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圣贤养成系统(唐朝) 56|53.01



    启蒙书院已经开课两个多月,平日悠哉度日的假仙一旦当上老师,讲起课来也是认真有趣。王珏闲来无事,偶尔也会过去讲学,外加旁听假仙授课。

    今日李承乾和李崇义沐休,他们一早就来到南山。王珏到启蒙书院授课,弟子们也跟随旁听。古人早熟,这些孩子在入学前,就被家人耳提命令要好好表现,争取能入得王珏和李承乾眼里。如今看到两个重点关注人物一起到来,皆是准备鼓足劲表现。

    王珏并不固定授课,她每次所讲内容都是些有寓意的故事。在王珏看来,寓言是一种古老而有生命力的艺术,特别适合拿来给孩子启蒙。

    看到小孩子们笨拙的起身作揖后,全都眼含期待地看着自己,王珏笑道:“喔,你们看到我就很高兴,是不是因为又有故事听了?”

    活泼的孩子们零散着大声称是,也有腼腆的捂嘴偷笑。

    王珏缓缓道来:“今天给你们讲一则农夫与蛇的故事。有一农夫,他在冬天发现一条冻僵的蛇,心生怜悯之下,便把蛇放在自己怀里温暖它。蛇受到惊吓,等它完全苏醒过来,便一口咬向农夫,农夫最后中毒而亡。农夫濒死时后悔地说:吾欲行善,然以学浅故,竟害己命,而遭此恶报哉。”

    令王珏意外的是,孩子们不似往常一样活跃,而是一致撅嘴撅眉看向她。今天怎么不说小马过河,狐狸偷蜜,反而说这么恐怖的事情。宝宝怕,不开心…。

    王熙然看着王珏错愕的表情,掩面偷笑。暗道她自己也是孩子,又领着几个早熟的问题孩童,想来是没掌握好普通孩童的心思。

    王珏尴尬的轻咳一声,又换上笑脸,“大家来说说,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什么道理?”

    没有好听的故事,但是阿爹说要好好表现,孩童们还是表现的很积极。随着孩子们三言两语的发言,气氛又热烈起来。王珏暗自舒气,她果然还是适合教导熊孩子。

    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冲破讨论声,传进王珏耳里,“这个故事告诫我们,对恶人千万不能心慈手软。农夫不该暖蛇,应该把它拿回家做蛇羹。”

    卧槽,她来讲学好几次,怎么没发现绵羊群里藏了只小狼崽?!王珏向出言的孩子看去,粉嫩嫩的娃娃脸,眉眼含笑,并且年龄明显比其他孩子小很多。

    启蒙书院招生不限性别,但小娘子来上课多着男装。王珏仔细一看,这孩子应该是个女娃。聪明果决又有些超出年龄的狠辣,危险又有吸引力,很值得重点关注。

    不止孩子的家人想让王珏收徒,她自己也希望多收几个启蒙书院的孩子。她想在大唐做的事情,需要信得过的帮手,而这些从启蒙开始便学习她制定教材的孩子,将来更容易理解她的理念。

    今天选的故事有点失误,王珏讲完便找借口带着弟子们急急撤退。他们并未归家,而是在村内散步聊天。李承乾看着变化显著的南山村,心生感叹:“与第一次来南山村相比,村民们的生活好了很多,此皆为老师之功。”

    王珏并未谦虚否认,而是借机教导弟子,“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若真想帮助谁人,就要教予他自立的本事。”

    “弟子晓得了!”

    如今的南山与王珏归家时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村民们在南山的学术氛围影响下,很多成年人在务农之余会到书院识字。一些慕名而来的大儒看到此景,无不赞叹南山学术风气浓厚,赞扬王珏真正做到了有教无类。

    时至五月,年前得到消息欲来南山的人,基本都已到达。由于学子们渐多,村民家里已经住不下,吴村长又开始召集全村建房子,准备做房屋出租的生意。

    村民们有了余钱,趁着建筑出租屋的机会,开始集体休整住宅。从官道上望去,已经建好的砖砌大院整齐排列,往来村民们洋溢着幸福的微笑,穿梭于金灿灿的麦田和随园间。古来诗人所描绘的世外桃源,也不过如此了。

    王珏正要到作坊去查看,她应下的贞观犁还差多少没做。之前陆续由村民们做好的,已送至衙门统一安排派送。

    吴村长自卖炉子开始,越来越有生意人的范儿,其中一点就是眼尖。王珏刚进作坊,他就迎了过来,“王娘子,再有十天所有犁具都能做好。最近村里在修房子,您家有什么要修的吗?”

    经吴村长提醒,王珏想到学习玄学内容时看到的迷宫图,正好趁着村民们空闲,在山顶新宅周边摆个大阵,专防不请自来者。

    “我在山上建的宅子已经完工,先不忙着打家具,我想把山顶的树木变换下位置。”

    吴村长着人取来纸墨,王珏当场绘图。弟子们都把小脑袋凑过去看图纸,只见图纸上树木种植的位置很奇怪,其间又似乎有着某种说不清的玄妙联系。

    吴村长看到成图,满脑门冷汗,“王娘子,你确定要这么做?”

    王珏故作神秘的回答道:“自然,此乃我百家派阵法,你尽管照着做就是了。”

    吴村长知道王珏素来有主意,移栽树木又不是什么难事,他爽快地应下。回家的路上,弟子们都闪着星星眼看向王珏,眼神中带着强烈的求知欲。

    房遗爱最惦记这件事,他最先开口询问“老师!我们能学习阵法吗?”

    王珏无奈,她都没学明白,怎么教人?拒绝的理由很好找,“距我教你们打穴64法,已有两个月,你们只学到32法,还想着学别的?”

    几人垂下小脑袋,欲哭无泪。不只是穴位的问题,每个打穴法都是一个招式,越往后面越难。起初的兴奋劲早被困难的学习磨没,他们现在连虐程处默的兴致都没有了。

    秦琼有武功底子,这几个小的很难虐到他。不止如此,他还根据对打摸出点门道。他每日要上早朝,隔三差五才来。程处默却跟魔障了一般,居然请长假住到了王家。王珏后悔死,本想着虐他两天当报仇,没想到又引来一个膏药。

    回到家后,弟子们开始与睡足的程处默和李承乾的侍卫们对练,王珏则是回书房干活。经学子们再三提起,王珏已经着手准备收徒考题。

    除了院中接连响起的砰砰声实在影响人思路,一切进展的很顺利。王珏收徒自然不能只考些典籍知识,最好能通过算学与自然常识考题,发现些于物理、科技有才华的人。当然,若让心思不正的人掌握先进知识,会是很危险的事情。因此,有些设陷阱观察考生品行的题目也是不能少的。

    就在王珏费尽脑细胞编写考题的时候,练武休息的几人也被房遗爱鼓动着写收徒宣传语。他们几个毕竟年幼,没有王珏督促着练习,都被房遗爱的提议吸引。王珏的考题写了三天都没完事,房遗爱的宣传语却在当天下午就挂在了随园。

    待李承乾发现时,随园书生们早已看过内容。除了房遗爱,剩下几人皆是面部僵硬心生悔意,周齐还要添上愤怒一词。他们怎么就忘记房遗爱的惹事体质,他写的宣传语,和他们商量的完全是两回事!

    只见随园院内挂着一张字迹扭曲的横幅:贱籍毁一生,农户穷三代,你若来百家,必成堂前燕,生存技巧强,理论全覆盖,南山小吃街,人均十几文,师兄高富帅,师姐面瘫脸,师兄很体贴,师姐矮冬瓜,男女五比一,搞基看心态,学识很强大,我们等你来!

    “额…读起来颇为顺口…文辞也算达意。”

    “房郎君友善,王县子教徒有方。”

    书生们无论心里怎么想,面上都是称赞的。如果有幸能拜得王县子门下,这位小爷可就是他们二师兄了,无论从其家世背景、入门排行、王县子的喜爱等方方面面考虑,房遗爱都是必须要交好的人。

    就在随园书生们违心捧臭脚的时候,长安城中有一家人却是真心夸赞着孩子。

    武顺与武曌悄悄从后门返回家,武顺看到母亲杨氏,激动的说:“今日回答问题的人中,王县子最为关注武曌,可惜我没有妹妹聪明,帮不上忙。”

    武曌不见得意,反而沮丧地说道:“王县子近日公开收徒,可我现在连字都没认全。”

    武顺反驳道:“那有什么,王县子的二徒弟比妹妹大一岁,也才刚启蒙,王县子不还照样收他入门了?”

    “唉!都是娘不好,让你们也跟着受苦。大郎他们越来越不待见咱们,自你爹去世没多久,他们两兄弟分得财产后便露出真面目。我怕啊,现在吃些残羹冷饭倒不打紧,若我儿长大后他们给胡乱许人可怎么办?”杨氏边说边抹眼泪,这两年她整日担惊受怕,精神已经临近崩溃。

    武曌坚定地说:“若不能被王县子收为弟子,我便入宫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