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圣贤养成系统(唐朝) 48|10.30|



    就在崔智贤去王老大家拿人的时候,下朝后的李承乾也快马加鞭往南山赶。彼时,王珏正在家中跟新来的小家伙联络感情。

    董齐拿着解好的九连环,凑到王珏身旁,略带炫耀地问:“王娘子,我这样做对吗?”

    “唔,没错,不过还可以更好。这个小玩应有很多种解法,你慢慢摸索着玩吧。”王珏见董齐已没有初来时的小心翼翼,性格也开朗了很多,微笑着颔首。

    王珏从早晨开始,便在书房中默写玄学书籍,休息之余也不忘关注在榻上玩九连环的董齐。年前出了太多事情,以至于她把书给房遗爱后,自己都没怎么学过。再有几天房遗爱该来上课了,他现在还在识字阶段,等他学得启蒙知识后,必然会缠着王珏教他玄学知识。

    被王珏吹得天花乱坠的百家派玄学,目前正处于难产中。为了不被旁人看出端倪,从而有损自己苦心经营的名士形象,她现在就跟还有几天开学才补写假期作业的学生党一样,开始玩命恶补。

    “老师,我可以进来吗?”王珏跟仆从们交代过,学生们来家中不用特意请示她,直接请进来就行。李承乾已经把王珏家当成自己第二个家了,不过进老师书房还是要敲门讲礼貌的。

    “快进来。”听到李承乾的声音,王珏颇为奇怪,这孩子怎么刚过完十五就来了?难道是查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不等李承乾说话,王珏急切着问道:“我让你打听的人,可是有消息了?”

    李承乾见屋内有外人,犹豫地看向王珏。董齐从小经历过很多坎坷,她比同龄人更懂得察言观色。她在房府见过李承乾,自然知道他的身份,如今正打算见礼后找理由退出书房。

    “草民董齐见过太子殿下。”董齐规矩的行了拜礼。

    “唔,董齐?看起来有些面善…。”除了董姓比较引他注意,李承乾实在记不得自己见过哪个董家小娘子。

    王珏轻笑道:“若给她换上男装,你许是能认出来。”

    李承乾略一思考便想了起来,之后看向王珏欲言又止,老师怎么把董家孩子带家里来了?还给人家换了身小娘子的打扮。虽然他也不喜欢董家人,但是特意把人家小郎君当娘子养,似有不妥…恐失风范……。

    王珏见李承乾神情闪烁,便知道他必然是想偏了,至于想成了什么,她表示自己一点也不想知道…。现在该做的是把董齐的身世解释一下,但其中又涉及到人家的*,不好说。

    董齐见王珏面露为难之色,也猜到她是尊重自己*,内心对她又更敬重几分。为使李承乾不要误会,进而对自己产生防备和敌意,董齐把自己的身世毫无保留的讲了一遍。

    李承乾在早朝时已经听过一次极品亲戚的事情,现在还有免疫力,很快便从震惊中走出来,“既如此,不若换个名字吧?”

    这事王珏早就想说,只是作为一个名士,不好开口让人改掉祖宗给的姓氏。

    董齐经提醒才想起,再叫这个名字会给王珏引来麻烦,连忙说道:“我娘姓周,不若改叫周齐吧?”

    “周,华夏之初;齐,太公之国;此名甚好!”

    问题解决,王珏复又看向李承乾,等待他的答案。

    “老师说的人应该是董逸林,董家嫡长子。他初一那天便离开长安,许是归家去了。我已安排人去他老家探查,恐要等些日子才能得到消息。”

    “唉!除掉此人。”女人天生自带特殊技-直觉,直觉是个很微妙的词汇,而托这两个字的福,王珏在末世靠它躲过数次危机。自见过董逸林后,她这些日子经常会没由来的不安。

    除掉的意思,不会是他想的那样吧?李承乾小心脏怦怦跳,他长这么大还没沾过人命呢。还有董家那个孩子,她不该害怕吗?为什么听了王珏的话反而兴奋得眼冒绿光?李承乾又想起王珏当初对她的评价,像狼一样的孩子。

    王珏见李承乾又陷入自我世界中,用手指戳了他脑门几下,“你赶来似乎不是为了此事?”

    李承乾闻言,也自戳了一下,咋把大事忘了。

    “这…今日早朝发生一些事情……。”李承乾硬着头皮把关于崔智贤捉住拐子的事情讲了一遍,还有他爹所谓的梦到太上老君事件也没落下,说起来都好尴尬。

    “唔,为师知道了。”没枉费她期待这么久,王珏琢磨着,改天该给长安令送点谢礼。

    “那…老师可有什么嘱咐?”李承乾怕王珏顾及王老大的感受,想大事化了,小事化无,那就不好办了。他来的路上可是看到了,一群百姓跟着崔智贤往衙门去,想来此事是瞒不住的,亦不能低调处理。

    王珏毫不犹豫地回答:“自然是秉公处理,不要冤枉好人亦不要放过犯错之人。”

    “弟子晓得了。”李承乾听到王珏的答复,心里也算踏实了。

    王珏本想考校一下李承乾最近所学的知识,虽是放养,也不能全然不管。万一趁她不注意的时候,大弟子再被哪个酸儒洗脑,那就前功尽弃了。谁知王李氏竟在此时急火火地赶来书房,再看跟在王李氏身旁的卢氏和房遗爱,屋内三人瞬间明悟,感情又有人来通风报信。

    大家又免不了一番见礼,房遗爱歪头着头疑惑的看了董齐良久后,恍然大悟道:“啊!你是那个矮冬瓜!别以为你换了女装小爷就认不出你!说,你为什么在我老师家?”

    王珏怕房遗爱藏不住话,谎称道:“遗爱,你认错人了,这是为师新收的女弟子。她姓周,可不是董家小郎君。”

    房遗爱围着董齐转了一圈,伸出手摸向董齐,还没碰到便被卢氏一巴掌拍了回去。董齐还沉浸在王珏说自己是她弟子的兴奋中,并未注意房遗爱的举动,不然又免不了一场闹腾。

    房遗爱满脸不解,“阿娘不是说小娘子的身体跟我不一样吗?我就是想确认一下。”

    卢氏只恨自己动作慢,没捂上房遗爱的嘴巴,她干笑两声说道:“阿娘没说清楚,等回家再慢慢给你讲。”

    王李氏见李承乾也在,忍不住插口道:“丫头,你可有听说老大那口子的事情?”

    “听说了,娘不用多虑,官府自会秉公处理此事,咱们只要等待结果就可以了。”有些话不能说的太明白,王珏点到即止。

    王李氏也不傻,听王珏这么说她就安心了。不愧是一家人,老太太思维也很具有跳跃性,她转头问卢氏:“你说我再给老大说个什么样的人家好?”

    “这事你算问对人了!”

    王贾氏还没定什么罪呢,两个嘴炮已经开始兴奋的研究着,怎么相看人家了。再看凑过去跟周齐抢玩具的房遗爱,王珏和李承乾对视一眼,一切言语皆化作无奈的叹息。(以后改成周齐)

    有人比他俩还无奈,那就是正在宣传李世民做梦事件和李艺造反事件的大臣们。

    不对劲呀,按往常的经验,流言早该引起关注了,为什么百姓们谈论的却是另外一件事情?

    几个大臣决定亲自去西市看看,研究一下为什么平时百试不爽的点子,今日反而不凑效了。

    程咬金在路边拉过一个正眉飞色舞讲八卦的大爷,好奇地问道:“老哥,听说圣上梦到天灾,这么大的事情,大家怎么不关注呢?”

    一个胖大婶插嘴:“汉子,一看你就是外地来的!咱们圣上成天可劲折腾,他的消息不是新奇事。再说做梦什么的,子都曰了,不语怪力乱神。”

    又有一个大汉跟着吐槽,“就是,我看着天儿挺好,哪像要闹灾的样子。”

    一个扭腰路过的媒婆总结道:“可不是!再说,王老大家闺女成婚的时候赶上剿匪,大家都关注剿匪进展去了。王贾氏大闹王县子宴席的事情也没火几天,又被秦将军的传闻转移了注意力。这回,咱长安百姓可得好好帮他们家宣传一下。”

    听到百姓们的回答,程咬金几人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他们都不约而同的怪起了李世民来,归根结底还是他最近折腾过了。如果王珏在这,一定会告诉他们,这叫抢头条!

    出于老百姓的种种心思,长安令崔智贤也跟着小火了一把。什么心思缜密,断案入神,不畏强权,好一顿夸奖。而反面对比人物就是恶毒的王贾氏,和被新认定为脑子有问题的杜楚氏。

    杜如晦愁啊,他从宫里回家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让人去打探流言传得怎么样了。结果圣上的事情没探着,反而又从旁人口中得知他蠢媳妇惹祸。

    杜如晦气急,摔了一套茶杯后开口大骂:“蠢妇,竟无知至此!”

    杜构在旁边沮丧垂首,第一次没出言求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