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圣贤养成系统(唐朝) 68|67.01



    一个月后,登州府,黄县。

    李绩和李孝恭站在江边,看着上涨的水位,汹涌湍急的江水,满面忧色。

    “使官,雨渐大,江边危险,不若咱们回州府再做商讨。”登州府尹穿着蓑衣,雨水与冷汗交汇顺着他脑门流下。这是他地头,得知会有洪灾他比谁都烦躁。好在圣上派来两位高官代为主事,天塌下来有高个顶着,高个可不能在事情结束前出意外!

    李孝恭叹息道:“唉,咱们回去吧。”见牛脾气李绩没动弹,还像盯着仇人一样注视江面,他再次出言劝解,“洪水还没来,你就想把自己折腾病?若有变故,谁人来带兵?”

    “是我莽撞了。”李绩跳下堤坝,抖了抖蓑衣上积水,向爱马走去。

    李孝恭亦眉头紧锁着向同一方向走去,他忧心啊,若真有人因混乱闹事,这登州地界恐要血流成河。原本圣上要派侯君集跟他一起来,老李婉言拒绝,开玩笑呢,这是个没事都能搅合出事的主,咱可不愿跟他共事。然后又点了大魔王程咬金,老李再次婉拒。最后轮到李绩,看到满朝堂怒视他的武将们,老李咽了咽唾沫,没敢吱声,其实他心里还是不愿意的。

    连换三人,他也算看明白了。感情圣上是被造反两个字吓出毛病,铁了心要派个狠角色过来。估计再拒绝得换成尉迟敬德,还是认了吧……。

    就这么着,他跟李绩带着第一批水泥,日夜不停赶路到登州开始加固堤坝。不止要监工,还要看着李绩与地头蛇们的互动,就怕牛鼻子一不高兴,用牛脾气指挥脑子行事。个中艰苦与心酸,非言语能表达。

    “你怎么又愣神,快走啊!!!”

    “来了!”

    李绩也挺郁闷,平时瞧着李孝恭这人挺靠谱的,怎么出长安就变得呆傻了?跟没见过世面的愣头青似的,成天看着他愣神,有病……。

    三人回到州府,坐定后齐齐叹了一口气。登州府尹有件事儿憋心里许久,他实在忍不住发问道:“南山王县子在登州也是很有名,只是名士少有懂得匠人手艺的,那堤坝…可用我再着人想办法继续加固?”

    水泥的坚固由程咬金演示,他们亲眼所见。见自家爱子的老师被质疑,李孝恭板脸道:“最近连天下雨,百姓间早有人借机传谣言,你管好这事就行。至于别的,我等自有打算。”

    说到谣言,李绩追问道:“我让你找人传出的消息,传得怎么样了?若你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哼哼,别怪俺不讲情面!”

    “正想跟二位说此事,有圣上梦到老君的消息在前,再提起此事,百姓多是愿意相信的。只是在传消息的过程中,我发现有另一伙人在抹黑圣上。对方比较狡猾,我们跟丢过一次。怕他们提高警惕,最近不敢再跟太近。”

    李绩神情一动,若能捉住条隐于暗处的大鱼,也不算白来一趟,“我派些人配合你们行动,你的人负责带路,我的人只管拿贼!”

    见李绩神情略显骄傲,便知道他派出的是自己嫡系,登州府尹连忙应下。他跟李绩一个想法,本以为发洪水是倒霉事,若能因此捉住条有反心的大鱼,没准能因祸得福。李孝恭看着表情如出一辙的两人,脑仁生疼,还是他来多关注下洪灾问题吧。

    与登州不同,长安的天空万里无云,所以…特别适合放风筝。

    弟子们没日没夜地辛苦半个月,王珏既说让他们放松几日,可不是说说而已。这不,古代能玩乐的项目实在太少,她想来想去,决定扎几个漂亮的风筝给他们。

    刘大包和王思源很有默契地跟武照一组,经过多日相处,他们都发现这个小家伙比较好强,有时爱逞能。风筝比她的人还高,可别放放再把自己放飞了,还是多看顾着点吧。

    房遗爱和周齐相看两厌,他们也分别由年长弟子带着。就这样,他俩也能闹起来。一开始是三组比较谁放得高,赶上一阵大风,房遗爱和周齐的风筝缠一起了。年长的几个忙着解线,听到嘈杂声再回头,俩小的已经动手打起来了。

    李承乾作为太子在外面比较注意形象,他们在随园外的空地上放风筝,有很多村民和书生们围观。尽管很想玩,他还是选择跟王珏和王熙然坐草地上看热闹。

    见两人动手,李承乾刚想去阻止,就被王珏拉住,“他们是在比武,又没乱打,不急着阻止。待为师看看他们在哪方面还有不足,过几日也好给他们加点课。”

    刚走过来准备瞧热闹的王宝柱浑身一冷,他又想到了那个点蜡的习俗。看热闹什么的还是算了吧,这月随园收入还没统算,还是回去干活好了…。

    黄文:“两位师兄武艺高强,连老师都看得津津有味。”

    周齐闻言暗恼,每次遇到小混蛋挑衅都乱分寸,竟忘了此处是外面,有很多人围看,恐怕会给老师丢脸。房遗爱也如被被点穴般定住,糟糕,又要挨训!两人默契地看向黄文,一脸控诉,怪他为啥不早提醒。

    “累了吗?过来歇会吧。”

    两人先偷瞄王珏脸色,见她面上无怒意,心下大安。其他几人也玩得有些累,他们一起来到王珏身旁跪坐,喝着仆从们递过来的温水。

    李承乾拿过房遗爱的风筝,好奇着问道:“这个风筝上所绘内容可有故事,他们姿态洒脱,好似仙人。”

    李123言情也看向风筝,他被上面的五言诗吸引,“浮世生万象,喧嚣远尘去。蓬莱出仙人,缥缈意难测。好诗,好意境,只是这蓬莱为何处,我竟没听说过。”

    弟子们一脸求知欲,王珏则是遥望东方,眼中尽是担忧,“百家派有一先祖名为吴元泰,他曾经讲述过一段神奇经历。我们口耳相传,慢慢把这段经历变成神话故事。故事里的蓬莱就是黄县,崇义的阿爹前些日子刚去那。此图所绘,就是那故事情节。”

    “老师,可否讲讲那个故事?”

    “故事名曰八仙过海。相传蓬莱仙境住有八位神通广大的神仙,恰逢蓬莱仙岛牡丹盛开,八仙与五圣在白云仙长的邀请下……。”

    随着王珏讲述起八仙过海的故事,围观人群也渐渐安静下来。他们最喜欢王珏这点,除了每月初一的讲学,若遇到她在外给子们授课,从不让大家回避。除了村民们和经常往来随园看书的书生们,今日又多出一个群体--来寻找李123言情的小娘子们。

    听王珏讲故事,三两句就提到牡丹,小娘子们俱是一震,内心充满期待。

    “八仙遨海,顿时海面如翻江倒海,滔天巨浪震动了东海龙王的宫殿。”不知黄县的海怎么样,王珏讲到这句的时候,黄县的江河倒是开始发威。

    李孝恭看出李绩的急色,他也是果断之人,“这里有衙役,你留几个武艺好的给我就成。恐怕那些传谣言的会在此时趁乱行动,一切就看你的了。”

    “我们的衙役都是平日勤练的好儿郎,李将军不必担忧。”登州府尹亦有借危机立功的念头,他不愿错过这个捉住歹人的好机会,也跟着劝说起来。

    李绩是爽快人,三人也算共患难,他临走时眼圈微红道:“那成,堤坝就全托二位了!”

    此时洪水已涌出堤坝,衙役们和被征徭役的农户们一起站在堤坝边,快速地往上放沙石袋子。另有主动过来帮忙的百姓,他们手中拿着工具处理漫出来的河水。由于堤坝坚固,比历史上遭遇的情况强太多,众人虽着急但也不至于危及生命。

    一般搞军事的手下都有细作,李绩以前就是细作出身,他对此具有十足经验。一番换装打扮后,他与带来的探子们分头混入百姓之中。

    他们所用招数很简单,引蛇出洞。李绩使眼色,一个农户打扮的小将咧嘴哭道:“苍天啊,为何要如此对我等,可是有谁触犯你的威严?!”

    李绩假扮文士感慨道:“圣上不仁,老天如何不降祸?”

    他旁边的老汉反驳道:“你们瞎说什么,老君都给圣上托梦了,都是因有人造反天帝才降灾祸!”

    一个学子模样的小郎君接话,“就是,要怪也该怪那些不知感恩之人。圣上月前便派人来给增固堤坝,听说筑建堤坝之物还是百家派提供的呢,我看出不了大乱子。”

    “你们与其在这发牢骚,不如同我们一起去帮忙!”众人见大婶手中拿着工具,也纷纷散开回家取工具。

    这种时候最为关键,李绩没有离开,反而大叹道:“愚民,一群无知的愚民!”

    刚才接话的小郎君去而复返,“唉,郎君说的虽是实话,但还是不要在外面说出来,不然恐会给自己招来灾祸。我没有郎君的气魄,只能聚三两志同道合的好友关起门来发牢骚,实在惭愧。若郎君不嫌弃,可愿去我等聚会处小坐。”

    李绩内心兴奋,嘴上却婉拒着,“这…恐会太打扰。”

    “哪里,我们这些人都是通过这种方式认识的,郎君无需见外。”

    “那好吧,我就厚颜打扰了!”

    两人相偕离去,李绩的手下们不敢跟太紧,最后只远远看到他们进入一个死巷。再去巷子口打探,已无二人踪影,想来是已进入其中某一户人家。

    李孝恭忙着与洪水对抗,一天都没来得急吃口饭。李绩则是吃撑了,为了不被大量灌酒,他直说自己饭量大,拼命吃…拼命吃……。

    李绩最后是晃着出去的,他打算好好休息一晚,明日继续行动,看到底能捉出几拨人。

    经过多番探查,李绩已经锁定所有造谣者聚点。他安排亲兵涌入各个院中,一个没落全捉起来。捉人也是讲究经验的,先卸下巴,再卸胳膊,最后敲晕绑起来,嘴里别忘堵上破布。不知道的,得以为他们是专业劫匪!

    从筑坝到对抗洪灾和捉造谣者,此次事件历时一个多月。最后结果是两个人瘦十多斤,他俩掉的肉都长另外一人身上了。

    洪水虽造成临近江边的农户损失,但索性没有伤亡,也没有蔓延到全县。再有李绩捉到的,分为八个驻点的一个造谣外加吸纳成员的团伙,他们这次妥妥立了大功。

    共患难是增进友谊的好方式,三人对视,一切尽在不言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