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圣贤养成系统(唐朝) 80|12.01发|表



    又是年宴,由于前些日子崔智贤出力拿掉了裴寂,太上皇很不给面子的决定今日不出场。当然,去年的这个时候他也没来,老大爷一直忙着造人活动,不乐意看二儿子那张小人得志的嘴脸。

    今年没有刺杀也没人出幺蛾子,王珏为了看戏早早就往皇宫赶。原本很嗨的心情一进宫就荡到谷底,那脚下平整的水泥地砖既碍眼又虐心。

    好样哒,敢挑衅就别怪老娘在重要的日子给你难看,王珏带着熊熊战意拉着脸走进殿内入座。

    似王珏一般抱着看热闹心态早来的还有孔颖达,老头那日被墨家师徒虐得不轻,为求得心理安慰,他一直期待着墨家今日如何出场作秀虐他人。

    老孔也是练就了一身察言观色的好本事,他刚想起身跟王珏打招呼,发现情况不对后赶紧坐回去思索。原因显而易见,他稍一思索便想到王珏气愤的源头。

    两人虽是忘年交,但老孔觉得这种找圣上掐架的事情还是围观看热闹为好,毕竟王珏是闲散勋贵,而他自己还要跟着圣上混饭吃,若因为帮忙被记仇可就不妙了。

    孔颖达思维敏捷,想清楚后继续转头听虞世南炫耀自行车。

    有那好事者,好奇心也很强大,他们或是跃跃欲试准备观望,或是直接采取行动。

    这不,孔颖达坐回去,程咬金反而三晃两晃地走到王珏案旁,“大过年的,妹子咋不开心了?你跟老哥说说,满长安就没有老哥解决不了的事儿!”

    王珏扯出一个微笑,状似不经意地说道:“我观宫内路面很平整,感叹圣上本事大而已。”

    卧槽,咋把这茬给忘了!随着王珏话音落下,殿内响起此起彼伏地‘哦’声。也不怪他们忘性大,王珏前脚跟二李去登州,李世民后脚就到王家找王李氏讨水泥去了。这天天一堆事儿,除了孔颖达那种把关于王珏的事情都记心上的人,别人早把这事抛脑后了。

    程咬金拍胸脯的熊掌有点僵硬,当初圣上铺路剩下的水泥可是让他给顺走了,连长孙无忌都没抢过他。这可咋整,人家原主回来了。

    正此时,李世民带着老婆儿子们进殿。程咬金得遇救星,连忙小跑归位。

    领导通常得先来一段感言,只见殿内大臣和小萝卜头都齐刷刷地看向李世民。要的就是这种万众瞩目的感觉,李世民装模作样地坐直身子轻咳一声,“我待众位如家人,今日全当家宴,大家无需拘束。过去一年的政绩已在朝堂上总结,今日朕主要褒奖一人。”

    李世民说到这停顿一下,他看向王珏真诚地说道:“王县子为朕的江山、为大唐百姓贡献良多。农作物、活字印刷、拼音算数、贞观犁、稻田养鱼、水泥,若非有大才无以做到如此通博。”

    见王珏依然面无表情,大臣们神情闪烁,李世民虽纳闷却忍不住继续说着肺腑之言,“朕原想着怕你走到封无可封那一日,一直压着不给你升爵。前些日子突有所悟,朕平生所为,未尝有不可对人言者。朕是李世民,不是那刻薄寡恩的刘邦,如何保不住大才者?南山王珏国之栋梁,朕必以国士待之。”

    平生所为,未尝有不可对人言者。这么一句光明磊落的话从李世民嘴里说出来让众人很是诧异,若从另一个方向理解倒也说得通,我既然敢做就不怕别人的闲言碎语。用现代名言可以恰如其分的解释他话中意思,走自己的路让别人黑去吧!

    王珏从内心充满怒火到心平气和听他演讲再内心居然有些感动,这是一个看不见的心路历程。见李世民讲完后眼巴巴地看着她,大臣们对她狂抛媚眼,小萝卜头们的星星眼里充满崇拜之情,王珏起身走到殿前表态。

    王珏从未这么真心的给李世民拜过礼,亦激动着躬身作长揖道:“君以国士待我,我必以国士报之。”

    “好!此当共饮三大碗!”程咬金激动得直拍大熊掌,他憋着气拿起酒碗三连干,最后还冲着众人倒了倒空碗。

    有人暗道程妖精反应快懂得讨好人,也有那酒量不好的暗骂他多事。不管别人怎么想,李世民先向老程投去赞许的眼神,然后才拿起碗对着众人说道:“我敬王县子,诸君与我共饮。”

    三碗酒下肚,由于喝得急,众人面色微醺。气氛被炒热,咱们进行下个环节-秦王破阵乐走起。

    “四海皇风被,千年德水清;戎衣更不著,今日告功成。”

    “主圣开昌历,臣忠奉大猷;君看偃革后,便是太平秋。”

    王珏品美酒欣赏着这出名留历史的大型宫廷乐舞,龟兹音调奏起,鼓声震天传至百里之外,大臣们禁不住跟着乐声高喝,如程咬金者已经手舞足蹈地加入表演队。城内百姓亦是为这气势雄浑感天动地的乐声驻足停留,争相咏唱。

    就在君王、大臣、百姓们同贺之时,有人借着此曲真的在破阵。

    守城门的小将边挥动着武器边喊话,“有话好好说,你等且先停下容我前去禀报。”

    “等不得,你没听到秦王破阵乐已响起吗?我等就是要赶在这个时辰前去送贺礼,若你耽误我们行事,事后有你好看。”

    小将快哭了,但凡有门路的谁会留在今日守城门呀,又不是战时。老大悠哉的跑去陪圣上过年,他们在城门口喝西北风不说,还倒霉运赶上煞星临门,日子没法过了!

    这煞星明明在无礼搅三分,竟好意思张口闭口说着耽误他们行事,问题是拼武力自己这边又比不过,这可如何是好……。

    小将拼着被擒拿的危险,帮着一个士兵挡住攻击,使得士兵能跑回去报信。为着让那报信的成功离去,这些个作掩护的比他们预想中更早被击败。

    孟襄今日穿了一身黑色劲装,外着王珏赠送的大批风外套,斗篷被凛冽的寒风吹的沙沙响,他一挥手端的气势十足,“把他们都给我绑起来。”

    除了侥幸逃脱的那个,今日这班城门卫一个没落,都被绑得跟粽子似的扔在一旁。见土匪们推来工程器械开始破坏城门,他们皆是绝望的闭上眼睛,完了!!!

    现在他们心中都在向上天祈祷同一件事情,但愿这些人真如他们所说,是代表墨家来给圣上送贺礼的。

    看着渐渐产生裂痕的城墙,墨云不屑地撇撇嘴,果然如长老们所说,城墙忒不结实该换了。

    再说那跑进城报信的士兵,他撒丫子跑一路喊一路,“有人攻城!有人攻城!!”

    只见因解开宵禁而热闹的街市瞬间变得异常混乱,打翻东西的摊贩、跌倒踩踏的人群,听得这种消息,百姓们只想跑回家中紧闭门户。

    终于跑到宫门口,士兵已经累得快晕过去,他用最后的力气抓住宫门守卫的袖口又说一遍,“有人攻城……。”

    呆滞几秒后,守卫们连忙入宫禀报,另给看守另外几个大门的队友报信。

    “有人攻城!”

    报信者嗷一嗓子叫灭乐声,殿内众人如被点了穴般顿住不动,酒碗落地的声音接连响起。

    李世民气得涨红着脸拍案而起,冲着守卫大喝道:“谁敢来攻城?!”

    就是呀,谁敢来攻城?就算有人造反也没本事不声不响就打来长安呀。难道…路上一众文武关卡都被打通了?卧槽,不能再想,心脏病快犯了。

    “不知是何人,城门士兵报完信就晕过去了。”

    众人没想到士兵是跑马拉松跑累晕的,都以为他是浴血奋战跑出来的呢。

    李世民闻言直接掀桌,转身拿起武器就要出门干架。大臣们见他那疯狂的架势连忙出言劝阻,只有王珏和孔颖达二人隐晦地用眼神交流着什么,不会是他们猜测的那样吧?

    “圣上请三思,勿因怒火让宵小得逞,俺去看看情况再回。”秦琼伤好后成天找机会动武,遇到这事他第一个跳起来要求参战。

    李世民这会儿也冷静下来,他对着秦琼叮嘱道:“快去快回,多带点人。”

    舞者和乐师们早就有眼色的退去,如今殿内只剩满地狼藉。君臣皆是面色严肃,暗自思考着是哪拨人这么有本事。

    头号怀疑对象-太上皇,李世民与长孙皇后对视,长孙皇后沉稳地起身带人向后宫走去。看看爹是不是在饮酒造娃,可有什么与往日不同之处。

    二号怀疑对象-先太子余党,按说这些人已经被他们杀的杀、捉的捉、策反的策反,哪会有如此通天的本领?那些守卫关卡的人又不傻,不会这么容易方行,难道他们飞进来的?

    想到李建成,众人皆把视线移向魏征,这位可是先太子心腹谋臣。

    老魏冷哼一声挨个瞪回去,我什么也没做,身正不怕影子斜。

    除非他演技已入出神入化的门槛,不然应该不是他。就在武将们准备浴血奋战,部分文官准备以死殉国,部分世家子思量着若战败如何在新势力中得到位置时,秦琼在去城门的路上与一群笑闹的百姓相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