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圣贤养成系统(唐朝) 45|10.30|



    今日是正月十六,启蒙书院开始招生的日子。王珏的本意是在这个天下士子,只占人口比例千份之一二的初唐,把南山村打造成一个学术圣地。她希望村里百姓皆识字,村里孩童至少学得启蒙知识。

    出乎王珏意料的是,除了村里孩童来报名,另有南山周边易得到消息的人,赶来送自家孩子入学。王珏当初跟吴村长商量招生要求,是想着有教无类,来者皆收。现在情况完全超出预计,南山村里挤满了人,连官道上都排起了长队,一眼望不到尽头。

    自王珏开随园后,做出的一桩桩一件件事情,都被有心人关注着。尤其是她在房府为房遗爱出头的行为,被很多不明内因的人,认为是在拿董家立威,让他人今后不敢轻易动自家学生。那日房府的围观人群中,大部分都动了将孩子送入王珏门下的心思。

    只是王珏身份特殊,她不止是名士还是太子之师,若主动上门未免让人觉得有阿谀太子之嫌。启蒙书院招生,对这些人来说是个再好不过的机会。听说王珏偶尔也会过去授课,把孩子送到南山与王珏近距离接触,没准能近水楼台达到目的,于是才有了各路车马涌进南山村的情景。

    启蒙书院不大,通知招生的时候也只告诉了村里人,并未对外宣传。王珏跟吴村长想着,顶多再有些附近村子的人来,没想到会遇着这种情况,完全措手不及。

    咋整?

    王珏:“书院入学年龄定为六岁,去通知正在排队的人,不够年龄的以后再来。”

    报名要带户籍的,别想隐瞒俺们,不实诚的人家俺们不往来。

    刷刷刷,少了一半,还是太多人…。

    王熙然:“年满六岁仍被家人或仆从抱着的不收,学堂不准带跟读,等其能照顾自己时再来。”

    俺们先记好人才宣布的消息,现在才把孩子放地上已经晚了,快抱着孩子家去吧。

    刷刷刷,这回剩下的应该能勉强装下。

    王珏跟王熙然是中途被吴村长找来的,他们原本在家中落实具体的教学内容,事情解决后自然回家继续干活。两人来到王珏的书房,落座后接着刚才讨论到的内容开聊。

    王珏回想刚才的情景,轻笑道:“学生太多,恐要分出上下午两个班授课。上个月孔家出大事,关于传播百家派拼音法的事情,我还没机会跟孔祭酒讨论。咱们启蒙书院开课先讲拼音法,再用标注拼音的书册给孩子们上课。”

    王熙然赞同着点头,感慨道:“拼音法甚好,若能广为传播,极有利于教化。千百年来,有大学问者无不期待能在有生之年,看到民智大开的盛况。得遇娘子,对大唐来说也许是福非祸。”

    王珏向窗外望去,久久不语。王熙然的话让她想到了末世前的地球,孩子们有义务教育,不用为书本发愁,不用担惊受怕躲避丧尸,那时幸福的日子只当习以为常。若让这个世界提前进入全民开化时代,亦不知是好是坏,还需徐徐图之。越是这样的大事越该谨慎,不要成为王安石变法才好。

    从思绪中走出,王珏又好奇地看向王熙然,“郎君言道‘也许’,可还有别的想法?”

    “霍光盐铁乱政,王莽金银变法,皆是外显仁厚内藏祸心。古来名士者,皆为凡人,我从未见过没有私心的凡人。孔明出师一表真名世,然其亡于未统前,焉能辨其是忠奸?王娘子自归唐来,于百姓、于朝廷贡献良多。甚至能不顾自家学派利益,助百家出世。娘子或有大图谋或是这世间真圣人,我看不懂,猜不透,亦从不敢小瞧女儿郎。”

    要么是圣人,要么所图不小甚至乱政自立,这就是王熙然对王珏的看法。他表情严肃的直视着王珏,似乎想通过她的双眼看到其内心真正想法。

    王珏并未正面回答王熙然的问题,见他难得的摆出严肃脸交心,反而调侃道:“我竟从未看出,郎君如此忠于大唐。郎君曾说与秦将军,男儿立世当靠自己闯出一番天地,既如此何不出仕?”

    王熙然面上不带尴尬之色,他先给自己斟了一盏茶,边品茶边慢悠悠地说道:“自汉末乱世,人命贱如草芥。晋吏治昏暗,隋□□不仁。如今百姓难得过上安稳日子,我不希望任何人破坏,而并非忠于谁人。我当初被伤,方能得娘子收留。并非所有人都有运气能被娘子砸中,我不是靠着自己的运气得了安身之所吗?娘子心中自有一番天地,其广阔不亚于世间天地,我便在娘子家中闯一闯吧。”

    他老人家上辈子历经三朝,一辈子都在跟人斗与命运相争,太累!王珏这里很不错,他能第一时间得到上层最新动态,还能好吃好喝继续‘养老’,他才不走呢。

    王珏被他的无赖说辞弄得哭笑不得,果真是请神容易送神难。不论如何,还是稍作解释,别让客人再拿咱当未知物种研究才好。

    王珏亦严肃地看着王熙然,“在这世间,也许至死都无人能懂我。只一点,可以明确告知郎君。我之所为皆为百姓,但连我也无从得知,我所做的事情会让大唐走上怎样的道路。我于这个时代来说,到底是忠是奸、功过何所在,便等我死后留给后人评判吧。”

    王熙然闻言颔首,有些我们认为是好的作为,真正实施起来必然会遇到困难和阻碍。若阻碍之人事过于强大,也许会引起很多不良后果,功过亦难讲。

    今日这些话,是他观察王珏许久才决定讲出来的。通过交流,虽愿相信王珏没有不良企图,但很多疑惑仍未解开。比如她为何会甘愿牺牲自家利益,做那么多有利百姓的事情。如果不是别有所图,如同她这般年龄的小娘子怎么会有如此情怀等。

    其人到底如何,其所言几分真假,还要时间来鉴定。但是通过这些时日的相处,看到她所作出的贡献和努力,让王熙然年老麻木的内心又重新焕发出激情。不论怎样,现在他只想出手帮她一帮。

    交心不靠一次之言,王熙然自动进行下个话题,“娘子可有注意到,今日来报名的孩童中,有平民子、豪绅子、勋贵子,唯独没有世家子,娘子可知是何原因?”

    王珏叹息道:“百家出世涉及到世家内斗,君臣争权。他们有人暂时跟我立场相同,自然支持我。现在学术之争已尘埃落定,事情又回到了原点。我发明活字印刷损害世家集体利益,他们怎么会来?”

    王熙然微笑道:“我借住在娘子家里,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实在惭愧。不若这件事,由我来帮娘子解决吧。虽不能让对方从此不对娘子出手,或可以替娘子争取多一些时间,让大部分人选择继续观望。”

    呵呵哒,王珏实在没从王熙然脸上看出惭愧两个字。不过既然假仙愿意帮忙,也随他,结果总不会比现在还差。她也可借此事,摸摸王熙然的底,观察一下世家们的反应。

    就像王熙然看不懂王珏一样,王珏也觉得王熙然的举止颇为怪异。他一个少年郎,每日过着如同老年人的规律生活,却依然乐此不疲。如果不是那张假仙脸,王珏会以为自家的客人是某位致仕的老大爷。

    “如此,我便先出去了。至于学生所用之书籍,还请娘子再催催。”事情都聊完,王熙然起身对王珏作揖。

    王珏回礼。她也觉得李世民办事不靠谱,眼看快开课,书还没送来。

    被他们埋怨着的某人,此时正独自站在小库房门口暗自伤神。初一那日,他曾许诺送给天下所有教书先生书籍。如今《尚书》已审读通过,孔颖达也做好了注释,可以先印出来安安学子们的心。结果他刚在朝堂上提这事,就被大臣们挤兑得哑口无言。

    李靖:“国库空虚,供军饷都颇为吃力。此事既是圣上许诺给百姓的,还是从圣上私库里出钱吧。”

    长孙无忌:“不知今年是否会风调雨顺,国库不能轻动。”

    魏征:“听说圣上近日得上天送财,何不用于百姓?”

    崔智贤也跟着狂点头,赶紧把不义之财用掉,省得天天有人明里暗里催促他查案。

    李靖的理由很充分,长孙无忌在提醒他天灾的事情,魏征就差直说他盗墓了。结果就是他刚丰富起来的私库,又要面临被搬空的命运。心里好难受,哪还记得给王珏送书的事情…。

    从书房出去的王熙然并未回房间,而是骑马直奔长安。他经过皇宫附近时突然觉得冷飕飕的,就像有阴鬼在附近散发怨念一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