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圣贤养成系统(唐朝) 57|56.53.01



    房遗爱惹起的风波,刚在王珏的不露面和房玄龄的装聋作哑中平息,转眼又成了话题人物。王珏发愁,有人一辈子都上不了长安八卦话题排行榜,房遗爱倒好,平均一个季度上榜一次。要是像现代那种年度人物,时代周刊评选啥的她也能与荣有焉,现在听到‘王县子教徒有方’这几个字她脸就烧得慌。

    就在王珏准备再闭关几日躲风头,全心出考题为难学子们的时候,有人无意中帮忙刷出了新话题。大名鼎鼎的褚遂良,他居然拿着自己的书画作品来随园换积分。

    “王郎君,你看我这几幅字画能换多少积分?”

    “这…我问问妹子去!”

    王珏宴客那日,王宝金认识了很多大臣,其中就有褚遂良。这会儿见他一本正经的拿笔下作品来换积分,十分摸不着头脑。褚遂良的书画备受推崇,他哪有资格给人家定价,还是去问妹子吧。

    园内书生或在褚遂良附近徘徊,或假装看书悄悄关注他。好不容易遇到一个书画大家,很多人都想过去搭话请教,但现在过去似乎不太妥当。似褚遂良这种大师,绝对不会标价出售自己的作品,今日是闹哪出?

    王珏听了王宝金的复述,好奇心大起,连忙往随园赶去。她作揖后直入主题,“褚郎君别来无恙,今日可有什么事情?”

    “家师整寿,我想送个特别的寿礼。想到家师曾好奇自行车是何物,便打算以此物为贺礼。随园换积分须用珍藏典籍和所抄书册,我家中并无孤本,亦不好跟学子们争抢抄书机会,唯有亲笔书画能拿得出手,不知王县子收不收。”褚遂良毕竟不是那些个老不要脸的,他觉得自己的要求有点强人所难,遂面露羞涩。

    王珏对虞世南和褚遂良印象很好,褚遂良又是要给老师送寿礼才来换积分,她乐得成人之美,“褚郎君下笔遒劲,书如孤蚕吐丝,文章具在,甚得王逸少体。若用郎君手上的字画换一辆自行车,可算我占便宜了。”

    围观书生先是在心中赞叹褚遂良尊师,又忍不住为王珏的回答点赞。王珏先捧褚遂良,认同他的作品,又点明只换自行车是自己占了便宜,免去给褚遂良作品定价的尴尬。

    “如此,一切有劳王县子。”褚遂良对这个结果也很满意,他感激地对王珏作长揖。

    王珏与褚遂良略微寒暄后,就急急赶到南山作坊去做准备。褚遂良不知道自行车是何物,他在离虞世南生辰只剩三日时才来,弄得王珏要加紧制造。

    王珏并不打算在人前造车,她托吴村长把材料送至家中,准备边做边给弟子们讲解。这可把几个小的乐坏了,最近频繁习武,他们身上多少都挂着伤,终于可以好好歇几天。

    “先打铁,钢铁混合做成合金管。”王珏尽量放慢动作,让弟子们看得清晰,好从中寻找到诀窍。

    “再打磨,使得管子表面光滑。”王珏打磨完合金管,王成已经把皂水煮沸,“你们记住,未经皂水煮过的管子容易断裂,此步骤为关键。”

    由于没有机械,抽管的步骤暂时省略,硬模也只能用热塑成型法来做。之后的研磨、弯管、打扁打弯、裁剪、铣弧、钻孔、焊接,不是要求做工精细,就是要准确测量位置,一辆自行车做了整整两个下午才完成。

    王珏舒气擦汗,“看懂了吗?”

    弟子们都被成型的自行车吸引,听到王珏问话,皆是快速点完头,便跑去研究自行车。几人推着自行车在院子里转了一圈,期间李崇义想坐上去,好悬没摔倒,王珏在远处看着他们捂嘴坏笑。

    几人研究半个时辰还是没弄明白,又把自行车推回王珏面前,眼巴巴地看着她,“老师,这个车子要怎么使用呢?”

    王珏被几张包子脸萌到,在几人急切地注视下,她缓行到自行车旁,“看好了,为师给你们做示范。”

    王珏先按正常的方法慢慢骑了两圈,意图让弟子们自己找到小窍门。见他们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王珏玩心大起,又来了几个花式骑法。

    房遗爱大呼出几人的心声,“老师好厉害,我也想要自行车!”

    “此物为褚郎君特意送与虞师的,你们要用至少要再等几个月。”

    物以稀为贵,褚遂良一个没事在家撕纸玩的,能舍下面子为老师换东西,咱们自然得锦上添花成全人家一下。弟子们都不傻,略微思考便想明白其中道理,暗道自家老师太精,总是能用很小的付出换来别人成倍感激。

    “练武已有三个月,欲速则不达。承乾和崇义上午要就学,为师上午亦教其余三人典籍知识。既然你们看懂了为师的步骤,不若你们自己动手做来用,明天下午开始试着做自行车。”王珏见几人笑的太欢,决定来点猛料。

    吐血!李崇义刚才就隐隐有着猜测,老师决不会只是给他们讲解步骤那么简单。担心什么来什么,继做了农户的活后,老师又让他们当匠人,日子没法过了。

    余下几人也瞬间沮丧起来,就连王思源的微笑面瘫脸都有龟裂的趋势。王珏并非故意难为他们,若按她曾经的安排,不会让弟子们接连学习这么久武艺,她实在是担忧隐藏在暗处的危险,希望弟子们能有更多自保能力。

    而长时间的激烈练习后,突然停下来会对身体有伤害,打铁造车算是一种变相的缓冲。如果不是在这方面有突出爱好和才能,她并不要求弟子们能独立造车,但至少要懂得原理和组装。

    不过这些事情王珏是不会告诉他们的,坏心眼的某人最喜欢折腾弟子。

    褚遂良并不知道自行车是什么,他能下定决心来换,也是冲着王珏的名头和新奇二字。到了约定好的取车日子,他内心也颇为忐忑,别是什么奇怪的东西才好。

    他为老师换车的事情已经在长安疯传,若换来的东西不尽如人意,他实在不敢设想那个可怕的结果。不说别的,只朝堂上那些混蛋就不会放过笑话他的机会。

    “褚郎君快请进,我家娘子已等候多时!”王成这个原帐房做起管家,越来越有样子。没办法,主家太给力,连他到哪都尽受优待。见识过自行车的新奇,他一直等着这日来看褚遂良的反应呢。

    褚遂良也是人精,他看到王成无法掩饰的炫耀之意,反而有些放下心来。虽如此,他与众人见礼后还是忍不住先提起车子,“不知自行车造好没,我可否一观?”

    王珏猜到他的心思,并未为难,“已经造好,让崇义给你演示一下用法。”

    李崇义的车技最好,他学着王珏先缓行两圈,又玩了几个特技,才很不舍地把自行车交到褚遂良手中。

    房遗爱嘟嘴抱怨:“因褚郎君要送礼,我们半年都用不得自行车。”

    褚遂良听到房遗爱的话便知道原因,连忙又作揖对王珏道谢,“多谢王娘子相助,以后有事吩咐一声就行。”

    “郎君不用如此客气,虞师待我甚慈,我亦希望他开怀。”

    “明日便是虞学士寿辰,你快些回去准备吧。”李承乾也舍不得自行车被拿走,他仰着头出言赶人,打算眼不见为净。

    在李崇义的演示,王珏的故作谦虚,李承乾的傲娇,房遗爱的直言不讳下,褚遂良晕乎乎地推着自行车,带着王珏另外给虞世南备的两车寿礼,离开王家。

    不出所料,褚遂良这次算是出了大风头。自他去南山取车,就被有心的长安百姓们关注着。等他拿回车子在长安坊市路过,关于自行车这个新物件的样子,便开始被百姓们传得千奇百怪。

    虞世南自然也听说了自己给他准备礼物的事情,老头已经好几十年没这么盼望过生日了。他过生日从来不大办,就是这次整寿,也只邀请了些老朋友。这老朋友中,自然包括孔颖达。

    看到褚遂良拿出自行车,笨拙地演示骑行,孔老头羡慕坏了。由于活字印刷已出,官营书店渐渐开启,长安附近缺书的学子已经不多。随园虽仍然可以抄书换积分,但明眼人都知道是王珏优待学子们的决定,因此孔家门徒已经很久没做过抄书换积分的事情。

    孔家恨不得让自家典籍占满大唐,自然也没有敝帚自珍藏书籍。孔颖达想攒积分换自行车,可不像之前那么容易。老头眼巴巴地看着自行车,和在那开怀大笑的虞世南,小心脏一抽一抽的,不开心…很不开心……。

    这还不算完,虞世南在家练习了几天车技后,把车子带到了宫里。别管官员们什么年龄,进宫门就不许骑马坐轿。不许骑马坐轿,没说不让骑自行车吧?以虞世南对李世民的了解,料定他只会羡慕自己,而不会因自己破坏规矩发火。

    咱年龄大了,宫里行走和去办公的这些路途,以后都用自行车代步。

    李世民果然没生气,还夸赞了几次。李世民当然也想要自行车,但他知道就算自己开口,王珏也不会送。不着急,王寡妇不会亏待儿子,以后抢儿子的就成。

    除了李世民,群臣都不太淡定。

    宫内经常能看到这样的场景:一个老头悠哉地骑着自行车,一群老头羡慕得差点流口水,一群大汉搓手跃跃欲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