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圣贤养成系统(唐朝) 51|10.30|



    将有天灾,据史书记载,这一年的洪水主要波及到山东一带。比起后续接连的干旱和蝗灾,今年只是一个开始。千里之堤毁于蚁穴的道理王珏还是懂得的,虽不确定南山到时会出现什么情况,还是早做打算为好。

    年关已过,房遗爱早早就回到王家上课,他是怕新来的矮冬瓜抢走老师注意力,李承乾和李崇义则是每日上午完课后再过来。这不,想到即将到来的天灾,王珏准备带学生们改造农具。

    “老师…你带我们来看庄稼地是……。”上次冬天挖坑的经历,让李承乾心里充满阴影。

    李崇义显然也想起不好的回忆,他悄悄跟李承乾对视一眼,不会是他们猜测的那样吧?!不要啊…。

    王珏被两张纠结的包子脸愉悦了,她不动声色地站在田边眺望,打算再让弟子们急一阵。两位李姓弟子见老师看着田间目露忧色,表情也跟着严肃起来。当然,有某些人在,气氛是注定严肃不起来的。

    “你拉我做什么?我都摔倒了!”周齐从地上爬起来,掸净身上粘着的泥土,怒视房遗爱。

    房遗爱挺着小肚,撇嘴道:“告诉你多少次,我是师兄,你是师妹,你应该走我后面!”

    “哼!蠢货!”周齐绕过房遗爱,走到王珏旁边站定,只留给他一个后脑勺。

    王珏好想仰天长叹,她是什么命啊!她找的不是弟子,是祖宗…。两位李姓弟子也无力吐槽,有房遗爱就够糟心的了,又来一个周齐,他们处境堪忧。

    气氛被破坏,王珏不好再装x卖关子,“今年有天灾,为师欲帮村里拓宽渠道,帮天下百姓改良农具。水渠之事不用你们操心,我早已跟吴村长商讨周全。这农具嘛,就是咱们年后第一课。”

    周齐疑惑地问道:“老师如何得知会有天灾?”

    “你连老师的大本事都不知道,还好意思说崇拜老师?”房遗爱扬眉吊眼并配有鼻音发出的哼声,所有动态化为鄙视二字,那样子要多欠揍有多欠揍。

    王珏连忙岔开话题,她实在听不得‘本事’和‘针’这两个词从房遗爱嘴里吐出来,“你们两个可不好整天吵架,实在有伤同门情谊。你们看田边放着的农具,农户现用农具种类都在里面,你们就在现有构造的基础上,让农具变得更好用吧。”

    除了王思源,其他几人都没做过农活,又谈何改造农具?

    “要想改造农具,首先得了解它们。为师认为了解农具的最快途径,就是使用他们。喏,你们眼前的这亩地是我跟村里人借的,你们可要好好劳作,不然会影响农户收成的。”王珏嘴角含笑,说得云淡风轻,反正要干活的也不她。

    果然,还是没逃过…。虽然老师上次有说过,凡事量力而为。若遇到不愿意做的事情,可以找借口推脱,或设计转给别人。但是涉及到天灾,涉及到农户们的生活,涉及到千万百姓的生存,他们还是被自己的道德制高点绑架了。不就是农活吗?我们做!

    王珏把弟子们扔在田间劳作,自己轻哼着小曲往随园走去。随园如今可不得了,来此看书的学子比之前多了数倍。不止有原本在随园读书的书生们,还有接到友人书信,因为路途和年关等原因没能及时赶来的人,年后也陆续到来。

    还有另外一个群体引起王珏的注意,那就是世家子。也不知王熙然是怎么跟世家们交涉的,他从长安回来后就有世家子陆续上门拜访他,世家对王珏的态度也来了一个大转弯。每每问起此事,王熙然总是故作高深淡笑不语。

    王珏刚到随园门口,就被满面为难之色的李123言情拦住,“王娘子,大家有事想问您,只是…不好开口…。”

    “李郎君请说。”王珏很好奇,是什么事让有名的大嘴巴变成了磕巴。

    李123言情小心翼翼,面色尴尬地问道:“听说王娘子和太子在圣上的启发下,制造出了十分便捷的印刷术。大家想问问,以后还能靠抄书赚取积分吗?”

    王珏并未犹豫,爽快地回答道:“咱们随园用书,不要印刷册,只用书生们抄写的。帮我转达给大家,让他们不用担心,以后这会成为随园的传统。”

    李123言情看着王珏先是面色阴沉,后又变得爽朗开怀,有些摸不着头脑。好在王娘子还是愿意照顾他们这部分穷苦书生的,他可以继续安心读书了。

    王珏之前的黑面不是因为书生们的要求,而是因为‘在圣上的启发下’几个字。哼哼,最近老娘有空,有些人的欠账该清算一下了。

    说能靠着从随园赚取的积分,供贫苦学子继续读书,一点也不夸张。随着大量的学子涌入,尤其是世家子们加入后,他们对积分可以兑换的物品非常感兴趣,已经有人开始做积分换钱的交易。若把积分当成一种货币,做成图表分析,会惊呆现代一众经济学家。

    见李123言情兴奋地跑回随园,王珏特意在外面停留片刻,待听到大片的欢呼声才进门。王珏自我鄙视了一番,她的行为有点像某些作秀的政客,为了利益最大化为了积分,她不得不处处算计…。

    果然不出所料,王珏进门后,气氛又更热烈几分。

    李123言情刚宣布完消息,回头看到进门的王珏,借着兴奋劲吼了一嗓子:“大家快看!王娘子来了!”

    有一些新来随园的人没见过王珏,边踮起脚尖往门口初张望,边出言打听:“王娘子真的来了吗?快告诉我哪个是,我要当面感谢她!”

    一个世家子也跟身旁的友人小声感叹道:“此人不可小觑,还好咱们不用与她为敌。”

    友人也感叹道:“只是暂时交好,以后还要看族长的安排,希望双方能一直相安无事。”

    王珏声情并茂地说出之前在外面想好的台词,“求学不易,诸位为了书籍,能不远千里聚于此处,此等求学精神实在令人钦佩。身为随园主人,看到随园因诸位而有今日盛况,我倍感欣慰。都说天下士子不足人口千分之一,凡事在质不在量,大唐有这么多勤奋好学,读书亦不忘行路增长见识的学子,将来何愁无吏可用?”

    “王娘子仁义,若无随园、若无王娘子发明活字印刷术,很多书籍我等就是寻找一辈子也无缘见到。自得到随园消息,我患得患失,反复跟友人确认。自几天前来到随园,方才安心。原来真的有名士心系我等寒门子弟,请娘子受我一拜。”

    “听闻娘子受封当日,随园学子于王家门前拜谢娘子。当日我没来,今日无论如何,也请娘子受我一拜!”

    学子们说完,不等王珏反应,利落的行起拜礼。王珏的内心很复杂,她总是在算计积分,算计民族未来大局走向,随园这些人一直是她计划中微不足道的棋子。却是这些人,无数次给她真诚、感动,也许该真正为这些人做些什么,除了给他们书籍。

    “王寡妇太会收买人心,就这些个良莠不齐的货色,也能称为学子?”这位发言人与崔胜有亲,也是博陵崔氏旁支。不知谁把李世民曾经张口闭口王寡妇的事情传出去,好些个不爽王珏的人都开始把这个词挂在嘴边。

    当然,他旁边的世家子都假装没注意到他说什么。这种话可不好回答,世家中也就只有博陵崔家还对王珏抱有强烈的敌意。不回答不代表没有心里活动,想到那日参加聚会的长辈带回的消息,崔家草包惧怕寒门,看来是真的了。他们也排斥有才学的寒门,但随园这些书生的学识,目前还不被他们放在眼里。

    一个老妇人搂着一个孩子来到王珏面前,先是有礼的作揖,随后开口问道:“原以为娘子收徒只收世家勋贵,听闻娘子前几日收了一个平民小娘子为徒,可有此事?不知娘子何时再收徒?收徒有何要求?”

    老妇人的话让很多人心里掀起涟漪,如果王娘子也收良民子弟,是不是大家都有机会侍奉其左右,随时请教学问?

    看着学子们兴奋的表情,慑人的眼神,王珏强忍着没向退一步。自从她有了几个质量不错的弟子,积分刷刷涨。王珏尝到甜头,自然对收徒充满兴趣。只是收徒也要看人品和眼缘,再加上她首徒是李承乾,必须要谨慎。

    “现在还有学子没赶到,过阵子我会统一出题,达到要求者可为我徒。其他人也会根据成绩,送不同积分做为鼓励。”这事王珏之前有想过,虽没确定具体题目内容,但大略行事就是这样。

    “老师~!老师~~!!”房遗爱旋风一样跑进随园,双手抓着王珏的袖子,累得直喘。

    “何事如此惊慌?”其实王珏心里想的是:好丢人,好想当做不认识他…。

    房遗爱抬起头,眼神比往常玩闹时都要明亮几分,“我们想出改造农具的方法了!”

    “哦?!为师跟你去看看!”王珏回答完,又转而对随园学子们说道:“弟子们在改造农具,我欲去看看,今日就不与众位多聊了。”说完有礼的作揖。

    李123言情有些扭捏地问道:“不知…我们可否一起去?”

    王珏爽朗一笑,“自然可以,便是研究出新农具,也是要给百姓们用的,无需保密!”

    于是,王珏独自离开,却带着一大群人回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