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圣贤养成系统(唐朝) 55|53.01



    李世民从孔颖达处得知,他跟王珏早就商讨好百家拼音与数字的传播,并已经在读书人中宣传了好些日子,内心一阵气闷。他是占便宜上了瘾,什么好事都想跟着掺一脚。这回知道没他好处,连得知能做到言同音的兴奋心情也跟着降低几分。

    不过李世民此人,素来内心比较强大。他收敛起不甘的心情,眼珠一转就是一个坏主意。孔颖达提到王珏,让他想起王珏平日并不上朝,因此他说的贞观犁之事王珏应该还不知道。便宜占不着,能给你添点堵也是好的。

    距王珏初次给弟子们授武艺课,已过大半月。李承乾他们既要背人体穴位图,又要联合孔氏门徒传播百家拼音和数字,成天忙的脚打后脑勺。李世民派出的内侍们赶到南山时,王珏正在检测弟子们的背诵成果。

    见最后一个测试的房遗爱,在人体空白图上点出穴位,并且全无错处。王珏心情非常好,她刚想称赞弟子们几句,就被不速之客们打断了。

    这种尴尬的活,小内侍们也不愿意做。众人按规矩拜礼后,领头的内侍开始磕磕巴巴地念着圣旨,越念声音越小,到最后一个字他自己都快说不下去了。

    圣旨念完,王家院中气氛诡异。几个小的皆是疑问着看向王珏,没听老师说过要送贞观犁的事情,也没见南山村民做活,圣上的嘉奖缘何而来?

    王珏看着挤满她院子的内侍们,板着脸说道:“若我没听错,圣上是口头嘉奖我送百姓们贞观犁的事情?圣上可是发梦了?我并未承诺过此事。”

    领头的内侍听出王珏语气不善,吓得直冒冷汗,他过来的时候就知道不是好活。一路上,他一直祈祷王珏能忍下这口气,应承了此事,没想到结果是他最不愿看到的情况。若王珏不认他也没法,只是回去后恐怕没有好果子吃。

    王珏见内侍们被唬得直发抖,李承乾也一脸羞愤之色,决定见好就收。不能同李世民闹僵,又不想让人以为自己软弱可欺,适当表态是必须的。

    王珏也展现变脸绝技,她面露微笑,用调侃的语气说道:“此事我应下了,你回去帮我转达给圣上一句话:希望他下次发梦,不要梦到我献上自己首级才好。”

    呜呜,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请不要用玩笑般的语气,说出让人犯心脏病的话,宝宝们怕。内侍们抖着小身子,一齐点头哈腰地称是。不抖不行,王县子已经生气,但他们此行的任务只完成一半。

    见内侍们不走,反而欲言又止地看向王珏,李承乾忍不住低吼道:“既然说完了,还不滚出去?”

    “没,没说完。上次我们来宣旨,王县子送了新纸,这次是不是也…。”领头的内侍被李承乾瞪得不敢继续说下去。

    王珏不见怒色,反而豪爽地挥手道:“自然有的,王成带他们去拿纸。”刚才她还纳闷,不就宣个旨嘛,至于派这么多内侍来示威吗?感情是在这等着呢。

    一群内侍,目测能有百十来人,整齐的列队跟王成出了王宅,向随园方向走去。

    李承乾羞得满脸通红,自学得厚黑学,他已经很少显露这种作态。王珏见状,反而安慰起他来,“起先我是挺生气的,但见你阿爹居然能做出派大群内侍要纸的事情,反而觉得他也不容易。他吃用不如大臣们,想要点东西也不拿地位威胁人,而是用自己的头脑谋算,已属不易。再说贞观犁的事情,为师很愿意为百姓们做事,你不要将些许小事放在心上。”

    见王珏受了委屈还一味顾及自己情绪,李承乾眼圈又红了,内心感动的不知说些什么好。事情涉及到圣上,师兄弟们也不好出言安慰。好在有房遗爱转移话题,李承乾才暂且放下此事。

    “老师,我做的对不对?可以开始学武艺了吗?”房遗爱自从看到王珏用一颗石子撂倒李崇义,就幻想着自己学得武艺后,称霸长安大街小巷的场景。平时惯爱偷懒的他,这次也学得格外认真。

    王珏满意地颔首,“很好,记牢穴位,配合为师教你们的打穴前十法,对着木人再练习一天,明日开始就可以试着跟人对练了。”

    对练得有人,谁那么倒霉?秦琼呗!正好王珏要接阿绿回家,可以顺便把秦琼去年临阵倒戈的仇报了。对某些人来说,别说是年前发生的事,就是十年前的小账她都会记着。

    次日一早,王珏就去秦琼家中守株待兔。准备等他下早朝后,第一时间将人骗回家。秦府看门的汉子看到王珏亲自上门,别提多激动。知道阿绿是王珏的宠物,连忙带她去看阿绿,希望王珏能看在猪大爷待遇很好的份上,别再难为自家主子。

    适得其反,王珏看到阿绿在院中晒太阳,旁边一个侍女喂水果,另有两个侍女在给他按摩,别提多郁闷。老娘整天累死累活,他倒过得滋润享受,难怪一直没回家。若不是她来接,估计这只臭猪没几天就要改姓秦了。

    王珏轻步走到阿绿身旁,突然出声道:“猪大爷,过得还不错?”

    “噗咳唔…。”猪被呛到不知是何声音,总之阿绿是把水果卡喉咙里了。

    “阿绿,看俺给你买啥好吃的了!”正此时,秦琼拿着两串糖葫芦走进院。见到王珏也在,秦琼连忙炫耀加邀功,“王县子可是想阿绿了?你看俺照顾的不错吧?”

    王珏仔细打量了阿绿一番,目测得胖好几斤,炖了能够一锅肉。不再理会装可怜的阿绿,王珏转而对秦琼说:“我正在教弟子们武艺,秦将军可愿到我府上小住几日,略微指点一二?”

    要说别的事,秦琼没准还掂量一下,武艺嘛,他强项!秦琼并未多做思考,拍着胸脯应承道:“小事尔,待我收拾些行囊便随你回去。”

    等待秦琼收拾东西的时候,王珏并未搭理阿绿,而是思考着回去用什么方法让他减肥,顺便还能达到收拾他的目的。还好秦琼做事干脆利落,没让阿绿承受太久冷待。

    他们出门的时候,恰巧遇到上门帮程咬金给秦琼送东西的程处默。呵呵,又一个身上带帐的!

    “这位想必你只闻得其名,并未见过本人。今日你运气好,让你秦叔好好帮你引荐一番,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南山王县子。”秦琼跟程处默吹捧完,又转身对王珏说道:“这小子是程咬金大儿子,名叫程处默,是个好儿郎!”

    秦琼本是好意,他自家儿子才两岁,不好推荐。若程处默能得王珏眼缘,好处自然不会少。别的不敢说,王珏出手的武器可是千金难求的好东西。然而,他并未注意到王珏诡异的笑容,和程处默僵硬的脸。

    “哪里用得秦将军介绍,程郎君与我早有一面之缘,那日之事我一直记在心上,就等机会好好感谢程郎君呢!”王珏收周齐为徒是一回事,程处默当初抱着解决麻烦的心思,把周齐扔给他就跑又是另一回事。

    没等程处默说话,秦琼率先提议道:“那感情好,他这两天沐休,不若带上他一起回南山?”

    “陪太子习武不可找寻常人,若是下手没有轻重岂不坏事。我看程郎君是个踏实人,自然使得。”王珏看出程处默想遁逃的心思,开口便把他的后路堵死。咱都这么说了,若程处默拒绝,恐被人想成不待见储君。

    事情已定,没有转圜的余地,程处默只得提心吊胆地跟着二人一猪一起上路。不知去南山具体要做什么,但是有一条他听懂了,陪太子习武不可还力过猛,等于让他当沙包。程处默回忆了一下李承乾的小体格,反而安心些,太子殿下只要不上兵器,随他怎么打咱都不怕。

    但是想到从昨日开始在大唐上层间疯传的,圣上与王县子大战三百回合之最新战役,又觉得王县子出手,似乎不会像他想的那么简单,心里还是有些怕怕的。若早知道王珏战斗力这么强,那天他肯定会做足表面功夫再走,悔啊!

    秦琼和程处默进门看到的就是几张跃跃欲试的脸,秦琼暗自纳闷,没见王珏的徒弟们多爱习武,今日怎么都这么积极?程处默则是心生不好的预感,事有反常可得提高警惕。

    大家互相见礼后,王珏直入正题:“承乾,你是大师兄,先跟小程将军对打,给师弟们做个好示范。”

    孩子都要强,尤其听到王珏说给师弟们做示范,李承乾更是认真几分。

    程处默有些不以为然,他偷偷打量李承乾,未见与记忆中有何不同,故而豪爽的说道:“我比殿下年长,殿下进攻我防守可好?”

    李承乾也没客气,上去先踢犊鼻穴,再肘击肩井穴,程处默两下倒地。

    诶?!秦琼啧啧两声,开始不做声回忆着李承乾刚才的动作,感觉那两下不是随便打的,其中似乎有着某种门道。

    程处默毕竟是练家子,李承乾也没用全力,他稍趴一会便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殿下如何做到的?!可否告知一二?”

    “这是我们百家派绝学…所以……。”李承乾面上为难,实则心里在放烟花。以前这些个练武的总觉得他文弱,这次终于找回场子了。

    程处默只沮丧了片刻,便重新振奋起来。你不教,我可以偷师。

    结果--

    啪!嘭!咣当!

    程处默沮丧的趴在地上,偷不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