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狂妃逆袭,王爷制霸天下 第一百八十四章 改变



    “王妃太看得起奴婢了,奴婢以前虽然也代管过王府的一段时间,不过类似的事情倒是没有怎么遇到过,就见到偷东西的事情,不过那些一般都是那些下人,将主子的东西偷出去卖钱,只要去几个大的当铺就能找到的,也很快能查出来偷盗之人的。”童丽媛简单的讲了起来,语气十分不卑不亢。

    她了童丽媛的话,好像是幡然醒悟一样,脸上闪过了一丝了然。

    “哦,原来如此啊。可是你说那偷盗之人到底报了一个什么想法,竟然在诗侧妃一大箱的东西里面,就单独拿走了一样,为什么不多拿几样呢,既然偷一样是偷,多偷几件也是偷,为什么不一次性多拿走几样了?”她好奇的问了起来,目光也一直注意着童丽媛脸上表情的变化。

    听到她提到祝诗诗,童丽媛脸上的表情明显是有些僵硬,眉头微微蹙了一下。

    “哦,这个奴婢就不知道,或许是怕被发现吧。”童丽媛好像知道她在观察她的表现,说完了之后就直接将头低了下去。

    因为童丽媛将头低了下去,她就看不到童丽媛的表情了,不过童丽媛的心思她大体还是能掌握的。

    “哦,那一样也是会被发现的,毕竟那些东西都是价值连城的,就算拿出去典卖了,也很快就会被人发现的,而且那是皇家贡品,一般当铺都不敢收吧,如果发现了肯定是有人来禀告的,那现在既然没有人说这件事,那是不是说诗侧妃丢失的东西,其实现在都还在王府内呢?”她简单的剖析了一番,然后询问起童丽媛的意见来了。

    童丽媛听了她的话后,身子微微愣了一下,抬起头看了她一眼,随即又将头低了下去。

    “这个,这个奴婢也不知道,王妃可以叫人在王府内搜索一番的,如果在王府的话,肯定能够查出来的。”童丽媛开口提议搜查王府。

    她倒是很想夸奖童丽媛聪明,现在搜查王府的话,只是在她的房间里找出祝诗诗的东西的话,那她就有口难辩了。

    “哦,提议倒是不错,不过眼下比起偷盗一事,本王妃觉得放蛇之人,还有红缨的死这两件事更加的重要。”她严肃的说道。

    “是,这两件事确实是两件大事,毕竟已经涉及到人命了,确实需要好好的调查。”童丽媛很认真的回答,顺着她的意思说。

    听到童丽媛的话后,她又假装叹了一口气。

    “哎,不过眼下这两件事都很棘手,尤其是红缨的事,现在根本就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而且红缨以前也并没有和任何人有过节,现在突然被人杀害了,确实真让人想不通。不过还有一个怪异的现象就是,红缨好像一开始就知道自己会死一样,竟然在前几天去找过了她在厨房做的时候的朋友灵儿,还交给灵儿一些银子,让灵儿将银子交给她的父母,还找灵儿哭了好久,说了一些奇奇怪怪的话。”她一边说一边注意着童丽媛的表现。

    只见到童丽媛的身子好像都在发抖,两只手在前面不断的捏着手里的手绢,侧脸都能看到她的脸色都白了。

    “红缨姑娘说了什么?”童丽媛马上就开口问道,语气带着一丝着急。

    而童丽媛刚问完,好像意识到了自己说错了什么一样。

    “奴婢只是太心急的想要知道红缨之前说了什么,这件事确实很奇怪,红缨既然知道自己会死,又怎么不告诉其他人呢,她难道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吗?”童丽媛赶紧开口掩饰起来了,为刚才她的着急做出一点遮掩。

    她看了看童丽媛,脸色明显有些难看,而且表情看上去有些僵硬。

    “哦,说倒是没有说什么,不过却在红缨交给灵儿的那个荷包里找出了一张纸条。”她故意将这个纸条的事透露出来,想要试试看童丽媛的反应。

    只见到这次童丽媛似乎再也不能淡定,手上的手绢已经被紧紧的捏成一团了,好像非常的紧张。

    “哦,是什么是纸条呢?”虽然童丽媛在努力的维持镇定,但是那急促的语气还是出卖了她。

    只是现在童丽媛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急切的想要知道那纸条的内容,本来还低着的头,现在抬着看着她。

    她反而不着急了,看了一眼童丽媛,然后又端起茶杯喝起茶来了,动作十分的缓慢,这期间就是对童丽媛的一个考验了。

    只见到童丽媛似乎越来越紧张,脸色都变的苍白了,额头上出了一层冷汗。

    “这个纸条的内容似乎和你有关系。”她并没有将原纸条的内容直接告诉给童丽媛,说话间也一直看着童丽媛。

    听了她的话后,童丽媛竟然久久的都说不出话来,时间好像是定格了一样。

    “王妃,说的是和奴婢有关系吗?这怎么可能和奴婢有关系呢?奴婢和红缨姑娘根本就不熟悉,怎么可能和奴婢有关系?”童丽媛开口反驳起来,一个劲的强调和她没有关系。

    听到童丽媛的一个劲的强调那件事和她没有关系,她反而有些确定红缨那上面写的东西确实是真的了,毕竟如果一件事和一个人没有关系的话,那么她不会那么着急和那么刻意的去强调的。

    而现在童丽媛的种种变现,都已经出卖了她的行为,看来这件事和她的关系又很大。

    而她一开始并没有太多怀疑童丽媛,可能就是觉得童丽媛这个女人不会那么傻的,看来还是高估了童丽媛了。

    “哦,这个有没有关系本王妃还不确定,不过那红缨临死之前交给灵儿的荷包里面确实装有一张纸条,而且就是红缨自己的。上面的内容确实是和你关系,不过红缨临死前也和灵儿说了一些话,因为灵儿那会意识有些模糊了,并没有问出点什么,等灵儿的意识清晰了,再问吧。”她故意将话题转移到了灵儿的身上,如果童丽媛真的做了的话,她肯定会狗急跳墙去找灵儿询问的,甚至是威胁灵儿不准说出去,更有甚者会动手除掉灵儿。

    只要到了那个时候,就算童丽媛想要狡辩也没有办法了。

    现在只要派人去保护灵儿就好了,到时候只要童丽媛去找她,就能发现其中的秘密。

    “哦,灵儿和红缨姑娘的关系很好啊。”童丽媛低声说了一句,眼底快速的闪过了一丝紧张。

    “嗯,听说以前红缨挺照顾灵儿的,所以两个人的关系一直都很好。只是没有想到红缨这么没有福气,本来是可以伺候王爷的,却偏偏现在死了,而且死样很难看,双眼大大的睁着,就连死都死不瞑目,一张脸上都是怨气,让人忍不住去想她身上所受的冤屈。不过也确实是,能让红缨无辜被害,肯定是她有很大的冤情。”她开始感叹起来了,带着两分无奈。

    她还记得上一次童丽媛和祝诗诗害她的时候,就害死过两条人命了,这次童丽媛又害死了一条人命了,这个女人到底长了一颗什么心,简直将人命当做是一个玩物一样。

    三条人命在她的手上,好像根本就不当一回事。这个女人真的是蛇蝎心肠,长的那么漂亮,但是内心却如此的歹毒,这次只要查出来和她有关系,她是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听到她的感叹,童丽媛的脸色大变,脸色苍白的好像一张白纸一样,一点血色都没有,脸上都是紧张,还带着两分害怕。

    “是啊,红缨这个姑娘确实命薄,奴婢也曾听说红缨的家境不是很好,父母都有病在身,家里还有一个很小的弟弟,全家的经济来源就靠她在王府的一点工资,只是没有想到她现在还遇害了。”童丽媛也跟着感叹起来了,好像在为红缨感慨。

    只是她听到童丽媛的感慨,内心愣了一下,刚才童丽媛还说了她和红缨不是很熟悉,可是现在就连红缨的家境都这么了解,这一切看上去都那么的怪异。

    “嗯,今天就聊到这里吧,本王妃也乏了,准备先回去休息了。”她看时间也差不多了,童丽媛的表现她也了解的差不多了,就等着回去派人守着灵儿,等着童丽媛自己去找灵儿了。

    “是,奴婢恭送王妃。”童丽媛听说她要走了,好像松了一大口气,赶紧跪下给她行礼。

    她也没有多做停留,起身直接向门口走去了。

    等走出了童丽媛的院子之后,寒梅好像有些不解的问道。

    “王妃,你是想让童丽媛去找灵儿?”寒梅带着两分疑惑。

    她看了一眼寒梅,发现寒梅现在是越来越懂她了,她一句话就能看懂她下面要做的事情。

    “嗯,你一会就暗中去守着灵儿,不出意外的话,应该童丽媛在今天之内就会去找灵儿的,你到时候注意一下,只要见到童丽媛去了,就赶紧派人通知我。”她肯定的点点头,一边走一边说。

    “是,我知道了。”寒梅马上就开口答应起来了。

    等着她和她寒梅到了院子的时候,就听到院子里有人哭泣的声音,而且还听到祝诗诗骂骂咧咧的声音。

    等她走进院子一看,只见到雪儿跪在地上,一个劲的哭泣着,而祝诗诗坐在椅子上,脸色十分的难看,嘴里不停的指责着雪儿,当看到她进去的时候,祝诗诗马上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而雪儿哭的更加的厉害了。

    “臣妾给姐姐请安。”

    “奴婢给王妃请安。”

    祝诗诗和雪儿同时开口,只是雪儿说话的时候还在抽泣。

    “嗯,起来吧。”她走到了上首的位置上坐了下来,看着下面的两个人有些不太明白是怎么回事。

    “姐姐,这个贱婢就是她偷了臣妾的东西,现在还不承认,臣妾今天就是带她过来对质的。”在她还没有开口询问是怎么回事的情况下,祝诗诗已经主动开口说了起来。

    听到了祝诗诗的话,她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祝诗诗那么肯定是雪儿做的,难道是找到了什么证据吗?

    “不,不,王妃明察,奴婢没有偷诗侧妃的东西,奴婢真的没有。”雪儿跪在地上,一边哭一边解释,还不停的摇着头。

    听到两个人的话,她的眉头皱的更紧了,看了一眼满脸气愤的祝诗诗,再看看一脸委屈的雪儿,还是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哼,你这个贱婢还敢抵赖,我这里已经有证据了,你还想抵赖。”听到雪儿开口说没有,祝诗诗很生气的说道。

    本来她以为祝诗诗又是在随口猜疑了,毕竟前面祝诗诗还信誓旦旦的说是童丽媛偷了她的东西,现在又说是雪儿偷的,本来还有好奇,可是现在听说有证据,这个倒是有些奇怪。

    “哦,诗侧妃说有证据,那不知道你有什么证据是雪儿偷了你的东西?”她倒是很好奇祝诗诗能找出什么证据来,毕竟她丢失的东西,现在还在她这里。

    听到她的话,雪儿脸上的表情明显有些变化了,好像变得有些紧张了。

    “哼,我就说那种无事献殷勤的人,肯定不会做什么好事的。这个贱婢平日里也不会去我那里给我请安,前天中午突然去我那里说给我请安,而那个时候我正在午睡,她接着进来给我送甜品的时机,趁机进入我的房间,然后偷走了我的东西,而且我在我的房间还找到了一条手绢,而那条手绢正好是这个贱婢的,就是这条手绢。”说罢祝诗诗从怀里掏出了一条白色上面绣着红梅的手绢,然后直接将手绢仍在了地上。

    听到祝诗诗的话,雪儿脸上的表情已经僵住了,又看到地上的手绢,脸上的表情完全怔住了。

    她看着祝诗诗一脸的气愤,再看着雪儿不知道何时已经停止了哭泣,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地上的手绢。

    “没有,奴婢没有。诗侧妃你误会奴婢了,奴婢并没有偷你的东西。奴婢以前也去给你请过安的,但是您说奴婢身份卑贱不能给你请安,所以奴婢后面才没有去的,而前天的天气毕竟热,奴婢刚好做了一些甜品,想着送过去给您品尝一下,而手绢是奴婢放东西的时候掉的,奴婢真的没有偷你的东西,不相信你可以去奴婢那里搜查的。”雪儿还是不肯承认,开始给你找借口,为自己开脱起来了。

    而她听了雪儿的话,脸色一点一点的沉了下来,去找东西的话,肯定是找不到的,毕竟那个东西现在就在她的房间里,怎么可能在雪儿那边找到呢。

    只是没有想到雪儿看着表面挺好的,私底下竟然干出这样的事情来了,居然栽赃嫁祸到她的头上来了。

    “哼,贱婢你以为你偷了东西不承认就行了吗?而且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早就将东西臧起来了,现在怎么可能找得到。”祝诗诗冷哼一声,然后大声的吼道。

    听到祝诗诗的话,雪儿的眼泪又开始往下掉了,晶莹的泪水一颗一颗的顺着脸庞往下掉,看上去倒是有几分楚楚可怜,红红的眼眶,轻轻的摇着头,加上雪儿本来就长的清秀可人,这个样子确实让人觉得心疼。

    可是祝诗诗越是看到雪儿这个样子,好像就越是生气,脸上的表情说不出的不高兴,而且还带着两分恨意。

    “哼,你这个贱婢你以为掉两颗眼泪就能抹掉你偷盗的罪行吗?我告诉你,你今天就算哭瞎掉,也是不可能的,还是乖乖的交出骨瓷来。”祝诗诗并没有理会雪儿脸上的泪水,咬牙切齿的对着雪儿说道。

    雪儿跪在地上,抽抽搭搭的小声哭泣着,一脸的委屈,不听的摇晃着脑袋。

    “不,不,奴婢没有,奴婢真的没有。王妃,请你相信奴婢,奴婢没有偷诗侧妃的东西,肯定是诗侧妃误会奴婢了,奴婢真的没有。”雪儿还是不肯承认是她偷的东西,一口咬定是祝诗诗误会她了。

    “啪,你这个践货,事到如今还想狡辩,都已经有证据了,你还敢狡辩,而且我房里的丫头,明明就看到你慌慌张张的从我的房间里出来,你到现在还不承认,看来今天不给你一点苦头,你是不知道厉害。”她还没有开口说话,就见到祝诗诗直接弯腰给了雪儿一个耳光。

    雪儿的脸上很快就出现了一个五指印,红红的,而且刚才的响声也很大,可见刚才祝诗诗的那一巴掌是有多用劲。

    雪儿被祝诗诗的一个巴掌打的好像有些晕掉了,身子怔住了,伸出一只手紧紧的捂着她被打的脸庞,就连哭泣都已经忘记了,眼底都是恐惧和害怕。

    现在雪儿的身份也很尴尬,虽然她曾经是说雪儿和红缨是给北堂轻风纳的小妾,但是北堂轻风从来就没有碰过她们两个,也没有承认过,眼下红缨已经死了,就剩下雪儿一个人,就更加觉得她们可怜了,而且祝诗诗的身份本来就尊贵,不管现在她是什么身份,她至少以前是一个公主,而且现在她的身份也仅次于她,所以雪儿就算再不甘心,也不敢有半点反驳之意。

    看着情况发展到这种情况了,她轻咳了两声,想要开口说两句。

    “咳咳,诗侧妃你稍安勿躁,这件事本王妃定会好好处理的。那你说是雪儿偷了你的东西,你现在除了那条手绢之外,有没有其他的证据是她干的?”她看了一眼跪在地上,身子都在发抖的雪儿,脸色微微沉下来了两分。

    听到她的话后,祝诗诗抬起头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然后对着身边的丫头说道。

    “去把春香给我叫过来。”祝诗诗说完又将目光移到了雪儿的身上,眼底都是怒气和恨意。

    而雪儿依旧跪在地上,雪白的脸上现在都红肿起来了,但是她却不敢多说半句话。

    “雪儿,你可有什么要说的?你说不是你做的,那你可以什么不在场的证据,证明诗侧妃丢失东西的时候,你并没有在场。”她看了一眼地上的雪儿问道,虽然祝诗诗目前拿出了一些证据,但是她觉得事情不能光听片面的。

    雪儿听到她的问话后,慢慢的抬起头来看着她。

    “回王妃的话,奴婢并没有偷诗侧妃的东西,奴婢连诗侧妃丢失了什么东西都不知道,奴婢前天中午确实去给诗侧妃送过甜品,因为天气比较热,奴婢恰好做了一些甜品,就想送过去给诗侧妃品尝一下。奴婢以前跟在王爷的身边也会做很多的甜品,有一次给王爷做的绿豆汤,诗侧妃喝过说味道不错,奴婢前天熬了也给她送过去了,但是当时诗侧妃正在睡觉,而诗侧妃房里的大丫头清荷就让奴婢先端进去放好,奴婢也没有多想,就直接端进去放在了桌子上,而奴婢看着洒了一点在桌子上,就拿出手绢擦了一下,可是不小心惊醒了诗侧妃,奴婢害怕被责罚,就丢下手绢就走了,所以手绢就会遗落在诗侧妃的房间里.......”

    “你胡说,你说手绢是放在桌子上的,但是我在我床的旁边找到那条手绢,哼,你这个践货说谎也不知道说圆。”雪儿还没有说完,祝诗诗就直接推翻了她的话。

    听到祝诗诗的话雪儿竟然变的哑口无言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只能怔怔的跪在那边。

    看到这样的场景,好像其他人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这个时候寒梅慢慢的俯身在她的耳边,用她才能听到的声音小声的说道。

    “王妃,昨天早上也有人看到不止红缨一个人来过这里,好像也有人看着雪儿的背影了,也是偷偷摸摸的。”寒梅说完就直接直起身子了,然后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她的身子微微愣了一下,看着地上的雪儿,脸上的表情不禁下沉了两分。

    就在这个时候,祝诗诗身边的那个丫头带着另一个丫头过来了。

    “奴婢春香叩见王妃,侧妃娘娘。”被带过来的丫头跪在她们的面前,规规矩矩的行礼。

    而雪儿看到春香的时候,身子僵住了,脸色唰的一下就变白了,面如死灰。

    “起来吧。”她看了一眼地上的春香,再看看雪儿,什么事都不用说了,一切都变的明了了。

    “谢王妃。”春香慢慢的从地上起来了,然后低着头站在旁边。

    “春香,将前天中午你见到雪儿的情景说给王妃听一下。”祝诗诗看着春香站在旁边,马上就开口说道。

    春香听了祝诗诗的话,身子微微愣了一下,先抬头看了她,看到她点头之后,再看了看地上的雪儿,脸上的表情有些小小的为难。

    “是,前天中午奴婢当值,奴婢刚从外面进门的时候,就见到雪儿姑娘匆匆忙忙的从诗侧妃娘娘的房间里出来,一路上形色匆匆,好像有很急的事情一样,就连奴婢给她打招呼,她都没有回。而且她用力的捂着肚子,奴婢还以为她是肚子疼,准备上前去关心一下她的,但是奴婢刚叫了一声,只见到雪儿姑娘已经跑开好远了,当时奴婢也没有注意什么,就以为雪儿姑娘是肚子疼。”春香马上就将前天中午的情况讲了出来。

    听到春香的话,其他人都齐刷刷的看向雪儿,眼底都是不约而同的鄙夷。

    雪儿这次是直接从跪着变成坐在了地上,脸色十分的苍白,甚至比白纸还要白。

    她看着地上的雪儿,想必事情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人证和物证都已经在了,现在雪儿想必是没有办法再狡辩了吧。

    “是,是我。”果然这次雪儿直接就开口承认了,语气十分的肯定,好像是带着两分自暴自弃。

    房间里的人都沉默了,祝诗诗脸上都是鄙夷,觉得雪儿贪财。

    只有她和寒梅知道这一切其实还有另一层含义,雪儿那么做的目的其实就是为了陷害她,但是那条蛇又是怎么回事呢。

    “我是偷了诗侧妃的骨瓷,然后再将那个骨瓷放在了王妃的房里,想要趁机栽赃嫁祸到王妃的身上。”雪儿自己开始自言自语起来了,好像是准备招了。

    房间里的人都没有说话,大家都看着雪儿。

    祝诗诗听了雪儿的话,脸色大变,本来她以为雪儿只是为了钱,可是没有想到还有这么一层关系在里面。

    不过这一切好像都是被毒蛇改变了,又或者说那两条毒蛇,其实不是为了给她准备的,而是为了给祝诗诗准备的,到时候祝诗诗来她那边找的时候,去搜她的床的时候,被毒蛇咬死了,那么她无疑成了杀人凶手了。

    看来后面设局的人,真的是心思缜密啊,如果不是雪儿说她偷了东西,她都差点被迷惑了。

    房间里的众人都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地上的雪儿好像疯了一样,一个人跌坐在地上自言自语起来。

    “哈哈,为什么那两条毒蛇没有咬死你们啊,王爷为什么从来都不给我一个机会,我早就喜欢上王爷了,可是为什么他从来不会看到还有一个我,从前是现在也是,我以为我能被选为小妾,王爷就会发现我的存在,可是为什么王爷还是不肯多看我一眼,为什么?为什么啊?”雪儿好像受了很大的刺激,竟然跌跌撞撞的从地上爬起来了,嘴里一个劲的念叨。

    看着雪儿的样子,好像是疯了,活像一个疯子。

    “就凭你,你也不看看你那卑贱的身份,你还妄想成为王爷的女人,简直就是痴人说梦。哼!”祝诗诗听到雪儿的话后,马上就开口讽刺起来了,好像根本就没有发现雪儿的异常。

    雪儿本来就已经有些神经不正常了,现在祝诗诗还那样刺激她,一下就激发了她内心深处最深的怨念,突然转身一下就扑到了祝诗诗,用手死死的掐住祝诗诗的脖子。

    “哼,王爷是我的,是我一个人的,你们这些女人都不懂王爷,你们都不懂,你们只会给王爷添乱,王爷是我的。”雪儿有可能是真的疯了,竟然骑在祝诗诗的身上,大声的叫嚣着。

    “咳咳,救命啊,放开我,你这个贱婢,滚开。”祝诗诗没有想到雪儿会突然扑倒她,被吓的不轻,脸色一下就变白了。

    她也没有料到雪儿会突然这么反常,难道雪儿已经知道自己这次肯定是逃不过一劫了,干脆什么都不管了,想要报复一下,所以根本就不管祝诗诗什么身份,掐住祝诗诗的脖子不放了。

    “拉开她。”房间里的众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住了,赶紧吩咐其他人拉开雪儿再说。

    看着祝诗诗的脸色绯红,呼吸好像都有些困难了,如果再有一会的话,估计祝诗诗就会窒息而死的。

    “去死吧,你这个女人根本就配不上王爷,你要不是一个和亲公主,王爷根本就不会要你的,你来王府做了多少坏事,王爷心里都有数,你迟早有一天会遭报应的。我掐死你,掐死你。”也不知道雪儿是哪里来的力气,被两个丫鬟都拉不开,双手死死的掐住祝诗诗的脖子,此刻她的眼睛都红了,看上去异常的恐怖。

    祝诗诗瞪大双眼,一双眼睛里都是恐惧和害怕,嘴里喘不过气来了。

    “寒梅过去拉开雪儿。”她知道寒梅会武功,她过去可能能拉开雪儿。

    寒梅听了赶紧过去拉开雪儿,有了寒梅的帮忙,其他两个丫鬟才配合着一起拉开了发疯的雪儿。

    雪儿也可能是刚才已经将全部的力气用完了,现在被拉开了之后,虽然还想要去继续掐祝诗诗,但是却已经没有力气了,身子慢慢的向着地上瘫软而去了。

    她看着雪儿的脸上明显有些失望,但是更多的是愤恨,想必是为了刚才没有掐死祝诗诗而感到不值得。

    “咳咳.......”雪儿被拉开了之后,祝诗诗终于可以呼吸了,但是还是大声的咳嗽起来了,一张脸已经变成了猪肝色了。

    其他的丫鬟将祝诗诗从地上扶起来,只见到祝诗诗的头发已经非常的凌乱了,一张脸上都是气愤和恨意,慢慢的向着雪儿走了过去。

    “啪啪啪。”祝诗诗反手就是三个耳光扇在了雪儿的脸上,好像不解气,踢起脚就是两脚踢在了雪儿的身上。

    只见到雪儿本来已经瘫软在地上了,现在被祝诗诗的两脚踢的只能趴在了地上了,痛的额头上都是冷汗,伸手想要捂着自己的肚子,但是却被两个丫头拉着双臂。

    “践人,你这个贱蹄子,竟然敢动我,你找死,你看我今天不杀了你,你这个践货,谁给你的狗胆子。”祝诗诗的精神好像好了不少,大声的辱骂着雪儿,头发凌乱的就好像一个疯子一样。

    她坐在那边,一句话都没有说,也没有阻止祝诗诗,只是看着两个女人的争斗。

    而祝诗诗的两脚好像也将雪儿踢醒了不少,只见到雪儿慢慢的抬起头看着祝诗诗,眼底闪过了一丝害怕,好像完全不知道自己刚才干了什么一样。

    可是祝诗诗现在正处在一个暴怒的状态,打骂根本就停不下来了,脚上的动作刚停下来,就马上又一次走了过去,一脚踢在了雪儿的肚子上。

    “践人,你敢打我,你去死吧。”祝诗诗一边踢一边骂,脸上的表情恨不得活活将雪儿吞下去一样。

    雪儿并没有疼的叫出来,只是紧紧的咬紧下唇,甚至嘴唇已经被咬出血了,脸色却很苍白。

    “哈哈,你打死我吧,反正我也不想活了,我也知道被查出来,你们也不可能让我活的,那你就打死我吧。”雪儿并没有求饶,反而大声的笑了起来,脸上的表情甚至是疯狂的。

    看着这么疯狂的雪儿,她不禁暗自皱眉,以前雪儿给她的印象很好的,也不知道当初给她那个机会到底是害了她,还是真的帮到了她,但是现在看来应该是害了她,为了一个北堂轻风,竟然不惜做出违背良心的事,而且还疯了。

    听到雪儿的话,祝诗诗的脚突然顿住了,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雪儿,不知道一个人竟然不求生反而去求死。

    “践人,你既然那么相死,我现在就成全你。”祝诗诗虽然愣了一下,但是马上就反应过来了,转身又是两脚,在祝诗诗的意识里面,人命根本就不值钱,死个下人是很随便的一件事。

    “噗。”突然雪儿一口血从嘴里吐了出来,直接喷在了祝诗诗的裙子上。

    祝诗诗看到自己华丽的裙子被吐脏了,脸色更加的难看,抬起脚又准备下脚了。

    “等等。”这个时候她开口叫住了祝诗诗,毕竟她现在还有一些疑惑要问雪儿。

    听到她的喊声,祝诗诗的脚并没有停下来,还是一脚踢在了雪儿的身上,只见到雪儿又是一口血喷了出来,脸色好比一张白纸一样。

    “哼,不要你假好心,你让她杀了我啊,你以前不是说让我和红缨伺候好王爷吗?结果你霸占着王爷不放,你去了将军府王爷就跟着你去了,你这个女人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人,假好心。”雪儿现在已经认定她会死了,所以说话也全然没有了顾忌,将以前想说而不敢说的话,都说了出来。

    她的身子微微愣了一下,脸色一下就沉了下来,她何时霸占着北堂轻风不放了,她一直就让北堂轻风不要靠近她,可是北堂轻风非要在她那边去休息,而且北堂轻风跟着她一起去将军府,根本就不是在乎她,而是不放心她,顺便去逮雪霁月的,但是在外人眼里就好像她霸占着北堂轻风不放一样。

    “大胆。”寒梅听到雪儿的话,马上就大声的吼了起来。

    雪儿却全然不顾,甚至连认错都不想认了,苍白的脸上浮起了一个讽刺的笑容。

    “哼,你们这些女人根本就配不上王爷,王爷不过是拿你们作为一个发泄的工具,总有一天会厌烦你们的。哈哈!”雪儿是真的疯了,大声的说道,说完就大声的笑了起来,整个房间里都是雪儿的笑声。

    但是她却从雪儿的笑声中,听出了一丝凄凉。

    祝诗诗这个时候转身直接两脚踢在了雪儿的身上,嘴里一个劲的念着践人两个字。

    而雪儿毕竟身子很弱,加上刚才祝诗诗的几脚,早就吐了不少的血了,脸上的表情都有些狰狞了,现在祝诗诗的两脚,直接让她大大的吐了两口血,而且还好像止不住了,血顺着嘴角往外流,衣服上全部都是。

    就在大家都看到的情况下,雪儿不堪重负,直接倒了下去,身子撞击在地上,发出了沉闷的响声,眼睛紧紧的闭了起来。

    寒梅过去试探了一下鼻息,发现雪儿已经死了。

    “王妃,雪儿已经死了。”寒梅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沉着的说道。

    听到寒梅的话,房间里的众人都倒吸了两口凉气,眼睛齐刷刷的看着地上脸色苍白,嘴角都还在流血的雪儿。

    没有想到一条鲜活的生命,就在一瞬间就没有了,确实让人挺震撼的,觉得一切太突然了,生命还真的很脆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