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圣贤养成系统(唐朝) 第42章



    李世民去年过得很憋屈,老百姓在背地里骂他杀兄迫父,颉利可汗在他登基后当众打劫,说起来都是一把辛酸泪。现在他今非昔比,老百姓提起他时也会点头称赞,再加上盗墓发了笔财,他做起事情来颇有底气。

    这不,李世民想在大年初一,改元这天大办一场,一早就起来梳妆打扮。他跟皇后的新衣服,都是尚服局精工精料赶制出来的,咱不差钱。所谓大办,得有人撑场面,才能大得起来。所有身上有官职和爵位的人,都在被邀之列。

    有人暗骂李世民耍心眼,刚送出礼物就来要帐。人家改元,咱必然得意思意思,李世民昨日送的礼物不便宜,他们得照价甚至加价还礼。

    策马狂奔的王珏,也在心里吐槽李世民最近的极品行为。他就不能消停一天,少折腾点事?南山离皇城二十里路,又有昨夜不眠不休照顾董齐,她此时又困又累,哪有心思去长安看猴戏。

    王珏好不容易赶到皇宫,总算没来晚,程咬金眼尖,看到她就开始扯脖子喊:“妹子,到俺旁边的位置来,这里视线老好了!”

    “不合规矩,我坐这里就行,看得也很清楚。”还去你旁边?还被你坑?王珏对大唐这些个厚脸皮极品,已经无奈了。再说,她看那么清楚干嘛,李世民那张欠扁脸,看着就来气。

    噗!这个对话,让大家想起昨日年宴发生的事情,好多人掩面偷笑。

    “嘿嘿,大家都来了?咱们开始吧。”

    果然还是那张嘿嘿脸,很多人都看不过眼,暗自思考怎么能让他老实点。李世民完全没注意到那些低头翻白眼和撇嘴的人,他正一脸深情地牵着长孙皇后走出来,接受大家朝拜。

    王珏打着哈欠,跟众人晃晃悠悠地拜了三拜。

    “各位卿家,可有事要奏?”

    “臣有事奏。”

    看到魏征站出来,李世民眉头直跳。除非大事,不然哪有人会在这样的日子谈日常公事?今天的安排他早想好了,先炫耀一下活字印刷术,这事他一直没提,就等今天拿来出彩呢。再把土豆和地瓜的产量夸一夸,最后宣布改元后的一些职位、律法变动。哪成想,魏征竟然这么不给面子,连客气话都听不出来。

    李世民斜眼看着魏征,面色阴沉似墨,“何事?”

    “长安周边有一伙盗墓贼甚为猖狂,他们枉传流言,以天罚做掩饰误导百姓。此等歪风不能助长,臣请圣上着人彻查。”魏征完全不在意李世民的表情变化,他今天就是来找茬的,谁让李世民拿死人陪葬物送礼的。

    好些个昨日想明白礼物来源的人,都在心里给魏征点赞,除了崔智贤。若李世民能不要脸到一边让他查,一边继续偷,他该咋整?还能真把圣上捉起来吗?

    怕什么来什么,霉运当头!

    “崔智贤,这事归你管的吧?好好查,做得好朕有赏!”

    崔智贤硬着头皮回答道:“臣…遵旨。”

    知情人士惊掉一地下巴,这个加了重音的‘做得好’,可以理解为他没偷够吗?

    几个负责行动的武官都狠狠地瞪了魏征一眼,圣上卖盐是与民争利,现在俺们干无本买卖你也来管,难道要圣上跟你一样穷,你才开心?

    有人要断他财路,挺郁闷,李世民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还有什么事情吗?”

    众人狂摇头,再无人上前。你天天秀下限,没事就把面皮揭下来踩着玩,我们还有什么能说的?

    这个反应才是对的嘛,李世民脸上又有了笑模样,剩下的时间他可以尽情表演个人秀了。

    李世民扫了眼殿中表情各异的大臣们,一咧嘴,“朕的太子和太子之师,在朕的启发下,发明了活字印刷术。”

    噗!圣上真会讲笑话,还好咱嘴里没东西,不然喷出来,还不御前失仪。众人都开始用余光偷瞄王珏,李承乾则是羞愧得快哭了,但是想到老师曾经对他说的孝,又不好当众反驳李世民。

    王珏面上带着些许笑意,她反倒是殿内心态最好的一位。呵呵,老娘的东西也敢不说一声就跟着分利,以后有你受的。

    李世民心里很忐忑,他料想王珏不会在这样的场合反驳他。但凡事有万一,这个万一要是发生了,即便他脸皮再厚,也难免会觉得尴尬。

    见王珏没反应,李世民心下稍安。都说富贵险中求,真幸运,便宜占成了!

    打一棍再给个甜枣的事情,李世民做得手到擒来,“百家派所献上的土豆和地瓜收成如何?”

    唐俭答道:“亩产十五石。”

    “好!好啊!!百家派对大唐贡献良多,请王娘子受我一拜。”李世民先是激动得击掌叫好,在大家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对王珏作长揖。

    王珏不知道他葫芦里又卖得什么药,只得还礼,连称不敢。实则又开始在心里暗自吐槽,嘴上说的是拜,其实只是作揖罢了,谁稀罕。

    “都亏有王娘子提醒,朕才发现儒…。”

    孔颖达听到此处,暗道一声不好,连忙插话:“臣有事奏。”

    李世民尴尬地轻咳一声,“孔祭酒有何事?”

    “家中祖辈藏书于棺,多亏圣上与王娘子相助,才得以迎回儒家真籍。臣携孔氏门徒连日来不眠不休,终将真籍整理抄录。臣带来抄录版,欲献给圣上。方才听闻活字印刷之术,此正是一个改错推新的良好时机,望圣上成全。”

    “嗯,工部正在印刷王县子所著的两本启蒙读物,待朕看过儒家真籍后,再决定从哪本开始向外传播。”

    据李世民猜测,儒家真籍,应该是去掉现在混杂其内的各派学说,另有世人没见过的圣人之言。但他还是没把话说死,怎么的也得自己审核一遍再做决定。

    孔颖达也明白李世民的言下之意,本该如此。他又不傻,别说典籍里面没有不利于统治者的内容,就是有,他也得藏家里。第一个目的达成,再来下一个。

    “圣上,董贼不止篡改儒家典籍,还致使诸多学派不得不隐于民间。臣请奏,废除董仲舒之儒学,召百家各派出世。”

    孽力回馈,李世民终于尝到了被人抢功的滋味。这事由王珏发起,他拿到好处后响应,孔家找出典籍才得以分一杯羹。孔老头越过他俩,率先说出这话,史书上会怎么记载?

    就连他准备的长篇大论演说词,也瞬间没了用处。李世民在一番纠结、郁闷、烦躁后,只得干巴巴地吐出两个字,“准奏。”

    “圣上英明,盛世可期!”

    “圣上功过大禹,堪比尧舜!”

    围观党表示,咱不能一直看热闹,得尽职。圣上找咱们来就是为了给他捧臭脚的,咱得赶紧捧,使劲捧。

    虽然大禹、尧舜啥的,让他有点心虚,但李世民还是被夸的很嗨。花花轿子众人抬,他也礼尚往来,“朕有诸君辅佐,何愁盛世不来?”

    也不知道李世民是什么命,总有人在他得意时,给他不痛快。这不,打脸的来了。

    “圣上,有几百书生于宫门外长跪不起,他…他们说是来请愿的。”呜呜,换了好几次班,怎么倒霉的总是他。

    “什么?”李世民憋得面色通红,众人刚夸他英明,就有人来搅局,简直太打脸了!

    “众卿随朕出去看看。”他倒是想看看,谁那么大胆子,敢在这样的日子触他眉头。

    哎妈,宫外黑压压一片人,有跪着的书生,也有围观的百姓,这下可热闹了!

    李世民再次上演拿手绝活--变脸,他对书生们露出一个和煦的笑容,关切着问道:“大年初一,本该与家人团聚,尽享天伦。何事让诸位放下老小,来此长跪?”

    卧槽,李世民够损的,学子们还没说话呢,先被扣上一顶不孝的大帽子。

    领头的郎君开口道:“我等学子寒窗苦读,惟望有朝一日能为圣上、为天下百姓效劳。然,我等所学皆是自汉传下的儒学典籍。若圣上罢黜我等所学内容,我们该何去何从?若先前典籍皆是错,怎会教出能臣大儒?”

    他旁边的老者接话道:“老朽有幸识得几个字,在县里办了一个学堂。听到坊间传闻,现存典籍多经人篡改,甚为惶恐。老朽无法,只得停了教学,来长安询问圣上,今后我该用什么教导学生?”

    后面一个弱冠之龄的小郎君也不甘开口道:“圣上可知平民寻书不易?草民家里穷,买不起、亦无处买书,全靠书院山长怜惜,村里叔伯接济,方能读书识字。草民曾起誓,学有所成后报答老师与乡里,如今该如何是好?”

    这个招数很巧妙,读书人不是在为董家抱不平,而是把问题摆出来寻求答案。书生们寒窗苦读,盼着科举出仕。学了这么多年,你才告诉我们所学无用,你得给个说法吧?当初是你先认可它,我们才学的。教书先生也是,典籍不对,自然不能再教给学生,现在学生停课了,怎么办?你让我教新内容,我都不会,怎么教?

    大臣们皱眉,他们最怕的一种情况还是出现了。此事需要时间来过度,但是这几年的科举怎么办?绝对不能暂用旧知识,不然就是自己打脸。

    李世民嘿嘿一笑,他早就跟王珏和孔颖达密谋过,“此事易尔,并非所有典籍都有错处,科举试题会在正确的内容中选取。朕今日跟大臣们宣布了一件重要的事情,现在也说与诸位听听。朕得新印刷术,几年后,大唐百姓再不用为无处寻书苦恼。孔家寻回真籍,朕欲印刷成书送予全大唐的教书先生。书上会印有孔祭酒标注的释解,以孔师之才,识字者皆能看懂。”

    领头人感慨道:“圣上处处为我等考虑,我等还做出围堵宫门的事情,实在不该!”

    “草民有罪!”几百读书人齐哭,是感动亦是愧疚。

    李世民双目通红,他累死累活,成天算计这个想杀那个,不就是为了得到百姓的认可吗?再看跟他同样露出感动之态的大臣们,内心不禁感叹,有这样的臣民,再辛苦也值了。

    大臣们也心生感叹,百姓淳朴,民心可用!

    一老者从围观百姓中走出,道:“圣上乃天授之君,非仙人无以与之争辉!”

    这回李世民是真哭了,靠着这句话,他可以洗白过往的一切不是。

    老者身旁的妇人开口道:“听说圣上欲召百家出世,此事可为真?”

    李世民颔首,“朕已下旨,召百家出世,共谋盛世!”

    老者与妇人闻言恸哭,其身后的跟随者亦泪流不止。

    “自听到坊间传闻,草民既期待又惶恐。圣上看重我等,我等又能为圣上做点什么?草民身无长物,唯家族祖传手艺算是有些传承。圣上乃天授之君,着装怎可与众人同?自得到消息,我们倾全族之力,赶制了一件龙袍,欲献与圣上。”

    大臣们已经不知该如何行事了,私制龙袍可是重罪,真敢!崔智贤的小心肝也跟着遭殃,这些人从哪来的,不会还是他治下吧?!

    妇人说完,便与老者共同打开一个箱子,一件做工精致的龙袍出现在众人眼前。金线在阳光下闪耀,那衣服上的龙似乎像活的一样,欲从布上飞出。

    这些人应该是杂家其中一脉,王珏促成百家出世,当然会在关键时刻出言相助,“龙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大则兴云吐雾,小则隐介藏形;升则飞腾于宇宙之间,隐则潜伏于波涛之内。龙乘时变化,犹人得志而纵横四海,龙之为物,可比人间帝王!”

    “好!”东西好,王珏说的也好。至于私制龙袍,他们这些肩不能扛,手不能挑的,还会造反不成?李世民第一次从百家出世这个决定中,得到切实好处,他开始充满无限期待。杂家送衣服,别家给什么?

    李世民一激动,做出了当众衣的举动,反正只是外袍,又不用裸身赤体。

    围观百姓们见李世民换上衣服后,确实威仪大涨,又一齐对他行大拜之礼。

    李世民得了人家好处,自然不能装疯卖傻,“诸位可是久居长安?今后做何打算?”

    妇人回道:“我等在汉时受封王迫害,一直隐居于南蛮之地,至武德九年才来长安。若圣上不嫌弃,我等愿为圣上效劳。”

    漂亮衣服哪个女人不爱?长孙皇后连忙拉了一下李世民的袖子,她也想要凤袍!

    李世民也是爱现的人,哪能放着能人不用,“既如此,朕任命你为尚服局司衣司,年后就职。”

    老者与妇人闻言,又是感激大拜。妇人入宫就职,老者带领家族中人在西市开店卖物,家族压力也好缓解。这家人所有的积蓄都用来做龙袍,如今只剩三天口粮,因此才在大年初一这天来宫门口徘徊。就是李世民不出来,他们也打算想办法进去的。

    老百姓们看到此景,又是把李世民夸上天。什么知人善用,胸襟广阔,好话跟不要钱一样往外蹦。过年嘛,图个景气,再加上李世民改元必然要对百姓有所表示,这些感激的话就当提前说了。

    王珏除了留心众人的对话,她还一直注意着围观人群中的一个青年。此人站在董逸群旁边,面容与董逸群有些相似。无论刚才发生什么,他目中皆不见欣喜与愤怒,亦不像围观群众一样兴致勃勃。似乎他只是在看一场已知答案的戏,而他们这些人反而成了戏子。

    这种感觉,跟那个青年人给她的感觉一样,都让她很不舒服。

    百姓离去时,青年人也跟一齐离开。王珏皱眉,盯着他的背影陷入思考。青年人似有所觉,他回过头与王珏对视数秒,又挤入人群中不见踪影,此为王珏与董逸林这对命中宿敌第一次相见。

    大臣们都跟着李世民回宫继续议事,王珏也只得暂且放下思考。

    圣上能得到百姓认可,读书人的事情得以顺利解决,大臣们都是真心实意的高兴。除了李世民的表情愈发嚣张外,没有什么让他们不满的。

    李世民又宣布,由长孙无忌等与学士、法官等人重新议定律令,今天的朝会才算结束。就在众人欲退出大殿,李世民着急去看贺礼的时候,小内侍又来了…。

    “薛延陀、回纥、拔野古、回罗部遣使来送贺礼,如今正在宫外等候。”

    大臣们把迈出去的腿收回来,李世民把着急看礼物的心思放下,大唐君臣皆是双目放光,目中不怀好意。

    李世民:“快请进来!”

    几人进来后先是规矩的拜礼,使用的是大唐礼仪,以示对强国之君的尊重。见他们如此懂事,众人对他们的好感度瞬间提升几分。

    草原儿女说话比较痛快,直来直往,“我等首领得圣上慷慨赠盐,皆言圣上乃仁爱之君,特遣我等送上薄利,以贺圣上改元之喜。”

    说完,各自从怀中拿出礼单递给内侍。

    李世民接过礼单,越看越兴奋,贺礼内包含好马!大唐缺马,此贺礼虽不能解决大问题,却能从中看出诸部想要传递的消息。给依附者的敌人送战马,可见他们早就无法忍耐颉利可汗的暴虐。

    李世民开怀大笑:“朕亦重视邦交之情,诸部但凡有什么困难,可遣人来唐寻求帮助。只是朕初即位,两年内恐帮不上什么大忙。”

    “谢圣上!”来使对李世民的答复很满意,他们现在也是有心无力,不然不会忍辱至今日。

    文臣兴奋,武将跃跃欲试。这是隔空传递消息,打算两年后里应外合,搞死颉利可汗的节奏。

    都说敌人间会产生某种感应,李世民算计颉利可汗的时候,对方亦在诅咒他,“哼,还改元,再改也要做一辈子穷光蛋!”

    李世民安排大臣接待来使后,众人终于可以回家了。其实他比大臣们还着急走,见众人开始退出殿内,他忙拉着长孙皇后往库房而去。

    “怎么样,我说有主意把金玉坊不好出手之物换成实用物,你还不信!看看这些,咱们终于有家底了!”

    长孙皇后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不知该如何回应。今日魏征站出来讲话时,她发现很多人都神情跳跃,显然是知道了内里的猫腻。当时她尴尬透了,特别后悔今日随李世民一起出现在朝堂上。再有活字印刷的事情,连儿子的功劳都不放过,她已经不期望李世民能维护皇家脸面了。

    李世民正欢快的拿着礼单对比,谁小气谁大方,都得记下来,完全没注意到长孙皇后的沉默。

    诶?南山王县子送木盒一个?

    “快把王珏的礼物拿来!”

    李世民接过内侍递来的盒子,拿出盒子里的纸打开,只见上面写着:此为治疗蔡国公的秘药,只可救治不能防范,望圣上妥善保管。他此刻只有一种感受,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按王珏的意思,他现在没病没灾,用了也是浪费,不如留着。可是留着,放哪呢?他突然觉得整个皇宫都不安全了…。又暗怪王珏不小心,这么珍贵的东西,居然让内侍转交。不过一码归一码,王珏的忠诚之心,他还是会记得的。

    若王珏知道他的想法,一定会告诉他你想多了。董齐说董家欲找人扮学子暗杀她,她只是不想防备刺客的时候,还要区分哪些是圣上定期派来偷药的人…。

    王珏打着哈欠在马背上梦游,她脑中不自觉得想起那个青年男子。越想越不放心,她回家后便画出此人肖像,着人送去东宫,让李承乾帮忙打探。如有不妥,不如早日除去。

    而被她念叨着的董逸林,此刻正随董家全族,举族而迁。董逸林知道大势已去,今日的出手,只为见到仇人们的面容,将他们牢记于脑中。待日后东山再起,便是他寻仇之时。

    他们董家先祖,能靠着一张嘴把天下人玩弄于鼓掌,他董逸林亦不甘平凡!仔细看董家的行程路线,竟是要出海往倭国而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