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圣贤养成系统(唐朝) 第43章



    不知董齐说的刺客什么时候,以什么方式来。虽说董齐听到的是扮成书生,也保不准对方会临时改变主意。王珏自长安回南山后,第一件事就是到书房打开系统查找武器。武器的局限性很大,既要符合时代,又要小巧,不然无法装成是随身带回的。

    找了半天,倒有一样东西很合适,暴雨梨花针…。

    王珏正在犹豫,要不要兑换这个让她充满纠结的武器,敲门声响起。

    “进。”

    管家王成走进书房,“娘子,年礼还没回。”

    王珏一愣,怎么把这事忘了!前些日子王成就提醒过此事,只是她当时刚经历了刺杀,回来就忙着给侍从泡药,一直没时间顾及其它。

    “行,我看看礼单再找你。”

    王成闻言退出书房,王珏在一本字帖下找出礼单,很厚的一叠,看着就头疼。

    阿绿:“需要帮忙吗?”

    王珏狐疑地看向阿绿,这只猪什么时候变得善解人意了?

    果然,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你让我去秦琼家送礼,我就帮你。”

    王珏瞪了阿绿一眼,警觉地看着他,“你总不会空手去吧,是不是又要挥霍我的积分?”

    “我就是想买一个枪头,一点也不贵…。”

    “哼,我讲学那日,圣上和大臣们被拒之门外,秦琼不是怕引起众怒,没敢独自进门吗?白长那么大个,药给他用都是浪费,连点胆气都没有!”

    提起这事王珏就来气,后来李世民带帐篷来闹事,和第二天的山顶会面,秦琼一直跟在李世民身边撑场面。虽说秦琼接连几日过来道歉,王珏还是没给他好脸色,他已经被王珏打上了白眼狼的标签。

    “嘤嘤,我不管,我要枪头!”阿绿祭出拿手绝招,撒娇打滚泪汪汪。

    这哪里是宠物猪,简直是活祖宗!一人一猪对视良久,最后以王珏妥协告终。

    “我睡会,你把礼单分类整理好。”死猪,想要东西就得干活。

    王珏躺下没有一炷香时间,就被阿绿踢醒。看到榻旁摆着一排分类放好的礼单,王珏疑惑的看着阿绿,怎么这么快?诶,等等,王成做事向来仔细,怎么会把没归类好的礼单直接拿来?

    “死猪,礼单是不是你特意弄乱的?”

    “我可没骗你,你之前没问过我动没动礼单。”

    “好女不跟猪斗!”

    王珏说完便拿着礼单出去,吩咐王成如何按分类准备礼物。又找来王思源,让他替自己去送回礼,顺便把阿绿扔秦琼家。

    王思源抱着阿绿,带着王家仆从们和几车礼物,往长安而去。刚进长安县,就遇到了麻烦。

    “哟,马上的小郎君可真俊,可有婚配?”

    “大婶你干啥,是俺们家先看上他的,快快给俺让开!”

    “你们说的什么话,婚配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得你情我愿才好!小郎君你姓谁名谁家住何处,奴家带闺女上门拜访!”

    王思源虽比同龄人早熟,但他毕竟是一个没定过亲的小郎君,何时见到过这种架势几日没来长安,怎么百姓们不讲八卦反而抢起亲来?他们被人团团围在中间,他又不能扔下仆从和礼物独自离开,这可如何是好?

    就在王思源左右为难之际,救星出现,只是救星有点不走寻常路。

    自从在房府一战成名后,房遗爱发现他更受大家敬重了,无论走到哪都有认识的和不认识的人对他有礼相让,因此他比往常更爱出门逛游。这不,刚在酒楼吃过打折大餐,出门就看到了被围堵的王思源。

    “师弟,你是来看我的吗?怎么在这看风景,不到我家去?”

    王思源无语,房遗爱什么眼神,他明明是被围困住了…。

    围着王思源的百姓们有认出房遗爱的,看到他之后大叫一声,“他是房遗爱的师兄,官良不通婚,这个没戏,咱们还是去找官媒吧。”

    刷刷刷,眨眼功夫,围堵人群撤走大半。剩下的人相互对视,眼中皆是防备,僧多粥少啊。留下的是聪明人,通过王思源的打扮,猜出他是王珏的侄儿,家中并非为官带爵。

    刚才大叫的那位开口道:“郎君可是南山王县子的侄儿?我有家中有一女,愿陪嫁良田千顷,改日登门拜访。”

    大家抱着同样的心思,跟王思源有礼地打过招呼后,都自觉离开不再挡路。

    王思源坐在马背上,觉得有点眩晕,那张微笑面瘫脸呈龟裂僵硬状。

    房遗爱:“师弟,你还愣着干什么?快跟我回家吧!”

    房府原本就是要去的,先跟房遗爱回去,也并无不可,还可以顺便打听一下刚才的事情。

    王思源拿定主意,开口道:“姑姑派我出来送年礼,正是要去师兄家。敢问师兄,长安百姓何故变得如此奇怪?”

    房遗爱看向房元,这事他也不清楚。

    房元:“昨日改元,今早又有新消息传出。女到婚配年龄不嫁者,不止像往常一样罚钱,朝廷还会帮其择婿。好些个百姓怕朝廷选的人不合自家心意,都出来找媒人提前相看。”

    囧,囧囧有神。王思源还未思考过这个问题,乍听之下难免有些慌乱,连忙转移话题,“姑姑让我把阿绿送到秦将军府上,不若师兄先陪我走一趟?”

    房遗爱也不想太早归家,王思源的提议正中其下怀,“行,我陪师兄走一趟。”

    房元经常去各府送礼,有他领路,很快便来到秦琼家门口。王思源没带管家来,房元自觉上去叫门。

    “谁呀?”秦府大门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身高八尺,肌肉发达的猛汉。那筋肉,突出隆起,看起来像骨一般坚硬,在阳光下油黑发亮。

    武将家的门卫别具特色,尤其像秦琼这种土匪出身的,他家守门的大汉,既可看门又能镇宅。给一份工钱,启两样作用,真会做买卖。

    房元见多不怪,王思源则是暗自吐槽,完全是个小号秦琼嘛。都亏没带府中绣娘们出来,想到绣娘们看秦琼的眼神,王思源又是一颤。

    房元:“我是房府管家,府中二郎陪同其师兄,代王县子来送年礼。”

    “可是医好俺家将军的南山王县子?原来是恩人家来的,快快请进!”大汉殷勤地开门领路,完全省了去通知秦琼,让客人在外面等待的环节。

    秦琼早有吩咐,王家来人要以上宾待之。他给王珏送了大礼,却没收到回礼,心里很忐忑。朝堂上遇到王珏,也没好意思拿出来问。万一人家故意不理你,岂不丢人?

    “将军,王县子的侄儿来送礼了。”

    听到大汉的吼声,秦琼快步走出来,“哎呀,原来是阿绿来看我了!”

    “哼哼!”阿绿从王思源怀中跳出,扑向秦琼。

    余下众人看着亲昵玩耍的一人一猪很无语,我们也是客人…。还好秦琼反应不慢,连忙安排仆从接过礼物,又带着王思源和房遗爱到堂屋聊天。

    王思源还有别家要去,没打算多留,坐下就直入主题,“姑姑言,年前事多,她到今日方才想起年礼之事,望秦将军见谅。阿绿十分想念秦将军,姑姑的意思是让他在您府上住几天。”

    王思源的话正合秦琼心意,他忙说:“我也甚是想念阿绿,待我留他多住些日子,再送他归家。”

    “哼哼!”王思源看到阿绿对他哼哼叫,连忙从袖子里拿出一个木盒递给秦琼,言道:“这是阿绿送给将军的礼物。”

    秦琼接过盒子,打开一看,只见里面放着一个枪头。枪头不知用何材料所制,看起来寒光闪闪,冷气逼人。对武将来说,最好的礼物就是战马和武器,阿绿选的礼物绝对算投其所好。

    秦琼恢复健康后,成天到处找机会大显身手。现在好武器在手,又是技痒难耐。他连忙让侍从找来家里的匠人,把枪头换下,准备给大家露一手。

    “看俺的回马枪!”

    唰唰唰,秦琼武枪招式犀利,王思源只觉得枪带起的风刃打在脸上,犹如刀割。房遗爱早就躲到了王思源身后,小手拽住他的衣服,小声说道:“师兄,秦将军疯魔了,咱们快走吧。”

    铛!秦琼一枪.刺进假山,待枪拔出,假山从裂口处延伸出一条明显的裂痕。

    “啊哈哈哈!好枪!来来来,俺再给你们表演几个拿手绝技!”

    王思源吞了吞口水,道:“姑姑派我来送礼,还有好些人家没去,今日便不多做打扰了。”

    房遗爱把脑袋从王思源身后探出来,对着秦琼狂点头。

    秦琼豪爽的挥手,“你们先去忙吧,改天过来我教你们几招!”

    “如此,我们便告辞了。”王思源拉着房遗爱,如踩风火轮般逃离秦府。

    师兄弟二人,站在秦府外对视,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王思源今日涨了大见识,一路送礼走下来,他发现大唐官员们没几个正常人。长孙无忌家里种满了花,进他府中走一圈,出来后脑中全是鲜花知识;李靖沉默寡言,红拂女有点神叨,长子李德謇开口闭口都是佛经;魏征家里看起来跟人为破坏后的孔府差不多,但是他偷瞄了一眼,库房里的东西绝对比秦琼家多。

    最后跟房遗来到房府,想到即将要见到的卢氏,王思源突然觉得心好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