,也不要在你爹面前提起了,到时候你爹又恼了你我可不管。”

    顾宛气哼哼地进去,最后还是只能垂头丧气地出来。

    碧云跟在顾宛身后,安慰顾宛道,“夫人不是说了只留他们这段时间在庄子里面吗?就算是伤到骨头,以冷夫子的本事,很快就治的好了,当时候把人送走不就行了?”

    “可是凭什么?”

    碧云一愣,顾宛已经又重新开口,“她当初那么对我们一家人,我还差点死在寒冬腊月里,如今她摆着笑脸上门我就应该不计前嫌、还敬着她吗?”

    碧云不好意思道,“人心不都是这样吗?众人都觉得人大度一些是好的。”

    “那也要分对谁。”

    顾宛沉着脸,难道自己如今原谅了秦殷,那个饿死在寒冬里的小女孩就能回来了?顾余沥被赶出的那十几年就能抵消?

    “去告诉柳逝,让他将秦殷还有顾余年现在的情况查清楚,我才不信他们真的这么好心来拜年。”

    碧云道,“小姐是觉得他们可能生活落魄,见清宛山庄境况好起来了所以来分一杯羹?”

    顾宛冷笑一声,扭身看着梨香院的方向道,“她若真是这么想真是打错算盘了。我不占别人便宜,也容不得别人觊觎我的东西!更何况,她算个什么东西?!”

    碧云见顾宛对此事如此在意,不由心里担心,“小姐的嫌恶还是不要表现得太明显,不然若是小姐因为这件事情跟老爷发生了冲突岂不是得不偿失?”

    顾宛深吸两口气,继续往前走道,“先把事情查清楚再说吧!我会好好控制自己的。”

    碧云点头,之后自去寻柳逝安排此事不提。

    顾宛回到菡萏苑,冷繁声已经等在那里了,睡眼惺忪的样子像是一夜未睡,见到顾宛笑着张口就来,“为了你的祖母我可是忙活了好一番,还不快谢谢我!”

    碧云在后面听到这句话忙拼命跟冷繁声使眼色。

    无奈冷繁声没看懂,还一脸奇怪地问顾宛道,“你这侍女好像病的不轻,眼睛怎么都在抽搐了,要不我帮她看看?”

    碧云生无可恋地看了面无表情的顾宛一眼,凑到一边跟红袖忙活去了:这种时候能躲多远躲多远,不然后悔就来不及了。

    “你这侍女好生无礼,主子还没说什么呢,就自己走了,还冲我翻白眼!”冷繁声接着道,“徒儿你可要好好教导教导。”

    “她们是我教的,而我是你教的。”顾宛冷不丁冒出一句。

    冷繁声反应几秒,“你的意思是我无礼?”

    顾宛耸耸肩,顾自坐到桌前,“我可没那么说,我只是觉得师父最近好似很闲的样子,连我的课业都不考了,只关心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冷繁声这时候还听不出弦外之音他就真傻了,这丫头对自己昨天晚上治人之事不满呢!

    冷繁声也有了火气,不过他知道顾宛不是无端迁怒的人,大部分情况下都是随意的性子,只好压了压火气。

    “我要不是看那人是你祖母,我会出手救吗?虽然我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但我的初衷可是好的。你这丫头这样可不行,还当你成熟理智,不过也是一个冲动的孩子嘛!”

    顾宛的冷嘲热讽却换来冷繁声的好言相劝,不由得心里有些小愧疚,沉默了半晌,很快道歉道,“是我的错。”

    冷繁声打量顾宛两眼,叹气道,“看来这人我还真治错了,你这样子还真是少见。不过她不是什么不治之症,就算我不治,老爷也会找别人治的,你可知道?”

    顾宛凝眉点头,“我知道。不过她的伤真的有这么重吗?”

    冷繁声摸着下巴思忖着道,“说重不重,说轻不轻,就看一个‘养’字了,骨头张合不就那么回事?”

    顾宛嘴角微勾,突然露出一抹堪称温和的笑容,“那就让她好的慢一些,既然她非要留下来给人添堵,就让她多留一段时间。”

    冷繁声干咳两声:这丫头的性子,是随谁啊!

    *

    初五左右,抚远镇上的铺子就大部分都开了,顾宛起了个大早带着红袖去了奇珍阁。

    甫一进门就见店里的账房先生愁眉苦脸的,红袖咋咋呼呼先叫出来,“张先生怎么过着年就这么消沉啊!”

    张先生听到声音抬头,看见是顾宛很快迎上来,“原来是顾小姐,我马上去叫陈掌柜过来。”

    “不急。”顾宛忙拦住张先生,“倒是先生,年前来的时候不是还见店里生意兴隆、喜气洋洋的,如今这是怎么了?”

    张先生叹口气道,“一言难尽啊!最近小姐没来所以不知道,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从初二开始每天中午都有一群突然冒出来的流氓来滋事,偏偏官府又不管,现在都没有人敢靠近这边,更别提做买卖了。”

    “难怪刚才进来的时候觉得这条街上那么冷清。”顾宛凝凝眉,突然想到些什么的样子,问道,“只有奇珍阁如此吗?”

    “这倒不是。”张先生道,“这一条街境况都差不多,前面的油面铺子、茶水铺子都是差不多的光景。”

    红袖不解道,“官府为什么不管啊?这种滋事的人抓起来不就行了?”

    张先生苦笑道,“官府也拿他们没办法。”

    “怎么回事?”

    “他们进店之后不砸不抢,只是故意聚成一团起哄吓唬骚扰客人,这要以什么罪名逮捕?”

    “陈掌柜没想办法?”

    “这别的铺子还能想些办法赶人出去,这奇珍阁还真不行……”

    顾宛点点头,这整个铺子里都是价值连城的宝贝,真闹起来可不够赔的。

    “来软的也不行吗?”红袖忍不住插嘴道。

    张先生哭笑不得,“来软的他们也得吃那套才行啊!说来也怪,他们不要财也不动粗,就是不让人好好做生意,你说怪不怪?”

    “是怪。”顾宛沉思着点点头,不知想些什么。

    “顾小姐可是来拿上个月的红利的?”张先生起身,准备去拿。

    顾宛忙站起来道,“今日我就是出来转转,这个不着急,你先忙吧!我还别的事情,就先走了。”

    张先生知道顾宛是好意,也没强求,只将两人送了出来。

    顾宛走在街上,也没回去,只是四处转,将红袖闹得摸不着头脑,“小姐不回山庄吗?”

    顾宛不回答,指着不远处的一间门庭若市的铺子笑道,“咱们去看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