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圣贤养成系统(唐朝) 50|10.30|



    李世民修改律法本是好心,之前对罪犯处罚多为肉刑,太过残酷。只是谁都没想到,王贾氏会成为第一个受惠者。这事让王李氏好阵念叨,连王刘氏这种闷蛋型人物也多有不爽。

    王李氏他们最近都住在王珏家里,又有王熙然和周齐在,王家用餐时候很热闹。

    “我做梦都盼着那个毒妇遭报应,没想到就判她徒三千里,居作三年!”从昨晚得到消息,王李氏就变成了祥林嫂。这不,吃饭的时候又忍不住提了一遍。

    王刘氏附和道:“要不是小姑子自己机灵,又得遇其师救助,恐怕是没命回来的。”

    王熙然面皮够后,又经验丰富懂得如何不着痕迹的与人交好,他早已跟王家人打成一片。见王李氏有心结,连忙隐晦的出主意,“徒三千里也分地方,居作又要看分到什么工。”

    王宝金忿忿不平的表情凝固,王思源暗暗把这种整人方法记在心里,周齐皱着的眉头微有舒展,两个妇人也停住了嘴。他们听了王熙然的话后,皆是期待的看向王珏。

    “过些天承乾来上课,你们再跟他提。”王珏可以建议除掉董逸林,却不好开口要求严惩王贾氏,哪怕王贾氏真的做错事,又因算计她才获罪。

    王李氏心领神会:“我一看那孩子就喜欢,不愧是咱大唐的储君,端的浑身气派。我记得他最爱吃肉脯,明日我就预备出来。”

    “得多做点,也给宫里的皇后娘娘送些。”王刘氏也跟着兴奋的出主意,只要能让王贾氏过得不好,她们就开心了。

    王珏听着话题从给王贾氏治罪,歪楼到这个季节适合什么吃食,便不再言语。王贾氏这种人翻不了天,家里的两个妇人却能变身唐僧磨人,只要能让她俩恢复正常,咋的都成!

    王熙然吃饭之余,不忘关注着王珏的表情。见她如脱离苦海般舒气,又时不时小心地偷瞄着聊得欢快的两位妇人,神态甚是可爱。王熙然嘴角微翘,垂首露出宠溺地笑容。

    王宝柱太蠢,虽然很多事情他确实不知实情,但他对媳妇的一味信任还是让大家伤透了心。因此众人只提怎么收拾王贾氏,只有王李氏心里还念着重新给大儿子说门亲事。

    不用王李氏说亲,王宝柱此时正被主动送上门的美娘子纠缠着。他昨日醒来后看到身旁躺着的小娘子,和榻上的点点落红,整个人都懵了。还没等他有所作为,又被破门而入的小娘子阿爹绑了起来。

    小娘子长得不错,他爹却像个五大三粗的屠户,“我闺女让你糟蹋了,你说怎么办?要么娶回去,要么我们报官。”

    “昨日我饮酒过多,不记得发生什么事情。我已有家室,又是平民无权纳妾,这可怎么办?”王宝柱耷拉着脑袋,眼圈通红。他不止为眼前的处境为难,也担心衙门审案的结果。按他想,最希望的就是王贾氏没做过伤害妹子的事情,眼前发生的一切都是梦境。

    “一句不记得就想了事吗?你就在这待着吧,什么时候答应娶我闺女,什么时候放你走!”大汉说完,便拉扯着塌上的小娘子往外走。

    “郎君…郎君……。”美娘子被拉扯着,一步三回头地唤着王宝柱。

    这一关就是一整天,没给水也没有饭。就在王宝柱被饿得直打晃时,大汉又带着美娘子出现了。

    “我已经打听出你的家事了,正好你婆娘获罪,你跟她和离吧。快点跟我走,我们要去找你娘商量亲事!”大汉说完,扛起王宝柱把他扔在牛车上,美娘子也跟着上车,三人急急往南山赶。

    王宝柱被扔得眼冒金星,他脑子里一直回响着大汉的话,媳妇获罪了。一滴滴泪水顺着王宝柱的眼眶流出,有对妹妹的忏悔,也有对王贾氏的纠结心情。

    “郎君怎么哭了,可是阿爹弄痛你了?”美娘子拿起手帕给王宝柱擦泪,似是心疼他,擦着擦着也跟着哭起来。

    王宝柱看着美娘子年轻娇俏的脸,感动她为自己流泪,心里掀起一丝涟漪。

    前方赶牛车的大汉嘲讽的哼了一声,赶车的速度又加快了几分。

    王家人吃完晨食,正准备集体出去遛弯。刚打开大门就被大汉堵个正着,无奈只得退回院子。浑身无力的王宝柱、面带泪痕的小娘子、恶狠狠的大汉,什么情况?!

    大汉也不卖关子,“谁是王李氏?你大儿子把我闺女糟蹋了,你看这事怎么办?”

    王宝金闻言,瞪大双目,啪唧了两下嘴。暗疑大哥到底在人家小娘子身上使了多少劲,怎么连站都站不稳了…。

    王李氏犹豫着打量美娘子,她确实想给大儿子重新说门亲事,但这找上门的人家并不知根知底,若是又来一个王贾氏可怎么办?

    “我们跟大哥早已分家,不知郎君拜访并未提前准备,若郎君不嫌弃,咱们到堂屋品茶细聊可好?”王珏的话看似客气,实则是说他们的举动很无礼,哪有已分家的大哥出事找到守寡妹妹家里的?而且还是这种事…。

    “行,你们总归得给我家一个说法。”大汉似没听懂王珏的讽刺,拉着美娘子,拎着王宝柱就不见外地往堂屋走去。

    王李氏见王宝柱自进堂屋后,就像鹌鹑一样窝在榻上,不知道在想什么,先是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他一眼,又转而对大汉说:“郎君可否把事情经过细细道来?就算要结亲,郎君是不是也该交代一下自家情况?”

    “我叫重八,这是我闺女重夏,她娘去的早,我们爷俩在长安开酒肆为生。昨日你儿子到我们酒肆买醉,我闺女见他过了宵禁时间还没离去,只得把他安置在酒肆后院的客房。谁成想,他竟做下此等禽兽不如的事情!”重八说完狠狠拍案,又无奈气愤地直叹气。

    重八话音落,重夏的啜泣声跟着响起。

    王家人缄默,这事…确实是自家人没理。王李氏又剜了王宝柱一眼,复又犹豫地看向王珏,她有些拿不定主意。王珏对此事无话可说,也无权做主,有的只是满满的警惕。自树下几个敌人,她对身边出现的所有陌生人,都会留上几分意。

    王熙然与王思源皆是面容严肃、心生警惕,周齐则是疑惑的看着重夏。王宝金和王刘氏这对老不正经,正在兴致勃勃地看热闹。

    王李氏看了一圈家里比较有主意的几人,见没人搭话,只得恨恨地问王宝柱,“你自己惹出来的事情,别一直不吭声,你想怎么办?”

    王宝柱呐呐地说道:“儿子已经成亲,有媳妇有孩子,又是平民身份,怎么娶这位小娘子?”

    重八拍案而起,抡起胳膊就要揍王宝柱。重夏拉住重八苦苦相求,“阿爹,郎君身子弱,你要打就打我吧!”

    王宝柱见重夏受了委屈还顾着不让自己受伤,心里更是愧疚,他把下巴抵在胸口,不敢看重夏的眼睛,他怕自己动摇。王李氏见对方这么维护自家儿子,有些意动。

    王珏给王熙然斟了一盏茶,抬头间两人对视,像他们这种层次的人精,无需言语传音便能顺畅交流。王思源和周齐见王珏一副稳坐钓鱼台的架势,也跟着放宽了心。

    “郎君先带闺女回家,我们总要查查你家是何背景才好定亲。”王李氏说的直接,重八也没无礼纠缠,毕竟除了官良不婚,良贱也不婚,王李氏的要求合情合理。

    送走重家父女,王李氏回手就给了王宝柱一巴掌,指着他颤抖得说不出一个字。王宝柱还沉浸在毁了小家的痛苦中,除了抬起头愧疚的看了王珏一眼,无论别人什么反应,他都双目发直地看着地上,似傻了一般。

    王家人对王宝柱是既疼惜又气愤,王李氏自有王宝金夫妇安慰,王珏带余下三人退出堂屋回到书房。

    周齐率先开口:“我看重夏有点眼熟,只是想不出在哪见过。”

    王熙然用手沾了茶水,在案上写出重夏两个字,“夏,草长莺飞。”说完,在重字上加了草字头,便不再言语。

    见王思源和周齐崇拜地看着王熙然,王珏轻咳一声,准备找回场子,“主事之人性格高傲,他竟觉得是在戏耍咱们。也好,咱们姑且当作不知。”

    与此同时,新罗东南临海处正有人依依话别。

    一个硕壮的汉子双目含泪,“若三个计划执行后,我能保住性命,定去扶桑寻郎君!”

    董逸林拍了拍汉子的肩膀,自信地回答:“我会在这之前回来,你帮我看护好家人。”

    “客人,你到底走不走啊?”船家见两人腻歪有一阵了,忍不住出言催促。

    “就来!”董逸林回答完船家,又回头嘱咐道:“王珏此人狡猾诡诈,切勿轻敌。董强高傲,董丽娘最爱自以为是,若不是迫不得已,我不会用此二人。尽量不要让他们接触崔智璋父子以外的崔家人,这代崔家也不乏能人,还是谨慎点好。”

    汉子拍胸脯保证道:“郎君放心,我绝不负你所托!”

    董逸林最后看了一眼大陆,决绝地登船离去,没再回过头。岸边的汉子一直目送他离去,口中念叨着王珏的名字,眼中布满无尽杀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