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圣贤养成系统(唐朝) 62|01



    王珏收徒千取其一,被淘汰者非但毫无怨言,反而愈挫愈勇,怪哉!南山王县子又来刷榜,整个长安除了王珏收徒考试所发生的事情,听不到别的话题。

    王珏收得五位新徒,各人从王家离去后,所做之事大不相同。

    李123言情平日是个癫书生,他激动得差点没亲自跑回老家报信。还好理智尚存,一来一回赶不上拜师礼,只能作罢。即便如此,他还是出了大价钱请人快马加鞭给家里送信。

    程处默骑在马上仰头咧大嘴,任谁一看他的模样和表情都能猜出这货是程咬金的种。他正马力全开回家炫耀,以后跟太子是师兄弟,还能学得一直垂涎的武艺,再有比他年龄大的黄文挡在前面,他也不用为着自己的年龄尴尬,一切不要太顺利!

    刘大包采用最原始的方式报信--走路,别看人家工具不咋地,备不住人家住的近!他到家时,祖父母和爹娘,包括王刘氏都急得在屋里转磨磨。他们只看到考试结束,并不知道王珏与弟子们谈些什么,怕刘大包与他人比起太过笨拙,再被退回来。

    刘东跟他儿子一样直脾气,刘大包刚进屋他就急急开问,“儿啊,王娘子可是收下你了?你咋就能过,可是因着你姑姑?”

    “你们放心,我问过,王娘子说不是!还记得我削冰块被阿爹追着打那事不?老师收我就是因为那冰块!”

    刘家人闻言全体沉默,屋内寂静无声。别说落针,落根头发丝都能听见声!还是刘老头反应快,他从塌上跳下来,拿鞋底子就给儿子来了两下,“当日打我乖孙,我拦也拦不住,看到了吧,你险些坏了大事!”

    刘东看到娘亲和妹子也是一脸赞同,他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妥协道:“往后这兔崽子只要不拿刀削人,我就不管…。”

    武照年幼,娘亲又不得出门,她只能让老管家带着偷偷来考试。因王珏二试之事,启蒙书院停课两日,在第一场考试就被刷下的武顺,一直陪杨氏等在家中。

    见武照进屋时面无表情,武顺以为没考过,连忙出言安慰,“妹妹还年幼,四年后再去也使得!”

    杨氏虽有失望,但亦觉得要从五千多学子中脱颖而出,武照希望微茫。听了武顺之言,她也过去抱起武照欲要安抚。

    武照仰头道:“家中库房已被两位哥哥掌管,我们该如何准备拜师礼?”

    “你是说…通过了?!”武顺语气尽是不确定,内心却期待着奇迹。

    见武照眉笑颜开地点头,母女三人紧紧抱在一起,又笑又哭。杨氏擦干眼泪,坚定地说:“我儿争气,我便是典当了所有体己,也不能失了咱们家的颜面!”

    黄文是偷跑出来的,若考试没通过,他连回家的路费都要现赚。现在什么都不用愁,所谓的入门弟子,吃喝住都依附于老师也是应当。往家送信大可不必,没得给自己平白招惹麻烦,他现在要做的是回客栈收拾东西搬家。

    继王家住进一个被小妾庶子迫害的王熙然后,又要来一个因才华出众而被嫡母嫡子迫害的庶子。也少不了以多听教诲,照顾老师,亲近师兄弟为目的的李123言情。这不,俩人在王家大门口遇上了。

    王珏见他们拿行李进门,连忙让仆从安排客房。自古老师养入门弟子也算常态,她也愿意多与大家亲近。只是人越来越多,恐怕要早日搬入山上新宅。

    王李氏自看到收徒考试时的盛况,对闺女的名气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如果以前老太太走路是脚底生风,现在则变成脚踏风火轮。偏偏,总有那见不得人好的,专挑人得意时上门找晦气。

    这不,王珏正跟弟子们商讨收徒当日的宴客名单,管家王成擦着汗跑进来,“王娘子,您大哥和重家人又来了,如今正在老宅闹腾呢!”

    王珏闻言,无奈扶额。看来不只她家的风水易招无赖,老宅的风水更容易吸引恶客。由于刺客事件已经解决,王李氏他们昨日刚搬回老宅,今日就出了事!

    对于王县子大哥一家的事情,坊间流言不少。主要王珏是名人,崔胜当年的婚事也算轰动,再有王贾氏狠毒谋害小姑子,即便事情已经过去,大家对王老大依然关注着。也因此,王贾氏刚被流放,王老大家就有未婚女郎经常出入的消息,已经不胫而走。

    坊间传闻颇为混杂,李123言情和黄文还不知道事情真相,这会儿听到王老大的名字皆露出感兴趣的表情。

    王珏无奈放下笔,大早上的,片刻都不得清静。她抬头看到李123言情和黄文,心思又是一转,下午上课的几个还没来,周齐在院中造自行车,不若带这两只过去,看他们作何表现。

    “你二人随我同去!”

    王珏之言正中他们下怀。

    “你们家是啥意思,王老太太你说打探我家情况,咋就再没见人影?现在我闺女已经显怀,你们要是不给办婚事,俺们就去衙门告状!”

    王珏三人刚进老宅堂屋,就看到重八扯着脖子大喊,重夏挺着肚子啜泣。

    王李氏抬起颤抖的手指向王宝柱,“你怎么说?”

    见王宝柱又装鹌鹑,王思维劝道:“阿爹,你就应了吧,不能让未出生的妹妹没有家啊!”

    王思维的话太刷三观,还想当然的以为重夏怀着女孩,也不知道怎么被人哄住的,既凉薄又愚蠢。王珏虽然厌恶王贾氏,但这一刻却有些同情她,捧着白眼狼当宝贝,不知她如今是否后悔。

    王宝柱黝黑的脸生出两团红晕,“一切但凭母亲做主。”

    “既然大哥自己也愿意,你们去准备婚事就是了,婚宴当日我们自会前去,如何还要过来闹阿娘?”王珏对这些事很腻味,再加上重家两人明显心怀不轨,她说起话来也颇为不客气。

    重夏慢声细语地接话道:“姐姐以前想就近照顾大娘子,因此才搬到县里住。如今我们成亲,想搬回南山村,好多孝敬母亲。”

    这话对王宝金两口子来说是晴天霹雳,王珏则是在心中冷笑,狐狸尾巴露出来了!

    “你怀有身孕,搬过来后是谁照顾谁?大哥的田地已经租赁,在南山村又没房产,你们可是要住到已分家的弟弟家里?二侄儿可是在县里读书,不用去学堂吗?”

    王珏的三个问题,让王宝柱羞愧难当,他正欲开口拒绝,重八又不甘地接话道:“王县子可以收外人为徒,怎么不能收自家二侄儿?”

    “我收徒看得是个人本事,行的我百家派规矩,如何能因私乱来?若他有心,怎么考试时不参加?”王珏说完便跪坐独自饮茶,看样子是打算只听,不再理会他们。

    李123言情和黄文都是心思灵敏之人,自然看到王珏坐下前对他们使眼色。他们初到时不明就理,听过两轮对话已猜测出事情大概。两人对视,皆从对方眼中看出强烈的表现欲。老师弟子不算多,但谁都想成为除太子外最受重视的那一个,他们既要团结又要争。

    “我现在的学堂很好,不要别人教!既是阿爹的婚事,自然要通知祖母,免得再有人说我们不守孝道。”王思维自认为在崔家族学混的不错,怎么会愿意到自家仇人门下学习。没错,在他心里南山村的亲戚都是害他阿娘的仇人。

    黄文见王思维自己也不愿意,连忙规劝道:“拜师收徒得讲究你情我愿,既然双方都无意,你们又何必强求?”

    李123言情也不甘落后,只是他们的脑洞敞开方式完全不同,“话本小说看过吗?有那与人私通的小娘子为了生下孩子,专门找个老实人赖上,谁知道你肚子里是谁的孩子?依我看,还是生下孩子验明正身再结亲也不迟。”

    听到李123言情的话,重夏面色发白。重八见状况不对,连忙又开始嚷嚷欲让众人不注意重夏,“生下孩子再办婚事,如何给孩子落户籍?我给你们立个字据,若孩子不是你家老大的,我闺女自愿走人,嫁妆都送你们家!”

    重八话已说到这份上,王宝柱也不再是需要长辈做主的少年郎,王李氏只得点头认下。王老大他们刚想离去,便看到李123言情拿过纸笔放于案上,“还请立个字据再走。”

    重夏看着李123言情目露凶光,“你!你是何人,王家事与你何干?”

    “我是王县子新收的入门弟子,最少也能算半个王家人!”

    “我们没做亏心事,有什么好怕的!”

    重八拿过笔就开始按着李123言情念的内容书写,最后毫不犹豫地画押。等他写完,重夏早已晕倒在王宝柱怀里。

    “阿娘,我们先回去了,得带她去医馆看看。”王宝柱说话语气不是很好,听众人的意思是怀疑重夏骗他,他觉得自己遭到严重的蔑视。

    王宝柱他们走后,王李氏皱眉叹息道:“那日他们离开,我就托人去打听他们父女俩的消息。这人啊,尤其是普通老百姓,哪有人人提到都夸赞的?便是真好,也难免有人说个风凉话。这对父女倒好,都快被夸成花儿了。”

    “阿娘有大智慧,那重家父女确实不对劲。只是…既然大哥愿意,我也不欲多管。对大哥这样的人来说,一次教训不足以让他成长。大哥又不做官,别说三婚,就是四婚、五婚也是咱们自家事。”王珏一本正经的说着风凉话,别怪她,人太蠢也是罪。

    王李氏想到大儿子的性子,只得无奈认同王珏的歪理,“唉!我去准备些婚宴用物给他们,也不知道他们动不动得…。”

    “您啊,甭急!那小娘子流产后还得养个把月呢,婚宴近日是办不成的。”

    王李氏听了黄文的话,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又转头看闺女,只见她跟身旁的李123言情皆是微笑颔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