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红楼之贾敏很嚣张. 55|了结



    太白楼一场比试,多少文人雅士看见,自然也传到北静王耳内。一场彻查下来,到底让北静王知道是水洇怂恿水溶的。北静王气得什么似的,手举得老高要打水洇。水洇平日不知轻重都是被娇惯的,哪里当真见过这样的阵仗,吓得呆立当场,跑都不知道跑了。

    北静王妃素日疼水洇,哭天抢地的吼起来,说你要打洇儿不如先打死了我,上去就要拉北静王的手。谁知北静王也不客气当真反手一个耳光打在北静王妃脸上,清脆一掌响过,北静王妃脸上当场就肿起来,北静王妃倒吓得不敢动弹,连大哭都不敢了。

    北静王趁着一会子的沉默,低声斥道:“我屏退所有下人再来细问是为了谁?你这么哭天抢地的喊将出去,外头下人听见,眼下溶儿自荐为婿的事立刻就要传得满城风雨,机灵点的谁猜不到是洇儿做了不该做的事?只怕猜到洇儿撺掇哥哥都是有的,到时候洇儿还能有什么名声?

    溶哥儿再错也是北静王世子,说亲不碍着什么。洇儿是谁?世人苛责女子比男子更甚百倍,这些名声传出去,谁敢娶洇儿?你活了几十年尚不知轻重,洇儿已经被你娇纵坏了,你还要害她一生不成?我是怕再次禁足洇儿,外间乱猜忌,又怕当真巴掌打她脸上被人看见也疑心她,所以饶她。不然凭你拉得住我?洇儿有十张脸也被我打花了。”

    水洇见父亲当真动了大气,又听了这一番话,才知道自己闯了大祸,不敢则声了。谁知北静王话锋一转,对水洇低声怒斥道:“你若再敢不消停,我必不护着你名声!”只他到底怕外头下人听见私下乱传,虽然暴怒,却不敢大声呵斥。

    北静王妃听出厉害,捂了脸低声啜泣,却不敢嚎啕大哭了。北静王见了她贵为王妃却不知珍重,平日里倒三不倒两的没个轻重倒罢了,仗着出身和宫里的姐姐行事张扬,今日竟然撒起泼来,越发对她失望。只得叹道:“罢了,溶儿错已铸成,这番打击不知对他是福是祸,只盼他好生反省,过几日我再带他去睿智侯赔礼。”

    北静王妃小声嘀咕说:溶哥儿受了许多委屈,怎么还要道歉。北静王反斥她:若是我半道被人拦住说要娶洇儿,还被许多人驻足围观,你该当如何?北静王妃心中想到:那还了得,谁敢这样坏我洇儿名声?只想一半,她才只自已一向自我为中心惯了,以前竟是丝毫不考虑她人处境。一时语塞,不知该当如何,北静王已经掀了帘子怒气冲冲的出去了。从此北静王越发厌弃北静王妃,以后夫妻更加失和却是后话。

    水溶得北静王亲自教导,到底不是坏人。至于男子慕雅癖性在其时并不受人苛责,所以北静王先时不深管他,谁知闯下祸事来。水溶听了北静王分析厉害才知自己之过,跪在祠堂里头不敢起来。见了北静王进来,只低声说:“孩儿知道错了。”

    北静王叹了一口气,他此生只得一个嫡子,虽然亲自教养其他并无大过,到底太过单纯了些。北静王只叹息说,等你想明白了,同为父一起去睿智侯府赔礼,先起来吧。水溶听了,站起身来,跟在北静王身后。

    数日之后,北静王亲带了水溶到睿智侯府致歉,林如海自说是几个晚辈之争,咱们做长辈的不参与便完了。水溶见了白瑾高才,自也不再自忖才华,反而踏实了许多。

    却说京中西门外有个牟尼院,院中有个结春居士,最善开解怨女。或有情思郁结想不开的,到院中和结春居士促膝长谈一番,总能茅塞顿开,前尘勾销。这些年来,这位结春居士不知开解了多少人,化解了多少闺怨。

    北静王膝下只得一个独子,从睿智侯府赔礼回来之后,苦想冥思开解水溶之法,到底让他打听到了牟尼院,意欲前往一试。只牟尼院乃是一座尼姑庵堂,北静王并不知结春居士愿不愿意开解水溶,心中忐忑得很。

    这日北静王换了常服,备了衣食米面等实用的布施,带着水溶来到牟尼院外,恭恭敬敬递了帖子,忐忑等待回音。

    半刻钟功夫后,院门打开,一个小尼姑子出来传说说:“居士说了,怨情当结,不分男女,施主请进内堂。结春居士还说,她代日后被救济的有缘人谢过施主布施。只到底僧尼有别,今日开解需要开解之人不分男女可入内,无需开解的众位男施主还是不要入内为好。”

    北静王听了,自然点头称善,嘱咐水溶几句,目送他入了牟尼院内,北静王自己却在外马车上候着,也不辞辛苦。

    水溶整了衣冠,随小尼姑入内,只见小尼姑转过一个游廊,将水溶带至西首的一间禅房内,原来结春居士并不在正殿。

    小尼姑推开禅房的门说:“居士,水施主我已带来了。”

    水溶只见一个苗条身影背向而坐,作居士打扮,只听那居士说:“我知道了,你且出去吧。”声音却动听得很。水溶心想:这结春居士的声音听着并不甚老,难道是个妙龄居士不成?小尼姑点头应是,又搬了一个蒲团给水溶,请水溶盘腿落座了,放退出去,禅房大门洞开,一览无余,反而不用十分避嫌。

    那居士回过头来,水溶见她衣着虽然朴素,却掩不住貌若春花,肤白唇红,竟是个极貌美的女居士。这居士年纪不过二十开外,水溶实想不透她怎么会在这里开导人,又怎生传出多年名声的?难道她十多岁的妙龄就在此不成?

    要说这结春居士是谁?却是当年一心倾慕林如海,后来又幡然悔悟的周春秀。十几年过去,她如今已是三十开外,只因她在此一心悔悟,先时跟着了因大师潜心修行,已经心如止水,后来又开导怨女,心中平静,倒不显年纪,如今看着不足寻常妇人三十模样。

    她想着当年行差踏错,险些自毁一生,后来修行得久了,渐渐开始开导前来上香的香客。有些香客跟她当年一样犹豫不决的,她细细开导,将自己多年所悟告知,倒让不少人悬崖勒马。后来便渐渐传出结春居士的名头。

    她闺名春秀,先时自号结春,不过想是和过去的自己做个了结。不想传出名号之后,被曲解为了结春怨之意。不过她想着这样的误会若能开导更多怨女,亦是一桩大善,便并不解释。

    后来太子犯事,景和帝不肯狠责太子,只将其禁足,太子身边那些官员有哪个能落得了好?周珂不过小角色,抄家落罪不在话下,周春秀想到昔日兄长蝇营狗苟,只觉感慨万千。她到底接济了长嫂孤侄,将自己积蓄暗中送与她们回乡过活。

    今日会着水溶,只怕也是缘分,先时水溶见结春居士是个年轻的带发修行女尼,好生失望。不想一席长谈下来,水溶竟觉豁然开朗。觉得先时自己那些慕雅之癖不过是心中执念罢了。他只是慕雅女极好的的名声,而非慕雅女其人。水溶听了沉思半日,拱手道谢后离去。

    原来结春居士告诉他: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段美好,这是难能可贵的。然而要分清心中美好愿望和现时是不同的。施主听了雅女之名,便在心中成了像,在心中赋予她灵肉,然而现实中施主只闻其名,未见其人,心中那个完美女子何来?不过是来自施主本心的向往罢了,加之于现时,不但困扰了别人,也困扰了自己。听得水溶频频点头,大有悟彻之感。

    水溶回家之后,如同变了一人一般,不但再不整日念着哪家女子才名远播,便在心中勾勒一番,越发向往,反而青楼雅妓等也不结交了。成日将自己关在房内,偶尔还读些佛经。

    水溶经此一事性情大变,北静王不知是喜是悲。只他看清京中形势,越发暗流澎湃。像他一般门高爵重但并无实权的异姓郡王,便是站对了真龙,论功行赏时轮不到他,若是站错了势败只怕第一个拿这样爵重而无权的开刀,不如趁老皇帝尚在远远避开了。

    于是北静王进宫面圣,自请因世子误入歧途,欲带世子南归,自己也好回乡养老。本朝太/祖从江南起势,极多功臣侯爵皆是祖籍江南,北静王起了避锋芒的心思,江南地灵人杰,真真是个好去处。

    自从太子犯事之后,景和帝疑心病越发重了,日日提防几个皇子。牛皇后暗中支持六皇子的事,他亦深知。正紧算来,北静王是六皇子嫡亲的姨夫,北静王请求告老,六皇子去其助力,亦有平衡朝堂之效,景和帝自是允了。北静王谢了恩出来,抬头看一眼京城天空,竟觉心中无比自由轻松,恨不得生出翅膀飞回江南。

    北静王回到王府告知北静王妃自己决定,谁知北静王妃舍不得京中富贵荣华,大是不允。北静王去意已决,且景和帝金口已开,断没有北静王府出尔反尔的余地,水溶自是跟着父亲的。

    北静王妃犹豫半日,到底知道皇上金口的利害,此时已经不是自己想留就能留的了。正欲应允,谁知水洇又哭着来求母亲。无论北静王夫妇怎么劝说,水洇只咬定了留在京城,后来竟哭道:“父亲若执意回南,不如将女儿嫁在京城,左右有皇后娘娘帮衬,女儿在京中不会受委屈。”

    北静王妃听了极为赞成,她只觉水洇生在京城,长在京城,只怕去了别处并不习惯。左右姐姐贵为皇后,水洇嫁在京中,婆家自不敢小觑她。北静王沉吟半日,见水洇意志坚决,便叹道:“没有娘家撑腰,将来生活断看夫家人品,你可想好了?”

    水洇只是坚定点头。北静王便称:既如此,给洇儿择亲宜早不宜迟。只肖咱们回江南的风声走漏一点,只怕人家以为咱们家失势,倒耽误洇儿说人家。北静王妃听了有理,果然忙碌起来。北静王再次进宫面圣,直陈自己料理郡主婚事后启程,景和帝心想这是人之常情,自是允了。

    且说王子腾升了九省统制后,新提的京营节度使姓孙,膝下有一子名孙绍祖。这孙绍祖据说也是个有本事的,人物品貌不差。

    孙节度使乃是新贵,自然恨不能结一门有根基门第的姻亲,好越发稳固根基,听说北静王府在给嫡亲的郡主择婿,便有了意,着人私下去王府相问。北静王妃离京之后,水洇要托付给牛皇后,自然将一切坦诚相告,让牛皇后作主。

    牛皇后心想:京营节度使统管京城兵马,能拉拢京营节度使,不知道对六皇子是多大助力,且孙绍祖和水洇年纪相当,虽然略有高攀之嫌,但也身份相配。又着人打听了孙绍祖品行模样儿,也说是好的,便应了这门亲事。

    至于后来北静王府阖家离京下江南,孙绍祖之前品行不过是为了结一门好亲假装的,婚后暴露无遗。又因水洇到底有皇后娘娘这座靠山,水洇本人又不似前世迎春懦弱,两人针锋相对三五不时拌嘴。要说两人成亲后,真真是前世的冤家,宿世的冤枉孽,一个家中闹得鸡飞狗跳,相互折磨,竟无一日宁静。只这些都是后话。

    又说北静王带着水溶南下之后,水溶倒真心改好,不但不流连青楼,结交名妓,反而连房中姬妾也放了出去。自从得了结春居士开导,他也一心想寻一个可以交心的女子,过本分日子。

    北静王既然是到江南养老,为水溶择妻便不欲寻门第太高的再陷权利漩涡,只知书达理便可。谁知倒让他寻了一位门第不高不低,却知书识礼,品格出众的小姐。这小姐是个乡绅独女,乡绅在苏州一家极有名的书院教书,名望极高,正是甄士隐。这小姐便是英莲了,英莲典型的江南水乡灵秀女子,甄士隐也教导得她知书识礼,性子如甄士隐一般恬淡,不拘名利。

    北静王一心守拙避祸,自然不愿再择高官厚禄的仕宦名家女。甄士隐学识高,名望好,他教养的女子自然是好的,且无追名逐利的之忧。北静王听冰人说这甄家女真真灵秀出挑,难寻第二个,若不是甄老爷夫妻老年得女,轻易舍不得许人,只怕早被人求去了。

    北静王妃亲自看了英莲品格,比水洇还强出不少呢,也是应了。后来英莲嫁与水溶,请了世子妃的诰命,她性子恬淡,为人雅致,又通诗书,和痛改前非一心一意善待妻子的水溶倒是投契。

    大婚那日,洞房花烛,水溶亲见妻子容貌秀美绝伦,眉间一粒胭脂痣,竟和自己心中雅女一般无二,水溶越发心满意足。英莲前世不过请教黛玉几回便做得好诗,可见其聪敏灵透,今生得甄士隐亲自教養,不但气度比前世不知好了多少倍,才学亦是更加不能相提并论。水溶得妻如此,只觉求仁得仁,一生善待英莲,却是后话了。

    甄士隐夫妻年近五旬得女,爱如珍宝。如今女婿不但身份高贵,人物俊雅,还一心一意善待爱女,身边姬妾都打发了,夫妻两个不知多满足。英莲每每回娘家请安,都是笑意盈盈,二老只觉一生再无所求。

    后来新帝登基,北静王几家故交落马,北静王因远走江南,并未被牵连;甄士隐夫妻皆是年近八旬离世,寿终正寝,含笑而终。水溶亲自操办丧事,停灵守孝,无一不尽心等,也都是后话。

    不说水家如何,却说睿智侯府,林砎寻来大雁一对,贾敏自然复又忙开了。纳采之时,黎家见鲜活一对大雁,也高兴得很。谁不知此乃是林家二爷为表重视,亲自捉的。妙玉见了也是高兴,只她做事往往与别个不同,言道:好好的大雁当属天高地阔间,何苦白白将它们捉来,只怕现下放归了,它们还能赶上它们的雁群。于是妙玉亲看了一双大雁会子,便含笑便命人放飞了。

    原来她当初在蟠香寺带发修行时,只觉孤独。后来被父母接回,更加看重骨肉亲情,见不得分离。由人及物,自也不忍强留大雁。林砎听闻后,只觉妙玉心地善良,更加满意。

    因林硕大婚最终是在这年正月礼成,一年不娶二妇,林砎的婚礼定在次年,纳采之后按部就班,倒是不疾不徐的准备。贾敏又操持过一次大婚了,四个哥儿的的定礼都是打小一式四份攒好的,只需添加时新的头面首饰并衣料等,贾敏倒觉顺手些,不如去年繁忙。

    正紧算来,贾琏的婚礼倒赶在林砎前头。

    武夫人因没操持过这样的大事,少不得请了贾敏帮衬,说是帮衬,武夫人自己是个伶俐人,也不过是请贾敏过去指教一番,该当怎么做,她自安排起来劳累不着贾敏。贾敏见琏儿出息,自也愿意。贾府里头操持过这些的,无非贾母和王夫人两个,贾母虽然因贾琏出息愿意帮衬,到底年纪大了,至于王夫人,武夫人是不敢想的,少不得亲力亲为,请来贾敏做指点。

    到了贾府,自然是先见贾母。贾母见了贾敏高兴得很,只听说北静王举家要南下,贾母有些遗憾,说京中繁华,堂堂郡王之尊,又回什么乡。却见贾敏听了直愣神。贾母以为贾敏也在可惜,却见半日贾敏回过神来笑道:“北静郡王倒是个想得开的,让人刮目相看。都说落叶归根,若是母亲舍得,不若效仿郡王南归,金陵繁华别致处,与京中不同,且气候极好极养人。倒是个归老的好去处。”

    贾母听了反对不及,她嫡亲的宝玉还没说亲,怎么能就南下。且她也喜欢京中豪富用度。

    贾敏见劝不得,也只得暂且收起心思。心想:前世北静郡王后来在新帝登基后,到底是被清算了。今生北静郡王南下,说不定还躲过一劫。海嬷嬷早死,水溶未曾继承王位,不想对北静王一门竟是这样大的益处。

    话头转到北静王上,自然也说到水洇郡主。贾母说水洇郡主定了京营节度使孙大人之子,倒也是一门好亲。虽然孙绍祖自然比不上咱们家硕哥儿,但听说也是个好的呢,眼见孙大人比姑老爷还年轻几岁就这样的官阶,不怕将来不青云直上。

    说完复又叹气可惜,只听贾母说:“原是你大哥哥和孙大人也交好,去岁有意要定迎春和孙家大爷的。可是琏儿去年将将定了,一年不二定,只说今年走媒证。不想孙家倒等不得,和北静王家定了。也是,北静王家门第比咱们家为高,换多少人家,只怕也择郡主。”

    只贾敏听了满脸怒容,沉脸道:“这样见高踩低,不守信用的人家又什么可惜的?不怕咱们迎春将来寻不着好的。”贾母听了自是有理,但她却觉孙家和贾赦只微微露意,并没有约定什么,却不知贾敏为何突然发怒了。

    要说她之所以对贾敏微微表露遗憾,还有个缘故。原来去岁贾敏忙得什么似的,武夫人听闻贾赦和孙大人交好,两家有意结亲,老太太也不反对,说让贾赦自己去办,看老太太的意思也是满意的。武夫人思量一回,还是询过贾敏意见。

    贾敏当时听了脸色就变了,给武夫人出了好多主意,让武夫人无论如何暂且拖出大哥哥。武夫人虽然不明就里,但心想姑太太的主意向来不错,只怕林大人朝中权重,知道孙大人有什么不好,便也应了。贾敏自己又趁陈亦俊到家里来顽时,悄悄问了陈亦俊可满意贾琏?贾琏二十一岁不收房里人,以后学姑父一夫一妻过日子,也是贾敏对陈亦俊说的。陈亦俊当时就羞红了脸,却轻微点头。

    贾敏做姑母的直接问人家姑娘,原是不妥的,不过陈亦俊是个有主意的,知道这样的事声张出去,不但对贾敏有碍,对自己名声更加不好。所以守口如瓶,这件事至今只有贾敏和陈亦俊两人知道。

    那头武夫人以长兄未娶不说妹妹为由拖着不让贾赦和孙家定亲,这头贾敏就急急带信说自己看着陈家姑娘好,大嫂子何不着媒人问问,万一陈家愿意,先定琏儿岂不四角俱全。

    陈亦俊模样门第皆好,又是嫡女,不知拒了多少人。武夫人原是打听过陈亦俊,只估摸着姑娘眼光高,只怕看不上贾琏年岁太长,没敢上门。听了贾敏建议,硬着头皮使人去了,却见官媒喜笑颜开来回话。武夫人一愣,这姑太太竟是神仙一般能掐会算不成?

    陈家也着急陈亦俊婚事,听说一等奖军贾家嫡长子提亲,贾琏又是凭自己本事挣的从五品御前侍卫,没听过一点不好习气,这桩婚事就这么成了。贾赦见武夫人为琏儿择了一桩好亲,自然也暂且不忙迎春的婚事了。贾陈两家说好了,便下聘定。

    要说这聘礼,武夫人又和二房闹了一场。原来贾母和王夫人的意思,贾琏成亲,官中不过意思意思,自然大头是贾赦自己拿梯己出来。武夫人却不干了,拿出当年贾珠成亲的聘礼单子,说只要少了一分,自己就闹将出去,让满京城里评评理,有没有长房嫡孙聘礼不如次房嫡孙的道理。武夫人又说琏儿成亲官中还没备屋子,他现下住那两间耳放一个人住已是委屈了长房嫡孙的身份,若是成婚只怕连陈家小姐的嫁妆都摆不下,要不老太太将梨香苑誊与琏儿成亲?

    贾母和王夫人听了要梨香苑给贾琏做婚房,这岂不是要赶亲戚出门?于是少不得二认其一,比着当年贾珠的聘礼,开了库房让武夫人挑了个满意。王夫人见了足银就抬出几万两,心疼什么似的。陈家见了这重聘礼,可见贾家对姑娘看重,倒是满意得很。

    这头贾琏定了亲,自然迎春的事就靠了后。贾敏听了长舒一口气。这孙绍祖婚前倒是装得人模人样的,长得也不差。只婚后本性暴露,活活一匹山中狼。漫说是迎春,谁家姑娘给他,他都是配不上的。

    今年听说水洇配了孙绍祖,这两个厉害的凑到一处,贾敏倒是觉得真真各有各的缘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