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圣贤养成系统(唐朝) 59|58.01



    王县子收徒的话题,并没有因为文试的结束而平淡,反而有越演越烈的趋势。如今随便进入长安一家客栈或酒馆,都能听到有人讨论此话题。其中最多的就是,几个小郎君围坐于案边,讨论着考题答案。

    就连平日混在随园的一些学子,也跑到西市放松小聚。

    一个正在变声期的纨绔操着公鸭嗓问道:“众位可知道王县子什么时候放答案?”

    “有些考题并没有确切答案,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就看谁的观点能获得王县子的赏识。”李123言情还是那身招牌绿衣裳,他像没有骨头一样扭身靠墙,颇为淡定地回话。反正他从头到尾就写了一道题,别的题目答案与他关系不大。

    公鸭嗓不甘心地说道:“那倒是,但像鸡兔同笼那样的考题,想来是有固定答案的,不若咱们讨论一二?”

    其他人附和道:“甚好!”

    对考生来说,等待成绩的时间最难熬,不如一起讨论一下,也好心里有些底。

    每每遇到学子们讨论试题,附近百姓都会感兴趣地竖起耳朵听着。由于考题和答卷是分开的,王珏并未要求收走考题。几天下来,考题内容几乎长安百姓人手一份,并正在以长安为中心向大唐各地散播。

    像二、三、四题主要考思维的灵活性,大唐还没流行脑筋急转弯,有些题目巧妙有趣,并不是针对学子的经史典籍考题,这样的题目很受百姓们喜爱。而第一、五、二九八题这样的,则是引起广泛的争论。还有好些个农户知道王珏拿农桑问题作为题目,都打趣或后悔自己没去参考。

    与百姓们和学子们不同,大唐上层人士拿到考题后,想的会更多。李世民此时就拿着王珏的试题,跟自己的小团体在书房中议事。

    “第一题就把朕给难住了,你们说说,五边形怎么能靠一条线就变成两个三角形呢?”李世民这人小性子上来的时候,也很较真。昨日拿到考题,发现第一道题就不会,把他郁闷坏了。为了解题,他特意撕了很多张五边形的纸琢磨,还是一晚上都没想出来。

    他早晨起来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悟了,王寡妇一定是在故作高深,乱出题。这不,刚下早朝就叫来一帮人跟他讨论试题,咱们一起拆穿她。大臣们这次并未觉得腻歪,昨日思考到深夜的并非李世民一人,一人计短,大家集思广益是个很明智的决定。

    听到李世民发问,长孙无忌皱眉道:“我也没想出第一题的答案。”

    无人再回话,第一题就把大家难住,大唐妇男团群体颜面无光。李世民刚想发表他的乱出题观点,程咬金惊讶地说道:“不是五边形那个吗?很简单,你们都不会?!”

    文官们撇嘴,并未把他话当回事,俺们文化人都不会,他一个耍斧头的能懂?

    程咬金见状,自然知道这帮酸儒心里想什么,他不乐意地嚷嚷:“咋的,你们笨就不行有聪明人了?都看好了!”他拿过李世民扔在旁边的五边形纸张,把大手往纸上一按,“看到没有?就画一条我手掌这么宽的线,吃掉一个小边不就成了?”

    卧槽,坑爹呢?一群老大爷面面相觑,不知该说什么好。这种答案十分让人意外,却又在情理之中的容易被人接受。南山王珏不愧其名声,果真专注整人一百年。

    房玄龄感叹道:“这种专门难为聪明人的考题,亏得王县子能想出来。”

    文官们跟着附和,包括李世民也赞同着点头。程咬金哼哼着嘀咕:“感情你们想不出来,就成了专门为难聪明人的,面皮真厚。”

    “第三、四题很适合给孩子益智启蒙,王县子真是多才,她的心智非我能比啊!”杜如晦不止口头感叹,心里也是真的认可。他昨日拿题问杜荷,谁料一直无心向学的二儿子,居然愿意花时间思考这样的问题,可见其具有十分好的引导作用。

    “自古以来,似王县子这种隐居名士,都不是我等常人能懂的。”魏征跟着感叹完,话题一转,难得见他有些小炫耀,“第五题和一三七题有异曲同工之妙,我倒是最早想出来这两题。”

    崔智贤办案比较多,讨论到这样的题目,他连忙开口秀智商,“那郎君是捉住了妇人的头发,后又当成水草放手了吧?”

    “竟是如此!”大叫出声的不止一人,这种题目、这种答案,让人心里堵得慌。惊讶过后,大家的目光又开始在魏征和崔智贤身上移动,一三七题呢?

    魏征轻咳一声,“寡母带着三个娘子过活,大娘子过世,小娘子在葬礼上遇到心仪的郎君。她回家后为什么杀掉二娘子?因为她想再办一次丧礼,见到心仪之人。”

    其余人闻言,不是轻咳,而是剧烈大咳,惊骇!这道题不是坑爹,是坑祖宗!哪个内心正常的人能想到答案?见大家看魏征的眼神有些诡异,长孙无忌暗自舒气,还好他没先说。

    为啥魏征这种谏臣能跟长孙无忌脑电波撞上呢?人家老魏也不想当谏臣,他在先太子李建成手下的时候,可是头号谋臣。奈何李建成太过仁善,听不进他的劝说,到底还是被李世民干掉了。

    李世民需要用他来彰显自己的容人之量,既然如此,魏征索性做起谏臣,既能保命又能通过职责给李世民找不快,他干的也挺开心。老魏在东宫挂职,也算李承乾的人,他就希望自己能活过李世民,等李承乾继位再开开心心作谋臣。

    李世民着急地找着他们讨论到的题目,他昨天就看第一题来着,现在都跟不上进度。这帮人真讨厌,谁找他们过来的,更讨厌…。

    唐俭作为民部尚书,最关注民生问题,“我最想知道,该如何在水稻种植的基础上,增加农户收入。等王县子收徒考试过后,我必将登门请教!”

    “你一向尽职,朕心甚慰!”李世民最爱听到大臣们主动揽活的话,尤其是此事还涉及王珏,他刚坑完人家,最近合该躲着点。

    王珏出题知识面很广,学科间跨越度很大,那种只是闭门读死书的,妥妥会被刷掉。为了不收进三观不正、心思狠毒、两面三刀等极品人物,她还设计了很多心理方面的题目,作为侧写考生之用。

    而他们所讨论的两道侦案类奇葩题目,是fbi用来测试心理变态的…。崔智贤作为常年侦案的人暂且不提,魏征和长孙无忌果然不是普通人,搁现代就叫反社会型人格。如果王珏听到魏征的话语,绝对会在心中大呼,老狐狸太会装,藏的真深!

    与长安坊间和宫中不同,此时的王家格外安静,王珏的书房内只能听到翻纸声。几千份试卷要在十五日内批完,着实紧张了些。弟子们帮忙批改有固定答案的题目,王珏细看理论题。

    当然,这个弟子们的‘们’中,肯定不包括房遗爱。很多人怀着真诚的心慕名赶来,可不能拿这种事情给房遗爱当玩具。

    周齐的一声惊呼,打破室内的安静,“老师,有人答对取火之题!”

    “哦?快拿来给我瞧瞧!”王珏闻言兴趣大起,这道题对古人来说绝不容易。

    王珏接过周齐手中的试卷,并未急着看她提到的题目,而是从头开始看起。先看户籍介绍,考生名叫刘大包,十五岁,寒门子,读过半年书,南山村人。名字有点熟,王珏细细向来,此人不就是她二嫂的大侄子?!再看考题,除了二百九十八题和经史类题目偶有答对,其它全错。

    弟子们见王珏皱眉不语,都围过来好奇地查看试卷,李崇义好奇地问:“老师为何皱眉,他的答案不是与老师给我们讲的差不多嘛?”

    “不知是巧合还是真的观察力敏锐,其它题目答得太差,还是要看看之后的表现再做决定。”王珏说完,又挑眉对着凑过来的几只说道:“还有那么多份卷子没批阅,你们就有心思看热闹了?还不快去干活。”

    刚安静一会儿,房遗爱又指着李承乾批阅的试卷嘎嘎乐,“这是谁?字写的又大又难看!”

    李承乾把答卷翻回第一页,指着户籍信息给房遗爱看,“她比你还小一岁,拿不稳笔很正常。别看字写的不尽如人意,很多考验头脑灵活度的题目她都答得不错,可见是个聪明的。喏,人家还是小娘子呢。”

    房遗爱顺着李承乾的手指,伸头看过去,只见户籍上写着:武照,长安人,年五岁。

    作为一个来自未来的女权主义者,王珏对聪明的小娘子相当感兴趣。听到两个弟子间的对话,她走到李承乾身旁跟着看起户籍。这一看可不要紧,她现在跟宫里那些老大爷一个感受,惊骇!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则天大帝,居然也想拜入她门下?!

    呵呵,好机会,必须收!

    王珏对武则天的想法,只能用纠结二字形容。作为女性,她对这位女皇没有任何恶意。但作为李承乾的老师,她不希望任何人与自家弟子争权,甚至是皇位。她对华夏未来的设想太多,每走一步都是跨越,都是险路,这种情况下最容不得政局动荡。

    现在她还年幼,并且主动送上门来,可见也是命运不让她们彼此厮杀。两个兄长不慈,可以给她庇护。她对政治感兴趣,可以说服圣上让自己的女弟子们也为官。除了皇位,王珏愿意给她很多。

    此时正在畅想未来的王珏并不知道,她跟武照曾经有过几面之缘,和一段对话。而她幻想中可以悉心教导的孩童,就是那天的蛇羹狠角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