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巨星问鼎[重生] 第五十九章



    三日票房,破十二亿!

    《黑色云层》上映后的第三天,剧组召开了一场盛大的庆功会。容栩、俞思语全部到场,与梁导一起手拿小锤,敲碎了那座雕刻成“1200000000”模样的巨大冰雕。

    庆功会上,梁导毫不吝啬自己的赞美之词,先是将剧组里的每个成员都感谢了一通,接着笑眯眯地说道:“你说那些歌?当然都是容栩自己唱的,他当初试镜的时候唱歌就很好,这是我选择他的重要原因之一。”

    这话虽然和事实不完全相符,但也不算是假话。

    很快,媒体记者就更加关注起容栩来,有记者站起来大声问道:“请问容栩,你是否有意向将《失翼》这首歌制作成cd发布?这首歌在电影中是第一次面世,还是说你只是想在电影里唱它?”

    这两天随着《黑色云层》的上映,观众们对《失翼》的关注度越来越高。

    像《黑色云层》、《天堂的走马灯》、《挪威峡谷》这些歌,凌霄都有唱过,也都发行过专辑,可《失翼》是一首全新的曲子。华夏对版权保护做得相当好,打击盗版,目前任何一个歌迷想要听到《失翼》这首歌,都必须得去电影院看电影,在网络上都搜索不到一点资源。

    而且赵楚芸也开始进行《失翼》的宣传了,她并没有一开始就大张旗鼓地告诉歌迷“《失翼》会以单曲cd的形式发布”。明明连mv都制作好了、已经在加工光碟了,赵楚芸依旧沉着气,挑动起网友们对这首歌的浓厚兴趣。

    这是一种饥饿营销,如果一开始就说可以买到这首歌的光碟,那大家都不会当回事。但现在这首歌没有一点点的发行消息,你就会紧张,就会对它渴求。

    求而不得,说的就是这种心理,越是得不到就越想要,赵楚芸将歌迷们的心理把控得分毫不差。

    容栩自然早就和赵楚芸有过私下的沟通,如今三天过去了,似乎也是时候给这波宣传加一把火了。于是众人只见少年抬起话筒,微笑着说道:“近期确实有人与我谈过这首歌的发行情况,不过具体情况如何,现在还不能公布。”

    记者们顿时激动起来,一个个争先恐后地询问容栩关于《失翼》的消息。

    这场庆功会圆满结束,梁导请大伙去吃了一顿,到晚上八点半的时候,罗振涛开车接容栩回家。

    繁华绚烂的霓虹灯将大半片天空渲染成迷人的瑰红色,如今已经快到五月,容栩打开车窗,迎面而来的晚风吹开他额前的碎发,露出一张精致漂亮的脸庞。他微微眯着眸子,安静地看着窗外光怪陆离的夜景,同时也给自己醒一醒酒。

    已经成年了,自然不能再以未成年为理由,婉拒喝酒。

    容栩的生日是在《埋伏》剧组里度过的,那几天正好要杀青了,大家都忙着赶进度,根本没时间给他过生日。容栩也不是很在意,在剧组和众人一起吃了蛋糕后,就算过完了这一个成人礼。

    祝福的短信他也收到了几条,有来自唐梦岚的、叶桥的、董争的,还有来自秦夫人和秦呈的。容家叔婶自然没有给他发过一条短信,倒是段管家还打了一通电话来,祝容栩成年快乐。

    不过今天晚上,容栩也只是喝了半杯红酒。梁导知道他已经录完《失翼》并且快要发行了,当然不会再让他多喝酒。喝酒伤嗓子,歌手还是少喝酒为妙。

    “最近我手头有点太忙,没时间一直和你跟剧组了,给你请个助理怎么样?正好你的粉丝后援会和微博一直没人打理,可以让助理帮忙照看着。”

    容栩收回视线,道:“好的,罗哥。”

    “行,那我明天就到公司看看,给你找个不错的苗子。”顿了顿,罗振涛犹豫了片刻,说道:“最近有不少剧组给我发了通告,有电视剧、也有电影。广告的话也有不少,目前我觉得你可以先接一个广告代言,再接一部剧。你是想接电视剧还是电影?”

    容栩不假思索地说道:“电影吧。”

    罗振涛点点头:“行。有几部电影通告都挺好的,我明天发给你看看。”

    “文艺片就不用发给我了。”

    听到这话,罗振涛一下怔住,正好是一个红灯,他踩了刹车,诧异地回首看向容栩。后车厢的视线有些昏暗,他并不能看清少年的表情,只能看清一双平静温和的眸子。

    “怎么不想要文艺片?”

    放眼世界影坛,一直有个说法:文艺片是给专业评审看的,商业片是给观众看的。

    诚然,每年都有一些高票房的文艺片精品,既能拿到奖项,又能拿到票房。但这些终究是少数,比如前年,华夏的文艺片市场就爆冷,票房最高的一部文艺片是庞晃导演的《希望》,总票房只有九亿,甚至不如《黑色云层》三天的票房。

    但是,商业片很难获奖,因为大多数奖项的组委会都喜欢内涵,要深度。甚至对于一些刁钻的评审员来说,他们觉得观众越不喜欢的电影就越应该获奖,因为真正的电影只有小部分人才懂得欣赏。

    先不论这种智障观点遭受过多少人的唾骂,但整体形势就是如此,基本上,卖座的电影很少拿奖,获奖的电影大多不卖座。华夏也只有秦呈、温璇等几个人可以既拿票房又拿奖,但他们只是一小部分人。

    听着罗振涛的话,容栩微微一笑,语气平静地说道:“我还年轻,拿奖太早了,我更需要票房。”目光在窗外的一盏霓虹灯上一闪而过,容栩垂了眸子,淡淡道:“我需要票房来证明自己,拍商业片没什么不好的,我很喜欢。”

    罗振涛一时哑然。

    他不会说“《黑色云层》这么恐怖的票房,难道还不够证明你自己”这种话,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这部《黑色云层》的票房或许和容栩有关系,但就算没有容栩,它的票房也绝对不会差。

    容栩演得好,能使这部片子的票房更高,但容栩就算演得不好,这部片子的票房也绝对能拿下今年的前五。

    想到这,罗振涛朗声一笑:“那我晚上把三部商业片的剧本发给你。不过小栩,你也别在意一些黑子的话,这部电影能有这么高的票房,绝对有你的功劳。你演得很好,很多影评人都给了你高分评价,我觉得你能靠这个角色拿几个提名。”

    嘴角微微翘起,容栩挑眉道:“最佳新人?”

    罗振涛开玩笑道:“最佳新人哪里够,金凤奖最佳男主角,妥妥的!”

    与此同时,b市,某栋高级公寓的顶层。

    俊美清冷的男人坐在沙发上,垂眸看着自己的手机,轻轻翻动页面。看得越多,他的速度就越慢,等看到某条帖子时,他直接拿起手机,打起字来。

    【莲蓉橙子馅:容栩当然应该去参加庆功会,他是男主角,他演得很好。三日12亿的票房就是成绩!】

    不过多时——

    【回复莲蓉橙子馅:哈哈哈,笑死我了。你就是让个叉烧去演,《黑色云层》这部戏也扑不了!扑不了,知道吗?梁超的片子就没一部票房低于十亿的,俞思语最差的一部文艺片也有六亿多的票房!还有那么多的大牌客串,还有秦呈!秦呈最差的一部文艺片也有三十多亿的票房,别说让容栩去演这个男主角了,说不定我去演,三日票房15亿23333】

    很快,又有黑子蜂拥过来,支持这个lz的观点:【就是,三天才12亿,对得起凌霄2亿多的微博粉丝吗?对得起那几十个大牌客串吗?还让秦呈给他当配,粉丝居然好意思说你们家蒸煮票房高。我今年就指望着这个笑话活了。】

    这越说,黑子还越起劲了。

    【我真替秦呈不值,他要是自己演个商业片,分分钟三天票房二十亿啊!唉,容栩太赶客了,要是换个人来演凌霄,这部电影不知道要火到什么程度。】

    秦呈:“……”他觉得很值!非常值!相当值!!!

    这些黑子不一定是真的讨厌容栩,很有可能是同档期电影请来的水军。他们无差别地攻击着《黑色云层》,有人骂这部电影只有阵容,太过浮夸;有人骂梁导一点进步都没有,电影无聊;有人骂容栩太年轻,资历浅演技差;还有人骂俞思语转型失败,表演尴尬。

    一部电影火了,自然会压榨同档期电影的生存空间。

    比如《黑色云层》在上映后,一开始是5000多家院线,结果首映成绩这么好,各大影视公司赶紧增加院线,第三天的时候已经增加到6000多家院线。

    华夏一共就这么多电影院,你要增加院线,别人就肯定要减少院线。而且影迷的时间也有限,他们周末只能看那么几部电影,看了《黑色云层》,就没时间去看别的电影了。

    有一部商业片是在《黑色云层》的前一天上映的,本来它的首日票房也有九千多万,算是不错的了。但是第二天,它的票房就锐减到两千多万!这才上映第二天,居然狂减五分之三的票房,就是因为《黑色云层》的上映,对它造成了强大的冲击。

    容栩的粉丝见到这些黑子也都会据理力争地为自家容容争辩,同时,凌霄的歌迷、《黑色云层》的影迷、俞思语的粉丝,甚至秦呈的粉丝,也对这些无缝不入的黑子们嗤之以鼻。

    但是就算黑子们被打击得再惨,一些糟心的言论还是可以看到。罗振涛担心容栩看到这些评论,但他倒是不知道,容栩早就预料到了这种情况,并且也不以为意。

    虽然知道这些黑子十有八|九是水军,但他也乐得接一部商业片,证明自己的价值。

    一切用事实说话,等他把票房甩在这些黑子的脸上时,不知道他们是什么表情。

    然而,容栩是不以为意、当作笑话了,某个男人却是越看越气。当发现这些水军居然拿“秦呈”作为理由,挑拨秦呈粉丝和容栩粉丝之间的关系时,他嘴角一撇,赶紧地反驳。

    【莲蓉橙子馅:秦呈不适合凌霄这个角色,他不可能出演。而且秦呈和容栩的关系很好,非常好,你们别想挑拨离间。】

    【嘻嘻哈哈啦回复莲蓉橙子馅:哈哈哈哈,你说不出演就不出演,你说关系好就关系好了?你开天眼了啊?】

    【小花一朵朵开回复莲蓉橙子馅:你们容粉是不是都这么爱yy?上次yy说,和唐梦岚关系好,现在居然又yy到秦呈身上去了?这碰瓷也碰的太厉害了吧,十八线小透明都敢碰瓷秦呈了。你们脸怎么就这么厚呢,你怎么不直接说人家秦呈乐得给容栩作配呢?】

    秦呈:“……”

    你才天眼,你才脸厚,你全家都天眼,你全家都脸厚!!!

    黑子实在太多,就算秦呈就入圈多年,还是对粉丝之间的弯弯绕绕无法理清。这些黑子根本不听事实、不讲道理,而对付这些人恐怕只有一种方法。

    五分钟后,数以千计的水军立刻到场,直播手撕黑子。这几百个黑子骂得正欢,突然被一群言辞犀利的粉丝怼得不知东西南北,他们刚想反驳,可人家数落得他们只能干张着嘴,最后灰溜溜地离开。

    这群几乎可以以假乱真的水军并没有停止动作,还在帮容栩的粉丝怼其他的黑子。

    等到半个小时后,终于,#黑色云层#这个tag下是一片清爽,再也没有那些乌烟瘴气的东西。

    男人挑起眉峰,薄唇微勾,发了一条微博——

    【莲蓉橙子馅:#黑色云层##秦呈##容栩##呈容#真好看,又看了一遍,容容啾咪啾咪啾咪=3=[图片]】

    刚刚发完这条微博,一阵窸窸窣窣的锁钥声就从玄关传来。秦呈眸色一闪,立刻将这只手机关机并且放入口袋,并不知道自己这条微博即将造成的影响。同时,他拿出了另一只手机,淡定从容地翻阅最新新闻。

    容栩换了鞋进屋,一抬首就看到了穿着家居服低头看手机的秦呈。他稍稍一愣,笑道:“我以为你也出去了呢,今天晚上没有饭局吗?你吃了吗?”

    一边说着,容栩一边将外套脱下,还没走进自己的屋子,便听一道低沉磁性的男声响起:“没有。”

    脚下的步子顿时一滞,容栩缓缓转身,诧异地问道:“你还没吃?”

    秦呈微微颔首。

    容栩思索片刻,唇角一勾,忽然笑道:“正好我也没吃饱,要不……我给你下碗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