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3小说 > 财色双收之娘娘是土匪 > 财色双收之娘娘是土匪最新章节 > 相随迢迢访仙城 三十六曲水回萦【中】

财色双收之娘娘是土匪 相随迢迢访仙城 三十六曲水回萦【中】



    “拿着。没有空着手手出门子的道理。”楼夫人从身上摸出一件东西放在女儿手中:“这是你爹爹给娘的,你要拿好。”

    “是。”岳西原想推辞,可听了母亲的话之后还是点了头:“我会好好收着的。”

    母亲除了一身傲人医术之外并没有积蓄钱财,父亲留给她的东西,对于她来说就是最最珍贵的。如今她把自己视若珍宝的物件给了自己,岳西不能拂了她这份心意。

    拜别了母亲,岳西在宫女的搀扶下上了外面描龙画风尊贵威严的凤舆。

    岳西一上去就怔住,入眼的是一片火红!

    “请娘娘安坐。”宫女在凤舆外恭恭敬敬地说道。

    “真是……”岳西抿嘴一笑,稳稳重重地坐好,她一面打量着凤舆里的奢华陈设一面小声嘀咕道:“宝贝儿……你爹爹是要把娘亲娶回去呢……瞧着里面花里胡哨的,比花轿还热闹!”

    “起驾!”迎请皇后的官员高声喝道,凤舆缓缓前行,岳西抬手撩起窗上绣着龙凤图案的帘子往外看去,就见地上跪了一片人!

    “唉!”她叹了口气,放开了撩着帘子的手。

    凤冠霞帔加身她就是大昭的皇后娘娘,即便是母亲在她面前也是要行礼的。君臣有别,这就是所谓的规矩,她也没有办法……

    摊开手掌,她的掌心上躺着一柄小巧精致的紫檀如意,如意的表面散发着柔和圆润的光泽,这是经过人手反复摩挲才会有的光泽……那也是母亲对父亲的长久思念……

    “难怪总是在娘身上闻到檀香味。”

    鼻子又开始微微泛酸,岳西攥住了如意又悄悄地掀开了旁边帘子的一角想看看天色。凤舆过于的宽大,她往一旁坐了坐才够到了帘子,没想到一看之下她不禁惊呼出声:“树呐?我家门口的一排树怎么都没了?谁他娘的这么欠呐!”

    岳府门前道路两边的树木统一的遭了皇帝陛下的毒手,为了能让三十二个人抬的凤舆顺顺当当地通行过去,赢绯得了陛下的口谕,大材小用,特意派了消金馆的杀手们连夜砍伐了那些树木,并悄没声息的毁树灭迹,岳西这个时候才发现状况,已是太晚……

    岳西这里早早的就起来沐浴更衣上妆足足的折腾了几个时辰才离开西厢村往皇宫行进,赢素那边也没闲着,从大典的前一天就开始按照祖上留下的规矩在忙活,分别祭告天、地、宗庙。

    今日一大早赢素又去了永宁宫,装模作样的将自己要册封皇后的事情对裕仁皇太后禀告了一番。

    时至今日,没了明家的支撑,裕仁皇太后不过就是一个在深宫里养老的妇人,她哪里还能左右亲生儿子的意愿呢?

    母子两个相对无言。

    想才死去不久的先帝,赢素看向母亲的眼神柔和了些。

    娘子常说女人不易,他心里细细的琢磨着这句话,再看看母后的那张厚厚的粉黛也掩饰不住的愈见苍老的容颜,他头一次觉得她很可怜。

    就算她机关算尽又能如何呢?终是没有得到过一天夫君的怜爱……

    “母后,您先歇着,朕明日会与皇后一起给母后请安。”面上该说的已经说完,赢素起身作势要走。

    皇后?

    这个字眼飘进裕仁皇太后的耳朵的时候,她的眼皮跳了跳。

    终其一生,那个男人也没有给她这个正妻的名份!

    她是明家的女儿又如何?她给他拼了性命产下皇儿又如何?她还是他的妾室!

    “陛下。”眼看着与自己越来越生分的儿子就快走到大殿的门口,裕仁皇太后梦呓似的开了口。

    “嗯?”赢素停住了脚步回头看着她。

    “得了功夫,把哀家的孙子带过来给哀家瞅瞅。”有那么一瞬,裕仁皇太后几乎以为自己又看见了先帝。儿子站在那里回头望向自己的眼神与先帝是何其相像,满是怀疑!

    她都这样了,还能做些什么呢?她不过就是想看看隔辈人罢了……

    “去吧。”裕仁皇太后摆摆手,忽然的意兴阑珊。

    “好。”赢素应了一声,大步走了出去,头也不回。

    新后进宫,以后命妇们年节的时候再来拜谒的就是那个女人了,她要做的只剩了颐养天年。

    她才四十岁,就要开始颐养天年了……

    “汪值。”尽管知道这个平日看着规矩的老太监和自己并不是一条心,裕仁皇太后还是把他留在永宁宫当差。她想说话的时候,总得有个人能听得懂不是……

    “太后?”汪值送了陛下出了宫门又快步走了过来。

    “哀家近来总是做梦……”裕仁皇太后起了身,径自走到前窗前的案几上低头看着摆在那里的一盆兰花:“梦见先帝是一个人在抚琴……可哀家就是听不到乐声……”

    大昭的皇宫里是不许放火盆的,这也是祖上留下的规矩。到了冬天各个殿里便都是一样的清冷,使人很不舒服。

    案几上的兰花扛不住冻,蔫头耷脑的,瞅着就不精神。

    裕仁皇太后仔仔细细的盯着兰花看了片刻,她才开口道:“这规矩啊,有的也确实该改改了,你说是不是?”

    “太后娘娘还是回寝宫歇着吧,这里太凉。”汪值垂着手低眉顺眼地回道。

    宫里的规矩改不改轮不到他一个太监多嘴,汪值自然而然的岔开了话题。

    好在裕仁皇太后也只是想自己说话的时候有个活人跟在身边听着,她自顾自地走到了大殿的门口,抬头望着外面的一片晴空出了神……

    “奏乐了?”她侧耳倾听着轻声问道。

    “是。”汪值也轻声回道。

    “那哀家的耳朵没毛病啊……”裕仁皇太后皱了眉:“你说先帝抚琴的乐声哀家为何就听见呐?”

    回她的,依旧是一阵沉默。

    ……

    岳西在一片礼乐声里进了从皇宫的正门而入,又在礼乐声里一直前行,直到奉天殿前才停了下来。

    迎请皇后的正使快步走到殿前,跪在殿外向坐在龙椅上的皇帝奏请道:“是否开始册封大典?”

    “准。”赢素在殿里沉声应道。

    此刻,作为承制官的赢绯从大殿里走了出来,双手捧着圣旨下了殿前的台阶,站在了已经下了凤舆的岳西面前。

    此刻的岳西凤冠霞帔做盛装打扮,高挑的身材的她即便是穿上了样式繁复的皇后礼服依旧是亭亭玉立,而她隆起的腹部也就这样堂而皇之地显露在了众人眼前。

    凤冠下,岳西对着迎面走来的赢绯眨眨眼,一抖宽大的袍袖,她勾唇一笑……

    他曾经对她说过:想见你女装的样子……

    如今,就在众人的眼前,在殿上天子遥遥的注视下,她穿回了女装,大大方方的给他看,不遮不掩,不躲不避,一派坦然地兑现了承诺。

    赢绯看着她,只深深的看了一眼便垂下了眼帘,他展开手中的圣旨高声喝道:“有旨!”

    众人一起跪了下来,岳西也不例外。

    “册封岳氏为皇后,命你等持节展礼!”

    “是!” 正副册封使俯身磕头,而后从赢绯的手中接过了圣旨。

    “娘娘,请!”赢绯让开几步,跪在了道边。

    岳西被众人簇拥着朝着奉天殿走去,而坐在龙椅上的赢素始终目不转睛地盯着她。

    迎着他的目光,岳西抿唇一笑,赢素立刻也跟着笑了……

    为了封后大典,夫妻两个已经几日未见,现在在众目睽睽中见了面,竟都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进了大殿,岳西在册宝案前再次跪下。

    掌节官从册宝案上开封节令,交于奉节官。

    奉节官这才将供奉在册宝案上的皇后宝玺和金册一并交到了岳西手里。

    此时,册封使走上前去将皇帝御笔亲书的册封圣旨供奉在了宝案上。

    礼乐声从四面八方响了起来,震耳欲聋,观礼的文武百官此刻一起跪到,高呼:“皇后娘娘!”

    “皇后!”赢素从龙椅上起身几步走到岳西身前双手扶起了她:“你是朕的皇后了!”

    他说话的声音带着轻微的颤抖,脸上俱都是毫不掩饰的笑意。

    岳西双手紧紧抱着沉甸甸地金册宝玺上一眼下一眼地打量着他,随即轻笑一声:“像个新郎官儿……”

    赢素身着衮冕,这是只有在非常重要的场合才会穿的大礼服。只是,此刻皇帝陛下身上的衮冕并不是往常的明黄色而是与岳西身上的凤袍颜色相同的红色!

    两团耀眼的红色依偎在一起,女子清艳脱俗男子倾国倾城……

    ……

    “还有多久啊……”并肩坐在龙椅上的帝后接受文武百官的朝拜,每个人都是手捧着一本册子站在大殿里对着上面的二位进行一番长篇大论,其内容同出一辙,皆是肉麻的马屁文字,通篇大眼不测地歌功颂德,听得岳西如坐针毡面红耳赤!

    生平第一次觉出原来被人夸赞竟是这么难受的事儿!

    “受不了了?”赢素面不改色心不跳,听得一片安然。

    岳西暗自撇嘴:这人的脸皮可是真厚!

    手上一暖,赢素已经在两人的宽大袖子的掩护下登堂入室公然在众臣面前握住了她的手:“娘子只要闭目养神就好……他们离得远,看不见……为夫都睡了一觉了。”

    “什么?!”对于这样的回答岳西瞠目结舌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为夫得养精蓄锐……”说着话他用力攥了攥她的手,一本正经地说道:“为夫还欠娘子一个洞房花烛呢,今儿晚上一定用力还!”

    “啊?!”岳西撇嘴看向他……

    “傻娘子……”旒珠掩映下,赢素的眼神飘忽能勾了人的魂儿去,他迅速地把岳西的手放在唇边吻了一下:“真傻……”

    站在大殿里的赢绯不经意地抬头往上瞟了一眼,随即又垂下了眼帘……继续打瞌睡……

    他也累……

    天天被个咋咋呼呼的东夷公主围追堵截,让他烦不胜烦!

    大前日,眼看着春节将近,赶着回去过年的东夷使团总算是在讨要了些金银粮食之类的东西之后打道回府了。

    十里长亭,东夷公主依依不舍的与赢绯作别:“回去吧,别送啦!等本公主打发了家里的七个情郎一定回来找你!”

    “找你妹!”赢绯暗自磨牙,随即愣住:哎呀,我怎么也学会说岳西的话了?

    随即他又用力地晃悠了一下脑袋:近墨者黑,都跟着她学坏啦……

    ……

    “夫人!夫人!”三月初,一大清早地云画就大呼小叫地往楼夫人住的院子里跑:“夫人,夫人您快点过去看看……我们娘娘一下地就说肚子疼……”

    “去请产婆子了?”屋里的楼夫人也是吃了一惊,算着离女儿生产的日子应该还有段时间,昨儿娘两个闲聊的时候还说要请个稳婆回来呢,这倒好,稳婆还没请,肚子里的那个娃娃已经待不住了!

    “高伯亲自去了,也差了人给陛下去送了信。”云画急得在楼夫人的房门外来回走动,不时的回头看看。

    霞染嫁给郑宝才之后,跟在岳西身前的人就剩了她一个。

    虽然陛下又从宫里派了几名宫女过来伺候着,可云画对这些个女人总是不太放心。

    宫里她不是没有待过,宫里的女人是什么德行她也是见识过的,云画以为那样的地方待久了,好人都得变成恶人!

    “不要慌!”房门打开,楼夫人威严地站在了门口:“怎么跟在你家娘娘身边那么久了也不见你长进呢!竟是慌成这样!”

    被楼夫人劈头盖脸的呵斥了一顿云画果然安静了不少,她沉了沉气,才想说话,就见楼夫人衣襟上的带子系了乱七八糟的死疙瘩不说,连八福裙都穿反了,衬里子朝了外……

    ------题外话------

    还是得写一章啊~

    没人打俺吧~

    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