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圣贤养成系统(唐朝) 46|10.30|



    王熙然进入长安后,直奔西市而去。今日启蒙书院招生,世家们必然一早就打探到,会有很多勋贵之家送孩子入学。以他上辈子作为派系魁首的经验判断,在敌人有活动的时候聚众商讨对策,最有利于凝聚群体团结力,引发跟随者心中的愤怒。遂,他打算到西市打探一下消息。

    王熙然找了一家生意红火的客栈,坐在一楼大堂中间的位置,眼观四路耳听八方。

    一个大汉:“大年初一那天圣上召百家出世,当日杂家一脉送上龙袍。听说那龙绣得像活物一样,可惜我去晚了,没挤进前去。”

    另一个大汉:“听说那位女当家,得圣上赏识获封司衣司。咱们也是手艺人,等哪天俺也弄点啥给圣上送去。”

    不对。

    一个书生:“李兄,我可是等了你半个时辰,先罚酒再说话。”

    刚进门的书生爽快地干了一碗酒,抹嘴道:“今天也不知道怎么着,好些人家的车堵在平永坊,贤弟见谅。”

    是了!

    王熙然取马,策马狂奔向平安坊,希望能在人没进完前知道他们到哪家聚会。他在整个平安坊绕了一圈,虽没赶上人流进入,却也找准了地方。姓崔、门口都是车轨印,应该就是这家了。王熙然下马理了理衣服,抬手叫门。

    崔府管家打开门,先是打量了一下王熙然,见他气度打扮均显世家子风范,连忙恭谨地问道:“郎君是哪家的?怎么才来?”

    王熙然唇边扯出一抹矜持的微笑,“琅琊王家分支。”

    崔管家闻言一愣,略微思考后一脸了然之色。琅琊王家大不如前,本家有资格参加这种聚会,旁支可是不会受到邀请的。没准是这个小郎君从哪得到的消息,心有不甘之下也想来凑凑热闹。再落魄也是世家子,崔管家不敢怠慢,“郎君稍等,我去问问家主。”

    崔管家进门后,王熙然讽刺地笑了笑。世家培养出来的管家,都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果不出他所料,没一会崔管家就小跑返回:“郎君里面请!”

    王熙然跟在崔管家身旁,不止没有一点紧张感。他反而闲庭漫步,颇有兴致地欣赏着崔家的园子。

    站在暗处观察王思源的两个老者,看到他的举止神态,皆认同地颔首。堂内来客听过两位长者对王熙然的评价,见到他时至少做到面上礼仪周到。

    众人起身相互见礼后,崔智贤率先开口道:“郎君好风采,你是王家哪一脉的?”

    “传自王览庶子一脉。”

    王熙然面色微红,大家都误以为他是为自己的身份尴尬。又见王家来人认同的点头,此子身份该为真。

    崔智贤拍拍他的肩膀,“既来了,便入座吧。”

    果然,大家都把他当成来凑热闹的了。王熙然跪坐在宴席末尾,闲适地品着酒,侧耳听他们谈话。

    崔智璋不满崔智贤方才抢在他前面说话,轻咳一声拉回众人的注意力,“依老夫之见,此事无需再讨论,有些事情还是该先下手为强。”

    一个圆脸短须,面上带笑的白发老者反驳道:“活字印刷已出,就算你除去王珏,你可有办法使圣上不用它?”

    崔智贤赞同道:“王县子做事向来让人摸不清头绪,她发明活字印刷亦促成百家出世,可见她并非特意同世家做对。她为太子师,若有意教导,太子必露端倪,你可见太子疏离我等?”

    “未曾。”接话之人名唤卢奎,乃房卢氏的长兄。房卢氏与王李氏交好,房遗爱又是王珏的弟子,关于如何对待王珏一直让他颇为纠结。

    崔智璋不满地迫问道:“难道你们要等到,她再做出有损世家根基的事情,才来后悔吗?”

    “这……。”众人皆是为难得直皱眉,谁也不是王珏肚子里的蛔虫,谁知道她成天都想着什么?没有人再接话,若说不好恐留把柄给他人。

    崔智贤不甘地强调道:“王珏有大才,圣上颇为关注,太子亦常在王家出入,焉知王家没有守卫?若行动被发现,圣上会如何对待我等?圣上要用世家,但是你们别忘了,大唐可不止我们这些人家出读书人。只要圣上不是排挤世家群体,而是有原因的贬斥一些人,再用其他家族的补上,你认为别人会帮我们吗?”

    郑家代表深以为然地点头,“咱们发出去三十张请帖,到头来还是咱们领头的几家来,剩下的人都找理由推脱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他们什么心思,渔翁可不是那么好做的!”

    崔轩拍案而起,“这也不行,那也不成,难道我们就白被她坑吗?”

    王熙然听得差不多了,轻笑道:“我以为众位叔伯聚起来要聊什么,原是聊些杞人忧天的事情。晋时我王家何等风光,如今又如何?其没落可是因为活字印刷?大唐要做到书籍广为流传,需几年时间。就算有书,寒门想求学可有足够的教书先生?百姓贫苦,可有闲钱供孩子读书?世家的积累又岂是寒门子能比的?除非是家里晚辈不争气,才会因为活字印刷心焦。”

    崔智璋见其他人表情有些松动,厉声呵斥道:“王郎君年龄小,可不要乱说话!”

    王熙然只是淡笑,没反驳亦没道歉认错。

    听王熙然说到家中晚辈不争气,众人不约而同的想到崔智璋和崔轩这对草包父子。怪道他们上窜下跳,多次来信相商。想想也是,崔家能人都被他们爷俩拿身份压着,若除了世家外再多些寒门能吏,崔轩别说升级,怕是连现在的位置都保不住。

    呵呵哒,看到排在世家首位的家族急得乱了分寸,他们反而不急了。既然那么恐惧,你们就动手呗,渔翁谁不想做呢?

    余下众人心中明悟,相互对视后,都开始如王熙然般悠哉着品酒不语。

    崔轩本事不大,心思却极为敏感。王熙然一说出晚辈不争气几个字,他就觉得对方是在嘲讽自己。他平日在朝堂上被大佬们挤兑,敢怒不敢言,今日好不容易遇到一个不怕得罪的,他未多加思考便脱口而出:“你到底是世家中人,还是那南山王寡妇的说客?”

    蠢货这个物种,有个很奇特的本事。认真思考的时候走偏路,随口而出的话却容易歪打正着。

    王熙然一脸诧异地看着崔轩,蠢货开窍了?他并未觉得尴尬,也没打算隐瞒认识王珏的事情,“王家没落,自得知王娘子手上有新大陆地图,我便重新燃起希望。若有一日圣上造得大船出海,我们大唐可以占据更多土地,是不是那些地方也需要人治理?区区不才,我正在王家长住。”

    好几个老大爷听到这段话都开始拍脑门,咋把这事忘了?据说那些无主土地加起来比大唐广阔,若能率先过去占地占官职,于族中子弟皆是好处。就算暂时无法占领土地,亦有传闻说那土地上遍布黄金,黄金这东西谁家嫌多?

    心动!心动不如行动!!为了能得到新大陆的第一手消息,甚至在未来出海时有机会派人跟随,众人都起了跟王熙然交好的心思。这小子气度不凡,又有本事住进王家,绝对不简单。

    “我观王小郎颇有见识,以后大家多来往。”

    “王郎君思绪敏锐,我等老矣。”

    好家伙,崔家张罗的聚会竟成了王熙然的交友会,崔智璋父子脖子都气红了。

    王熙然也懂得见好就收,他轻放茶碗起身告别,“今日随园招生,想来各位叔伯没准会小聚,我便急急赶来。为了自己的这点私心,让各位长辈见笑了。我不请自来本就无礼,今日便不多做打扰。”说完对众人诚恳的作长揖。

    通过随园招生的场面,就能想到有人会坐不住,此子不可小瞧。再有他特意加重语气的‘私心’二字,一是提醒各位新大陆的事情,二是点明博陵崔家的私心,大家皆是心领神会。

    王熙然出了崔家已是夕阳斜下,冬日天黑得早,长安离南山又有两个时辰的路,他没在长安多做停留便骑马归家。

    在经过皇宫附近时,王熙然又是浑身一冷,似有比方才更强烈的怨气传来。都说皇宫是这天下最污秽的地方,上辈子光他见过的冤死之人就不在少数,还是赶紧离开吧。

    这股怨气的发源地是李世民寝殿,他正小睡时接到密探加急来报:“唐天节将军、燕郡王李艺欲据泾州反。”

    啪!李世民一个巴掌拍在案上,案没事,手通红。内侍们都躲得远远的,不敢靠近李世民寝殿,又不得不仔细分辨着声响。案砸了,笔扔了,茶杯摔了一套,之后便没了声响。

    寝殿内安静了一炷香时间后,他们突然听到一阵爆笑,外加得意的吼声:“来得好,来得真是时候,天助我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