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圣贤养成系统(唐朝) 67|01



    次日一早,工部尚书段纶和工部侍郎阎立德联袂来到南山村,两人来得不巧,因堤坝之事实在紧急,王珏与弟子们昨晚便开始住到山上。此时,他们正带着两府仆从们分工造水泥。

    虽说仆从们卖身后便是主家私产,但也保不准会出现受人胁迫或说漏嘴的情况,还是让他们一开始便不知道具体配方和操作流程为好。不止如此,王珏还再三强调了此物的重要,泄密者直接交与长安令处置。

    王家仆从们比长孙家的还紧张,这是王珏第一次对他们如此严厉。想到主家的种种好处,他们暗下决心,就是刀架脖子上也不说出去一个字!

    再说两位工部来客,他们一听王珏在上山,就想到昨日长孙无忌他们提到的小树林,小心肝颤巍巍。还好赶上午时,王成正准备送吃食上山,两人跟着他也不用怕被困住。

    从辰时开始干活,监工的同时还要完成老师给的数学卷子,弟子们都累坏了。这不,见王成走过来,所有人的视线都随着餐盒移动。他们浑身脏的快看不出人样,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席地而坐,狼吞虎咽起来。

    老实人段纶和谨慎小伙阎立德相视无言,那个吃得满脸菜汤的应该是房家老二,他旁边的小花脸不会是太子殿下吧?!这可如何是好,不知太子殿下有没有特殊癖好,比如被人看到窘态后暗搓搓地记在心里,等自己得势时再除掉这些人啥啥的。

    王珏来到天池边吃饭,看到两人正神色忐忑地观察李承乾,她好奇发问:“二位是?”

    呜呜,俺们刚想回避,王县子咋就来了!时也命也,后半生只能听天由命…。

    从忐忑到沮丧,王珏以前都不知道,自己说的三个字能有这么大威力。见大家都停下手中的动作注视他俩,段纶作为来人中官级最高者,只能开口答话:“我是工部尚书段纶,按圣上吩咐来此处取水泥。另外,您托长孙尚书转交的书已出样本,我给带来了。”

    “段尚书有礼。”

    两人互相见礼后,王珏接过段纶手中的书册开始翻看,成品居然比她想象的好很多,可见是特别下过心思的,“书很不错,有劳你们了。筑造堤坝时间紧急,我们会在半月内提供足够的水泥,段尚书无需担忧。”

    段纶和阎立德扯出一个同样难看的微笑,这个解释总比被想偏强,其实他们还有件愁事儿,半个月以后怎么来拿铺路的水泥…。

    两人走后,弟子们开始传阅书籍,李123言情刚得知王珏帮他出书的事情,他激动地说着:“弟子感谢老师的看中,今后会写出更好的作品,绝不给老师丢脸!”

    王珏倒是挺期待,更好的作品能是什么内容,她鼓励道:“为师看好你,再接再厉。”

    此后半个月,他们都按这个作息过日子,总算赶制出足量的水泥,众人都觉得该好好放松几日。王珏正跟家人和弟子们吃大餐,王成来报:“娘子,工部的人又来了。”

    所有人具是一顿,最坏的情况就是水泥运输中出现问题,他们还得继续做。只有李承乾小愣后面色赤红,他光想着洪水的事情,把他爹要铺路的想法忘脑后了…。

    要求人,得先示好。众人相互见礼后,段纶开口道:“王县子,书已印好,我们给您送过来。”

    王珏客气道:“有劳两位,不若留下一同用饭?”

    “不用不用,我们还要忙铺路的事情呢!我们过来就想跟您说这事儿的,瞧着水泥多出不少,我们就做主用它铺长安城的道路。结果刚铺两天,水泥不够用,这…总不能铺一半吧……。”阎立德说得很没底气,面容也带着尴尬之色。

    这个主意出自李世民,他俩特别后悔去请教他,圣上想到‘妙招’,两个老实人不敢不用。但是用了吧,肯定得招人恨,只盼着不要因此被怨上。

    “唔…因着造水泥,我们有好些事情都在延后,最近恐怕没有时间。这样,等我们有空再做,到时我让人给二位送工部去。”王珏停顿一下,状似没看到二人着急的神情,她继续说道:“反正铺路也不似堤坝那种紧急事情,慢慢来吧。”

    左右为难,里外不是人,到哪都碰一鼻子灰,说得就是工部这对难兄难弟。作为神仙打架,被夹在中间的俩遭殃小鬼,他们面皮不够厚,第一回合就被王珏挤兑回去。俩人愁啊,不知回去该咋交代。后宫的路刚铺一小半,听说娘娘们最近可劲奉承圣上,若因他二人…冷汗……。

    哼哼,若是长安铺路,每日走读的弟子们怎么能不提起,王珏脑瓜一转就想明白怎么回事。她这次不想继续吃亏,正所谓是: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与李世民斗,破财无穷。

    也不都是坏事,他们起码把书送来了。王珏见李123言情连吃饭都心不在焉,连忙叫来王成吩咐道:“把书拿到随园出售,书背面有售价。每月结一次钱,直接交给李123言情就行。”

    王成离开,王珏又对眼中含泪的李123言情说:“喏,一切都安排好,快吃饭吧。”

    李123言情抹干眼泪推辞道:“老师,印书、出售都有本钱,我不能都要!”

    王珏不在意地摆手,“别跟为师客气,你们没来之前,我给他们几人弄了个盐铺赚零花钱。待我再考量一番,也给你们弄个赚钱的营生。这书为师没出本钱,以后咱们拿水泥还这钱,你要是过意不去就多干点活。”

    房遗爱插话:“我攒好多钱呢,阿爹都没我私房多,娘说攒到我长大,够娶好几个媳妇呢。”

    “哼,也就缺钱的人家才会把女儿许给你!”不用想,能接这种话的必然是周齐。

    除了程处默,新入门的另外四人都有各自的原因在钱之一字上发愁,感动于老师处处为他们着想,几人也不矫情,纷纷起身大拜道谢。

    日子就这么着过呀过,有人也这么着愁呀愁。李世民已经连着好几日没去后宫,每次过去,大小老婆们都提起铺路的事。为着颜面,他一直义正言辞地推说,要先建堤坝。眼瞅着再有些时日,堤坝就要增固好,到时可咋整?王寡妇跟泥鳅似的滑不留手,他目前还没想出最新策略。

    就在李世民发愁的时候,有件事情解救了他。唯一令他不爽的就是,这件事还跟王寡妇有关系。继长安纸贵后,又迎来长安书贵现象。这个书,指的可不是四书五经的‘书’,而是李123言情所著的《牡丹花下死》一书。

    都说女人的钱最好赚,这个说法从古至今都是真理。尤其在古代,女人的主要工作就是管家,管家意味着掌握财政大权。闲来无事,库房钥匙又在手边,那就买呗。

    随园是个长安人时常关注的地方,但凡有风吹草动,消息利马传到长安。王娘子新收的弟子出话本小说,也算新鲜事。尤其不是那种学术内容,更让百姓们尤其是小娘子上心几分。

    不看广告看疗效,无需任何广告,书籍三日卖至断销,并且成功把小娘子们治疗哭…。

    “呜呜,多么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

    “爱之深责之切,书生在用自己的生命来交换爱情!”

    “我要去南山找李郎君,不知他是否也‘武艺’了得~。”

    以上是女人们的想法,男人们的想法得细分为老百姓和官勋两种。

    老百姓的想法普遍应了程咬金那句话,一点也不想看。官勋们则是共同想到一件事,长孙无忌给对头送牡丹花事件。卧槽,丫真阴险!整个一成精的老狐狸,简称老狐狸精。

    杜如晦琢磨着得挑个时间到南山复诊,不知是不是心里作用,他这两日总觉得心脏不太舒服。

    长孙无忌送得俩花盆明明已收入库房,又被看过话本的杜楚氏翻找出来,她正欣赏着移栽过去的牡丹花同大儿子聊天,“你看看,你爹还说长孙尚书送的是牛郎织女花盆,偏说不吉利不让用。我看呀,就是按这话本小说主角做的。你瞅瞅,花盆底下还有字呢,正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由于杜楚氏接连丢人,不止杜如晦不让她出门,她自己也想躲躲风头。因此,她并不知道写话本小说的人是王珏徒弟,不然指定得出言贬损。

    杜构闻言浑身一冷,不知该如何接话,只好低头装死。明明是个对郎君来说很恐怖的故事,为什么娘子们都看得爱不释手?!还有长孙尚书,他送来的东西也敢用?!

    杜如晦在杜楚氏解释花盆喻意的时候进门,他此刻正慢慢抚胸舒气。不是为长孙无忌的恶心人招数生气,而是被自家媳妇蠢犯病的。

    房玄龄有贤妻,不用他出手事情就完美解决。卢氏读完房遗爱带回家的话本,便想到自家的花盆。跟儿子交谈后,得知王珏找长孙无忌帮忙送书,越发确认自己的猜测。她办事向来干脆利落,转身就把花盆送人。

    送谁了?

    长孙无忌乐呵呵地回家,准备换身衣服到坊间听热闹。刚进花园就给吓一跳,花盆居然回来了。可别是真闹鬼才好,毕竟他养了那么久牡丹…。

    “你刚把牡丹花送人,满长安便流行起来,也不知道你是什么运道。也是卢氏为人爽快,你送他家那些个花,她挑两支好看的送回来了。”

    长孙无忌真不知自己是啥运道,恍惚醒悟如今已进入拼媳妇的时代。

    他不去坊间晃悠,不代表坊间不热闹。哥不在江湖,也不代表江湖没有哥的传说。这不,除了关于话本小说的情节讨论,大家说得最多的就是长孙无忌半月前送牡丹的事情。

    信誓旦旦者:“要我说,长孙大人就是话本里的主角。”

    考据党:“你见他有变老吗?”

    设身处地者:“额…许是他定力好,忍住了。你想啊,他心里肯定特别矛盾,特别压抑。你试想,一个美人在眼前怎么能不动心?还是他的理智战胜了情感。”

    宅斗高手:“有道理!不过还有另一种可能,他发现女鬼附于花上后,以广泛送牡丹为掩护,实则把有问题的那一支特意送给了某人。”

    眼观四路者:“蔡国公最近面色不太好…。”

    “哦~~!”那些在邻桌侧耳偷听的人,皆忍不住发出声音做恍然大悟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