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圣贤养成系统(唐朝) 63|62.01



    王珏收徒还是有很多人愿意来观礼的,尤其是最近风光无限的虞世南,老头主动提出再来主持仪式。老头很热情,但是想到他上次讲睡全场,有点犯愁。王珏到底不愿回绝人家的好意,最终还是由虞世南做主持。

    为了表达对王珏的感激,虞世南不同于上次的临场发挥,他还特意准备了发言稿。两个时辰后老头有点意犹未尽,旁观者昏昏入睡,新入门的五位弟子全都跪得腿部僵硬。

    “咳,虞大学士之言你们可记下了?那也是为师对你们的期许。”

    看着王珏一本正经的脸,弟子们尽量扯出真诚的笑容,“多谢虞师教诲,绝不负老师所期。”

    拜完师,弟子们开始给王珏送束脩。有些人来是为了稻田增收的事情,没想着看热闹。不过,不得不佩服王县子的眼光,每次收的徒弟都那么不走寻常路。

    武照的礼物是杨氏准备的,十分规矩得体。刘大包家里虽然不富裕,也准备了腊肉和野味。至于剩下三人,十分具有创意。

    李123言情的礼物是书,“弟子最珍贵的东西就是这本书,用时五年完成,今日送与老师。”

    自随园更改装订法后,书生们也跟着使用这种跟为便捷的方式。王珏接过书,只见封面上画着一个一枝牡丹花和一个席地而坐的书生,书名为《牡丹花下死》。

    程咬金好信,他伸长脖子看到书名,顿时觉得浑身一冷,“那小子,你这书写的什么内容?”

    李123言情腼腆地回答道,“我自己编的话本小说,是说一个女鬼与书生的故事。”

    程咬金无语,一点也不想看。像这种故事,在大唐还是很新鲜的,那些跟自家郎君来做客的妇人,皆是满脸好奇地探头看封面。

    刘黄连回家的路费都不够,自然没钱置备礼物,他又一次别出心裁,“弟子身无长物,只剩一身躯尚能劳作,一头脑尚在运转,弟子一身皆托于老师。”

    没人笑话他,像他这种成年后才拜入门下的弟子,与自小看顾大的说法又不同。自小教育的需敬重老师如父如母,半路进门的在还够恩情后可以选择疏远。他能在人前这么说,就真是把自己的整个人生托付给王珏了。

    “为师知你情况,以后就在为师家中生活吧。”王珏的回话也了不得,言下之意是,他今后的生活前途王珏都包办。

    程处默见轮到自己,他一脸纠结地说道:“老师…我……。”

    见程处默说话吞吐,程咬金照他后背就是一巴掌,净给老子丢人!快说啊,俺可是拍胸脯答应尉迟老兄的!

    “老师,我也送您一个人!此人名唤尉迟宝林,您看着让他端茶还是倒水,尽管使唤!”内容挺豪气,就是越说声音越小,明显底气不足。

    王珏闻言脸都绿了,她跟尉迟大熊一直不太对付,对方咋把孩子往她这塞?刚才他还奇怪呢,怎么有人不请自来,原来是为他身边的尉迟小熊。

    尉迟宝林在家排练过很多遍,知道该自己上场,蹭蹭走到王珏面前,跪地就是三拜,外加三个响头。咚咚咚,一点没含糊!

    王珏的面色由绿转紫,与李崇义那次不同,这只小熊她是真不想收啊!!!

    程咬金昂头得意,程处默内心忐忑,怕王珏发火,连他也不收。尉迟敬德则是挑眉看李孝恭,俺可是跟你学的,就要托你下水。

    剩下的看热闹人中,有二人确是内心敞亮,那就是虞世南和孔颖达。他们都在内心祈祷,希望王珏能带走这个祸害。虽然国子监害虫很多,但能少一个是一个呀!

    “你虽诚心拜我,但这样于参加考试的人来说,便显得不公。不若你在我身边学习四年,四年后是离去还是参考便由你自己决定,这样可好?”这已经是王珏能做出的最大让步,既然定下规矩,就不能像收房遗爱时那么随性。

    尉迟小熊憨笑,“多谢老师!”

    王珏无奈,他是怎么理解话的,到底听懂没听懂…。两个老头同情地看向王珏,这个祸害很特别,他最大的特点就是武力值与智商反向增长。这孩子,听不懂话……。

    尉迟敬德能厚颜带儿子来,也是听说王珏遇刺那日,她和弟子们的表现才下定决心。自家儿子优势在武力,脑子却有点不够用,要是再被书生们把武力值比下去,以后还怎么混?

    他经高人--长孙皇后指点,摸透王珏容易对孩子心软的毛病,决定先让儿子借机赖上再说。至于四年后的考试,若他儿子四年后能凭自己考过,他今天也不会做出这种招人笑话的事儿,正所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

    闹剧结束,唐俭急切着迈步上前,“我观王县子所出考题,有关于稻田增收内容,可否请您指点一二?”

    王珏对唐俭印象不错,也比较欣赏他踏实肯干的作风,遂颔首道:“自然可以,7月…能为百姓多做些事情也是好的。现在正是要种水稻的季节,我明日要给弟子们以此授课,不若唐尚书一起来听吧。”

    “多谢王县子慷慨!”

    王珏但凡遇到有关百姓民生的事情,向来不含糊,唐俭对此感触颇深。想到王珏提到7月又停住,应该是说洪水之事,他心脏也是一紧。

    为了来听课,唐俭回家后就差人去宫中请假。次日清晨,他比谁都到得早。李世民犹豫一番,怕王珏还在生气,决定不明着跟来。他得知此事,还顺手免了李承乾几日的早课,让他认真学习农桑之事。李崇义摸摸自己的小白手,上面都起茧子了。自行车还没造完,又要当回老农…生活好苦……。

    见王珏带一大群人来到田间,吴村长迎上来说道:“王县子,我们听您安排一直没播种,您说这地该咋种,俺们就咋种!”

    王珏见村民们无不对吴村长的话点头赞同,内心充满感动,绝不能辜负这种信任!她打算在田边现场讲学,见她以拜礼开场,所有人回礼后都安静下来。

    “要说影响水稻收成的害物,主要是害虫和杂草。杂草还好说,害虫可不好找,再加上每日又要给田里施肥,农户劳作太过辛苦。我有一法,可减轻农户负担,既能使水稻增产一成,又能利用水稻田产生别的收入。此法名曰稻田养鱼,其关键在于循环二字。”

    王珏讲到这里停下,先看一圈众人是否认真聆听,最后把目光移到弟子们身上便不再言语。这可急坏了其余人等,因着知道王珏是在授课考校弟子,也无人出言催促。只是他们急切的表情,无形间却化为压力转移到弟子们身上。

    稻田养鱼,这四个字把内容说得很清楚,关键要考校的是让他们说出原理。

    “鱼能吃害虫和…杂草。”李承乾作为大师兄率先开口,说到鱼吃杂草时有些犹豫。他毕竟身份摆在那,大唐又没有百科类书籍,能想到这些也算妥当。

    王思源生于农家,头脑又比刘大包在这方面灵活,他接着说道:“鱼的排泄物与肥料作用相同,可减少农户劳力。”

    黄文感叹着:“此法甚妙!鱼在水中长大后卖掉,也算额外的增收!”

    李崇义继续,“循环二字用得贴切巧妙,鱼与稻田两两互哺。”

    弟子们皆是崇拜的看向王珏,虽然房遗爱没太听懂,但分好没影响到他产生自豪感。百姓们听到四人先后的回答,也渐渐缕顺思路,人群中开始响起兴奋地讨论声。

    “王县子,您说具体该怎么干,我们这就来做!”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撸起袖子打算亲自下田的唐俭,他身后还跟前来学习的小吏。

    王珏不会在这种时候卖关子,“首先要将稻田堤埂加宽、加高,并压实土地。之后是挖鱼沟、鱼溜还是鱼坑,要参考农田地形与地域。同时设置好鱼栅,免得鱼儿跑掉。一般在插秧后7至10天为放养鱼苗的最佳时间,每亩地大概能养殖1000尾鱼。稻田养鱼需得水位比往常高些,主要用来防止鱼儿在下雨时逃走。另外,在烤田或耘草时,要分开间隔运作,以免影响鱼类生长。”

    无论是朝廷的官员还是识字的村民,在王珏讲解过程中,他们不止是听,而是用纸笔把她所讲内容全部记下。之后又相互间比照,生怕有什么错误或遗漏,每个人表现的都很重视。

    王珏的弟子们和围观学子,他们的年龄大多涉世未深、血气方刚,相比于在官场历练过的小吏更容易激动,又比眼中只有田地的农户见多识广,综合于他们所想到的民生与王县子又创造历史这两个问题,叠加后显得异常兴奋。

    “老师为大唐几次三番拿出学派精髓,我代父皇谢您!”李承乾此时说话不是以王珏弟子的身份,而是大唐储君。

    李承乾欲行拜礼,被王珏扶住。她没那么多双手,只能看着其他人纷纷拜礼。

    有了具体的操作方法,没有人再能忍得住等待,他们纷纷以一片田地来实验,下地按王珏所说具体实施。正好王珏本人在这,也好让她观看整个过程挑出错处。

    王珏看向烈日,眯起眼睛,享受着暖阳的抚慰,此刻她的内心与身体一样温暖。大唐拥有这样的官员和百姓,便是天灾又有何畏惧?

    隐藏于百姓中的李世民看着具有储君风范的儿子,踏实肯干的官员,眼中充满希望的百姓,也仰面看向烈日,露出欣慰的笑容。两个惯于互整的重量级人物,第一次感受同步、思维同步、期许同步。

    站在王珏身后的李123言情,他正用自己的语言记录着这一切。孔子之弟子能记录其师言行,他的老师比往圣又有何差处?合该把老师的日常记录下来,全做留给后人膜拜学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