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圣贤养成系统(唐朝) 第41章



    年宴进行了一下午,李世民也咧大嘴在那嘿嘿了一下午,很多人都没吃好,看到他就胃疼。不过,无论大家赴宴时心情如何,走时却少有人不开怀。

    李抠门这个向来只进不出的主,居然破天荒的给大家送年礼。家家都有,最少的也得了一个沉甸甸的箱子。再有李承乾送的盐,各个收获都不错。为啥李承乾拿盐送礼魏征不管?魏征还有负责监管盐作坊的侯君集,都是妥妥的太.子党。

    “圣上真乃仁爱之君,我们有福啊!”

    “圣上为了我们如此破费,这怎么使得!”

    一个个说的好听,拿东西的动作却不慢。其中很多人都家财万贯,他们在意的不是这点东西,而是从神抠口袋里掏钱的快感。

    李世民那么好面儿一人,他也不想整天抠着过日子,但现实摆在眼前,他没有大方的本钱。现在不同了,他有了能让自己发家致富的新营生。再说,他送给大臣们的都是金玉坊不好出手的东西,一点本钱都没花。(其实还是抠)

    “朕乃一国之君,就是再苦自己,也不能苦了百姓,不能苦了你们这些为大唐呕心沥血的人。”李世民的表情也跟他的话一样,一脸舍己为人。

    “圣上,怎可…怎可如此呀!”有人被忽悠住,都想把东西还他了。

    “各位的家人还等着你们回去过年,快回吧。”

    “那…那俺们真走了,东西也拿走了…。”有人不太相信李世民的大方,以为他只是做个样子,若没猜准圣上心思,他给咱穿小鞋咋整?

    “快去,快去,朕也要去陪孩子们。”李世民豪爽地挥手,看着倒像真心实意。

    见他不似作假,呼啦啦一群人,转眼就跑没了。

    “二郎,咱们去陪孩子们赏月吧。”长孙皇后轻笑着,拉走还在呆愣状态的李世民。

    众人嗷嗷跑回家后,第一件事就是查看李世民送的东西。东西挺沉,别再装石头啥的坑他们。

    嘶--,上了年头的青铜器,好东西啊!拿起来把玩一下,不像是仿制做旧的。除了有股特殊的味道,没有别的问题,估计是在库房放久了。满意,满意,很满意!

    也有懂行的。好像不太对,器具上面的红斑是怎么回事?听说古有陪葬品,需用水银反复擦拭,器具在墓中放久后,会形成红斑。再闻闻味道,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怎么有股肉类*后呕出的气味。那也得收起来妥善保管,毕竟是御赐之物。

    还有冷笑的,最近民间疯传的天罚刘家事件,他终于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更有犯愁的,长安令这职位好不容易保住,眼前又出现难题。这犯人肯定不能抓,但是他的政绩咋整?

    杜如晦比以上各种人都愁,董家人还在他家赖着不走,他也不好做出赶人的行为,怎么破?据监视董家人的仆从来报,他们这几天没少折腾,似乎并未死心。万一他们做出什么事情,就凭着借住在他家里这点,他也得受拖累。

    他最近霉运当头,归根结底,都是没娶个好媳妇。

    “咳咳…咳咳咳。”被杜如晦念叨的连襟董逸群,正被坊间传言气得剧咳不止。

    “郎君,药来了。”董楚氏小心翼翼地扶起董逸群,仿若她搂着的不是男人,而是价值连.城的和氏璧。

    “待我死后,娘子找个好人改嫁吧。娘子温柔娴熟,谁得了都会爱若珍宝。”董逸群把头靠在董楚氏的肩膀上,艰难地说着话。

    董楚氏含泪反驳道:“郎君说的什么话,什么死不死的,又不是绝症。”

    “便是病能医好,我也无法苟延存活于世。世人被蒙蔽,我们说什么他们都不会信的。与其被羞辱至死,不如自我了断来的干净。我对不起家族,若那日不去房府该有多好。咳咳,咳咳咳。”董逸群费力说完最后一个字,又是一阵咳嗽。

    董楚氏捂嘴痛哭,“都怪我,是我的错,我的错…。”

    “我…我伐了。”董逸群闭目,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样子。

    “郎君好好休息,勿要想的太多,我去求姐姐。”董楚氏小心地帮董逸群掖被子,轻手轻脚地走了出去,又悄声关紧房门。

    确定董楚氏离开后,董逸群睁开眼睛,用拳头猛力捶床,哪还有刚才的弱态。贱人,不怪你怪谁!若早知道你有猪一样的脑子,虎一样的脾气,我如何会设计引诱你。希望她的蠢货大姐能帮上忙,不然别怪他心狠!

    也不知本家大哥准备的怎么样,成败就看明日一击。他躺在床上皱眉深思,久久不能入睡。

    董楚氏大哭着扑入杜楚氏怀中,“姐姐,你帮帮我吧,若董郎去了,我也不愿独活!”

    杜楚氏很为难,自从出了给王珏说亲的事情,杜如晦就没理过她。再有圣上送来的小妖精们成天在府中乱晃,她现在说话做事已经不再那么有底气。就是今天这样重要的日子,杜如晦都是一个人待在书房里。

    看到妹妹期待的眼神,她只得咬牙回道:“哼,归根结底都怪王珏,本来只是孩童间的打闹,偏要致人于死地。我再想想办法,明日给你消息。”

    杜构在旁边看着,好几次想插话,到底还是没开口。

    董楚氏也没多留,经杜楚氏提醒,她想起了罪魁祸首董齐。自从孔家找到典籍的事情传开,董齐就被她关进杂物间,每日一碗加过料的粥伺候着,也不知道那贱种死了没。

    “贱种,若知道你这么会惹事生非,我早就送你去见阎王了。”董楚氏进入杂物间,对蜷缩在地上的董齐一顿暴踢,以此发泄内心的压抑与痛苦。

    “唔。”董齐怒视董楚氏,无论多疼都没喊出声。

    “来人,把她给我扔到马圈去。”见董齐咬紧牙不吭声,董楚氏更是气闷,决定在弄死她前,再多折磨她一些。

    “啊!!”

    董齐本就发烧,神智已近模糊,又被马儿连踢几脚,生病中毒加外伤。她躲开马蹄,向马棚里面爬去,马棚虽旧也能遮挡些寒风。

    所谓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说的就是这种情况。董齐在马棚里面发现一个洞,她的身体刚好能通过。此刻,她不知道是否要感激董楚氏对她的虐待,让她发育迟缓。

    已近子时,外面又黑又冷,地上都是积雪。董齐站不起来,她只能尽最大的努力爬着,好赶快离开蔡国公府的地界。

    “你是何人,为何宵禁还在外面?”董齐刚爬出一条街,就被巡查的城卫发现了。

    “我有要事欲见南山王珏,带我去。”董齐说完这句话便晕了过去。

    南山王珏这四个字最近在大唐很火,他们当然知道这孩子说的是谁。问题是,他们又不知道这孩子跟王珏什么关系,贸贸然送过去似乎不太好。作为下属也有一点好处,有做不了主的事情可以报给上面。

    这队城卫上面的小头头是程咬金大儿子程处默,他听完城卫的叙述后,还是决定把孩子送过去。这孩子病重,万一稍有犹豫再出意外就不好解释了。看他打扮像是世家子,不过似乎境况不太好,没准是哪家受主母虐待的庶子。无论这孩子是否认识王珏,他都可以,以此为借口把麻烦脱手。

    王珏半睁着眼睛,看着大门口的几个士兵,有些摸不着头脑。大半夜叫门,害她以为刺客又来了。还好今天跟家人一起守夜,若是平日被人半夜吵醒,她早发飙了。

    “王娘子,这个孩子说有要事找你,我们就把他送来了。城内还要巡防,我们不便久留。”程处默一口气把话说完,不等王珏回答便一溜烟的跑了。

    又是哪来的小王八羔子?姐视力好,天黑也能看清你,赶快祈祷,别让姐再遇到你!

    嗯?这孩子看着面熟,怎么像董家小郎?怪了,那日没仔细瞧,现在细细看来,原来是个小娘子!那队士兵早就跑没了,王珏又不知道去哪寻他们,只能认栽。别管这孩子找她什么事,先把人救回来再说。

    “清风、明月,你们去烧热水,给这孩子清理一下身子。”

    “哎哟,这是谁家小郎君,怎么病的这么重?”王李氏刚好出来看看情况,她与清风、明月碰个正着。王李氏听完她们的复述,赶紧跟着去照看。

    王珏则是回书房打开系统,跟系统商店兑换了几片退烧药。最近太忙,玄学课程上几天就断了,得加紧学习才行。不然三天两头有病患跑她这来住院,可怎么受得了…。

    董齐醒来时,看到王珏正在喂她喝水,她慌张着低头查看自己的衣服。

    王珏轻笑,“咱们大唐的花木兰找我?”

    董齐羞涩的拉了拉被子,用干哑的嗓音说:“他们找杀手伪装成学子刺杀你,你多小心。”

    王珏微皱眉,回答道:“我晓得了,你别担心,好好休息。”

    董齐睡去后,王珏支着下巴思考着应对之策。她觉得董齐说的应该是真话,那日她就瞧出来,这孩子似乎与董家矛盾不浅。想到此处,她又好奇地看着床上的孩童。难为这孩子了,小小年纪就要扮做儿郎,还得小心保守秘密。不知道她身上发生的,又是怎样的故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