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圣贤养成系统(唐朝) 53|01



    李世民连续几晚失眠,被王珏气的,也是愁的。若不是承诺送书,他都不知道大唐有那么多教书先生!继《尚书》后,孔家又整理出好几套典籍。是套,不是册!李世民非常怀疑,有些根本不是孔延年当年藏的,而是孔家整理出压箱底存货,想要趁百家各派还没来的时候稳住地位。

    每天上朝,看到孔颖达那张仿若年轻了十岁的脸,和脸上焕发出的幸福笑容,李世民就牙疼。与之相对比的,是那几个负责当摸金手的武将,他们整晚干活,白日的时候个个哈欠连天,一脸怨念相。

    盗墓也要看运气,不是每个墓里都有好货,偷回东西后还需要时间销赃。赚钱的速度没有扔钱的速度快,李世民的私库已经快见底了。本想靠着王珏的作坊分红顶一阵子,没想到对方小气又记仇,一点也指望不上。经过几日气闷的思考,李世民决定一不做二不休!

    这不,他又在早朝上使坏了。

    “朕这几日没睡好觉,合眼便是南山王县子的身影,她真是纵观古今少有的善人。其弟子发明贞观犁,使得百姓开垦更为便捷省力。王县子本人更是一心为大唐着想,她愿意送每县十个贞观犁,作为样本给百姓参照制作。”

    卧槽,不用找本人确定,就知道这事是假的,圣上也太坑人了…。群臣皆低头不做声,咱不能赞同,不然下次没准轮到自己被宰。

    魏征出列,“圣上,王县子对大唐贡献如此之大,可要进爵?”

    李世民皱眉,故作为难地说道:“这个嘛…王县子有大才,朕为她考虑,未免日后封无可封,这次就口头嘉奖一下吧!”

    “圣上英明!”不用看就知道,这个时候能出来捧臭脚外加落井下石的,除了崔轩不做它想。

    呵呵,真是应了王县子那句话,又想马儿跑,又想马儿不吃草,你当马儿傻?王珏必然不会善罢甘休,咱不多搀和,只管等着看热闹就行,这是所有大臣的想法。

    “圣上,万民伞!万民伞!!”小内侍连摔带爬地扑腾进殿内,“圣上,宫外有人给您送万民伞!”

    谁呀?瞎了狗眼!大唐群臣的思维想法,最近万分一致。

    “宣进殿…不,朕亲自出去!”李世民起身理了理他的新龙袍,从袖子里摸出王珏卖出的那面小镜子,打理了一下仪容才带着大臣们向宫外走去。

    需要近百人才能撑起的伞,真是好大一把‘伞’!不似寻常百姓赠与官员的万民伞,这把伞上没有不识字的农户们按的手印,除了表达赞美之情的诗词歌赋,签字亦都是有些根底之人所书。

    大年初一那日带头请愿的老者从人群中走出,“我们收到圣上着人送来的《尚书》甚为感动,听说圣上为了我等无用之人,竟是掏空了自己的私库,实在惭愧。看了《尚书》和孔祭酒书于其上的注解,才知道圣上因何要纠正典籍。圣人之言与小人篡改之物,实在有着天差地别,我等身无长物,唯有送把伞聊表心意。”

    “圣上乃千古不出的仁慈帝王,请圣上受我等一拜!”

    “请圣上收下万民伞!”

    李世民又抹眼泪了,搁去年他挨人骂那会,是做梦都想不到能有今日的风光。可是这风光也是有代价的,他即将成为穷光蛋,稍有不慎还可能债台高筑。李世民现在的感受是痛并快乐着,他觉得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独痛痛不如众痛痛。

    李世民对百姓们露出谦逊的笑容,“你们不可只谢朕一人,朝中大臣们得知朕送与你们书籍,都纷纷上表愿意合力承担一半费用,都是大唐的贤臣啊!”

    教书先生们顺势作揖,“我等谢过众位官爷!”

    原本还想看王珏大战圣上,现在他们都想撸袖子自己上了。圣上做得好买卖,我们所有人做为一个群体出钱,老百姓记住的是圣上和大臣们,而不是某个人某个家族,这哪里是你吃肉我们喝汤,完全是给我们喝刷锅水!

    自从李世民继位,这一出出好戏,不要太热闹。长安百姓最讨厌的就是一天有多出戏,他们分身乏术,恐会错过精彩情节。而今日,有三出好戏!

    崔智贤得李承乾传信,知道王家不准备就此放过王贾氏,分配劳作地点这点小事不算徇私,他乐得做个顺水人情,在李承乾和王珏面前露露脸。

    今日就是王贾氏他们这批犯人发配的日子,长安百姓早就准备好臭鸡蛋在路上等着了。同在人群中的还有王宝柱、王思维和一直缠着王宝柱的重夏。王芳夫妇被打个半死,五十大板一点没留情,目前仍然无法下地,还在家里养着。

    重夏的目的很明显,她也没掩饰自己的意图。王思维对她的出现很排斥,他怕来个像王芳一样的后母。只是在与重夏的两次‘开诚布公’的交谈后,他有松动的迹象。

    重夏说:“王朗郡可是要做官?你可知母有污,于你仕途是多大的阻碍?我心慕你阿爹,所谓爱屋及乌,我若嫁与你阿爹,必然视你如亲子。郎君想做官,还需先做好学问。我阿爹与博陵崔家有旧,崔家已同意你进他家族学。”

    “真的?!”王思维从忐忑的跟着重夏去崔家族学,到一些崔智璋特意安排的旁支与他刻意交好,如今自觉混的如鱼得水。

    王宝柱也因为此事,对重夏更是感激愧疚,已有松口的迹象。他曾经想去探监,被衙役赶了出去,只好在今日带儿子同王贾氏告别,没想到重夏也跟来,这让他颇感尴尬。

    “来了来了!大家快砸!”

    啪啪啪,王贾氏身带枷锁无处可躲,几筐臭鸡蛋下去,她浑身尽显狼狈。就在这时,她看到了目露焦急的王宝柱、眼神躲闪的王思维和面带挑衅之色的重夏。一个女人,最不愿自己的狼狈相被两种人看到--爱人和情敌,今日算是占全了。

    王贾氏转过头不再看他们,千思万虑皆化作一声叹息。她恨王珏为什么不死,恨自己看错枕边人,亦恨儿子为什么像极了自己的自私。看来她能指望的只有女儿了,希望女儿伤好后能尽快救她。

    另一个热闹有点远,在南山。

    自发明出贞观犁,王珏便开始教弟子们算学知识。除了房遗爱还在启蒙阶段,剩下几人学得都很快。由于现代数学与他们所学略有不同,王珏还是从初级算学开始讲解。几日下来,已讲完一元二次方程。

    饭后,王珏带着弟子们到村里遛弯,顺便通知书生们,明日的百家讲坛所讲内容,这一遛就遛出了热闹。

    自打世家子们到来,南山时有妓子往来作陪。在唐朝,友人们饮酒作诗并请出名的大家前来弹琴献艺,是时下风行的雅事。只要他们不在南山行污秽之事,王珏亦不会反其道而行。

    这不,他们到随园的时候,正巧遇到书生们办诗会,其中两拨人正在争吵。

    一个面色微醺,站着打晃的年轻书生嚷嚷道:“我说的有何错?她本就是妓子,会弹几首曲就自命清高了?”

    “你简直是有辱斯文,竟然在随园做出调戏女郎之事,我等骂你又有何错?”

    “就是,你若想乱来,回长安去!别在这碍眼,污了我们的读书圣地。”

    一人战一群,做为被争执的中心,那名艺伎双手紧扣,眼圈通红。

    王珏大叹一口气,有无奈也有愤怒。无论这两拨人谁对谁错,他们却有个共同特点,都没给予艺伎做为普通人的尊重。唐时的妓子与现代不同,他们多是不可自行选择的罪人后代,并非自甘堕落。

    王熙然比王珏他们到的早,并未看到站在他身后的几人,看到书生们争执的情景,感叹道:“长安古道马迟迟,高柳乱蝉嘶。夕阳鸟外,秋风原上,目断四天垂。归云一去无踪迹,何处是前期?狎兴生疏,酒徒萧索,不似少年时。”

    王珏狐疑地看向王熙然,他才多大岁数,怎么作这种颓丧不得志的诗句。她不知道的是,王熙然心里正在滴泪,上辈子他多想知道狎兴生疏是何感觉啊!

    李承乾见王珏一会皱眉,一会狐疑,关切的问道:“老师可是不喜他们吵闹?”

    王珏扯出一抹难看的笑容,“并无,只是感叹妓子身不由己的卑微。”

    “这还不简单,老师看我如何教导他们!”房遗爱说完,一溜烟的窜进吵架人群,“你们何故如此欺辱人?有句话怎么说的?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匠人卖手艺,商人卖眼光,农户卖粮食,妓子卖笑容,士人卖学识,大家都是出来卖的,谁比谁高贵?”

    卧槽!完了,晚了!王珏和李承乾无奈对视,房遗爱记性太好,那日偷听来的话一字没差。

    李承乾略愧疚地说道:“那日不该带他偷听,不知这话说出口会带来何等影响…。”

    王珏安慰道:“左右他还年幼,便是推脱到从外面听来的又能怎样?当然,若是歪打正着能带来好名声,自然是让他认下的。”

    轰!人群喧然,两拨人都不吵了,皆是呆愣着看向房遗爱。有那自命不凡又气性大的,深觉受了侮辱,已气得面色通红。

    “师弟年龄尚幼,让各位见笑了,我等还有事,你们继续。”李承乾身份最高,这种时候正合适他出来压场子。若王珏开口,必然要表态说明对错,而他们是想看到反响后再回应的。

    在众人还没从震惊中走出来的时候,王珏已经带着弟子们回家去了。遛屁弯,赶紧躲两天吧。

    果不出所料,房遗爱说出的话,随着在场妓子们的传播,受关注度已与李世民得万民伞不相上下。大家都知道,除非谁想跟王珏和房玄龄结仇,不然都得闭嘴或夸赞。

    好多人都在观望,倒是妓子们率先做出回应。据说长安三大花魁都放话了,房遗爱此后为她们座上宾,随时来都见得。

    把房遗直羡慕的,经常看着房遗爱幻想美女流口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