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财色双收之娘娘是土匪 第一百六二章 同心相知



    尽管天没亮就从山上下来,等远远地看见帝都城门的时候,天还是黑了。

    赶了一天的路,人困马乏,岳西心疼儿子和老娘,恨不得一脚迈进家门去。

    “娘子。”赢素撩着帘子往外看了一眼才说道:“为夫要赶去宫里,家里的事情就有劳你了!”

    丢下手头的事情急匆匆的离开,帝都里只有赢绯在支撑着,他这个做皇帝的总不露面朝臣们恐有非议。

    “活儿是干不完的。”岳西伸手在他的额头上轻抚着,走了一路,他的眉头在大多数时候都是微微蹙着的。尽管后来他没有再伤心落泪,可昨晚死了的那个人毕竟是他的父亲,任谁也不能做到无动于衷:“晚上吃点东西,别空着肚子忙。差不多就早点歇着,明儿一早你还要早朝呢。”

    “嗯,听娘子的。为夫子时前一定安歇。”将她的手按在自己的脸颊上,赢素无限依恋地蹭了蹭:“你回去也早些歇着。”

    “好。”岳西笑了笑。

    “我是来接我兄弟的,你赶做什么!”车外一个汉子的大呼小叫声猛地响起,岳西支楞着耳朵听出是郑宝才的声音:“兄弟啊,他们欺负哥哥呐!你管不管!”

    岳西对着赢素耸耸肩:“我下去看看。”

    马车停下,岳西等着驭夫放了脚凳才走了下来,瞅见一名骑在马上的侍卫正横着鞭子立在道边,将一蹦老高的郑宝才挡在了外面。

    “郑兄。”岳西笑着走了过去,侍卫见她过来随即一提缰绳让开了:“这么晚了,你怎么在这里?”

    “兄弟,你可回来啦!”郑宝才一件岳西便笑模笑样地走了过来:“哥哥是……”

    他从心里把岳西当了好朋友好兄弟,本想说‘哥哥是想你了……’结果一眼瞥见跟在岳西身后下车的皇帝陛下正面无表情的望向自己,他舌头在嘴里一打转儿,回手一指身后:“哥哥是带着它来的,它想你了!”

    岳西抬头往他身后一看,碗口粗的一棵柳树上拴着一头驴!

    天黑,路边上没有灯火光亮,岳西只能看见它的四个小白蹄和一张大白嘴!

    赢素瞟了驴一眼,换了马车走了。

    “宝气!”这头驴是岳西的心头好,好久没见它,还真有些想它。

    岳西笑着走了过去,解了缰绳,拍着它的大长驴脸说道:“听说你那个马老婆瞧不上你啦?你说说你啊,吃得这么肥,也难怪你的马婆娘看不上你……郑兄,得和他们说说,不能总是喂着它,没事儿的时候也得让它跑跑……”

    岳西自说自话,郑宝才没有搭腔。她一回头,身后哪里还有那个人的影子!

    “不是驴想我了吗?”望着那个一溜烟跑远的汉子岳西笑着喊道:“你跑那么快做什么!”

    围在道边的侍卫止不住一阵哄笑,连坐在车里的女人们也撩开帘子往外探头探脑地张望着。

    “差点忘了!”已然跑出去老远的郑宝才又快步走了回来,从怀里掏出一个油纸包塞到岳西的手里:“喂驴去吧!”

    华盖山上虽然凉爽,帝都却还热着,岳西身上的油纸包摸着就湿乎乎的带着郑宝才身上的气味,里面包着五个芝麻烧饼。

    岳西低头一笑,只觉很温暖。

    “吃吧……”托着油纸包递到驴宝气嘴边儿,她轻声说道:“都知道我喜欢你,看看,连郑兄都惯着你啦……”

    驴宝气低头闻了闻,张开大嘴咬了一个,忽闪着一双大眼对着岳西慢悠悠的嚼了起来……

    “嘿嘿!”别的马车又陆陆续续的前行了,只有一辆还停在道边儿,驭夫提着鞭子蹲在不远处而郑宝才则堵在车门口对着里面嘿嘿的傻笑:“儿子,想爹了没有?”

    他说话的时候,眼睛分明就落在手足无措的霞染身上,只是外面天色昏暗,车厢里也黑漆漆的,郑宝才直眉瞪眼地瞅了半天也没看清坐在车里的那个女人的眉眼儿,光看见两个黑的发亮的眼珠子对着自己一闪一闪的!

    “你老看我做什么!”霞染被他看得简直连手都不知道放哪里了,一急之下把窝在自己怀里睡得迷糊的狗蛋递了过去:“找你爹去!”

    “嘿嘿!”郑宝才接过浑身热气腾腾的儿子满头满脸的一通乱亲:“儿子,你想爹没有啊……”

    狗蛋睁眼人还没有看清就觉得有人在自己脸上乱拱,并且对方那张老脸似乎是没刮干净,胡子茬针尖似的在他细嫩的小脸上蹭来蹭去,扎得他生疼!

    鉴于霞染姑姑说了多次不许他骂人,狗蛋也不说话,抬起两只小手照着他爹的脸上拍去,一左一右脆生生的两个嘴巴糊在了郑宝才的脸上!

    “呦!你个狗日的东西啊……”郑宝才先是一愣,随即举起了大巴掌,还没等他巴掌落下,怀里的孩子已经又被霞染抢了回去:“你打孩子做什么,也不摸摸自己的脸皮,都赶上木锉了,扎人!”

    “这么扎?”抬起的手在自己的腮帮子上好歹摸了几下,郑宝才又换上一张笑脸:“晌午才刮的,哥哥身体好,又长出啦……”

    “狗子给你的。”霞染单手抱着狗蛋不知从哪里掏出一个小小的布袋子递了出来,郑宝才伸手连她的小手一起抓住半天不肯松:“狗子还知道给老子带东西了?不赖……不赖……”

    “孩子看着呐!”霞染臊得小心肝都要从嘴里蹦出来,用力的把自己的手从他的手里拽了出来:“没个当爹的样儿!”

    “管孩子那是当娘的事儿……”郑宝才笑嘻嘻的侧身坐在车前头,打开了手里的布袋,一边看着一边说道:“他们要是不听你的话,你就告诉我,哥哥揍死狗日的……”

    一个大包袱从车里飞了出来砸在他的身上:“当着孩子,不要说这样的话!狗……狗……那啥的……”

    霞染说不出‘狗日的’三个字,张口结舌了半天,看郑宝才贼眉鼠眼的瞅着自己笑得可恨,她先把手边的包袱摔在他身上又把狗蛋放在了车厢里:“打他去……我不管啦……”

    狗蛋二话不说,走到郑宝才身后照着他的脑袋就是一巴掌:“不要说骂人的话!小乖乖!”

    郑宝才没留神接连受了两次袭击,他依旧笑呵呵的也不生气,把手伸进布袋子掏出一把东西来,凑到眼前一看,原来是一把野酸枣!

    野酸枣摘得有点早,都是青愣愣的,不过个个都是溜圆饱满,个儿挺大!

    “打老子?不给你吃!”他把手里的酸枣在狗蛋面前比划了一下随即都塞进了嘴里:“还是你哥哥知道孝顺老子……哎……”

    野酸枣就是熟了也酸的可以,要熟将熟的时候最酸,而且还硬!

    一大把酸枣没嚼几下就让郑宝才倒了牙,还被硌了几下,他呲牙咧嘴的侧头把满嘴的东西都吐了出去:“呸!呸!是人吃的吗!”

    “那是孩子一个一个从带着刺的酸枣树上摘的,还光挑着个大儿的摘,你放在窗台上晒晒再吃,等放红了就不这么酸了,可别扔了!”看着他狼狈的模样,霞染扭头笑道。

    “不扔,留着。”郑宝才撇着嘴把一袋子青酸枣揣进怀里,又探身往车里凑了过去,还没等他靠近霞染,狗蛋已经把他搂头盖脸地推了出去!

    看见儿子防贼似的防着自己,郑宝才也不好再往车里凑合,心里想着以后找个机会得好好收拾一番这个生了外心的狗崽子了,口里却说道:“儿子都给我带东西回来了,你的呢?”

    “你缺东西吗?”霞染怼了他一句:“我看你穿的戴的都是新的,哪里就等着我的东西了!”

    郑家娘子有病在身缠绵了有些时日才故去,她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临走前只要有点功夫就做针线,给他们父子三人做了不少穿戴,唯恐没了自己之后,他们缺衣少穿受了罪……

    郑宝才如今身上穿的都是郑家娘子早就给他做好的衣服,若论针脚,自然没法跟霞染的手艺比,可郑宝才一件都舍不得丢,来来回回穿的都是那几件,这让霞染看在眼里颇不是滋味!

    郑宝才低头往自己身上看看,也知道来的时候应该换件衣裳的,可换的太彻底了,他又觉得对不起那个死了的为自己生了两个儿子的女人……

    默不作声地坐在那里,一直嬉皮笑脸的他没了话。

    “不是和我要东西吗,怎么放在你眼皮子底下又不要了?”霞染心里泛酸,可她也知道自己不该和个死人争什么,她放低了身段轻轻地推了低着头的男人一把:“打开包袱看看……”

    郑宝才回头正对上霞染一双情意绵绵的眼睛,他心里一柔,脸上又有了笑模样:“知道你就得想着我呢……”

    包袱摊开,里面果然是几件针脚细密手艺极好的衣裳。郑宝才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缝,他跳下车,将放在最上面的那件袍子抖开在身上比了比:“媳妇儿啊……我怎么觉得有点小了啊……这颜色……颜色挺好!”

    郑宝才看着棕色的袍子觉得这颜色他穿着有点显老,可念头一转他临时改了口。

    “袍子是给咱爹做的……”霞染的烫的几乎要烧起来,她说话的时候声音都颤了:“底下的一套是给你做的,你敢说不好,以后我断不会再给你做!”

    “是咱爹的啊……”郑宝才歪着脑袋瞅着自己没过门的媳妇越看越喜欢,知道孝顺老人的女子总不会差到哪里去……

    他放下袍子,拿起包袱上另外一套衣服一看,原来是一套月白色的里衣:“这个好,贴身穿的!”

    “你赶紧回去吧,我们也得回府了……”霞染见他在路边上就把一套里衣翻过来调过去的看,很怕他要脱了衣衫试一试,于是她忙从他手里将衣服抢了回来,胡乱的叠起用包袱皮包好塞进他怀里:“回去再看……”

    霞染又坐回了车里并随手放下了帘子:“回去吧!”她大声说道。

    驭夫提着鞭子走了过来,朝着郑宝才拱拱手:“郑爷,您留步!”

    郑宝才一步走到车窗边,他把手伸了进去:“拿着!”

    “啊?”霞染茫然的伸手接过他手里的东西,觉出是几张纸。

    “这是哥哥这几个月的月钱,我都攒了,想买胭脂水粉还是衣服布料都随你,不够就告诉哥哥,出门子的时候打扮的风风光光的,别委屈了自己……”

    “嗯。”霞染很小声的应了。

    攥着那几张银票,她忽然开心的想落泪……

    ------题外话------

    看到评论区大家的留言,很惭愧~

    写文是我的兼职,最初写的时候我并没有想过要写这么久~

    可既然写了,就是工作,让大家看得这么纠结,是我的不对,鞠躬!

    这一年,是我过的最闹腾的一年~太忙了!一直在透支身体~

    有时我会想,大约是头几年我过的太顺风顺水了,所以才会让我这么累~

    工作不敢辞,毕竟还有一份稳定的收入,我得养家糊口~

    这几天过洋节,我每天到家的时间都是十点以后了~

    到家就是一池子的碗筷,一池子的衣服……天天如此~

    现在大家看到的文字,有一部分是我早就写好的~

    但我写故事的时候,大多会先写一些画面,零零碎碎的,还需要文字将它们穿起……

    看到有朋友问我:年前能完结吗?

    钱财回答: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