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圣贤养成系统(唐朝) 66|64.63.62.01



    长孙无忌得水泥后虽急于回宫汇报,但耐不住王珏和其弟子们盛情挽留,他到底还是留餐至宵禁时辰才返回长安。老狐狸今日心情很复杂,得到水泥这种大利器本是兴奋事,但困于林中之事又让这种兴奋之情大打折扣,内心感受实在复杂到不可言绘。

    由于饮酒过多恐御前失仪,再加上不想破坏李世民夫妻的和谐生活,长孙无忌决定直接回府,明日早朝再禀报此事。他素来行事谨慎,想着王珏也算自己人,不若先实验下水泥的用法,免得出现错漏还得补救。

    长孙冲办事效率很高,牡丹花已经全部送光,原处正在归整,想来明日就能种上新花卉。长孙无忌琢磨着,刚好用这现成的地方做实验,若确实可用,他也想做几个王珏说的花盆试试。

    老狐狸不缺儿子也不缺仆从,他只要站那动口就可以,“此物名曰水泥,把水泥和沙子按1:3用水调匀,先称量好重量,要精确,万不可有错。”

    长孙家仆从看着长孙无忌神情严肃,皆是浑身一抖,做不好可就惨喽!仆从们在长孙父子的注视下,小心翼翼地操作着,过程就像dv按了慢动作播放键一样。

    “嗯,再做几个长方形的木盒子,做完后把水泥倒入其内,封口抹平。你们今晚要严密守好它们,若有错漏或丢失,哼哼…。”长孙无忌吩咐完便被儿子们簇拥着回房睡觉,他得好好养足精神,明日恐遭挑衅。

    行啊,像那么回事!第二日一早,老狐狸看到成型的水泥砖块,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他先做了一系列高难度动作,站水泥砖上一顿蹦哒,看得仆从们心脏忽悠忽悠地起伏。不是怕他摔着,而是怕水泥砖碎掉,老爷再找茬。

    长孙冲把水泥砖块拿起来,仔细检查着,发现砖块上面连裂痕都没有,好东西呀!长孙家仆从们都惊呆了,自家老爷那少说也有百来公斤的坨这么折腾下都没事,此物太神奇!

    “嗯,你们今日轮值休息去吧。冲儿,记得打赏他们。”老狐狸从来不是吝啬之人,家中赏罚皆有依据可循。

    伴随着长孙冲的应承声,长孙家仆从们的拜谢声,长孙无忌精神抖擞着去上早朝。

    人家随身携带着宝贝,待他慢悠悠进殿时,大臣们已差不多来齐。圣上还没来,咱们先唠两文钱的吧。

    “俺还想着瞧瞧王县子新造的泥巴呢,感情长孙尚书已经实验过了,忒没劲。”听程咬金言语间的内容,就知道程处默又要被坑,这话要是传王珏耳朵里,指定得让他家孩子多玩几天泥巴。

    程处默躺枪,虽然他彪起来很有自家老爹的神韵,但这孩子平时还是挺正常的。若他知道自己跟家人吹嘘了一晚的神物,到阿爹嘴中竟成了泥巴,不知要如何沮丧呢。

    “长孙尚书‘和得一手好稀泥’,你又不是没见识过,好奇个什么劲?”

    杜如晦说这话惊到很多人,殿内各人都暗猜测着,长孙无忌是怎么把人得罪成这样的。长孙无忌自己也有点发懵,他在心里过了一遍,除了送牡丹花,自己还真没再干啥。难道,杜如晦家里闹鬼啦?!

    看着杜如晦哀怨的眼神和眼底明显的青黑色,再配合长孙无忌好似恍然大悟的表情,大家好奇透了。别眉目传情,言语上给咱点来点暗示也好啊,像现在这样让俺们上哪猜去?

    杜如晦在书房骂了长孙无忌一夜。自得了牡丹花,他那败家媳妇喜爱非常。本不是大事,但备不住她在夜里抱着花盆跑人窗底下哭,吓得老杜心脏差点犯病!

    杜如晦表示完不满,房玄龄抚着胡须得意道:“我家那个孽畜,长这么大头回做件好事。若不是那孩子不善撒谎,我都不能相信长孙尚书在小树林里迷路。”

    “那山上的树林被王县子设了阵法,哪天你们也去试着走走。”长孙无忌做了一晚上心里建设,这会儿应答起来不见气急之色,输人不输阵就是这么个情况。

    另一个和稀泥好手连忙出言转移话题,崔智贤故作疑惑地说道:“王县子干嘛在山上弄个迷阵?”

    大部分人想到李世民要在人家院子里搭帐篷的事情,还有小部分人想到王珏被拐之事,崔智贤显然也想起这点,后悔死。这不是明摆着自打脸嘛,长安和周边的安全都归他管…。

    八卦帝李世民不甘寂寞地出场,“众卿家在说什么?很热闹嘛!”

    “圣上,王县子已造出抗洪水之物。此物名曰水泥,微臣身旁这块砖就是昨日用水泥所造。臣已试过,此物很坚硬,请圣上封赏王珏。”长孙无忌打得好牌,利用别人的东西,双重邀功。

    李世民假装没听到最后一句话,他好奇着问道:“如何测试的,做给朕看看。”

    长孙无忌把砖块推到殿中央,看着程咬金说:“程将军方才就颇为好奇,不若让他来试吧。在此砖上用力踩踏蹦跳,砖无裂痕。”

    程咬金瞪大牛眼,三两步踏上砖开蹦。他那力道自然不是长孙无忌能比的,随着他变换无数姿势,越来使劲折腾,众人只觉得眼花缭乱,头晕眼花,大殿似乎都在晃动。

    “停停停,朕已经看清楚。”李世民也迷幻,今日之前,他都不知道程咬金能施展这么多招数!

    见砖块没事,连程咬金这种厚脸皮的都免不了面色带红。长孙无忌低头偷笑,敢嘲笑咱,分分钟给你还回去。剩下两个不急着收拾,他心中早有恶心人的对策。看来,待会儿免不了要去工部走一趟,催催帮王县子之徒印书的事情。

    房玄龄见李世民只顾着傻乐,连忙提醒道:“圣上,王县子先造犁具再造水泥,请圣上封赏。”

    “咳,不急。王县子还说送与朕炼钢法,到时再一起封赏。”李世民也是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他心里有自己的小账本,类似花露水什么的,都要慢慢弄到手。

    “这水泥制造之法…?”

    大臣们皆垂首,就怕自己忍不住笑出来被迁怒。圣上每每要贪图人家学派的东西,都有好戏上演。

    见长孙无忌面露犹豫,这次站出来说话的竟然是崔轩,“长孙尚书可是有什么难处?可是王县子太过傲慢无礼?此等重要之物怎么不献于圣上,若能用此物铺路,便能实现南北畅通往来,这可是有利于百姓的大事!”

    长孙无忌先是愤怒,什么东西也敢先于自己说话!再看他说的内容,妥妥地想让自己跟王珏结仇呢。同级别的对付起来顶多恶心对方,崔轩这种虾米倒可以下点狠手收拾。哼哼,你会付出代价的……。

    代价来了,李承乾站出来,如实转述着王珏的话,“此物于我百家派甚为重要,家师曾再三叮嘱不可外传。家师最怕有那自作聪明的平庸之辈,怂恿圣上用此物铺路。此物确实便捷可提高往来流通,但同时也意味着,若有敌军来犯,他们的行军也将畅通无阻!”

    李世民和大臣们回过味来,皆是浑身冷汗。大唐内有造反不断,外有诸部虎视眈眈,可不太平!若让道路顺达,后果不堪设想!想到此处,擅长迁怒的大爷们开始怒视崔轩。

    “难怪王县子不信任我等,皆是因为有你这样的蠢材存在!”

    “唉!可怜了崔家那些个好儿郎!”

    听有人又要提起博陵崔家那些被压制的人,李世民连忙开始打岔,“虽然不可全铺,但长安城内部还是可用此物的。”

    虞世南第一个出言赞同,“微臣赞同圣上的想法,长安毕竟是都城,合该更气派些!”

    孔颖达撇嘴不语,别以为咱不知道他啥心思,不就是想让圣上铺路,他好骑着自行车满城炫耀嘛。不羡慕…咱一点也不羡慕,反正羡慕也没用……。

    李世民见无人出言反对,眉开眼笑道:“那成,工部负责铺路,先把宫里的路铺了。”

    工部的人无法继续装死,只得问出两个招仇恨的问题,“圣上,这水泥微臣要去哪取?是先修堤坝还是先修路?”

    李世民的笑容僵硬在脸上,他是想着同时进行两不耽误,反正匠人够用,却忘了要从王珏那里要水泥的事情,他眼珠一转说道:“你们去王县子那取就是了,她自来如朕一般怜惜百姓,绝对会配合你们的。”

    “行啦,退朝!”李世民又恢复笑模样,走之前还不忘用眼神给他大舅子传递指示。

    反正他找工部的人也有事情,长孙无忌三两步追上正在聊天的工部尚书和工部侍郎,“王县子对大唐贡献良多,她弟子所著之书可得尽快印才好。”

    “自然,我们这就回去催催。”

    “再有,王县子颇多事情忙碌,拿水泥时不要过于打扰人家,铺路这些个琐碎之事大可不必提起。”

    “这…不好吧?”

    好不好的,长孙无忌早已走远,又不是让他去得罪人,他才不管什么好不好!今天他挺忙,水泥的用法刚才交给工部之人,家里的水泥不打算送去工部,他还想回家做花盆呢!

    长孙家另一拨换轮值的仆从们,也因为他这个决定累得够呛。长孙无忌借鉴王珏给杜如晦医病时的整人法,他先让家里匠人做些特殊形状的模具,再让仆从们利用模具造水泥花盆。

    第二日早朝后,长孙无忌开始吩咐管家挨家送礼。然而,各家反应不一。

    杜如晦:“这花盆形状颇为怪异,似乎有些眼熟。还是收进库房,不要使用为好…。”牡丹花已经让媳妇疯魔,若再配上花盆,还不得送他归西!

    房玄龄:“这才对嘛,上次突然送好东西来,害我警惕好几天。房成,把长孙家送来的花移栽到这个花盆。”你的花配你的盆,出问题也是你的事情。至于花盆的形状,咱要在乎这事焉能混至今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