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圣贤养成系统(唐朝) 60|58.01



    十五天的忙碌让王珏精疲力竭,也让弟子们心惊胆颤。没办法,在阅卷的过程中又发现几个奇葩,他们很怕王珏再收进个不省心的同门。

    “把通过一试的名单贴到随园,二试明日辰时开始进行。”王珏把名单交给王思源后,就打着哈欠进屋补眠。下场就不用这么累,只有不到两百人进入复试。

    大家都知道今日公布笔试结果,南山村早就挤满了学子和百姓,其盛况不亚于考试那日。学子们到来可以理解,人家是看成绩来的,百姓们咋也来了?

    据说每次科举过后,放榜日也是一大看头。有人得意,自然有人失意。失意的大多叹气,再严重点号哭。得意的可就有意思了,那可真叫众生百态。据说有疯魔的、猝晕的、被抢亲的,不是一般二般的热闹。离李世民开恩科还有三个月,他们可以提前预热下。

    显然是想到这种情况,又有笔试那日商队大赚在前,今日南山空地上出现很多医馆来摆摊。

    有那眼神好使的,看到王思源向随园方向走来,连忙大声嚷嚷着:“来了来了!那位是王县子的侄儿,她的四弟子。看到没,他手里拿着的绝对是入围成绩!”

    这一声吼,让很多等待得昏昏欲睡的人,瞬间提起了精神,效果比兴奋剂还好。

    自打王珏开始带着王思源,他见识增多,人也更稳重,这种场面完全撑得住。他先把王珏交代的事情说出来,“我手中的是一试入围者名单,入围者明日辰时来此进行二试。另外,很多考题内容没有具体答案,有的题目涉及到百家派不外传的知识,名单下面只有部分可以公布答案的考题内容。”

    王思源说完,把卷轴挂在随园大门口,这个动作完成后,他瞬间就被挤出人群。刚才还派淡定的王思源,瞬间被呆愣。

    装逼型:“我入围了,果不出所料,合该如此。”

    抖m型:“嗷嗷嗷,我还没享受够那种等待答案的忐忑心情,怎么就发布结果了?嗯,入围就好,还能再享受一次。”

    癫狂型:“我入围了!我入围了!!我入围了!!!我要写信通知爹娘,通知族里,通知乡亲们!”

    再看没入围的。

    回忆型:“苦读十载,赶路三个月,来此只为一天,为什么不再多给我次机会?”

    失忆型:“一定是我看错了,再看一遍。”n分钟后,“一定是我看漏了,再看一遍。”n时辰后,“一定是我眼花了,再看一遍…。”

    普遍型,直接晕倒,或者哭晕。

    哇咔咔,等得就是你们这种类型的人!医馆人员一拥而上,晕的太多,都不用争抢!老百姓们拿着糖葫芦,吃着零嘴,看得津津有味。戏不错,没枉费他们等待那么久。

    这场大戏折腾一天才结束,到第二日再考,竟有些人因病错过。弟子们得知后,皆是不屑地撇嘴,怎么心理承受能力差的还没筛干净。今日王珏依然没到场,倒不是故作神秘,她需要在山上用望远镜观察考生。

    因为李承乾的身份,也为给未来的老师和师兄们留下好印象,还为彰显自己的风范,考生到来后都有序地跪坐不言。

    看到这种情况,连围观看热闹的都免不了感叹,“不愧是能考过笔试的人,这些个郎君、娘子,个个气度不凡!”

    王成先点名,把过了时辰还没到场的划去,又给在场考生发放号码牌。这一系列行动过后,李承乾才上前说话,“想必大家在来的路上,都看到了奇怪的标记。从南山起,顺着标记奔跑,有人在终点等你们,开始吧!”

    哗啦!大家反应都不慢,无论是小娘子,还是平日讨厌流汗的翩翩君子,全顾不得形象开始狂奔。有那倒霉蛋,装相装过头,腿被压麻,跑起来一瘸一拐的。很多好信的百姓也跟着跑,李承乾并未阻拦,就当给考生增加障碍了。

    王珏跟阿绿站在半山上,一人一猪拿着望远镜开始观察考生。有那久不运动的,被凑热闹的百姓们撞得东倒西歪,还有一个被连续从同一个方向撞开,竟像陀螺一样原地转起圈来。

    王珏被考生们的窘态逗得直乐,“世界上第一场马拉松比赛,这事得记下来。”

    阿绿用猪爪捧着望远镜看得直哼哼,难得没跟王珏抬杠。

    以南山为起.点,绕着附近几个村子一圈,再到河里汤一圈返回,十多公里路。除了两人中途放弃,到最后一人赶到终点,已近未时。众人无语地发现,终点也是南山,什么有人在终点等你们,骗人…。

    似看穿了考生们的心思,李崇义调侃道:“我们一直在终点等你们。”

    考生们顾不得形象,皆是用自己觉得最舒服的姿势在地上休息,听到李崇义的话,看到他那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作态,连对他翻白眼的力气都没有了。

    “哼哼哼!”阿绿跑到李承乾身边,用头蹭了蹭他的腿。最后一个考生快要返回的时候,他就带着王珏给的入围名单从山上下来。

    李承乾从阿绿装零食的小挎包里拿出一张纸,开始照着上面的号码念出来,“我念到号码的是入围者,其他人请回吧。”

    李承乾念出的人同他们设想的有出入,围观百姓们也多有不解,南山空地上瞬间响起讨论的嗡嗡声。有个不服气的考生开口询问道:“我们都从头跑到尾,为何那个被人抱着的女娃能入围,我却不行?”

    王珏也从山上下来,不急不缓地走到弟子们旁边,她微笑着回答:“我只说跑到终点,并未说先到的一定能通过考试。我们百家派有独特的计算方式,什么年龄,至少该用多少时间跑完这段路才不算荒于锻炼,都是能计算出来的。你们的户籍上有年龄,所有入围者我都按照你们该达到的数据来筛选。这场考试,从一开始,你们的对手就只是自己!凡事若都与他人比较,往往容易走偏路,失了本心,众位何不多跟自己比比?”

    “王县子说得好!跟自己比,不会后退,超前后对手也会紧跟而来,甚妙!”

    “虽未通过考试,却真真不虚此行,我等受教了。”

    听了王珏的话,百姓们感叹,书生们对王珏作揖。所谓的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说得就是听这种名士的教诲吧。书生们虽有遗憾,但内心想拜王珏为师的想法却更为坚定。

    想到再考,有人开始询问时间,“敢问王县子,您下回收徒是何时?”

    “四年后的同一时间,我每四年收一次徒弟。众位做过笔试题,该知道我们百家派收徒,经史典籍只考一小部分。增长阅历、锻炼体魄、观察自然,这些都不是短时间能迅速提高的,希望四年后能再见到众位。”王珏说完,对众人作长揖。

    人群中有一个汉子冲向王珏,“王县子,求你收下我吧!”

    大家都以为他是不能接受现实,纷纷摇头怪他猛撞。哪成想,这个汉子靠近王珏的时候,居然从袖子里拿出匕首,欲直刺王珏心脏。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又有一些刺客抽刀从人群中窜出,皆是向王珏和其弟子而去。

    拜末世的经历所赐,此人靠近时,王珏就察觉到杀气。她一掌拍掉刺客的匕首,冲他脖颈猛打三下。别人看着是刺客太没用,两下就被制服,只有跟王珏交手的刺客才知道,他身上承受着多大的力道。王珏那三下都是冲着颈椎打的,这个刺客就算还能活着,一辈子也得瘫痪卧床。

    李崇义刀不离身,看到刺客扑过来,他更多的是兴奋,老师赠的刀终于能见血了!李承乾的护卫就在附近,看到有刺客都跑过来保护他。另有人群中奔出另一波黑衣人,开始帮忙与刺客交战。王珏见李承乾有人保护,她制服自己身边的几个刺客后,连忙过去帮正护着房遗爱他们的几个黑衣人。

    刺客们来的突然,被制服的也快,百姓们只来得及尖叫,还没来得及跑,战斗就结束了。从今日开始,大唐百姓对王珏的评价又要增多一条--战斗力爆表。最让人惊讶的是,连年幼的房遗爱和小娘子周齐也身手不凡,可见王县子教导徒弟的本事多强悍。

    见刺客们被李承乾的护卫带走,王珏带着弟子们走到几个黑人面前作揖道谢。王珏直腰后出言询问,“几位朋友可是墨家的?”

    为首之人拱手道:“正是我等,王县子收徒,我们怎么能不凑热闹。还好来了,没想到王县子又遇到歹人。”

    此人面容清俊,气质儒雅,却能隔着衣服看出他浑身充满爆发力的肌肉,这种搭配颇为独特,让围观者都不自觉地注意着他。听声音,与那日帮助王珏后,临行放话的人相同。

    平时连墨家人的头发丝都没见过,这次可算逮到活的,李承乾连忙发问:“圣上已召百家出世,墨家因何不来?”

    男子傲然地回道:“杂家一个支脉都知道带礼上门,我墨家如何能落于人后?待见面礼准备好,我们自然会去拜会圣上。今日王县子收徒,我等便不久留,改日再正式拜访。”

    王珏有礼相送,并未过多询问或挽留,他说的拜访,该是墨家正式行走于人前之后了。不着急,只要知道他们会来,她就等得。

    参与了考试,又看了一场武斗表演,最后还见到了稀有品种墨家人。谈资尽够,今日绝对不虚此行,这是所有围观者的想法。若不是突然离开太不礼貌,他们都想立刻狂奔至长安坊间炫耀。

    “刺客怎么在中途就来了,一般不该在考试结束,大家放松警惕的时候再出手吗?”

    听到李崇义对王珏的询问,很多人都不好了,还没考完?!刚才王县子说的话像结束语一样,别说刺客们误会,他们也觉得考试已经结束。想到此处,所有人都用怜悯的眼神,看着刚通过又一轮考试的考生。当然,也有人为倒霉的刺客们默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