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圣贤养成系统(唐朝) 47|10.30|家



    次日,朝堂画风诡异。

    李靖跟长孙无忌闭目装佛爷;程咬金等几个好事的,探头探脑;魏征和房玄龄这些人则是心生警觉,暗自猜测着情况不对劲的两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两人,分别是在首位上做哀怨哭丧状的李世民,和跪坐于大臣中,即便低着头也难掩喜意的崔智贤。李世民是收到有人欲谋反的消息后暗生计谋,崔智贤又是为哪般?

    李世民给了崔智贤一个你先来的眼神,示意他有啥事赶紧说,咱还等着压轴表演呢。

    崔智贤心领神会地上前,“臣有事奏。”

    李世民:“何事?”

    崔智贤先得意的扫视了一圈殿内众人,之前他没少被一些王八蛋嘲笑,今日一定要扬眉吐气。他见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到自己身上,便接着扬声说道:“臣一直让人在西市暗查,昨日终于捉住了两年前将王县子卖去草原的那伙商队,其领头人之面貌与王县子描绘的分毫不差。又通过提审商队之人,捕获当日负责行拐的另一伙人。”

    哟,做得不错嘛,李世民的哭丧相险些没绷住,好想开怀大笑…。

    杜如晦难得给了崔智贤一个笑模样,“请长安令详细说说。”

    尉迟敬德见崔智贤只顾着窃喜,急得直嚷嚷:“你小子倒是快说啊!”

    囧,崔智贤刚才还欢乐的沉浸在‘请’字里,又被尉迟大傻一嗓子喊回了现实,他果然还是让人指使的小喽啰命。

    “经过分开提审得知,商队做货物买卖时偶尔也帮拐子们往草原卖人。最多的一次五人,并未像王县子说的数目那么多。拐子们都是隋末战乱时过不下去的农家户,团伙共有二十多人活跃在长安周边,我在捉人的时候又救出两个孩子。这两伙人都与前太子没有关系,只是在提审王县子一案中,有拐子交代是有人买通他们的。我又连夜让人按拐子给出的画像去查探,经核实,拐子所说之指使者乃是王县子的大嫂王贾氏。”

    卧槽,大嫂联合人贩子拐卖小姑?!那天去王家赴宴的人,对王贾氏多少还有点印象,当初就觉得她外表柔弱内里奸猾。如今一看,果真是最毒妇人心。

    “啥?!此等恶妇,简直闻所未闻!”李世民这回是真没绷住,真相太令人惊讶,他都有点同情王寡妇了…。

    多疑是帝王的通病,虽然崔智贤已说提审结果与李建成无关,但李世民还是有些怀疑,“我记得王县子说过,同她一起被卖的有二十多人,你可审清楚了?把王贾氏带过去,一起再审一次。”

    “是。”崔智贤审人时没敢动大刑,就怕圣上突然心血来潮,想亲自审犯人。自大年初一开始,李世民发布多条政令,其中减轻刑罚的就有数条,可见其对酷刑的反对。

    嗯,这个话题结束。圣上自进殿就开始表演,是不是该给大家来个痛快了?

    李世民见群臣都眼巴巴地看着自己,他先把面部表情调整回痛苦哀怨无助状,又假惺惺的问了一句:“还有谁要上奏?”

    他说话的时候特意看着魏征,那表情要多欠揍有多欠揍。魏征抬了一下眼皮,假装没看到李世民的挑衅。大臣们闻言齐摇头,赶紧的吧!

    李世民皱眉,面上尽显忧虑,“唉!朕昨日小睡时梦到了太上老君,老君说将有逆骨而生的贼人霍乱人间。天帝恨其不知感恩,发了雷霆震怒。这一怒可不好,你们猜怎么着?”

    我们猜个鬼…谁知道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最讨厌说话不说完,没事让人猜的混蛋!

    群臣:“臣不知,请圣上明示。”

    李世民见大臣们回答得如此整齐,表情都不太美丽,尴尬的轻咳一声,满脸担忧地说道:“天帝发怒,将有天灾降于人间!若让朕知道是何人作乱害我百姓,我必将他碎尸万段!”

    小部分知道王珏占卜结果的人,看向李世民的眼神微妙中透着诡异,圣上是想把天灾之事赖在谁人身上?这么快就找到替死鬼了?说好的罪己诏呢?

    现在的重点是:谁人倒霉当了替死鬼。知情人士都在回忆自己做过的特别事,和大唐最近发生的大事,欲猜出答案先安己心。

    正此时,一个小将呼喊着冲进殿内:“急报,八百里加急!唐天节将军、燕郡王李艺据泾州反!!”

    卧槽,替死鬼主动现身,俺们都安全了!

    李世民用手大力的捶击了几下坐塌,怒喝道:“我待他不薄,他何故反我?!若有恶意冲我一人来便是,何故要引来天灾害我百姓?!”

    常言道,若想骗别人,还需先骗过自己。看李世民的反应,他是把自己编造的瞎话当真事了,怒吼完竟然掩面而泣。李世民虽未看过《演员的自我修养》一书,但其自悟之成名绝技-哭丧,已修炼至炉火纯青的地步,完全能做到收放自如。

    李世民太会抢戏,大臣们的注意力都被他吸引去了,刚进殿准备报告事情详情的小将反而没人搭理。房玄龄看到小将多次欲言又止,他轻咳一声道:“咱们还是先听听事情经过,再商讨作何打算。”

    李世民这会儿也反应过来,他昨日就接到密报,不代表大臣们也知道咋回事,连忙对小将吩咐道:“如实讲来。”

    小将回话简明扼要,“李艺假称接到朝廷密敕,令他发兵入朝。他先引兵到豳州,豳州治中赵慈皓出城拜见,他已趁机占据豳州。”

    李艺曾发兵帮助李建成讨伐刘黑闼,他入朝后恃功,对人非常傲慢。当时还是秦王的李世民派部下到他的兵营,遭到无故殴打,这事大家一直记着呢!遂提起李艺,好些个武官气得嗷嗷叫。

    李世民黑着脸,低声安排道:“朕命吏部尚书长孙无忌为行军总管讨伐之!”说完便独自愤愤离去,不再参与之后的讨论。

    李艺胸无大才,跳梁小丑尔,不足为虑。李世民之所以忙着离开,是怕自己笑场。通过帮儒家找回典籍,和大年初一那天的宫门请愿事件,他重塑了自己的形象。连日来,他一直担心若有天灾,百姓又会想到他杀兄迫父的旧事,如今找到个替死鬼,他终于可以高枕无忧了。

    除了留下探讨发兵缴贼的官员,剩下的不是结伴回家,就是猜透李世民心思,着人帮他散布流言去了,只有崔智贤独自行动。

    由于王贾氏身份特殊,又未确定其罪行,崔智贤怕拿人的过程中出现变故,遂决定直接带上人手亲自去拿王贾氏。

    王老大家…画风更清奇……。

    崔智贤带人找到王老大家门口,看到有一些百姓在附近徘徊,对着王老大家指指点点。而王老大家则有女子的哭喊声、少年的求饶声、男子的怒喊声传出。

    别人还没审着,嫌疑犯再出什么事,崔智贤连忙命人叫门。怎么敲门都无人来开,崔智贤无法,只好让人暴力破门。

    王老大家只是简单的两进小院,崔智贤带衙役进院后便看到让他目瞪口呆的场景。杜楚氏带侍女站在旁边,王贾氏和王思维正被杜家仆从按在地上打,王宝柱则是被捆绑住扔在一旁。

    王贾氏见官府的人来了,以为是邻居帮忙报官,连忙啜泣着向杜楚氏求饶:“求国公夫人开恩,家妹不想成亲,就算姻缘再好我这个做嫂嫂的也不能逼她啊!”

    王宝柱也怒斥道:“我们好心救你侄儿,你怎么恩将仇报?!”

    杜楚氏懒得跟王宝柱争论,他从始至终都是被蒙在鼓里的那个。王思维被打几板子便哭得满脸眼泪和鼻涕,刚刚晕了过去。杜楚氏嫌弃的撇了他一眼,转而讽刺地对王贾氏说:“就这种货色也想为官?你们这辈子都不用指望!”

    崔智贤此刻悔得肠子都青了,他干啥亲自来,在衙门等着多好!现在咋整,国公夫人无故殴打平民,还是在人家家里,没准还要加一条私闯民宅之罪。但既已遇上此事,又不可不管。

    “把人都带回衙门,也请蔡国公夫人跟我们走一趟。”得,今天这个‘请’字算是还给杜如晦了…。

    王老大家门外本就围着些看热闹的百姓,见王家人和逞凶的官家夫人都被官府拿了,又一路跟在崔智贤他们身后,打算旁听看热闹。赶巧,最近除了李世民偶尔发布新令,李艺造反的事情还未广传,长安并无大热闹。崔智贤他们一路走下来,陆续有老百姓跟进。等他到衙门时,身后已跟了几百人。

    圣上还等消息呢,同僚们也都颇为关注此事。若因为杜楚氏而不审案,今日的作为就会成为别人日后攻讦他的理由,说他献媚于杜如晦。

    所以,必须审,硬着头皮也得审。

    崔智贤进入角色,板脸问道:“你等都是何人,因何闹事扰得四邻不安?”

    杜楚氏端着架子,故作端庄,“王贾氏承诺我的事情没办到,却厚颜找我讨好处,我只是略微教训他们一下。”

    王贾氏深知杜楚氏此人小心眼,既然已经得罪她,断然无转还的道理。不如借着机会诉诉苦,让她畏惧人言再不敢找自家麻烦。

    王贾氏搂着儿子啜泣,“我们年前救过一个少年郎,此人是蔡国公夫人的侄儿。当时夫人说感激我们,欲让他侄儿娶我小姑子,我觉得是桩好姻缘便帮忙说和。谁知妹妹无心定亲,我只能婉言谢过夫人好意,没想到夫人竟因此事恨上我家。”

    围观的百姓们闻言皆是好奇,既然人家救了你侄儿,为何不感谢反而殴打?结亲本就讲究你情我愿,人家小姑子不同意,国公夫人冲人家发什么火?好奇之后又觉得这家人的小姑子是傻的,不然怎会连高攀的机会都不捉住?

    “你…你混账!”杜楚氏被气得直发抖,又不能当众说出她们之间的交易。若让人知道她算计王珏不成,反而拿猪队友泄愤,那她的名声算是彻底扫地了。

    百姓们见她不解释,都以为王贾氏说的话为真,纷纷对她指指点点,觉得她许是脑子不正常。

    崔智贤作为上层人士,很快就联想到杜如晦满城妾侍的事,感情.事件起因在这呢!又不禁感叹杜楚氏没眼色,王珏那种人都敢招惹,绝对是嫌弃自己日子太清闲!

    “请蔡国公夫人回府吧,此事明日早朝我会如实禀报圣上。”今日有要事,没空看人家热闹,崔智贤一句话就先把杜楚氏打发走了。

    杜楚氏忍了又忍,终究还是忍了下来。崔智贤背靠清河崔氏,品级又不低,再有围观老百姓看着,她只得愤愤着离开。正在宫中讨论公务的杜如晦并不知道,他的败家媳妇又惹麻烦了…。

    “奴家谢官爷为民做主。”王贾氏对崔智贤抛了个媚眼,盈盈下拜。

    崔智贤强忍着想吐的冲动,正色问道:“先别急着谢我,本官问你,你可是王贾氏,南山王县子的大嫂?”

    “正是奴家。”

    南山王县子的大嫂?不就是污蔑王县子盗书的那位吗?围观百姓纷纷撇嘴,亏咱还同情她,原来也不是啥好鸟!诶?那蔡国公夫人想说亲的对象不就是王县子?这就说得通了…。

    “来人,带人犯来认人。”

    没一会,衙役就把当初用药迷晕王珏的几个拐子带上来了。

    崔智贤指着王贾氏问道:“你们说的可是此人?”

    几个拐子仔细看了一下王贾氏,争先恐后的称是。崔智贤心中也早有答案,就在几个拐子进堂时,王贾氏吓得的脸都绿了。

    崔智贤对王贾氏厉声大喝:“王贾氏,两年前你可有出钱买通拐子,将南山王县子卖去草原?”

    什么?!围观人群爆出一阵嗡嗡声,皆是对听到的内容惊讶。本以为王贾氏只是想占便宜的无耻小人,没想到她心思竟然如此狠毒。被卖到草原上去的,除了王县子,他们可没听说过有人能活着逃回来。

    “民妇怎会做如此恶事,求官爷明鉴!”王贾氏已经冷静下来,就算拐子们认出她又怎么样,当初她可没留下任何证据!

    “你们除了认得人,可还有旁的证据?”崔智贤深知审案要领,这些话他昨天已经问过,今日只是走个过场给百姓看。

    一个尖嘴猴腮的拐子谄媚的说道:“小人在做拐子前是扒手,当日从这妇人身上顺了一支簪子,本想留着成亲时给媳妇,一直没舍得卖。簪子就在官爷收没的那些东西里,簪子上刻着贾字。”

    有官差拿着一支金簪走过来,欲给拐子辨认。

    一直没说话的王宝柱突然抢过簪子,仔细瞧过后开始大力的摇晃着王贾氏,红着眼圈怒问道:“你不是说簪子给闺女陪嫁了吗?你的簪子怎么会在拐子手里?是不是你让人拐的妹子?”

    王贾氏急急辩解:“我…我没有,郎君你要相信我,簪子明明是给闺女陪嫁了,怎么会在拐子手里?一定是有人想陷害我!”

    崔智贤没想到还会生出变故,连忙喝问:“你闺女姓谁名谁,家住何处,着人传她上堂回话。”

    提到王芳,王贾氏又有了些底气,“她随姑爷去任上了,尚未归家。”

    好家伙,有好事者已经想起来了!一年多前的长安八卦头条,博陵崔氏旁支子为娶平民女子做正室,甘愿挨了一百板!感情人家一家都是名人,今日之事咱得好好宣传一下!

    证据不足无法拿人,崔智贤只得放了王老大一家,吩咐他们不得离开长安。又命人去崔胜任地传王芳回长安,待人齐后再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