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红楼之贾敏很嚣张. 50|进爵



    待文武百官都散了,景和帝在寝殿中疲惫的挥了挥手问魏九功,当初对林如海夫妻施法的西域喇嘛还在不在?魏九功言还关着呢。

    景和帝冷笑一声说,明日就料理了吧。魏九功在景和帝身边多年,自然懂景和帝的意思,只点了点头,并未多问。

    果然他越是不问,景和帝越想和人说话。仿佛自言自语一般,景和帝道:“当初那喇嘛自荐说要当国师,朕让他拿林如海夫妻小试牛刀,不想一点效用没有,还浪费许多人力打通地道,朕早就该斩了他了。”

    魏九功只在一边说皇上英明。景和帝又接着说:“以前朕忌惮林家才和白家武联合,朕江山不保,如今看来,朕首先应当忌惮的不是强,而是贪。白林两家再强,只要没有争天下的心,又何必惧怕。朕的几个皇子可没有白林之才,却有贪权之心,如今看来倒更可怕些。朕之前想杀了林如海保江山,如今却要靠他活着牵制朕的亲儿子保皇位,世事无常,真是讽刺得很。”

    魏九功看着景和帝满脸疲色,只说了一句奴才这就去办,便出了寝殿。

    对林如海夫妻做法的喇嘛原本是个绿林大盗。一日在他打劫了两个路过的喇嘛,那两个喇嘛将身上金银都给了他,却死死抱着一个包袱不放。大盗以为那个包袱才是金珠宝贝,所以杀了喇嘛,抢了包袱,却只得几个古怪的瓷质瓮瓶并一封书信,另一本小册子上歪歪扭扭写着写鬼画符他却看不懂了。

    那大盗原本想砸了瓮瓶,又想两个喇叭连命都不要,也要护着这包袱,于是大盗复又包好包袱带着回了山寨。说来奇怪,从此之后,大盗每日做梦,都能梦到一些奇怪的口诀和用法,清晰得很。

    初时大盗并不相信,可是这样怪梦一连做了月余,那些害人的古怪法门和口诀竟是了然于胸了。大盗一时兴起,用梦中学到的法子诅咒了几个死敌。没想到那几个死敌都暴病死了。

    大盗又用此法吞并了几个山寨,成为当地首屈一指的盗首。只他却渐渐觉得不足,突发奇想想当个国师,于是取出喇嘛的包袱,换了喇嘛的装束到京城毛遂自荐要做国师。

    要说那喇嘛本就是到京中见景和帝的,包袱里还有西域活佛的引荐信。大盗拿了引荐信,盗了喇嘛的身份,只说自己路上遇着盗匪,死了师兄,好些时日才逃出来的。景和帝早就得到西域活佛的信说派了两个喇嘛到京中祈福,所以也不疑他。

    大盗在宫中混了几月,熟了之后悄悄对景和帝说了自己的本事,要做国师。当时景和帝正得到白乐水总在林如海府邸四周弹琴的探报。景和帝哪里知道白乐水的琴声被一僧一道所阻,白林良家根本不联系上,景和帝只当白乐水以琴声传讯,乃是一套只有两家人明白的密码。白林良家有所密谋,所以让西域喇嘛一试,诅咒林如海夫妻。

    前世因贾敏参加过选秀,生辰八字准确,果然着了道。这一世却因林青天的名声太过显赫,林家受到祝福的人气太足,又加之了缘大师给了贾敏一个护生符护体,贾敏已然躲过咒劫。

    前世因为白乐水每每联系林如海无功而返,却让景和帝的密探误以为两人秘密传讯,景和帝为保险起见要除掉林如海。今世白林良家联系上之后,也没做什么威胁社稷之事,景和帝反而不如前世担心了,加之喇嘛的诅咒并不准,便撤了诅咒,杀了喇嘛。

    那大盗直至被暗卫捂住口鼻没了气息,都没想明白,为何在山寨时百试百灵的诅咒到了京城却不灵验了。

    不说皇城之内,却说皇城之外,文武百官、朝堂内外皆是虚惊一场,次日贾敏就先去看了贾母。贾代善早年征战在外,贾母也是日日悬心,没少受过惊吓,如今这一场,倒是还受得住的。贾敏和母亲说了半日话,见母亲并未如何,便告辞回家。

    临走前,贾母又拉着贾敏说了一遍两个玉儿的事。贾敏见这次与之前不同,连武夫人、王夫人都在场,只怕自己回绝略软一些,二嫂子当真上门提亲,到时候两家面上不好看。顿时肃然道:“玉儿头上两个哥哥还未说亲,母亲每每跟我提这个,传出去让别人怎么看我们林家?凭谁来提,也要等玉儿两个哥哥定了亲,再给玉儿说一门四角俱全的亲事。

    我们老爷说了,将来谁要想娶咱们家玉儿,要家世清白,门风清正,将来的姑爷要品行端正,文不能低于我们老爷,武不能低于玉儿的两个兄弟,模样要不下玉儿的两个哥哥,还须终身不二色,不能纳妾,不能放房里人。

    为老爷这份子爱女心切,我可得仔细挑着呢,若是缺了一角,只怕我们家老爷都不依我。母亲若是有估摸着有色|色都好的,也不妨悄悄跟我说了。若是当真样样都满足我们家老爷的要求,我便留心着先给硕哥儿、砎哥儿都定了,再找人说和。”

    贾母那点心思武夫人明白得很,贾母跟贾敏侧面提这样的事也不是一次两次,昨日皇宫中御花园还说呢。贾敏每每都是以玉儿还小婉拒,武夫人就知道贾母是痴心妄想,只她也猜不着贾敏给大家留着脸,贾母和王夫人竟越发蹬鼻子上脸。今日竟然这么直白的说起来,武夫人当时就猜要遭,果然引出贾敏这样一篇话来。

    武夫人目光流转,看到王夫人脸上,脸色先红后白,复又恢复常色。贾母也是没想到没贾敏这样不留情面的堵回来,大媳妇还在场,顿时觉得没脸,也不说话了。见情形尴尬,武夫人笑道:“哎哟哟,黛玉才多大,姑老爷竟定了这许多条件。我们家琏儿和迎丫头还没定呢。姑太太你交友广,若是有好的也替我们琏儿、迎春留意着。”

    贾敏听了,也岔开话头说:“正是呢,琏儿今年都二十一了,狠是耽误了。我回去倒问问我们老爷,有没有合适的。琏儿品行、模样都好,人也上进,就是在北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若是在京中,只怕早抢起来了,哪里还用大嫂子操心。”

    武夫人原本是为了避免尴尬才岔开话题,谁知说到贾琏,王夫人心中又是一动:当年武夫人极力反对王熙凤和贾琏的亲事,现在自己的宝玉刚刚被贾敏一通贬低,武夫人又来提贾琏,岂不是成心和自己过不去?其实武夫人当真没那个意思,但是话一出口,却发现不妥,已是收不回来了。好在王熙凤后来嫁给一家门风还不错的读书人家,因为家中管得紧,倒没有做出无法无天的事来。如今也生了嫡子,日子倒还和乐。

    贾敏见再说下去又要争执起来,忙笑说琏儿、迎春的事自己自当尽心。又对贾母说,昨日回家晚了些,倒吓着了哥儿、姐儿,自己还得回去安抚一番,企望母亲恕罪等语。贾母听了点头称是,又说托空将自己外孙、外孙女送来顽等语,然后众人就散了。

    从贾府出来,不多时回到家中。晚间林如海回来,贾敏将今日贾母的话说了,叹道:“以后除了三节两寿,越发不能让黛玉到母亲府上走动了。”

    林如海笑说:“咱们夫妻不应,岳母大人能怎滴。不过估摸着你脸皮薄不好拒绝,就当着大嫂子、二嫂子的面说出来。若是你当真没有言辞拒绝,二嫂子只当没听明白日后上门提亲,咱们就是拒了也有损玉儿名声,岳母此举也真有失妥当。”贾敏听了抿嘴而笑,岂止有失妥当,简直就是无理之至了,林如海不过看在自己面上捡委婉的话来说。

    两人说了几句将这些儿女私事撂开,又分析起朝堂之事来。沉吟半日,贾敏到底还是将心中一句话说出了口:“只怕舅舅那边,咱们以后要远着了。”

    林如海昨日在宮宴上就看出顾英投了三皇子,却不知贾敏如何说出这样的话来,笑问为何。原来贾敏历经两世,其敏锐远非一般内宅女子可比,昨日景仁宫宮宴,那些该当出席的命妇不在,她早就记在心里。她当时就疑心这些人家是知道有宫变的,所以托病不赴宴。

    贾敏所点的几家倒多数与林如海在乾清宫所见,宫殿被围却面不改色的几人相符。两人一人一双眼睛或有看漏了,如此两厢印证,再和平日众人结交来往的关系网对照起来,林如海倒将几位皇子的势力分布摸了个七七八八。

    贾敏想着重生之前,亲眼见到铁槛寺地底下的诅咒,今生虽然自己还好端端的,并没有在四年之前病逝,但是她到底有些不放心。贾家家庙自己没借口去,林家家庙林如海却去得。

    贾敏思虑几次,皆觉西域密宗法术没有只诅咒自己,不诅咒林如海的道理,便想着如何跟林如海说了,派人去林家家庙查探一番。

    贾敏想好了措辞,说自己做了个真切的梦,梦到家庙底下有个地道,还供着古怪怕人的东西,地道又不知道通向哪里,这怪梦一连做了几日,怕人得很。她思来想去,到底隐瞒了自己莫名重生之事,却将邪法之事告知了林如海。

    林如海原本不信神佛,但是他心疼贾敏得很,见她害怕,就想断了她的顾虑。又想,若是假的,除去妻子的顾虑,若是真的,也好查出是谁竟然在自家家庙动土。

    这日林如海带了白清到林家家庙中,先拜过祖宗的牌位,再遣散庙中僧侣,只说自己得先祖托梦,有不能让他人知晓的事要告知先祖。

    待众僧侣退出正殿,白清关了殿门,方熟练的趴在地上用手扣地。这是极简便易行的查到地道的法子,若是地底有中空,敲击之声回音不同。

    白清查找了约莫盏茶功夫,果然查到了林家家庙正殿的正大梁下方有中空空间。林如海听了一惊,为了保险起见,他忙叫白清起来,今日之事莫对人说起,开了殿门出来。

    林如海一颗心好奇得很,恨不能马上取了铁锹来撬开地底下去探个究竟。但他为了不引人起疑,还是先回去从长计议。

    最终,林如海和贾敏商议:若是直接开了家庙地板,庙中僧侣传了出去反而引人起疑,不如择了僻静处另挖一条地道通到家庙底下神不知鬼不觉。定了计策之后,两人并不在京中找工匠行事,而是问了白清,白乐水能否找到信得过的江湖人做此事。

    江湖帮派包罗万象,三百六十行皆有怪才,自然有擅长挖地道的。白清亲自回了一趟小蓬莱,果然白乐水找了一个十分信得过的朋友来作此事。要说这人是谁,连贾敏林如海对他祖上都有耳闻。却是北宋仁宗年间,有名的大侠穿山鼠徐庆之后徐坚。徐坚继承祖上本事,能探山中是十八孔,挖地道的本事自不在话下。

    徐坚到了之后,林如海亲自为其接风,江湖人讲究义气得很,徐坚只说白兄弟嘱咐的事就是自己的事,林探花又如此客气作甚,倒叫人生份了。林如海自是谦让一番,带着徐坚看了家庙位置。徐坚掏出罗盘定了方向,自去探一处好动手不易被发觉的所在好行事。没想到只挖两日,就让徐坚发现了蹊跷。

    原来徐坚寻好了地点动工,却只挖两日,他估摸着和林家家庙还有距离,不成想就觉山壁薄得很,仿佛隔壁就是个山洞或是地下室。徐坚觉得奇怪,稍稍偏离原来的方向,向薄壁处挖去,须臾就挖通了。原来隔壁不是山洞也不是地下室,却是另一条地道。

    徐坚跟着旧地道往前走,走到一处所在,掏出罗盘算来,正是林家家庙之下。徐坚长得高大粗狂,却是粗中有细。他到了林家家庙下头,却并未动其中物品,只记下其中布置方位就悄悄退了出来。

    当日晚上林如海和徐坚、白清一同进入地道,果然通到了林家家庙地底。放眼看去,地道末端连着一个小地下室,依稀能看到摆了祭坛的模样。只石案上东西已被撤去,看不出别的端倪了。

    三人原路返回,到了两条地道交叉处,从旧地道出来想一探究竟,结果走了半射之地,旧地道就封死了。火把递上细看封口处,徐坚说是新封死的,时间不超过三个月,他这是非常保守的估计,认真算起来,这封堵做上去不足两月。

    三人从地道出来,到林如海书房商议一阵。以徐坚估计,之前挖旧地道的人也十分内行,所以选的入口和路线与自己都差不多,才会在自己挖出不远的时候,两条地道就遇上了。林如海听了十分有理,低头沉思一会子,猛然眼睛一亮:

    徐坚说旧地道封死不足两月,上次宫变也不足两月,也就是说极有可能在宫变之后,地道才被封死。因为江南路途遥远,白清去请徐坚路途耽搁,如果贾敏提醒自己的时候就直接开了家庙正殿地底,只怕还能知道祭坛上摆的什么阵。不过如今说什么也都迟了,自己只怕再也不能知道是谁作祟了。

    林如海到底不是坐以待毙之人,知道背后有人用邪术计量害自己,不可能断了线索就不再追查。他已然从时间巧合猜到地道和皇宫有关,又知道后宫行事手法必要杀人灭口,便从后宫枉死之人查起。到底让他查到了当年那个西域喇嘛头上。

    那个喇嘛入京那年,自己恰好回京述职,景和帝对其上宾相待,还向文武百官介绍过。想到景和帝,林如海又是一声冷哼,自己原有一颗忠君报国的心,不想却被这样上不得台面的手法迫害,以后自己做什么须怪不得自己。

    林如海又想到前些年先是黛玉病一场,癞头和尚要化她出家,后来用白玉珠治好了,又跟着楚神医调理才好些;接着便是砆哥儿、碀哥儿又病了,竟是那样的重的内伤,难道是大内侍卫做的不成?幸得有楚神医施针,白世兄护心脉,才救回两个哥儿,两人当时要有一人不在场,此事哪里还有两个哥儿?砆哥儿、碀哥儿痊愈之后,贾敏就整日做父子六人的衣裳,说些没头没尾的话。自己当时只当子女接连病重,敏儿内心伤感,现在想来,那些话,那些行为,仿佛遗言一般,难道敏儿当时就疑心自己年月不保?

    越想得深入,林如海越觉心惊,也觉心寒。自己这些年鞠躬尽瘁,为国出力不少。虽然后来也防备景和帝,但是到底看在天下百姓面上,不愿乱了朝堂苦了百姓。不想景和帝竟是这样一个背地使坏的小人,既如此,以后自己自然另有计较。

    世上之事就是这样巧得很,当初景和帝忌惮林如海时,林如海尚有一颗忠心,如今景和帝想重新倚重林如海时,林如海却生出戒心。

    贾敏见林如海最近就一直脸色阴沉,忙问什么事。林如海也不瞒她,将自己猜测一一告诉。贾敏听完心中一凛,自己因知晓前世才能推测出大概的事,林如海只抓着蛛丝马迹竟然就和自己推测相仿,自己夫君之才,当真深不可测。只贾敏问道:“老爷难道要动手了?”

    林如海摇了摇头说:景和帝如今知道三皇子势大,所以才拆了祭坛,只怕如今已经回心转意想要倚重自己。贾敏又问难道老爷只当此事没发生?

    林如海又摇了摇头说:只要百余年前的皇家纠葛一代代传下去,咱们家和白世兄家就不得安生,须得想个一劳永逸的法子,让咱们的子孙不再受旧事困扰才行。

    贾敏见林如海目光深邃,温润的脸上此刻凌厉如刀,心中先是一惊,自己都没见过林如海如此具有攻击性的一面。又是一阵感动:这才是护犊子的男人呢,知道妻儿涉险便明知前路凶险却斗志昂扬,真真英雄本色。自己得夫如此,当真二生有幸。

    想到二生有幸,贾敏甜甜一笑,林如海问她笑什么,她却不说了。

    元宵过了之后,各处衙门复又上班恢复办事,那场宫变已经没什么人公开提起了,仿佛一块石头丢进海里,当时声势浩大,却如今涟漪都消失不见。

    文武百官都以为景和帝会下诏废除太子,却不想太子只是被禁足,并无进一步动作。景和帝召见了一次林如海,问他该当如何。林如海说:如今满朝文武风声鹤唳,再是谨慎的人,都容易忙中出错,如今冷眼看他们的动向,只怕能进一步摸清朝堂派别和局势。

    景和帝听了十分有理,让林如海接着说。林如海又说:圣人只须养好身子,一切照旧。圣人越是沉住气不动,只怕下面诸皇子也不敢妄动,这样朝堂便处于平衡状态,日后之事,可徐徐图之。若真是朝堂几派针锋相对起来,折损的是自己,便宜的却是边疆蛮夷。

    景和帝自己也怕当真朝堂内争斗起来,蒙古、西海沿子、粤海等边患趁虚而入,遂采纳了林如海的建议。又下诏封了林如海为睿智候,升太傅,依旧兼任户部尚书。

    三皇子听闻林如海加官进爵,只微微一笑,又做起他游山玩水的闲散王爷,仿佛前事都没发生过一般。

    林家亲朋戚友听闻林如海这样的体面,无不齐来道贺,尽觉与有荣焉。贾敏深知如今局势混沌,待人接物皆是一般礼数周到,却对谁都不过分亲近,让人抓不出错处。林家行事向来不张扬,也只稍微摆了几桌酒意思一下,将贺礼登记造册,收藏入库,贾敏又忙开了。

    林如海父亲过世之后,夫妻两个扶灵回乡,后来进京赶考,虽然住在林家侯府,但是两人不欲越制,林家侯府的主院除了日日打扫除尘之外,便封存着无人居住,两人只住偏院。如今林如海封侯,自要搬到主院居住以显感念圣恩,是以贾敏忙着整理房舍安插器具,忙得很。

    林府的正院叫做文华堂,因林如海现在封的睿智候,原是该改的。林如海进言说自己感念先祖,就叫文华堂极好,不必改了,景和帝允了。从此以后林如海称睿智候,为贾敏请了诰命,林家四子一女的规制自然也升了一层。

    贾母听到女婿高升原是高兴的,想到那日贾敏严辞拒绝了两个玉儿的亲事,想到现在林家的根基门第,又觉心痛。如果终究说不动贾敏,谁来帮衬自己的宝玉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