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圣贤养成系统(唐朝) 64|63.62.01



    李世民威严的跪坐着,他皱眉斜眼藐视地看着殿中那位滔滔不绝表衷心的跳梁小丑。

    李世民实在忍不住,他怒斥道:“武德六年,高满政率马邑降唐,你先逃奔突厥,而后带领突厥兵马攻打马邑,高满政被你所杀。你的部下中原人居多,他们吵着想降唐,你才向太上皇自请镇守北边,说法是以此赎罪。哪成想,颉利可汗又派人招降你,你觉得突厥比大唐强大,遂又投靠突厥,临走还不忘扣押我大唐官员,之后多次与突厥联合在边关抢掠。如今,颉利政局不稳,你又来投我,可是当我弱傻?!”

    若搁在以往,李世民没准让这小人多活一阵,先封个国公啥的给他当当,慢慢套点突厥内部消息。现在嘛,哼哼,他有王珏献上的高产粮食和稻田养鱼法,有撒出去的探子,还有初一那日与诸部的暗里约定,这个恶心人的家伙已无甚用处。

    李靖最看不惯这种两面三刀的小人,他今日也不打算继续装佛爷,“若所有人降唐都能出尔反尔,损害我大唐利益后还能得到谅解,以后谁人还重视大唐?”

    长孙无忌知道李世民好面儿,连忙把面子问题摆出来说事,“圣上,此例不可开,有损您威严!”

    “天子一怒血流成河,求圣上下旨让他成河!”程咬金说完向腰间摸去,没摸到斧子,才拍脑门想起面圣不能带兵器。

    李世民先听一个小丑为自己辩解一早晨,又被某个不学无术的大老粗弄无语,他实在是不想在殿内多待。他又仔细思索一遍,免得杀完后悔。天灾的替死鬼已经找到好,再不济还有四月份谋反的长乐王幼良顶着,这家伙是真的一点儿用也没有。

    有了决定后,李世民板脸着脸威严地大喝道:“你当我大唐是什么地界?当我父子是容你戏弄的蠢材吗?来人,把他给朕拿下!”

    随着李世民一声令下,门外等候的护卫们一拥而上。

    苑君璋心有不甘,大声嚷嚷道:“我是自己来投唐的,并非被你等捕获,圣上如此做事,今后还有谁敢投唐?!”

    见李世民停顿住,魏征连忙出言补刀,“圣上切勿听小人谗言,若不是他叛唐又杀唐官在先,如何会有今日下场?”

    文官们开始挨个轮言,杀了俺们自己人,还想活着走出大唐,没门!

    “通报他的罪处,于百姓前处死!”李世民也有自己的思量,这才改元半年,光造反的就出了俩,实在寒碜人,正好拿他震慑下那些心怀不轨的人。

    文武齐拜,“圣上英明!”

    李世民矜持地颔首,“众位不必如此,朕是什么样的人,你等还不知吗?”

    沉默,俺们太知道你是啥样人,如果他还有利用价值,你现在该带着俺们跟他把酒言欢了…。

    李世民刚想宣布退朝,秦琼又站出来,“突厥政局不稳,何不趁势出击突厥?”

    萧瑀跟言,“臣赞同!”

    长孙无忌反对道:“臣反对,圣上跟颉利可汗有盟约,咱们先进攻突厥便是不讲道义。”

    此后半个时辰,又开始群臣混战,这次还不是文武分拨,比往常更为热闹,也更像菜市场。瞧瞧,程咬金撸袖子了,孔老头蹦起来啦,连李靖都开始吹胡子瞪眼。都亏没外人看到,给李世民臊的,丢人啊!

    看了会儿热闹,李承乾出言询问:“圣上不是梦到天灾吗?也不知天灾什么时候来,内外受敌实乃不智之举!”

    嗝,大爷们闻言定身几秒,后纷纷归位看向李世民。李承乾分明看够热闹才站出来的,这孩子有学坏迹象,都是王寡妇不教好!李世民心里开始冒酸水,他绝不承认小寡妇比自己会教孩子!

    一个不明真相的小将,满眼期待地看向李世民,“圣上,敢问老君可否告知天灾何时来?”

    “这…朕今晚问问老君……。”李世民说完还不忘拿眼神暗示长孙无忌,下朝后记得随你外甥去南山,问问‘老君’天灾的事情。

    “噗哈哈哈!”好些个知道事情原委的人,闻言掩面笑场。怕有损李世民颜面,他们强忍得十分辛苦。

    “退朝!!!”李世民大喝一声甩袖离去,眼不见为净!

    刚吃完午饭的王珏,正在院中指点弟子们造自行车。才入门的五只还在泡锻体药,让他们打铁,能提前活动一下筋骨也好。

    武照年龄还小,她跟房遗爱学着造儿童版自行车,另有在这方面颇有悟性的刘大包帮忙做困难的步骤,勉强还能上手。王珏看到弟子们的互动,只觉得很萌,院中似乎在冒粉泡泡。

    见弟子们可以互助,王珏索性拿出李123言情的小说看了起来。这一看可不要紧,她只觉得午饭在胃中翻滚,心里说不出的滋味。末世前王珏有个爱好,在123言情文学看小说,李123言情这本书的内容让她充满回忆,这不就是曾经流行过的虐爱风吗?!

    故事讲述一个科举失利的书生,在归家的路上在破庙中遇到一支馨香四放的牡丹,他暗道老天在借花鼓励他,兴奋地把花带回家精心养着。

    一日夜里,那花中飘出一位红衣女子,女子面容姣好世间难见,书生迷恋之。两人很快在几次事件中互相爱慕,书生亦接受了女鬼白日附于花中的现实。可惜好景不长,书生发现每次欢好后他的容颜都在变老,女鬼则越发艳丽。

    书生的内心爱恨纠结,他在床地间上演全武行。小皮鞭配辣椒水抽打,匕首刻字以示归属,冬日夜晚罚跪雪中等等。可惜书生没等到下次科举便挂了,不然人世间也算多了位‘文武全才’。

    故事是大完美结局,书生变鬼后与女鬼恩爱缠绵,两人夜晚一起出来在书生家中活动。书生看到牡丹花每每都要感叹一句:“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好久没看过这种故事,怀念、感伤、意犹未尽。

    李承乾和长孙无忌进院后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弟子们在努力造车,王珏不被打铁声干扰,反而手中拿书面露纠结之色。

    “老师,弟子来了。”

    王珏闻言转头,她的目光从李承乾身上掠过,用诡异的眼神开始打量着李承乾身旁的长孙无忌。此举弄得老狐狸都开始内心忐忑,咱也没得罪她呀…。

    老狐狸亲自来肯定是有事,王珏眼神恢复清明,她打算先办正事,“长孙尚书里面请。”

    三人来到王珏的书房,李承乾主动干起泡茶的活。

    长孙无忌也不卖关子,今日王县子似乎情况不太对,直觉告诉他,最好赶紧说完走人。他用简略的语言把早朝上发生的事情复述一遍,而后问道:“王县子可知每年天灾的具体情况?”

    王珏闻言惊讶道:“我没说过吗?!你们是否也没提前做准备?!!今年7月发洪水,主要在登州一带,范围并不广。明年开始干旱,到后年干旱最严重并有蝗灾。”

    三人相对无言,皆是面露忧心和尴尬。王珏整日忙着弟子们和随园的事情,又没人来问她天灾的事情,她以为自己说过的…。长孙无忌不知该咋形容自己的心情,他们以为王珏能算出天灾已经是大本事,从来没想过她还能知道的更具体。唉,大家都有错处啊!

    亡羊补牢为时不晚,王珏略微思索就想到法子,“长孙尚书不用着急,虽现在施工堤坝已赶不及,但我有一法可使堤坝赶在洪水前完工,明日未时让工部的人来找我。”

    想到他方才提起突厥战事,王珏接着说:“咱们有灾,突厥也不好过。他们会遭遇三年大雪,冻死人畜无数。依此来看,今年并不是出战的好时机,还是让他们内部先消耗些物资与人力再战吧。”

    长孙无忌也赞同王珏的观点,等颉利可汗引起更多民怨时再动手,能更大限度减少大唐士兵伤亡。听到王珏对水灾有办法,他紧锁的眉头也松开。大危机暂时解除,两人许久未见,他打算话家常拉近距离,“适才状况紧急,未递贴便上门,打扰王县子看书的雅兴。不知是何书,让王县子如此入迷?”

    长孙无忌问完就后悔了,他发现王珏的眼神又诡异起来。

    “我那叫李123言情的弟子所著小说,故事颇为新颖有趣,让人不自觉联想到长孙尚书。刚好,我正想请工部代为印书,还要劳烦您帮我转交。”

    “小事尔!”

    王珏又告知具体的印刷数量和规格后,长孙无忌恍惚着出了王家大门。他一路上锁眉思考,王县子弟子的书与自己有何干系,可是王县子要借书传达什么不好言说的内容?随即,他想到了两人的主要联系--李承乾。怕有大事,他快马加鞭赶回府中,没换衣服便将自己关进书房看书。

    两个时辰后,长孙无忌揉了揉自己酸痛的肩膀,抚了抚心脏,表情与王珏看他时颇为相似。

    长孙冲见他爹神情慌张地回府,又一直在书房不出来,担忧着来叫门,“阿爹,可是出了什么事情?”

    长孙无忌笑眯眯的安抚道:“无事,是我想左了。走吧,咱们食饭去。”

    两人经过长孙家最有特色的花园时,长孙无忌在大片的牡丹花旁顿住脚步,他似乎看到有对鬼魂在花丛上方遨游驰骋……。

    “明日让管家把院中所有的牡丹都送人,我书房中有个小册子,那都是经常气我之人,就送他们。空出来的地方用别的花填上,不拘什么品种。”长孙无忌走几步后又叮嘱道:“越快越好。”

    长孙冲猜不出这满园的牡丹与阿爹的不对劲有什么关系,反正他又不喜欢花,只要阿爹开心就好…。

    第二日收到花的人家皆是摸不着头脑,这些人不是无意中得罪过长孙无忌,就是惯来爱跟他做对的。

    遇到黄鼠狼给鸡拜年这种事,鸡都会紧张。

    一帮人分别在自家检查很久,也没发现什么不对劲。难道是长孙老狐狸来示好?先好好养着吧,别再有啥阴谋,让他拿花说事。

    王县子收徒后又有圣上处置叛徒的大事,长孙家的举动百姓们虽好奇,但也并未引起大关注。直到一月后,这条被大家忽略的八卦事件,才荣登八卦排行榜头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