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圣贤养成系统(唐朝) 65|64.63.62.01



    虽是夏日,但天刚蒙亮,此时天气还是有些凉的。一股股寒风吹来,弟子们忍不住紧了紧衣襟。

    昨日李承乾并未回宫,其他走读的弟子也因王珏所说卯时上山授课,而未归家。他们正是嗜睡的年龄,一大早就被闹猪挨个弄醒,现在爬起山来还是睡眼朦胧。

    新入门的弟子们才泡几天锻体药,并不耐冻。刘大包冻搓着双手,用口哈热气取暖,他好奇着询问道:“老师,为何山上比山下冷很多呢?”

    王珏赞赏地看了他一眼,这孩子果然是是个搞研究的好材料,“人无法屏住呼吸存活,因为这世间存在一物名曰空气。空气透明且无色无味,当它流动起来,便成为我所说的风。我们所感觉到的冷热变化,所处环境温度,空气是一个决定因素。我们虽在山上,但这点高度与我们和太阳间的距离相比,实在微不足道,所以山上空气不会因为比地面空气离太阳更近,而出现很大温度变化。那么,你们说让空气升温的热量从哪来的呢?”

    呜呜,不带这样的,人家刚起来脑子木木的…。

    弟子们打着哈欠,眨巴着可怜的小眼睛,迅速思考起来。李承乾试探着问道:“可是从土地上?每到夏日土地都炙热,冬日土地被雪掩盖,天气很冷。”

    王珏颔首,她对着其他弟子们道:“你们大师兄说得很好,若想学会我百家派精髓,观察儿子极为重要,你们也来说说。”

    房遗爱亮着嗓门抢先说:“毛毛虫,我夏天抓虫玩的时候,发现它身上烫烫的!”

    王珏浑身颤抖了两下,别看她在末世能挥刀砍丧尸,其实她一直很恶心毛毛虫、蟑螂之类的东西。

    李崇义显然也受不了这东西,他轻咳打破安静的场面,“江河、湖泊等地上的水。”

    黄文接着说:“我平日在家负责打理花园,夏日里植物也会发热,是否也有传热的作用?”

    除了王珏,其他人一齐同情加心疼地看向黄文,这家伙虽是庶子,但也是豪绅家长大的孩子,这都过得啥日子呀?!可怜,太可怜。

    王珏嘴角微翘,对黄文这种说不上错处的小手段,她不欲指责。每个人的生长环境不同,融进骨子里的处事方式也不同,他也只是习惯性的想引起怜惜,更受同门重视而已。

    经过几日的相处,王珏对新入门几人的性格,也有了较为深刻的了解。李123言情为人洒脱癫狂,他头脑反应够快,知道掌握好分寸,并不像那些容易冲动,受人鼓动之人。黄文外表与行事皆是温文尔雅,为人处事圆滑,话到嘴边也会给人留有余地,内心细腻,思维缜密。程处默得他爹真传,惯会装疯卖傻,深懂明哲保身之道。武照虽还小,也能看出她擅于相人,知道做什么事情的时候,该找谁帮忙能达到目的。刘大包是所有弟子中最憨厚单纯的,他所想的只是认真跟老师学习,对人情往来方面略有欠缺,也不爱听八卦凑热闹,实打实的理工宅男。

    结束短暂的思考,王珏总结道:“除了空气,土壤、植被、江河、湖泊等要比空气更容易吸收太阳的热量。空气热度大部分来自地面的炙烤,因此离地面越近,空气获得的热量也越多。”

    见弟子们眼神明亮,王珏继续说道:“这些都是咱们今后会讲到的知识,你们也看到那日考试时来行刺的刺客,为师希望你们先能保证自身安全,才连续让你们习武。今日咱们上山要做加固堤坝之物,明日开始,为师继续授予你们咱们百家派的学术知识。”

    程处默击掌道:“老师说的忒有道理,先练身上功夫,不服就打回去。等练完嘴上功夫,咱们再偶尔跟人用嘴讲道理!”

    师生闻言,全体沉默。老程家的祖传处事法,咱不好纠正,还是闭嘴别评价为好。大家加快脚步,一路上不在吃着冷气谈话,一行人很快就到达山顶。

    王珏看着已经按她阵法重新布置的山顶,嘴角得意地翘起,她对着眼前的树林扬起下巴,得意地说道:“为师让你们连夜背诵的口诀可都记住了?”

    “记得!”“应该吧…。”“呵呵…呵呵呵……。”

    除了记得两个字,剩下的回答被王珏自动屏蔽,“既然记得,你们在前面带路,按口诀说的走。”

    好几人傻眼,那拗口的破口诀跟穿过树林有什么关系?

    黄文谨慎地询问:“老师,林子里可是有捕兽夹和陷阱?”

    “并无,这个林子是个迷阵,若不按口诀走,便会陷在里面进出不得!”王珏今日也是傲娇了,这个阵图是她学了许久玄学内容系统中才出现的,得来实在不算容易。

    “竟是如此?!”房遗爱一声惊呼,兴奋地连瞌睡都不再打。他刚窜出去一米,就被王珏追上,拽住衣袖拉了回来。熊孩子要是在这跑没了,可真不太好找。

    “你跟武照年岁太小,以后不准单独进此林。”虽是说两个小的,王珏说完却看向其他弟子。

    王思源的笑容有些危险,“我们会看顾好他俩。”

    武照嘟嘴,因为年龄相近,自己总被与二师兄算作一拨,好心塞……。周齐则是捂嘴偷笑,来个一个小师妹,她终于解脱要跟二缺相提并论的命运啦!

    得到王珏的眼神示意,李承乾念着口诀在前方领路,“数承北斗,坎位始,遇奇逆,逢偶左,始终方违,由兑破阵……。”

    村民们为感激王珏一直以来的帮助,难得被她托付办事,这个林子是集全村之力完成,与王珏所给图纸分毫不差。别看只是栽树,怕在林子里迷路,他们都是一层层转着圈,从内而外开始栽种种的,运作起来颇为繁琐。

    大概用了两柱香时间,众人才走到林子中央。王珏所谓的山顶大宅并没有围墙,而是用竹子间错搭建的几十个两进小院,全做分给弟子们之用。

    王珏指着天池边上的其中一个小院道:“喏,这个小院是我的,你们也选好自己喜欢的住处,我好遣人置备内里的物件。”

    弟子们速度很快,院子结构一样,他们选的都是围着天池一圈的院子。

    王珏满意地颔首,这样围一圈住,授课时在天池边上讲解,也不会因空置的屋子而显得没有人气。她对弟子们招手,带他们向隐藏在住屋深处的一个火炉走去。

    看到弟子们面露疑色,王珏略尴尬地解释道:“时间比较赶,只做出一个炉子,以后这片空地会圈成一个作坊,有些课程需要用到。”

    李崇义搓着长茧的小白手,那股熟悉的不妙感,又在心中汹涌翻腾,不会吧…。

    “为师占卜出,7月会发洪水,今日咱们要做一物,用来建筑堤坝之用。”

    坑爹呀…还没想好躲懒的姿势…又被自己内心的道德绑架了……。

    王珏在大家没注意的时候,恶作剧般得意地看了李崇义一眼,“材料已经备好,我口述步骤,你们来动手做。咱们要做之物名曰水泥,先把这些杂料、煤和石灰石分别弄成小碎块。”

    阿绿在天池内游泳,王珏坐在火炉附近悠闲地取暖,除了这两个清闲的,剩下皆是满脸黑灰,满手污垢,满脑门汗的苦力。整整忙活到黄昏,水泥才造出来。

    “做得不错,我跟长孙尚书约定下午相见,时间已过太多,咱们下山去吧。”

    一人一猪悠闲地看风景开路,后面跟着几个抗麻袋的苦力,王珏深呼吸,这种看别人干活,自己爽歪歪的过程实在太滋润了,意犹未尽!

    “你走开,再把袋子放我肩膀上,我就踢你!”

    “谁把袋子放你肩上了?是袋子自己要过去的,我有什么办法?袋子呀袋子,咱们不过去,那边有母大虫,好凶好可怕的!”

    “有本事你别跑!”

    王珏没滋润多久,房遗爱和周齐又开战,她现在跟李崇义一个心情,坑爹呀!早知道这两只又开闹,她就不给三个最小的徒弟小麻袋了,原本想锻炼他们筋骨的…。唉,跟这两只比起来,还是武照乖巧。

    想到武照,王珏回头看向她,见她正在低头小声嘟囔着什么。根据唇语分析,内容是:师兄师姐好丢人,以后老师授课,我要想办法让俩分在一块。

    得,没一个能让人省心,她果然是操心的命!

    一行人刚走到山腰,就遇到急急赶来的吴村长,“王县子!您可算下来了!!你们可有在路上遇到长孙尚书?他午时就带人上山去找你们,我忘记了山林的事情…。”

    呵呵,不用想,长孙无忌此时一定是被困在林子里了。无法,只得返回找他。

    房遗爱最喜这种趣事,他站在林外扯脖子开喊,“长孙伯伯,我是房家二郎!林子有阵法,你自己是走不出来的,要说听到我的声音,就答一声,我来救你出去。”

    许久后,长孙无忌的声音响起,“我们在这呢!”

    听声音,他们走的不算远。长孙无忌是聪明人,察觉到不对劲后便停住等人来。人很快被救出,只是长孙无忌的面色不算好。他是今日第三个觉得坑爹的人,居然被对头家的傻儿子救了,内心感受太复杂。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