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圣贤养成系统(唐朝) 83|12.06|家



    就在李世民忙着给房玄龄找麻烦,崔智贤陪同墨家人修城墙的这几日,尉迟敬德也没闲着。

    “你咋这么笨呢?你看房玄龄家二小子,房老头一抬手人家就知道逃跑。老子打了你三天,你硬挺着不动弹,你是不是真傻?!”

    见尉迟敬德大怒,尉迟宝林撅嘴挪了挪身子,“孩儿不争气,认打认罚。”

    “呜呜,我的儿呀,你咋那么实心眼。你若不愿意去,咱就不去了。”

    尉迟敬德气哼哼地坐下,瞧着抹眼泪的媳妇和杵那红着眼圈的儿子,一切言语化作一声叹息。

    嗝,若是尉迟敬德继续打骂还好,见他不再说话,母子俩反而担忧起来。

    尉迟小熊挪到他爹身旁大声吼道:“阿爹别生气,王县伯下次招生孩儿一定凭真本事堂堂正正考进去。”

    “你想震死老子呀!你要是能凭真本事考进去,我如何会使那等手段?!”

    “可是…可是随园外书生们总是不拿好眼神瞧我,王县伯教给我的课程也跟其他人不同,我…我……。”

    儿子虽然脑子不灵光,但是自尊心很强,他该觉得欣慰吗?欣慰个屁,在尉迟大黑熊眼里,自尊心和脸皮是最不值钱的玩意儿。

    “还不快滚去吃饭?!”儿子三天来不吃不喝他也心疼,尉迟敬德吼完话抬腿就往外走,他想到一个新主意。

    半个时辰后,孔宅。

    孔颖达看着摆满院子的礼物笑得胡子一翘一翘,面上却装模作样地拒绝,“将军有事不妨直说,送些个礼物作甚。”

    “我那笨儿子承蒙您教导,我心怀感激。”

    孔颖达浑身僵硬,提到尉迟宝林这人他此刻仍是心有余悸,那孩子太与众不同……。再看看院子里的大堆礼品,他突然没那么开心了,收多大礼办多大事儿啊。

    老孔试探着问道:“将军今日前来所为何事?”

    孔氏门徒们也停下收拾礼物的动作等待下文,提到尉迟宝林他们都有种礼物可能得退回去的感觉。

    尉迟敬德搓着大黑手面露羞色,“这个…我儿未被王县伯收徒,因此所学内容与他人不同,听闻孔祭酒与王县伯乃是忘年交,您看?”

    完了,孔家众人皆是遗憾着看了一眼礼物,其所求之事太艰难。

    “虽是忘年交也不好插手人家学派的事情,将军还是带着礼物回去吧。”

    见这条路走不通,尉迟敬德话锋一转,“瞧你误会了吧,我是想说先让儿子来你家学习,等王县伯招生时再让他去考试。”

    滚,赶紧让这个不要脸的麻溜滚!尉迟宝林来他家学习就算孔氏门徒,怎么还能再去参加百家派的考试?若真如此,叫他往后如何在学术界立足。

    “送客!!!”孔颖达气得直接甩袖子走人。

    此路不通,尉迟敬德无奈只好带着礼物亲自去南山。走到城门口见墨家人正在修城墙,他才一拍脑门想起还有这么个事儿。

    崔智贤小跑过来打招呼,“尉迟将军这是要去哪呀?你的东西太多恐怕在此处过不去,还是走别的门吧。”

    “我那儿子…我去南山拜访王县伯。”

    噢,恍然大悟。尉迟敬德赖着把儿子塞给王珏,弄得人家教学为难的事情已经人尽皆知。

    孟襄背手晃悠着走过来,看着尉迟敬德说道:“我倒是有一法可使你达成心愿,只是……。”

    见孟襄把眼神挪向他那十十多车礼物,尉迟土豪爽快地说道:“若郎君能帮我解决此事,小小礼物不成敬意。”

    “王县伯之所以不教尉迟小郎别的知识,全因规矩二字。若她破坏自己定下的规矩,今后如何立世?若有人效仿你使此法又该如何?只要你给她一个面上足够对他人交代的理由,此做法又不好被人模仿,那就成了。”

    尉迟敬德略微思索后追问道:“唔,是这么个道理,该用何理由呢?”

    孟襄玩手指、望天,半天不回话。尉迟敬德很上道地说道:“当然,这是另一个问题,另算另算。”

    “你且侧耳听来。”

    “好计策!多谢郎君指点,我去去就回!”

    尉迟敬德又赶回家拉了十几车礼物,礼物内容一点儿没糊弄人,全是好东西。墨家巨子聪慧,今后有不好解决的疑难问题可找此人商议。

    尉迟敬德送完礼物后,热情地对孟襄说道:“郎君有空来我家坐坐。”

    孟襄笑着回道:“正有此意。”

    望着尉迟敬德离去的背影,孟襄笑得如狐狸一般,少有财富能从他眼皮底下溜走。墨云难得没出言与师傅呛声,长老们说了,他们家大业大门徒众多必须得生财有道。

    尉迟敬德与孟襄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双方对这次交易都很满意。尉迟敬德再回家已是满面笑容,他看着正在狂塞饭的儿子严肃问道:“你确定要凭真本事入门?我这有个证明才华的机会,你可能吃苦?”

    “能!只要别被人说闲话,别被老师嫌弃就行。”

    “这可是你说的,赶紧吃,吃完跟我走。”

    被尉迟父子念叨了好几日的王珏,此时正在长孙无忌家中做客。

    王珏看着频频皱眉的长孙无忌,和沉醉在书海中的长孙冲问道:“如何?”

    长孙无忌抬起头,露出一张纠结的脸,“颇有创意,只是…太匪夷所思。”

    与他爹不同,听到王珏的问话长孙冲急切地说道:“王县伯弟子有大才,可否给我引荐此人?”

    “自然,待他年后归来,你直接下帖子就是了。”王珏恨不得李123言情多出去交际,好进步一打响名气巩固地位。

    没错,长孙父子俩在看李123言情派人同年礼一起送来的《牡丹花下死》续集-《累世情缘》。

    李123言情的脑洞在唐朝绝对算头一份,他居然开启了穿越文先河,还一下就是双穿。

    故事讲述牡丹与书生灵魂状态下相伴多年,然而地府的一次收鬼活动让他们被迫穿越到另个世界。牡丹转世为公主,书生则是一个寒门小子。

    一次庙会中两人得以重逢,恋人再见喜极而泣,各种互诉衷肠。他们当晚没忍耐住复习了一遍武艺,两人在彼此的身上刻下无法抹去的印记-名字刺青。

    此后就是作为公主的牡丹如何逃离指婚,书生如何从一个穷小子混到位极人臣,最后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情节。

    假装没注意到长孙无忌纠结的表情,王珏继续说道:“一事不烦二主,还要劳烦您帮忙送去印刷。”

    长孙无忌沉默片刻,最后还是苦着脸回答:“如你所愿。”

    他跟王珏算是自己人,王珏此人本事了得,自己日后难免会有事求到她头上。因此,遇到这种举手之劳的托付,长孙无忌应该感到高兴才对。咱先帮她办好事,等有事相求的时候也好开口。

    然,天上掉下来的馅饼通常不那么好接。他算看明白了,王珏不止想给弟子出书,还想造势把李123言情捧成大唐第一小说家。上次托他送书的无意之举被书商们宣传成:长孙尚书倾力推荐,王县伯弟子力作,今年你不能错过的凄美爱情故事。

    也不知道谁想的宣传语,原本已经销售暂缓的书籍愣是又加印了好几次。若是什么学术性的书籍,哪怕想法不够成熟他都愿意挂名吹捧。可这李123言情的小说却是一本比一本更让人纠结,主要两极分化太严重。郎君们撇嘴,娘子们为之神魂颠倒,导致他没事上个街都得被牵连得遭白眼或得到他不想听到的夸赞内容。

    之前说的还是百姓们的反应,大不了少出门呗。最虐的是朝堂上那些小敌手,动不动就拿小话刺激他。比如他们在商议新律法时,长孙无忌与杜如晦意见相左,杜如晦就说:长孙尚书自然与我等不同,人家的喜好跟闺中小娘子们颇为合拍。

    总之,就因为帮忙送本书这么件事情,给长孙无忌的生活增加了些许困扰。但为了更大的利益,和之前的困扰不白受,长孙无忌还是选择了帮忙。可以预见,今后他的名字跟李123言情算是脱不开了,只求他往后再写作能悠着点儿编。

    王珏开怀之下也说了一通敞亮话,“长孙尚书不愧是大唐有名的爽快人,善心人。今后但凡有什么我能帮忙的事情,尽管去南山找我。”

    把李123言情打造成大唐第一小说家,一则出于他本人意愿,在登州时他说不喜为官只爱写书,希望今后能以此为生闯出名堂。

    当时王珏的回答是:要做就做最好的!

    二则徒弟出名老师也受惠,最大的好处就是能带来不少积分,使得她对保命之事又多一分底气。回南山的路上,王珏美滋滋地算计了一路积分,加上登州救灾和旅游城市任务给的积分,她的欠账还剩一百五十万。

    因为想的太投入,王珏并未注意她出城时,崔智贤和墨家人投注在她身上的诡异眼神。

    诶?是不是走错地方啦,南山村咋这么闹腾?!

    吴村长擦着汗跑过来,“您可回来啦,快进村去看看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