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圣贤养成系统(唐朝) 76|12.01|



    登州之事已结束,原本上月就该回长安,因着王珏和李承乾分别收到的一封信,他们决定临近年关时再归家。

    王李氏来信,王老大要成亲,就在上月末。李世民来信,问他们什么时候回去,能不能解决月食的事情。呵呵哒,本来已经准备收拾行囊的众人,互相对视下,果断决定在登州待到12月再走。

    弟子们在收拾行李,事实上这个行动从昨天就开始进行了。奈何东西实在太多,据王珏目测起码还得两个时辰。除了李123言情、程处默和黄文,这些孩子都是第一次出远门,又有王珏给发的大笔零用钱,不知不觉中每人都买了好多东西。

    王珏站在客栈二楼向下望去,只见原本清冷的街道变得人群拥挤,伴着卖货郎的叫卖声热闹非常。葡糖酒味美,连不好酒的小娘子们也喜欢没事喝一碗。百姓们特意酿造一种度数小的葡萄酒在路边摆摊卖,生意出奇的好。

    华夏人民很聪明,给他们一个创意,他们能从中延展出很多新想法。就说那八仙过海周边产品,有些百姓做出的手工品实在新奇有趣,连王珏自己都买入不少,何况特意为此而来的游客呢?

    “唉…唉……唉!”唉声叹气,愁眉苦脸,万分不舍,说的就是站在王珏旁边的刘度。

    王珏最怕离别的气氛,她看着弟子们转移话题道:“刘府尹该高兴才是,你瞧那几个,他们暂时可闹不到你了。”

    刘度顺着王珏眼神的方向看去,周齐和房遗爱在上演全武行,武照嘟着嘴嫌弃地看着两人。还有另两个其他方式的磨人精,王思源和黄文太用功,整天跟着他屁股后面狂问,这两人再不走自己肚子里这点墨水快不够用了。所以,还是让他们走吧……。

    待他们午时吃过饭出门时,客栈外早已挤满百姓。

    李承乾跟王珏一样,最怕离别场面,看着客栈外黑压压的人群,他无措地说道:“这…咱们离开也没通知百姓,他们如何得知?”

    刘度尴尬地轻咳一声,一脸为难地回答道:“是我说的,若不说,等你们走了,百姓们还不得拆了我的府衙。知道你们好海鲜,百姓们这几天准备了好些海物。靠海吃海,这些东西没花钱买,你们可别推辞。”

    “刘府尹说得对,这些都是我们赶海得来的,你们就收下吧。”

    “百家派为登州做的一切,如何是这些个海物能比的?”

    王珏带领弟子们对众人作揖道谢,“如此,我等便不客气了。”

    百姓们推着十几个装满大桶的牛车跟随,桶里装的都是海物。走走停停,一路来到城外,知道到了分别时刻,百姓中传来阵阵不舍的哭声。

    李承乾拜访过的那个小姑娘冲到他面前,仰头眨着大眼睛说:“殿下,我做了馍馍,您拿着路上吃吧。”

    李承乾俯下身,摸着小姑娘的脑袋说道:“我饭量小,拿一个馍馍就行。二丫好好吃饭,不然长不高哦。”

    小姑娘腼腆地点点头,又低声说道:“阿爹说谢谢殿下送来的配方。”

    李承乾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见无人关注这边才小声说道:“这是咱们的小秘密。”

    另一边,刘度施展拿手绝技--三寸不烂之舌,从口吐莲花说到口吐白沫,还是有人不依。

    “刘府尹,就让我们再送一程吧,路上不安全。”

    “就是啊,殿下还在呢,若遇匪徒可怎么办?”

    李承乾的护卫们闻言脸都绿了,还有李绩留下的兵、刘度安排的随行衙役,整整三队人,他们这些大活人是摆设吗?他们招谁惹谁了?在房遗爱的淫威下生存好几个月,怎么没人同情他们?

    一个老大爷拄着拐棍走上前,煞有其事地指着护卫们说道:“殿下的护卫都在搬行李,若遇危险恐怕帮不上大忙。”

    实话往往最伤人,王珏他们带的除了行李,还有给各府准备的年礼,真是没有护卫双手空闲。

    房遗爱拍胸脯道:“无事,我们武艺高强,匪人都得绕着走。大家不用舍不得我,随时欢迎你们来长安找我玩。老师住在南山,我家在长安县房府,这两个地方总能找到我的。”

    似是怕别人不信,他回手给了周齐一下,俩人又是一阵乱斗,房遗爱边打边喊:“你们快看,我是不是很厉害?”

    呵呵,百姓们嗔目无言,房小郎总是这么真性情……。

    一个被大人抱着的小童,同样拍胸脯放话道:“哥哥好武艺,今日小弟不再多送,等我长大后去长安找你斗蛐蛐。”

    李123言情随时不忘做宣传,他对着来送行的书生们作揖道:“老师每四年收一次徒,入我们百家派绝对是飞黄腾达、位极人臣、走上人生巅峰的最佳捷径,届时欢迎大家来长安。”学派总得多宣传才好扬名,老师跟师兄们在这方面都不太靠得住,还得他由操碎心。

    王珏看着陷入自我陶醉的李123言情,激烈打斗的房遗爱和周齐,被小娘子们逼问得步步后退的刘大包,还有跟刘度卖萌讲条件的武照,连忙与百姓们作揖告别,“多谢乡亲们,咱们有缘再见!”

    刘度与百姓们站在城门外,目送着渐渐消失在视野中的庞大车队,一齐躬身作长揖。

    王珏抹了把不存在的冷汗,暗道自己对弟子们太放纵,这些小家伙总是在外给她丢人。她决定此次回去后好好教导弟子,先来个魔鬼课程,再配合地狱训练,最后给他们一个永世难忘的特别回忆。哼哼,看哪个还敢随便乱来。

    老师怪怪哒,似乎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小动物们警觉性很高,一路上没人捣乱,都在悄悄分析老师是不是又在计划怎么整他们。没办法,惨痛经历太多,简直心痛到不忍回忆。

    在这种诡异的气氛下,一行人于半个月后顺利到达长安。

    “噗!你们快看,那些人好生奇怪。”

    众人顺着李崇义的手指看过去,只见长安城外有些百姓正排队进城,他们穿着打扮很是怪异。

    王珏摸着下巴琢磨,许久未回长安,这难道是今年冬天的新时尚?

    李承乾观察一会儿,用不确定的语气说道:“似是像羽绒服,却与老师做的,和军队里用的款式颇为不同。”

    一个声音从后方传来,打断了弟子们的讨论,“哎呀,你们回来怎么不提前说一声,都没准备好吃食!”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王宝柱带着很多赶车的村民从后方过来,他们车上都装满了大袋子。

    “二哥要去西市吗?你们这是要卖什么?”

    王宝金得意一笑,“嘿嘿,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去年冬日羽绒服兴起,好些百姓没赶上做,今年鸭毛大卖。”

    卧槽,自认走在时尚尖端的某人不淡定了。自她出江湖以来,一直是别人效仿的对象,一直是个传说级人物,怎么可以落于人后?应该是姐不在江湖,江湖却充满姐的传说才对!

    王珏假装镇定,“二哥,为何百姓们所穿之款式如此奇特?”

    “前些日子圣上送大臣们羽绒服,款式都是这种类型。据说是尚服局司衣司设计的新款式,他们家族开在西市的店铺都卖断货了。”

    黄文颔首感叹:“原来如此,上有所好,下必效行。”

    也就是说…眼光诡异的人是圣上?!弟子们恍然大悟,王珏则是略感不对劲。细看之下才发觉,百姓们穿的衣服样式有些眼熟,很像她去年画的那些。当时觉得设计太过靠近现代才没用,现在看来果然不适合古人。

    呵呵,这些款式图不该在她书房吗?用了还给改的乱七八糟,此事肯定与杂家无关,那就只剩一个可能……。

    他们进城后与王宝金分开行动,王珏带着弟子们挨家送礼物,李承乾则是直接回宫去了。按距离远近,先去程处默家,还能顺便卸下他的行李。

    程处默大步走到程咬金面前拜礼,“阿爹,孩儿回来了!”

    程咬金挥舞着大熊掌,照儿子肩膀狠狠拍两下。见程处默没被拍趴下,他砸吧砸吧嘴道:“好小子,出去一趟连身体也结实了。听说你在登州干得不错,没给咱老程家丢脸。”

    另一边,程咬金的媳妇崔氏在招待王珏。

    两人寒暄后,程崔氏挑起新话头,“虽说都姓崔,我们跟他家可不是一个崔。待娘子听得那些传闻,若连我家也怪上,我可不答应。”

    呵呵,江湖果然有姐的传说。安心,满足,得意<( ̄▽ ̄)>哇哈哈…。

    等会等会,不对劲呀!小事或旧闻对方不会特意提起,难道王老大婚宴上出事了?王珏连忙开口相询:“我这几个月并未在长安,可是我家里事?”

    程崔氏见王珏肯问,连忙抓紧时间踩崔轩,“这不是总有月食嘛,崔轩说你在登州把白骨变活人,定是老天用月食来示警。”

    “哦,我竟不知自己有如此大本事。博陵崔氏与清河崔氏自不相同,您长子又是我爱徒,再有长安令帮忙破旧案,我对清河崔家充满善意。”

    王珏跟程崔氏聊天这会儿,李承乾已经赶到长孙皇后的居所。还没等他找到人开口诉苦,李泰和李丽质先冲了过来。

    李泰的胖脸挤成囧字,“大哥,你可回来了。”

    李丽质眼泪汪汪,“呜呜大哥,长乐不要穿这个嘛。”

    额,带兔耳和熊耳的羽绒服帽子?好像蛮可爱的……。

    李世民得意着从同一方向走过来,看到李承乾先是一愣,愣完就开训,“怎么回来就往后宫跑,也不知道先给我请安。你们在登州做的不错,你处理地方政务略有不足,还得好好历练。”虽然口上这么说,他心里还是很满意的。

    看到躲在李承乾身后的两只小动物,李世民先是开怀大笑,随后又问李承乾,“你看他俩的衣服怎么样?”

    李承乾本想说很好,但看到弟弟妹妹强烈摇头的明示,他只得严肃着说道:“有失皇家威严。”

    李世民用怪异的眼神打量了一番李承乾,不怀好意地自问自答道:“你可知我从哪得来的衣服样式?我派人去你老师家偷…的时候,他们顺手带回来给我的。”

    累觉不爱,李承乾的大脑拒绝运转。不论是阿爹又想偷什么,还是老师设计衣服原本准备给谁穿,这两个问题他都不想思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