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圣贤养成系统(唐朝) 78|12.01|家



    送走墨家人,把熊孩子们赶回窝里休息后,王珏回到书房开始制定计划。

    王珏的系统内虽不能储存外界带进去的东西,却能把跟系统购买过的物品重新放回系统库房。凭她的记忆力,无需把事情记在纸上备忘,故此她的书房实在没什么看头。

    被拿走的服装款式图都是王珏随手画的半成品,她决定好好设计几款炫酷萌的服装,让大唐乡亲们领略一下来自现代的风尚。末世时生活艰难,人才损失严重,为了不加入裸奔大军,王珏特意学过制版和立裁知识。没想到穿来大唐,还有要用到这门学问的一天。

    王珏脑洞大开,把现代爆款元素融合进古装框架,设计出童装和成人装各三套。又按所送之人的身材打版,让绣娘们连夜缝制。

    原本已经准备休息的绣娘们,看到款式图后全然没了睡意。

    她们拿着一款炫酷军装效果图嗷嗷大叫,叫完皆是目光灼灼地看向王珏,“这件羽绒服可是要送与秦将军?”

    “这是我设计的新军服,若朝廷采用,秦将军应该也会穿。”王珏回答完赶紧捂耳朵,脑残粉的威力太大,她似乎看到屋顶被震得抖了抖。

    如果把她今日所遇用动画效果展示出来,王珏估计自己得去就医。这一天吐出去的血太多,猛超捐血限定数量。这不算完,最后还要被自家绣娘们刺激一下,她家果然很危险……。

    阿绿之所以称王珏为极品,因为她每每受挫后,都会想办法从别的地方找回来。这不,她临睡前又返回书房,拿出一张纸写下一句话,将纸折好后装进信封,上书‘请梁上君子代为转交’。

    王家绣娘虽然活泼了些,做起活来可一点不含糊。她们答应合力连夜赶制完成,王珏次日起床后果真见到了成品。

    王珏看着成品连连点头,满意,相当满意,“你们回去好好休息,月钱加倍。”

    今日要去孔家,刚好让弟子们换上新衣,一路炫耀过去。继玩过八仙过海cos后,王珏又准备带弟子们表演室外服装秀。她临行前还不忘去书房转一圈,看着空空的桌案嘴角露出一抹坏笑。

    长安百姓的心声→王县子,我们好想念你!

    长安百姓的心愿→王县子快回来,我们需要话题,我们要看热闹!

    还是那句话,王珏很少让对自己有所期待的人,和信任自己的人失望。

    “快看快看,王县子带徒弟们进城了!”

    有个小娘子看到武照身上的兔宝贝羽绒服,扯着她娘的衣襟哭闹道:“阿娘,我也要那小娘子身上的衣服。”

    妇人顺着孩童的手指看过去,只见王珏骑在马背上,她身前还拥着一个小女娃。女娃穿的羽绒服也是兔子款,帽子上的兔耳朵和身后的兔尾巴都是用兔子皮毛所制,帽檐和下摆还镶着一圈兔毛,她手上更是戴着仿兔爪的手闷子。

    妇人打量完武照,再看自家孩子的衣服,面色瞬间黑了下来。有那店铺专门用低一等的用料仿制人家的高级款式卖,难道管家为贪墨银钱专门买了次货回来?咱不差钱,娘这就带你去买!

    郎君们的关注点又不相同。

    狂书生们看着李123言情的外套直流口水,若以这身打扮白日出入坊间,夜晚混迹烟柳巷,必能将小家碧玉与妓子一网打尽。说起李123言情这身衣服,最是费时费力。偏偏别人嫌弃,他却一眼相中,这衣服本身也是王珏为他准备的。

    虽费力,样式看起来却不复杂。黑底长款羽绒服大衣,上面缝制着染过色的羽毛,风吹起时羽毛飘逸,遂取名为堕天使。至于天使是什么,老师说了以后再讲。

    硬汉们则是盯着黄文猛瞧,恨不得把他身上盯出一个洞。本来嘛,黄文一个书生,偏偏穿着王珏设计的那套军服。英伦风不解释,穿在身上显得体格硬朗、气质高贵,款式也很方便实用。

    周齐的衣服跟这套很像,只是比黄文多了一个长斗篷。她骑在马上小跑,斗篷被风带起,那种视觉感不要太炫!

    “我要去西市,咱们改日再聚。”

    “休走,我们也要同去,可不能让你小子抢了先。”

    王珏带着弟子们满长安转了一圈,才慢悠悠地往孔府而去。由于王成一早便来长安送了拜帖,孔家人早早就准备好宴席待客。

    孔颖达淡定的微笑、孔德伦欣喜的神情、孔崇基好奇的眼神、孔氏门徒摆好的姿态,都在看到王珏几人后,被强大的视觉冲击力震得七零八乱。

    孔颖达把视线移开,好似刚才呆愣瞪眼的人不是他似的,“咳,今早得信你们要来拜访,我家那口子一上午都在忙着置备吃食。”

    “我可是携礼而来,您这桌宴席不白请。”

    王珏昨日刚送来好多年礼,今日再次拜访,明明空手却说携礼前来,这让他们想到上次两派联合宣传拼音、数字的事情。哎妈,好事呀!

    一听有好事,孔颖达原本就高兴的心情更开怀几分,“王县子快里面请,数月不见老夫对你甚是想念。昨日你着急去别家送礼,咱们都没好好畅聊一番。”

    孔德伦此时也缓过劲来,他连忙跟着搭话,“可不是嘛,昨日你走后阿爹念叨好久。”

    在孔家人的簇拥下,百家派几人来到孔家内里的饭堂。这里面有大讲究,所谓登堂入室,只有关系极好的有人才会被主人家请进堂屋以里的内宅。孔家啥地位,老孔啥身份,进过他家内宅的还真没几人。

    拿好处和吃饭一样,都不能吃相太难看。孔颖达并孔氏门徒虽然心里痒痒得跟猫抓似的,却还是忍耐着先以闲聊入题。

    王珏这人吧,有时候也挺让人无奈。明知人家着急,好几人急得直搓手,她就是不说正事。最后逼得孔德伦没办法,只得暗下给儿子使眼色,老的重颜面小的上,“王县子,您带了什么礼物来,是像郎君们一样的漂亮衣服吗?”

    孔老头微笑着抚须,还是俺乖孙有能耐!

    “改明儿让绣娘做好给你送来,我今日带来的礼物是一条消息。”王珏说完多看了孔崇基几眼,这娃很聪慧嘛。为了逗弄老小孩和小小孩,她把话说一半留一半……。

    见所有人都把注意力放到自己身上,王珏一脸神秘地说道:“昨日夜里有人来访我。”停顿,喝茶,一口,两口,三口,慢动作小心放下茶碗,“你们猜谁来找我?”

    所有人都憋着气等下文,没想到她最后吐出这么一句,有几人好悬没厥过去。

    急呀,急死了,再让老头子着急,小心俺跟你急眼!孔颖达决定自己上,“勿要再做玩笑,又不是外人,你有好事赶紧跟老头子讲讲。”

    不再卖关子,王珏开始把昨日之事娓娓道来,“墨家巨子带弟子来访我,墨家觉得纵横家不务实,法家太过残酷,加之与很多学派祖上有矛盾,怕各派陆续出世后受孤立,遂想与我结盟。我已同他商议好,若百家各派中有哪家想挑起纷争,合力据之。谈到儒家,他们此次受儒家恩惠,而独尊儒术亦不是儒家之错,他们欲摒弃前嫌两家修好,孔老意下如何?”

    意下如何?哪有不同意的道理!墨家在儒家眼里,就是一群有组织、有纪律、有文化、有才能的地痞流氓,被他们盯上可不好受,明处暗处都要防备,往往还是防不胜防。

    虽然孔氏门徒各个心里放烟花,但面上该矜持还是要矜持一下,“我们亦是此想法,如今并非战国,为着大局考虑,有些事情也该放下了。墨家何时拜见圣上?可否有机会面谈?”

    “今年年宴,看来人神情,那日似有大事发生,咱们就等着看热闹吧。面谈倒不必等到年宴后,我们已约定好明日在我府上小聚,今日就是来邀请您的。”王珏说完从袖子里掏出一张请帖递给孔颖达,挑眉看了他一眼,咱可不是空手来的。

    孔颖达接过请帖,打开看了一下时辰,又抬头看着王珏感叹道:“自相识,小友帮我们良多。人老了就爱热闹,明日我必准时到。”

    此后宴席自是一片其乐融融,具体情景不必细说。提到爱热闹和期待年宴这俩话题,也得说是因人而异。有那么一人,他就要被热闹逼疯了。还有一人,他一点儿也不希望开年宴。

    崔智贤坐在胡凳上,单手支着下巴,无奈地看着衙役行刑。火烤得地牢里闷‘热’,听着犯人受刑时的咒骂声,他心里‘闹’死了。没错,他一点也不喜欢这种‘热闹’。

    又到了每日一念的时间。崔智贤念叨半年,圣上为何要把这些糟心事交给他管。又骂了一个季度,刑部我xx你祖宗。

    第一件糟心事,王珏收徒考试那日捉住的刺客。都审半年了,光行刑就弄死俩,人家硬是不开口。来来回回就一句话,王县子太嚣张,俺们看她不顺眼。

    第二件糟心事,那些在登州造谣的也扔给他。他们倒好,可劲乱说,逮谁咬谁,满朝堂咬了个遍。他一开始还去观察几个,试探几个,人得罪了,啥也没查着。

    第三件糟心事,登州损坏堤坝那几个也来跟前两拨人做伴。提起这事他就郁闷,人变哑巴、手脚无力,太医看不出究竟,这让他怎么审?也不知道谁干的缺德事,李绩死不承认,李孝恭狂摇头。人是从他俩手上接过来的,除了他们还能有谁?

    眼看着年头要翻篇,政绩不指望,能不能别降职?他被闹半年也挺不容易的,不看功劳看苦劳行不?崔智贤都想好了,等圣上问他这三件糟心事的时候,谁敢落井下石给他难看,他就报谁大名,反正第二拨人满朝堂一个没落全给招了出来。

    李世民不想开年宴,原因在于宴客不能落下王珏。若她来看到宫内整齐的水泥砖地,必然知道自己派人跟她娘讨水泥的事情,那后果…好头痛……。

    再看看自己手里的信,李世民一整天心里都挺不是滋味。信封写着‘请梁上君子代为转交’,又没点名道姓说给他,那两个傻东西还真把信带回来了。展开信纸一看,其上就一句话:平生所为,未尝有不可对人言者。

    卧槽,太虐心了。像他这种人生中布满黑历史的人物,最怕与站在阳光下还闪闪发光的那类人做比较。看着脚下整齐的水泥路面,李世民寻思着,若他对王珏说:朕愿以国士待之,不知人家还能不能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