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3小说 > 猛夫难养 > 猛夫难养最新章节 > 第一百二十章

猛夫难养 第一百二十章



    欧阳天看着拿着吊坠的洛夜离他越来越近,头上着急的都冒出了丝丝薄汗。

    万万没想到,这个夕月这么难缠。

    怪不得光启老人提起她来又气又爱,可是语气中却有着掩饰不了的自豪,顿时,牙一咬:“师妹,手下留情!”

    现在尊严、面子什么的,都先不要了,免的到时自己乖乖的从自己口中说出来不丢人的强!

    话一开口,原本悠哉的夕月神情顿时无比的惊愕!

    师妹,什么鬼师妹?!

    夕月让洛夜住了手,而自己则三两下的走上去,一脚踩在椅子之上一手拎着欧阳天的衣领:“你刚刚这话什么意思?!”

    她自己倒是不清楚,什么时候有这个师兄的,更何况,那个老头子连提都没有提过。

    “师妹,见到师兄应该开心才对,你这样不淑女的样子,走出去,不是丢咱师傅他老人家的脸吗?”欧阳天看着如此豪迈的夕月,一改之前威严的皇帝样子,垂眉,看了看自己被揪起的衣领,无奈的说道。

    “现在才来套近乎,不晚了吗?”夕月说道。

    虽然她心里已然信了七八分。

    毕竟,结合刚刚发现的线索和皇帝的异样。

    作为一个皇帝不可能就这么独自一人面对江湖人士,在怎么的,也得有其自身的保命措施就是暗卫等一类的存在。

    而在现在这个情况,她并没有封住他的哑穴,故而如果危险的话,他大有能力喊人过来。

    可是,这些都没有!

    欧阳天头一次觉得自己搬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之前挑明下自己的身份该多好,也不会发展到现在被自家的小师妹质疑的程度。

    自己堂堂一个天子,什么时候说话都没有信誉度了?

    “这个可不怪师兄,谁让你一走就是五年没有音讯,现在突然出现,有什么目的也不得而知。”欧阳天连忙解释道。

    也真的是奇了怪了,如果按照年龄来说,他比夕月要大好多,依据身份和地位,又比夕月高上许多,而如今,却被夕月压制成这样。

    “你在质疑师傅的眼光,嗯?”夕月轻飘飘的甩了一句话,带着丝丝危险味道。

    欧阳天一想起光启老人那个样子,快速的摇摇头:“怎么会?”这要是被他知道了,再被教训一顿,他这天子的面子往哪搁?

    咦,不对!

    欧阳天猛的抬头:“你是相信我是你师兄了?”语气中带着一股惊愕。

    明明刚才还一副不依不挠的样子。现在又这么快承认是她的师兄了,怎么感觉有些诡异呢?

    一种不祥的念头从欧阳天的脑瓜上飘过。

    “你觉得我会有你这么笨吗?”夕月随便从附近找了一个椅子,坐了下来,并示意洛夜解开他的穴道,回到她的身边来。

    看来有时间也应该学学点穴了,不然动不动就得依赖自家的洛洛了。

    夕月如是想。

    被解开穴道的欧阳天动了动自己略显僵硬的身子,自动忽略夕月给他挖坑的话,手摩挲着自己的下巴,对自家的小师妹越发的感兴趣起来。

    “你眼睛在滴溜溜的转,我不介意将其抠出来。”夕月说道。

    欧阳天猛的一寒。

    在自家师傅面前没有皇上的尊严也就罢了,偏偏在自家的小师妹这里还是低到尘埃里面去。

    怎么想都怎么泪。

    不过,他倒是很享受这样的待遇。

    这样真诚的待遇是其他人所带给不了他的。

    原本,一见面做出那样的动作,是想考验下自家师妹的人品和对权势等的态度。

    而现在看来,夕月的反应完全在他的意料之外。

    这样的夕月,令欧阳天无比的惊喜。

    尽管,夕月消失了五年时间,可是他相信,夕月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在里面。

    听到夕月这句话,欧阳天咳了一声:“你难道不好奇你怎么多了一个师兄吗?”欧阳天伸着脖子,询问道。

    夕月瞥了一眼,又瞥了一眼:“那我坐在这里干什么?”

    言下之意,如果不是等着你告诉我事情的真相,她有必要坐在这里浪费时间和他费口舌吗?

    从一见面就被鄙视的欧阳天努力吸了一口气,按压下心中猛烈的冲动,而后便松了一口气,萎靡的靠在椅子之上,葛优躺在那上面。

    他终于体会到师傅的心情了。

    于是在心里整理了下言语,然后说了起来。

    原来,光启老人原名欧阳丰,原本并不是孤家寡人,在其学艺成功后,年轻时游历大陆,在其江湖上闯下了赫赫有名的地位。

    人怕出名猪怕壮,大概也就是这个道理吧。

    光启老人在江湖上结交了许多朋友的时候,也同时树立了很多的敌人,而依据光启老人那古怪、任性的性子,所以对此也没有在意。

    所以,意外就在几年后发生了。

    那是师傅和师母成亲后的第十年,也就是他儿子8岁的时候,仇家趁光启老人不在的时候,将其全身的经脉活生生的打断,苟延残喘的扔在他们住的屋子的门前,当师傅和师母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而当时,师傅也正在研究七绝针,而自家儿子这样的情况,正好也给了他机会,于是便不顾师母的反对,给其施展,最终以失败告终,而到最后直接只剩下一口气,陷入了昏迷。

    师母因为看不开,一气之下带着师傅的儿子出走,再也没有回来。

    而师傅在接连的打击和对儿子的愧疚之下,很是颓废,终日以酒为伴,终于还是让仇家抓了空子。

    于是,还是就遇到了那时也在微服出巡的欧阳天。

    欧阳天救了光启老人之后,光启老人满足他一个要求作为答谢,当时对光启老人甚是崇拜,于是当机立断的就提出要拜他为师。

    于是,夕月突然有这么一个师兄,便是这样来的。

    听完欧阳天说完事情的来龙去脉,夕月冷不丁的补了一句:“原来你这个师兄是趁火打劫来的。”

    这一句话顿时像是踩住了欧阳天的尾巴。

    让他忍不住跳脚起来。

    “我也是堂堂正正拜了师傅的,师傅也有用心教我的,我怎么就趁火打劫了我?如果我没有天分的话,师傅又怎么会教我?!”

    在解释的时候,也不忘忘自己脸上贴金。

    夕月叹息。

    不过。

    什么时候,自家的师傅有个儿子了?

    这个她怎么一点消息都不清楚?

    欧阳天很是时候的解答了她的疑惑。

    毕竟树立的敌人太多,所以光启老人有个孩子的事情还是知道的人比较少的,不过有些势力的人则是知晓。

    而当惨剧发生之后,这就成为了光启老人心里的一道伤,更加不会提起了。

    夕月点点头。

    “那师傅现在在哪里?”夕月问出了关键性的问题。

    毕竟,现在是知晓师傅的下落才是尤为的重要的。

    闻言,情绪激动的欧阳天一愣,顿时收敛起来,面色凝重,静默了一阵,而后站起身来。

    “来,跟我到这边。”欧阳天说道。

    夕月点点头。

    站起身来,而后带着洛夜一起跟随在欧阳天的后面,走到书房里面临时睡的地方,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按了一下,随后听着一声细微的咔嚓声,从房间的一个角落里冒出来一

    个洞口。

    而后,欧阳天便带着夕月和洛夜二人走了下去。

    走七拐八拐,大概走了5分钟左右,便来到了一处充满着寒意的地方。

    推门,进去。

    一道熟悉的身影便出现在夕月的面前。

    夕月见到之后,脚步立马加快几分,来到了这道身影的旁边。

    看到之后,顿时红了眼眶。

    这道熟悉的身影,不是别人,正是光启老人。

    只见他安静的躺在床上,面色苍白,双目紧闭,头上的头发比她离开的时候,多了好多的白发,衣服还是那样破破烂烂的样子,了无生气的躺在石床上。

    要不是胸前若有若无的起伏,夕月还以为此刻的光启老人早就没有了生机。

    而在接近光启老人的同时,夕月的脑海也被小团子的声音吵到爆。

    “主人主人,小团子感受到了水波虫的气息,主人主人,你好厉害,这么快就找到了。”

    脑海里传来小团子欢快的叫声。

    只是现在夕月已经完全没有了心情。

    直接就是在脑海里说了两个字:“闭嘴!”

    而后,小团子便再也没声了。

    夕月颤巍巍的摸着光启老人满是皱褶的脸颊,将眼泪从自己的眼眶中逼回去,调整了下自己的情绪,将手伏在光启老人的脉搏之上,仔细的诊断了一下,而后收回手,转过头来,声音冰寒的对着欧阳天说道:“告诉我,这个是怎么回事?!”

    欧阳天看到光启老人这个样子,尽管看了这么多次,心里还是很不好受。

    “我也不清楚是什么情况,只是有一天师傅回来,而后交代了我一些事情,一天之后,便成了这个样子,师傅中毒,可是师兄我无能,解不了毒。”而后,充满希望的看着夕月:“师妹,你有办法解毒吗?”

    毕竟连他身上的这个毒,都能轻而易举的知道治疗的办法,那么师傅身上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