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圣贤养成系统(唐朝) 72|11.24|家



    李孝恭跟李绩领命修补堤坝,这活好干,他们有经验。待修完堤坝,李孝恭开始帮着刘度整理登州内务,李绩则是想办法捉住损毁堤坝之人,这活可就不好干了。

    李绩详细询问过刘度,据说当时水位下降没多久,刘度怕再发生事故,一直派遣两队衙役在堤坝附近轮班巡逻。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得手,要么对方武艺高强,要么衙役中有内应。若是第二种情况,恐怕他的行踪已经被对方监视。

    眼看着李孝恭和刘度进展顺利,成绩斐然。隔离区的百姓也在五日间病情渐缓,好面子的牛脾气着急了。他决定铤而走险一把,来个故技重施。

    计划是这样的,他扮成想破坏堤坝的人,再安排自己人追捕,看有没有人上套来救他。搁别人身上,都是自己运筹帷幄,派属下去做事。这位倒好,探子出身最爱做这种游戏。

    “贼儿,哪里逃!”

    咣当咣当,武器碰撞。嗖嗖嗖,李绩加快速度猛跑。巧遇路边有人牵着一匹老马,他翻身上马才逃脱,当然这个牵马之人也是自己人假扮的。

    李绩狂奔至郊外,也不见人来碰头。没准贼人谨慎,咱得继续演。一般情况下被官府追查肯定不能再回城,他在郊外找了个破庙待着。荒郊野岭的,首先蚊子多,其次没有吃食,半夜又觉得冷,总之挺受罪。

    牛脾气这个绰号不是白取的,李绩蜷缩着从破庙中的草堆上醒来,发现已是次日天明时分。他一琢磨,不甘心,十分不甘心。于是,他继续佯装逃捕,又赶了n里路找了另一间破道观住下。

    这回他学聪明,路上买了几个大肉包揣怀里,半夜饿时拿出来一顿吃。问题又来了,口渴没有水,第二日醒来嗓子干得直冒烟。不甘心,十分不甘心。按贼人心里分析,这种情况下应该在原处躲几日,经常到就近的村子打探情况。

    演戏演全套,李绩忍耐着又在破道观中居住数日,仍没有人来与他接头。不甘心,十分不甘心,他决定返回登州再做谋划,势必要捉到贼人!

    老马被折腾数日,很不待见李绩,赶路跟散步似的,硬让他两日后才回到黄县。这么一圈折腾下来,又为演得逼真,他衣服未换,胡须也没修剪,远看近看都像乞丐。李绩刚进登州府衙,就被虐到了,这帮人居然在吃大餐!

    “登州百废待兴,另有患病百姓需要救治,诸位如何有心情在此大吃大喝?”李绩可不管对方是太子还是名士,进屋就开始无差别攻击。

    “噗!李伯父,听说你去运动减肥了,怎么连仪容也不打理?”这么欠揍又能拉仇恨值的人,除了房遗爱不做他想。

    李承乾秀腹黑技,言语中话里藏话,“我们昨夜捉到了破坏堤坝之人,正在为此事庆祝。李将军快来就坐,若您回去瘦了,朝中大臣难免会误会我苛待您。”

    “捉到了?!”李绩走到案边,待仆从上来吃食后,低头猛吃不再言语。太虐心了,不甘心,十分不甘心。他这些日子的苦都白受了,到头来还被嘲笑胖瘦之事,郁闷!!!

    吃饱喝足一抹嘴,李绩恨恨地问道:“贼人在哪,我要提审他们!”

    “额…还是明日再审吧。”

    见刘度如此不配合,李绩吹胡子瞪眼,“我现在就要去!”

    看着李绩的背影消失在门口,周齐好奇地问着:“如果李将军看到那日配合演戏的手下,就是贼人之一,会不会很难过。”

    李123言情:“当然会!手下背叛,主公都要历数他们往日相处细节,然后挥泪斩杀昔日爱将。”

    王思源:“不会,他应该感谢那人没带人去围杀他。”

    武照:“若是我,我必杀之以儆效尤。”

    黄文:“还是该带回长安,交与圣上处置。”

    周齐:“要不,咱们去看看?”

    惯爱跟周齐抬杠的房遗爱难得没出言反对,王珏见弟子们跃跃欲试,连两位稳重的官员也目露好奇之色,她无奈道:“悄悄去,李将军正在气头上。”

    他们走到牢房外,听到李绩的怒吼质问,“说,你因何背叛我,因何要做这等有伤天和之事?”

    李123言情对众人露出一个得意的眼神,话本来源于生活。几人不敢走太近,停留在牢内转角处偷偷张望。只见那犯人撇嘴嘲笑道:“我原本就不是你的人,谈何背叛?若不是王寡妇施奸计,我岂会暴露!李世民皇位来的不正,我等反他就是应当。”

    李绩听话题转到圣上的皇位问题,他连忙着人再把贼人的嘴堵上。这等事情虽然他有参与谋划,但之后别人的报复事件,还是越少知道越好。他临走前气哼哼地放话,“待回长安跟圣上有了交代,我必求圣上杀你!”

    王思源闻言沉默,自己还是太善良,急需反省。若被后入门的师兄们追智商,追凶残,恐怕会地位不保。听到凌乱离开的脚步声,李绩腿上一顿,这群混蛋!

    眼看着登州之事就要全部解决,刘度打算来点阳谋,刚好趁着王珏心情不错的当口说,“王县子,我有一提议,不知您是否感兴趣。”

    王珏拱手,“刘府尹请讲。”

    刘度连忙拿出自己事前准备好的台词开背,“我见您连最年幼的弟子也带出来,想必是希望学生们能通过事件学到知识,而非仅仅凭借书籍和您的灌输行事,可是如此?”

    “正是如此。我的弟子们爱好与才能各不同,虽不确定他们未来会选择做什么,但我认为无论从文从武,或像我一样甘愿当一闲人,都该增长阅历丰富知识。”有点意思,他想干嘛?

    刘度也不卖关子,他看着王珏直言道:“登州百废待兴,王县子何不留下历练弟子?虽不敢说全权交付,但可保证让百家派弟子在登州暂代事务。”

    不是有点意思,是很有意思。刘度竟跟自己想一块去了,只是出发点与所求不同罢了。王珏想着登州问题解决,不会有危险危及生命,刘度也算得上有交情,实在机会难得。按正常发展,弟子们要到成年后才会被委派职务,若能提前在地方上得到历练,好处不要太多。

    李承乾作为太子尽管有李世民教导打理政务,但他毕竟不同于开国的长辈,他对地方上的猫腻不甚了解。这也是为他今后打基础,让他参与地方衙门运转,免得打理政务的时候因不了解情况被人忽悠。

    刘度的目的很好猜,他通过接触知道王珏有大才,若她留下帮忙重建登州,政绩还不滚滚来?两人皆坦荡,虽各有目的,亦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

    王珏再次对刘度拱手,“如此,我们师徒几人便多打扰些日子。”

    李孝恭傻眼,眼看着要回家,带不走儿子算哪门子事呀。他刚想出言反对,但想到留下的种种好处,和看到儿子兴奋的表情,到底还是把迈开的步子退回去了。

    就这么着又住了几日,待最后一位患病百姓归家,二李带着同来的医者和护卫们,另有押解的犯人外加给李世民带的土特产,在众人的送别下启程回归长安。

    李绩很忧心,上次胖那么多,回去后被同僚笑话,被百姓猜测。这次他一番瞎折腾,把胖的那些肉全还回去了,那些个唯恐天下不乱的,还不定要怎么糟践他呢!

    送别二李,王珏带弟子们回到包下的客栈休息。李承乾一个人悄悄出门,他要去的是那个已逝小娘子家中,看是否有地方可以帮忙。还没等李承乾找到人家门口,大眼小姑娘就提着篮子从一条小道中走出来。

    小姑娘眨着大眼睛,惊讶地叫道:“殿下?”

    李承乾温和地笑道:“本想到你家看看,正愁找不着门,可巧遇到你。”

    “殿下请跟我来。”她还小,心里可没有若太子在自己家中遭遇不测该怎么办,或者太子为什么独自前来这样的心思,她只是想热情地招待恩人。

    很简陋的小院带着一间土房,让见惯南山村繁华的李承乾想起,这才是普通农户的住房。

    “我做了馍馍给殿下,本想给您送去,结果就遇到您了。”

    在小姑娘期待的眼神下,李承乾从篮子里拿出一个馍馍,咬了一口。有些苦涩味,应该是用陈面做的。见小姑娘看着他手中的馍馍吞口水,李承乾微笑着掰给她一半,“我饭量小,你陪我吃吧。”

    “我每次吃一个馍馍都不够,殿下怎么只吃半个就饱了?阿姐常说我是小馋猪。”提到逝去的姐姐,小姑娘眼圈又红了,“阿爹阿娘很忙,我是阿姐看顾大的,馍馍也是她教我做的。”

    李承乾回到客栈,咀嚼着馍馍艰难下咽,苦涩味已从口中蔓延至内心。他耳边是回响着小姑娘送他出门时,孤零零站在门口问他的那句话,“殿下为什么没早点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