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圣贤养成系统(唐朝) 82|12.06|



    听着内侍巴拉巴拉说了半个时辰,王珏出奇地没觉着烦躁。难道圣上真打算改邪归正啦?她昨日回家的时候还在念叨爵位,第二天一早就有内侍来宣旨,感觉爽爽哒。

    爵位升了一级,开国县伯,领食邑七百户。王珏心情大好之下,看着宣完旨还不动弹的小内侍们,微笑着问道:“可是要新纸?”

    不问还好,一问让跟来宣旨的几十内侍集体羞红了脸,“是,还…还要菜谱……。”

    噢,难怪圣上昨日开宴时总是看看案上的菜又看她,感情是惦记上她的菜谱了。王珏是现代人,没什么拿菜谱当传家宝的心思。她很爽快的抄录了一份集合煎炒烹煮炸等烹饪方式的菜谱,又让王成给同来的内侍们每人拿了两刀纸。

    两样东西都痛快给了,这些人咋还不走?!

    “圣上让问,您弟子穿的羽绒服套装兵部能用吗?您其他弟子所着服饰,可以做同样的款式出售吗?”见王珏皱眉,小内侍带着哭腔解释道:“圣上的内库因为要送教书先生们书籍早已搬空,然而书籍至今还未送完,圣上已经借钱印书了……。”

    哎妈,混这么惨呢!

    想到李世民昨日的表现,还有他要用款式也来征求自己意见的行为,王珏内心生出帮他的想法,“帮我转达圣上,之前说的作坊之事算他五成,我这几日就着手准备。”

    “多谢王县伯,我等就不多做打扰了。”这回走得可够爽快,好几十人眨眼功夫就跑没了。

    王珏讪讪地放下抬起一半的手臂,她还想说下次要纸拉车来,不用每次都折腾过来这么多人……。

    王珏之前受封时就想着给王宝金也弄个爵位,如今正是好机会。若想要个无封地的爵位怎么也得给圣上加到五成股份,剩下五成自己跟二哥再分。除了随园,王珏还真没什么大开销,她思量着把这部分收入给新入门的弟子们平分,也省的那几个有难言之隐的因钱财发愁而分散学习精力。

    为了保密配方,如今造纸和水泥的地点已经改为山上,王宝金每日都会上山查看,而随园则由王李氏与王刘氏婆媳接手。

    王珏刚想去找王宝金,人就进门来寻她了,“妹子,我突然想起个事儿。你走后圣上遣人来要水泥,娘做主让内侍带回去了。”

    “唉,此事我已知晓。我正要寻你,咱们到书房聊。”两人话着家常向王珏的书房走去,李123言情和武照年前已回家,如今只有黄文、周齐、王熙然还待在王家。

    他们进书房时黄文正在看《厚黑学》,周齐在练字。王熙然这个双面间谍,一早就被前来打探消息的几大世家请走了,今日并不在府内。

    “老师!”两人看王珏进屋连忙起身要拜礼,被她抬手制止。注意到跟王珏前来的王宝金,以为他们有重要事情谈,又自觉着要退出书房。

    “坐着吧,你们也来听听,此事与为师欲送你们的入门礼有关。”

    两人闻言乖乖坐定,眼巴巴地看着王珏。再有同样眼巴巴的王宝金,王珏无奈扶额,不知不觉身边怎么聚集这么多萌物啊……。

    “我有一物若能卖遍全大唐,可得大收入。此物名为肥皂,用于日常沐浴清理,比胰子好用得多。”王珏说完拿过纸写下配方交给三人传阅,她继续说道:“先把纸上所写的材料准备好,待弟子们来上课后咱们再开始做。”

    看完配方得知所用材料无需大价钱,又想到王珏所说的能得大收入,三人立刻闪起星星眼。

    王珏内心的小恶魔又开始跳动,她似才想起般补充道:“此事早前我跟圣上商量过,这买卖他一人占五成。剩下的二哥两成,最后三成你们新入门的五人均分。”

    见星星眼变成包子脸,王珏喝了两碗茶后再次开口,“即便如此,你们所能得的也是大收入。”

    欲哭无泪,二徒想起那日老师去孔家的场景。他们相互无奈对视,终于体会到孔家人当时的心情了,好虐好虐。

    王宝金得到配方后赶紧去按妹子嘱咐的分批采买原料,王珏则是留在书房指导两位弟子。

    虽说倒霉赶上天灾,可李老板仍然觉得自己最近时来运转。先有崔智贤歪打正着弄走裴寂,后有墨家前来献大船。看着眼前口齿伶俐复述王珏回话的小内侍,应该再加一条终于知道该如何与王珏相处。

    还是媳妇说的对,王珏这人面冷心热。只要提前跟她打声招呼,再把自己的难处说说做可怜状,少有不答应帮忙的情况。李世民想到此处又不禁懊恼,想想自己之前的那些行为怎么显得那么多此一举呢?

    李世民站在御花园里晒着暖洋洋的日光,突然觉得人还是生活在阳光下好。

    心情一好就想练字,有个字帖好像在外甥那。李世民招收叫来小内侍,“去把柴令武那小子给我叫来,让他带着字帖来。”

    外甥没了娘,他爹跟大哥又整日在外忙,李世民这个当舅舅的经常叫来外甥考校学问。其负责程度,丝毫不比他长孙无忌差。

    年前在曲江那丢完人,内心忐忑好几日的柴令武在参加年宴时见李世民并未提及此事,正在为自己能逃过一劫沾沾自喜,没成想才高兴一日舅舅便派人来找他进宫。

    最虐心的情况是,还让他带着字帖去。那字帖早跟房遗直跑了,他去哪变出一个来?

    柴令武强装镇定,板起脸对内侍说道:“我有要事需去趟房府,过后自行入宫。”

    人家是勋贵又不是犯人,还跟老大沾着亲,内侍哪敢命令他此刻必须去。想到圣上想练字又正在兴头上,小内侍只好退而求其次,“那…能否让我等先把字帖带回去?”

    小爷要有字帖还用去房府?!

    柴令武恼羞成怒道:“我等会自己带去!”说完一甩手就走了,他急啊,急着去跟房遗直借字帖。

    “先去房府?提到字帖突然发怒?”李世民听完内侍的回禀,摸着下巴囔囔自语地思考着外甥的怪异举动。小家伙胆子应该没那么大吧?他又对内侍吩咐道:“你着人去外打听,最近是否有关于柴令武或房府的传闻。”

    “嘿嘿,这事我知道!”

    “俺也知道!”

    程咬金跟秦琼来问军装之事,那日王珏带弟子们出去炫耀的时候可不止百姓们看到。自见到黄文穿英伦风军大衣后,好些士兵回去跟上头禀报此事。

    听着士兵们描述的款式,想象着王县伯弟子经过时小娘子们爱慕的神情,领头小将们被忽悠的坐不住了。能当上小将的都有些头脑,几人一合计觉得程咬金和秦琼二人最可能与他们思维同步,一群人联合求到他俩那去了。

    人家说话也有技巧,“不说款式好看否,就是实用性也比咱们现在用的强。那黄文一介书生穿着那衣裳都能显出英武,若给二位大将军穿上绝对会胜过他千百倍。”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第二天两人就把事情跟李世民提了。赶上李世民前日刚被王珏的‘无事不可对人言’虐到,李老板正想着换个方式与王珏相处,哪会向以前那般不打招呼就随意取用人家东西。

    这不,被手下们烦得不行不行的,连给他们送年礼都不忘提起军服之事,两人又得知李世民派人到王珏那宣旨,他们决定再来打探打探消息。赶了巧,刚走近就听到李世民的吩咐。

    “哦?为何朕不知?”不怪他发问,李世民有个特殊爱好--喜欢听八卦。一般长安八卦排行榜更换什么内容都会有人来及时跟他讲,就是谁家母鸡看上谁家大鹅这样的没边事儿,他都能听得有滋有味。

    两个斗鸡眼咽了口唾沫,刚才太急着炫耀,忘记闹笑话的人是人家外甥了。难怪没人跑圣上面前说这事,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谁干啊。

    “圣上,微臣突然想到家中还有事。”

    “微臣丈母娘来了,我……。”

    秦琼还没说完就被李世民打断,“别拿你们忽悠皇后的那一套来对付我,可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二人见无法逃脱,只得硬着头皮你一句我一句的把事情给说了。

    “这个孽障!你去房府把他给我带过来!”小内侍听到李世民的吩咐抖了抖,连跑带颠地办事去了。

    吩咐完内侍,李世民转而对傻站着的二人说道:“你们有何事?若为军装之事,王县伯已经同意,明日早朝我会着人负责此事。”

    “我们就是为了此事而来,微臣丈母娘……。”

    秦琼又被打断,李世民烦躁地挥手赶人。两人如蒙大赦般,眨眼间就跑没了。

    内侍见到柴令武时,他正好从房府出来。听得小内侍透露情况,吓得他策马狂奔往皇宫赶。刚进入御花园就看到李世民阴沉的脸,吓得柴令武小心脏嗷嗷跳。

    柴令武上前拜礼后讷讷地说道:“我,我把字帖带来了。”

    李世民闻言面色又黑了几分,“混账!送出去的东西你还好意思往回要?!”

    您也经常把送回去的往回要呀,这不是咱们家人的通病嘛。当然,这只是小柴的心理活动,他不敢把真实想法说出来。

    “没要回来,我跟他借的。”

    李世民扶额,他觉得自己早晚有一天得被这小子气出病。要么不提此事,要么干脆厚颜要回来,管人家借算怎么回事?!难道他以后要看字帖,这小子还要次次到人家借?!

    “此事先不提,你在曲江上做的什么诗?那么多百姓围观,你也好意思?你竟然连房遗爱那个稚童都比不过,朕怎么有你这么个蠢外甥!”

    柴令武被李世民喷了一个时辰,直到对方说得口干舌燥无法继续才被放走。

    李世民爱迁怒的毛病又犯了,他琢磨着怎么给房玄龄找点麻烦。房卿家把儿子教得太直愣,什么东西能交易什么东西不能都不清楚。找房玄龄茬,跟王珏当初虐杜如晦时写的那幅字一个道理,子债父偿、妻祸夫顶。

    李世民进殿时又看了眼天上的太阳,他似乎还是不那么适合阳光。

    由此又看出他身上的帝王通病--喜怒无常,难以琢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