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圣贤养成系统(唐朝) 第40章



    路上遇刺的事情,让王珏心生警觉。以她的武力值,倒是不惧怕对方搞突袭。她只是怕对方狗急跳墙,对王家人出手。王珏打算给家里的年壮仆从泡药,授其武功,好保家人平安。年前几天,王珏打算忙这件事情。

    临近年关,学子们都回家过年,南山很安静。因此,王珏并未感觉到生活与往常有什么不同。而十里外的长安,随着儒家真籍的回归,已闹得沸沸扬扬。

    这场学术之争,如今已呈落幕之势。孔家赢回传承,并成功挤入分蛋糕的行列;李世民赢得名声,起码读书人不再背后翻他黑帐;王珏赢下地位,一个从未在人前出现的学派,成为了百家各派的恩人,她的名声也在大唐广泛传播。当然,她不会告诉别人,她的欠账已减少到210万积分。

    有人吃肉,自然有人抢着喝汤。喝汤的已经开始行动,不然长安城不会热闹到这种地步。

    最近几天,百姓们觉得自己的耳朵不太够用,周围都是八卦,到底该听谁?该听哪件事?

    头条:李世民不顾个人安危,带着太子李承乾、南山王珏、大舅哥长孙无忌、土匪头子程咬金、军神李靖,与孔家人一起去孔林寻回真籍。其过程讲述的跌宕起伏,有赶超《西游记》的趋势,不了解内情的,绝对会以为他们去了一年半载。

    主版:董奸贼不是一个人,在其后几百年间,有若干家族也是靠着伪经崛起。这些家族前身无不是暴发户或外戚,他们骨子里就爱投机取巧。如果不是朝堂风气不正,汉室皇族流着无赖血统,这些人家不可能成为世家。吾不愿同流合污,遂家族中少有人肯出仕。——来自部分落魄老牌贵族。

    付费小广告:

    开封李家:我家先祖是李斯,怕受刘邦迫害才隐居于乡野,有族谱为证。只是族谱破损,没有斤字旁。

    兴元府申家:我家先祖是申包胥,可惜族谱不幸烧毁。我们世代居在兴元府,申姓不常见,我们之间肯定有亲!

    襄阳陈家:我家先祖是屈原,先别喷,屈原的媳妇是屈陈(臣)氏,我们随母姓。

    总之,我们绝对不是主版里说的‘若干家族’。

    书生们寒窗苦读,结果一朝回到解放前,好多东西都要重新学。受这么大蒙骗,总得给个发泄点,以平民怨吧?刘家猪死几百年了,只凭董氏一家,不足以填平民怨。咋整?那还不好说,世家们等的就是这种机会。看谁家有漏点,抓住猛踩。引经据典,给你贯上若干罪名。等你找到证据想澄清的时候,流言早已满天飞。

    李世民在宫里乐得直拍大腿,他突然悟了,只要不涉及到群体利益,世家间掐的非常厉害。重要的是,咱得经常为他们制造机会。

    一个内侍走进来,见李世民正在自嗨,只得小声的唤他,“圣上?”

    李世民板脸,真没眼色,没看他正忙着么!

    内侍的小身板抖了抖,道:“蔡国公有要事在外求见。”

    李世民闻言,又冲内侍瞪眼,“要事?!那你还吭吭唧唧的说话?快让他进来。”

    嘤嘤,好可怕,人家想调职。

    杜如晦急步走进来,还没行礼,便急切地说道:“百姓们情绪过于激动,他们要掘汉家皇墓,臣目前已经稳住他们。只是再这么下去,恐怕容易被人浑水摸鱼,引起大范围的暴动。”

    李世民在意的完全不是杜如晦想说的重点,他没注意暴动两个字,反而把掘墓听入了耳中。妈蛋,老子穷成这样,怎么就没发现摆在身边的财富?!

    “嗯,你去吧,此事明日就能解决,帮我把程咬金和秦琼叫来。”

    杜如晦有点摸不着头脑,他刚提出来,圣上就有应对之策了?

    没一会,瓦岗二人组联袂到来,“圣上找臣什么事?看蔡国公面色,是不是发生什么大事了?”

    李世民故作深沉道:“是的,有百姓欲掘汉室陵墓。”没等他们发表意见,李世民继续说:“为了使得百姓安心,朕想出一个两全之策。今晚宵禁后,你们分别带队马,去把附近的汉家墓挖了。此既可平民怨,又能解朕之苦痛。”

    这事要是找李靖,他不止不会做,还会出言劝阻李世民。程咬金和秦琼就不同了,少有他们没做过的极品事情,盗墓更是有经验。

    两人皆拍胸脯保证,“圣上放心,这事俺们擅长!”

    李世民既期待又紧张,一晚上没睡,终于在寅时三刻等来了程咬金。

    “好家伙,里面宝贝可多了。我就开了一个墓,天亮前能把东西都运回来。”

    没一会,秦琼也回来了,情况跟程咬金差不多。

    第二天,李世民又叫上了尉迟敬德等人,当晚收获了昨日的三倍财物,还是人多好办事。

    李世民咧着大嘴,兴高采烈地带长孙皇后去看战利品,“观音婢,待会你整理一下私库,没用的东西让李牧拿去卖掉。”

    长孙皇后只知道李世民这几天半夜往库房搬东西,并不知道东西是哪来的。她大概看了一下库房内的物品,有点像陪葬品。陪葬?!她马上就联想到,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新八卦,老天掘刘家墓。感情这事是他相公干的?长孙无垢有点眩晕,这种缺德事,怎么好意思拿出来炫耀…。

    李世民把长孙皇后紧搂在怀里,激动地说道:“当日娶你的时候,我就承诺要让你过上好日子。结果生逢乱世,咱们聚少离多。好不容易天下太平,你又要为了我各处周旋,受尽委屈。如今我已承帝位,又得家财,终于做到当日的承诺。”

    长孙皇后目中含泪,她既感动又无奈,库房里这些东西印记太明显,不好出手…。

    就这么着,李世民干了三天无本买卖,赚得盆满钵满。大年三十这天,李世民邀请大臣和勋贵们到宫中赴宴,王珏也在受邀之列。

    王珏身无官职,她的座位排序是按爵位,大概在中间位置。虽然离李世民不近,不过拜良好的视力所赐,她还是要忍受李世民那副气焰嚣张的嘴脸。没错,就是嚣张,并且毫不掩饰。

    跟王珏同一想法的人不在少数,李世民似乎忘记了明年开始将要接踵而至的天灾,从暗地里给颉利可汗下套开始,李世民这张嘿嘿脸就没变过。

    程咬金挥着熊掌跟王珏打招呼,“哎呀,王县子,你怎么坐那了?到俺老程旁边坐呗。”

    王珏一看,程咬金旁边是尉迟敬德,这个大老黑一直跟她不对付,大过年的,她可不想跟人掐。

    “我跟王县子换换。”尉迟敬德说着就往王珏那走,王珏没法,只得起身。人家都来了,不换太打脸。不过,情况似乎不太对,空气中有种阴谋的味道。

    李世民:“王县子,你总看着朕干嘛?”

    王珏扫了一下殿内,见众人都向她这边看过来,只得无奈着回答:“回圣上,臣没看你。”

    程咬金大声嚷嚷:“你看了。”

    王珏:“我没有。”

    李靖轻咳一声:“老夫也看到了。”

    王珏:“我没有。”

    武将们:“你看了,你看了,你看了。”

    王珏有点生气,你们想咋的就直说,不带这么吓唬人的。除了想坑她,让她给李世民做妾,别的都好商量。

    王珏:“我看了,然后呢?”

    李世民故作好奇地问道:“王县子为何总看朕?”

    “我没…臣看那案上的瓶子不错。”王珏无语,见李世民不停地摆弄瓶子,只好随便寻个理由。

    李世民:“王县子好眼光,此物的珍贵处不在瓶身,而是它内里所装之物,其名为花露水。若我大唐将士们能用上此物,南蛮之地亦能去得。王县子见多识广,可是听说过花露水?”

    卧槽,不带这么玩的,早知道不来了。李世民带头,群臣一起下套,又想空手套白狼。王珏与在场的大臣们对视,你们大多是世家子,确定要助纣为虐吗?

    众人避开王珏的视线,或转头跟旁边人说话,或低头玩手指。俺们都拿过好处了,圣上说花露水免费给俺们用。现在就等你出血呢,快献血吧。

    当咱好欺负呢,王珏借力打力,“哎~!实不相瞒,此瓶曾经是我所有。珏刚归家时身无长物,只得出售这瓶花露水换钱度日。毕竟是师姐所赠之物,后来常有后悔,因此才多看了几眼瓶子,万望圣上见谅。”

    好多人憋着笑,圣上最近狂过头,这回栽了吧!这其中魏征最甚,李世民越是走哪都带着瓶子,魏征越是看它不顺眼,玩物丧志。

    李世民很想说,既然是王县子之物,不若物归原主,然后得到一片赞誉。但是他说不出口,他舍不得…。没办法,只得扭头可怜巴巴地看着长孙皇后,媳妇你上吧。

    长孙皇后也很无奈,你做这种脑残事之前不跟我商量,现在看着我干嘛,除了把瓶子送给人家,没有别的办法,除非你不想要花露水。

    见长孙皇后不开口,李世民肉疼的看着瓶子,最后还是决定转移话题。只要她知道秘方就好,咱不着急,慢慢磨。至于瓶子,入他手的东西,从来都是有来无回!

    王珏暗自吐槽,宫里的菜太难吃,摆的还是鸿门宴,以后可不敢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