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圣贤养成系统(唐朝) 52|10.30|家



    比起水稻,长安人更爱小麦。二月初,正是种小麦的季节。王珏带着一群人回到耕地,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李承乾的护卫们手里拿着直辕犁的拆解部件,村里的两个木匠也被叫来,几个弟子正在三言两语地跟木匠讲解着什么。王珏看到两个木匠像摆钟一样,又要听这个讲,又要看那个比划,心里充满同情,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你们研究出什么了?”王珏的插话简直是解救木匠于水火,见她来了,几人又围到她旁边准备开讲。两个木匠看王珏的眼神既激动又感激,王娘子终于来了,俺们想回家…。

    李承乾率先回答:“老师!我们有些设想,还要让木匠再做几样东西,才能知道是否可行。”

    李崇义瞥了眼木匠,略带烦躁地说:“我们正在跟木匠讲解,恐怕要画出来给才行。”

    王思源补充:“很简单的东西,很快就能看到成品。”

    “唔,来跟我说吧,我帮你们做。”简单的木匠活王珏也会做,她决定解救一下两个可怜的娃。

    “老师来做?!”除了惊呼出声的弟子们,围观群众也很惊讶,不过有部分人曾经看过王珏打造唐刀。想到此处,也就释然了,只是感叹世间万物还有什么是王娘子不懂不会的。

    比起对王珏会做木匠活的惊讶,有些初到南山的人,则是对这么容易能见到太子感到惊讶。通过旁边人知道李承乾的身份后,都纷纷高呼大拜。

    李承乾经过小半年学习,不止在厚黑的道路上更近一步,举手投足间也渐渐脱去稚气,变得更加大气尊贵颇具风范,“众位何须多礼,你们于随园学习,与我也算半个同门。”

    王珏在心里暗自点赞,这孩子越来越会说话了,不动声色拉近彼此关系,态度亲民又不会走的太近,这个度掌握的恰到好处。

    王珏听弟子们说着对新犁的设想,终于理解了木匠们的感受。他们有想法,但是很多地方他们也拿不准,这样只会做手艺活的木匠怎么弄?不过思考方向没有问题,想来曲辕犁很快就要出世了。

    “为师听懂了,你们说的这几个新部件,要做多大呢?”

    他们哪里懂得怎么制造,部件间什么比例才合适,这种涉及到学专业知识的问题。几个孩子有点傻眼,互相对视后,李承乾作为大师兄代表大家回话:“老师肯定懂得,一切有劳老师了。”

    这些孩子越来越精明,都没以前那么好调戏了,王珏不再逗弄他们,而是正色道:“不急,你们还没开始学习中级算学,待学后为师再教予你们百家派格物学。”

    王珏说完后,跟木匠们借了工具,开始认真制作起来。围观党中大部分人都没见识过王珏造刀,初次见一个瘦弱的小娘子,拿起木头砍、磨、锤打,动作既快又具有美感,全都呆住了。皆是心中暗叹,百家派果真了得!又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准备,争取能在未来的考试中脱颖而出,拜入王娘子门下。

    没一会,新犁就在王珏手上成型。新犁增加了犁评和犁建,犁辕变得弯曲。围观学子们都很兴奋,如果此犁果真有用,他们就是亲眼见证了历史,见证了犁具推陈出新的发展过程。

    比起将关注点投入历史见证的学子们,围观农户们似乎看出了更多门道。吴村长忍不住上前开口道:“王娘子,可否让我试用此犁?”

    “那就有劳吴村长了。”王珏乐得做个顺水人情,她把犁交到吴村长手中,跟大家一起关注着他的动作。

    经吴村长使用示范,大家发现新犁比之农户现在所用的直辕犁,更加便捷实用。通过推进和抬起犁评,犁箭会随之向下或向下,犁铧入土的深浅便可手动调节。如此,新犁可做到深耕或浅耕,达到农户们精耕细作的需求。犁壁也有大作用,它既能碎土又可将翻耕的土推到一旁,减少耕犁前进的阻力。

    一个满面褶皱的老农感叹道:“若有此犁,原来需要一天完成的活计,大半天就能做完!”

    他媳妇眉开眼笑地接话:“那感情好,咱们以后能多空出些时间做吃食卖。”自随园学子多起来,南山村民的吃食和租房生意更加红火,村民家里除了能偶尔吃肉,更能攒下些积蓄了。

    跟过来的学子大多出身良民,其中不乏家里靠农耕过活的。有从江东过来的寒门学子,看到新犁的作用后大声称赞:“南方水田大多比北方旱地面积小,耕作时常需转弯,此犁轻便灵活,在江东更能发挥其作用。”

    其他江东学子皆是激动的赞同称是,他们恨不得现在就把新犁带回家乡,让亲人同乡能轻省些。

    李123言情想要见证全套过程,连忙开口问道:“此犁该怎么称呼?”

    “这…你们说呢?”王珏本想说曲辕犁这个原本的称呼,后又想到历史已经改变,此犁为她弟子们想出,又何必拘泥于脑中的记忆?还是让几个弟子来命名比较好。

    王思源提议:“既是弟子们在老师要求下改造,不若就叫弟子犁吧?”

    房遗爱扁嘴,“不要!我不要离开老师!”

    囧,犁通离,这名字确实不大吉利。不了解房遗爱的人,纷纷出言询问,这是王娘子哪位弟子,稚龄便这么聪慧机灵,长大后又是一个不得了的人物。待知道他就是拿针当武器的房遗爱后,皆是无言以对。

    既然犁字不吉利,那南山犁、百家犁也是不能用的。王珏心思微动,嘴角勾起一抹坏笑,“圣上仁爱百姓,若知道此犁出世必然会开怀,不若就叫贞观犁吧!”

    李承乾闻言,脑筋迅速开转,除了活字印刷抢功,阿爹最近并未得罪老师吧?围观众皆是一愣,但想到名字是王珏取的,又开始纷纷赞扬叫好。

    至此,历史上从唐朝中期一直沿用到明清时期的曲辕犁,就这么改了个名字提前出现在华夏。

    两个木匠虽然创造性思维不行,但手艺却是靠得住的。他们看王珏制造一次,已经记下步骤。对于农户来说,这个可比活字印刷术更具吸引力,在众人探讨名字时,他们已经开始迫不及待的着手做下一个。

    王珏见目的已经达到,便带着弟子们对众人作揖告别。至于水车等其它农具,若要改造还需懂得更多原理,只得慢慢教导弟子们。

    众人看着王珏的背影无不出言感激赞叹,这才是高人风范,其弟子们也是聪慧有礼。很多学子并未回到随园看书,他们中懂得些手艺的都留下帮忙制造贞观犁。

    而‘高人’此时正想着两件秋后算账的事,当然,对待的人不同,程度自然差很多。

    “跟为师说说你们是怎么想出贞观犁的,我怎么看着那个直犁不像拆卸,倒像是受了什么意外之灾呢?”王珏虽看着几个弟子问话,但主要还是对房遗爱和周齐说的。

    看周齐刚才一直没说话,还一脸做错事的惭愧样子,就知道有问题。她平日非常懂事,除了遇房遗爱挑衅,这孩子一般情况下都很正常。至于房遗爱,他面皮比较厚,成天最爱斗嘴傻玩,从他脸上很难看到惹祸后该有的表情。

    果然,周齐闻言头又低下几分,“是我不小心弄坏的。”

    房遗爱见对头这样,心里挺不是滋味,赶紧承认自己的错误,“是我先推她的…。”

    李承乾作为大师兄,也出言求情:“他俩虽有错,但全因旧犁损坏,我们想重新装上时才想出贞观犁,功过可相抵。”

    “很好!同门间友爱,不互相推卸责任,为师甚慰。田地、耕具都是农户们赖以生存的根本,以后切记不可玩闹破坏。”王珏深知孩子不可一味指责,再加上能想出贞观犁也有他们弄坏旧犁的关系,又安慰道:“为师回去给你们做几个新鲜玩意。”

    王珏童年是在孤儿院过的,太高端的玩具没见过,她口中的新鲜玩意就是跳绳和毽子。王珏在院子中给弟子们做玩具的时候,李承乾的侍卫沈峰急急赶来。

    沈峰把要禀报的事情一气说出:“殿下,我们一路赶到董家老宅,发现所有人都在迁徙,而您让我们找的董逸林并不在其中。您交代长安令的事情已代为转达,前些天交代的户籍、手实和计帐都修改妥当。”

    李承乾没见过董逸林,但既然老师想找此人,他又对沈峰吩咐道:“着人继续监视董家人,看他们搬去哪,平日都与什么人接触,若董逸林现身速速来报。”

    沈峰接令后快速离去,他的话一字不落地入了院中人之耳。王李氏高兴王贾氏会被重点‘照顾’,周齐则是开心自己终于有了能使用的新户籍,不用担心拿着董齐名字的手实被人发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