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圣贤养成系统(唐朝) 第39章



    长安城的百姓们最近有点忙,昨日刚在杜府排队领完钱,今日又忙着去孔家门口看热闹。听说孔家大门四开,孔氏门徒各个披麻戴孝,撒纸哭丧。

    这不是重点,如果孔家有人去世,咱不该看热闹。重点是,全城卖丧仪用品的都拍胸脯保证,他们没做过孔家人生意。这就怪了,没死人哭什么丧?难道是最新的赚钱方法?好像很不错的样子,改天咱也发活丧试试。

    三日来,孔颖达夜不能寐,他宁可在*上受苦,也不愿做这样艰难的抉择。典籍很可能在孔延年的棺材里,但只是可能,如果那首藏头诗只是巧合呢?

    孔氏族人与门徒们都很焦虑,马上就要到新年,圣上必然会在年三十那天正式宣布百家出世,留给他们的只有五天!

    第四天辰时,孔颖达一早起来便沐浴更衣,一改前几日的颓废。他带领族人再次来到祠堂,郑重的行三拜三叩大礼。

    孔颖达双目含泪,朗声道:“先祖在上,不肖子孙孔颖达欲开第11世孙孔延年之棺,若棺中无典籍,我愿以死谢罪,与其他族人不相干!”

    说完又是三拜。

    孔德伦:“爹!不可啊!”

    孔崇基:“呜呜,我不要祖父去!”

    孔氏门徒:“请老师三思!”

    “勿要再劝,我意已决,即刻起行!”孔颖达利落的起身,点了族人、门徒与仆从共三百人,整装待行。

    外人只见关闭已久的孔家大门突然打开,以孔颖达为首,走出三百个披麻戴孝的人来。他们骑着马,一路撒纸向皇宫而去。

    我去,要出大事!难道是圣上又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不然孔家怎么会做出这种打人脸的行为,披麻戴孝进皇宫,可是大不敬啊!

    李世民也傻了,“你说啥?孔家开门了,孔老头现在正披麻戴孝来见我?”

    长孙无忌:“是。”

    李世民派长孙无忌监视孔府情况,长孙无忌接到这个消息后,直冒冷汗。不知道孔老头发什么的什么羊癫疯,诚心不让大家过好年。

    李世民在屋内转了几圈,还是想不明白孔颖达为何如此。老孔为人最是守礼,对他又够衷心,怎么会跟自己过不去?难道他想帮董家?不会那么蠢吧…。

    “圣上,孔祭酒求见。”这么几百米的路,内侍摔了好几跤,以后再也不跟那个王八蛋换班了。

    “臣孔颖达拜见圣上!”哎妈,真是一身孝衣,长孙无忌嘴角直抽抽。

    李世民是好奇多过生气,“孔祭酒为何披麻戴孝?可是家中出了什么变故?”

    “圣上请看,这是我家族谱。第11世孙孔延年于武帝下旨‘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后次日殪没,旁边这首诗应该是他临终前所作。”

    李世民好奇的拿过族谱,在心中念了两遍诗。

    “棺藏典籍?!”

    孔颖达含泪点头,李世民眼圈也红了。如果事情是真的,孔延年应该是为保典籍自尽而亡啊!

    “孔祭酒现在做何打算?”

    “吾欲回曲阜开棺,临行前特来跟圣上告别。若棺中无典籍,此次便是圣上与微臣最后一次见面。臣至死都会感念圣上的信任提拔,圣上往后多珍重。”孔颖达说完,颤抖着对李世民大拜,再抬头时已是老泪横流。

    连长孙无忌这种冷心肠的,眼圈都红了。孔老头是在给孔延年戴孝,也许也是给他自己…。

    “取典籍乃是大事,路上恐有危险,朕跟你一起去!”李世民是想,万一没有典籍,关键时刻他得拦下老孔。不说天子代人受过,剪头发就行吗?为了老孔,他可以不要长发及腰。

    “圣上,万万不可!”长孙无忌无奈,谁能像他似的,成天担心妹妹守寡。

    “让程咬金和李靖带兵跟着,咱们今日去,明日就能返回。”李世民还算没完全狂化,他还知道把李靖带走。虽然他已经把兄弟们都搞死了,万一老爹又想当皇帝咋整,还是防着点好。李靖当初没帮他,立场不明,最好带身边看着。

    长孙无忌见李世民情绪激动,知道劝也没用,连忙出去准备。

    王珏此人鬼主意比较多,不若带着她,万一有什么变故也好多一个人商量。李世民吩咐內侍分别去通知李承乾和王珏后,便向长孙皇后的寝殿走去,出门前得嘱咐老婆看好爹。

    內侍不知道具体情况,只知道很急,吓得王珏以为大徒弟出什么事了呢,直到看到李承乾才松一口气。

    人都到齐,李世民把事情讲了一遍,匆忙带着众人秘密离宫。他离开长安的事情可不能传出去,不然就算劫典籍的不来,劫杀他的人也会到。

    平日用五个时辰就能从长安到曲阜,现在天寒地冻,他们亥时才赶到位于曲阜的孔氏老宅。众人填饱肚子后,开始就目前的情况进行探讨。是悄悄挖,挖完跑,还是把场面搞大,让更多人见证这一历史时刻。

    王珏跟长孙无忌都低头不语,连是不是有典籍都不知道,怎么敢帮着做决定?若李小抠丢了脸,他必然会找人迁怒。咱不上当,低头数蚂蚁玩。

    李世民当然偏向于后者。他知道自己名声不好,若能在儒家找典籍的事情中亲历亲为,大施恩泽,想必天下人会对他另眼相待。让他顾虑的是,就怕行踪暴露后遭遇截杀。

    那么大块蛋糕摆在眼前,以李世民的性格,绝不会甘愿放弃。富贵险中求,老子一路都是冒险走过来的,事实证明,咱就是承大气运者。

    李世民拍案而起,“明日咱们亮明身份。”

    随行众人轮番劝阻,也没能让他松口。

    次日一早,一群穿着孝衣和军服的人引起了曲阜百姓的注意。尤其是他们行走的方向,像是城外孔林。孔林可是孔家的族墓,是不是孔家哪位去世了?有那好奇的百姓,一路尾随着他们出城。见他们没阻拦,平日胆小的也慢慢坠在后面。

    冬日的阳光很柔和,透过树荫洒在草地和墓碑上,让孔林充满宁静安心的气息。孔家,一个拥有着历史般厚重感的家族,让很多人为之向往。

    众人来到孔延年的墓碑前,肃然而立。孔氏门徒对着墓碑叩拜,皆是伏地号哭不止,几百人的哭声在林间回荡扩散。围观的老百姓有点懵,如果死了人,为何不见棺材。如果要祭拜,怎么专哭孔延年?

    再看,地上哭着的人被士兵们扶起,另有几人手拿挖掘工具,人群哗然。多大仇,你们要挖人家墓?刚才看他们哭得惨,居然还可怜这帮畜生,真是瞎了眼。

    有个老丈从人群中走出,用身体拦在墓碑前,“你们是何人?这里是孔家墓地,老朽劝你们勿要做那遭天谴的事情!”

    孔颖达满眼感激的看着老丈,“老丈仁义,请受孔某一拜。我等乃孔氏族人,最近才从族谱中得知,先祖孔延年为了保儒家真籍,或是自尽藏书。”

    什么?!围观人群发出的哗然声比方才大了很多,无法想象,这个故事太惨烈。

    手拿工具的几人,又一次含泪走到墓前。这回没人阻拦,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等待见证历史的真相。随着墓碑的破裂,孔氏族人的哭声又加大了几分,旁人也跟着渐渐发出啜泣声。

    约一炷香时间的挖掘,几人抬上来一口棺材。其为两层椁、两层棺,棺椁略有腐朽。小心撬开棺盖,待看清内里情况后,众人急急后退。

    棺材中是一个用黑布包裹的人形物体,按有些地方的风俗,得疫病而亡的才如此处理尸体。孔颖达眼睛一亮,似是想到了什么,他快步走到棺旁欲扯开黑布。

    “不可,快把孔祭酒拉回来!”李世民急坏了,要是染上疫病,剪头发都救不回来他。

    百姓们指着棺材惊叫:“快看,里面裹着的不是人!”

    孔颖达的行为太出人意料,士兵们听令过去的时候,黑布已经被揭掉。只见黑布中包裹的,尽是帛布卷轴和雕刻的竹简。孔颖达抽泣着抱过一个木盒,小心翼翼地打开。不出所料,木盒里装的是骨灰和一个卷轴。

    打开卷轴,孔颖达颤抖着念出上面的字:“吾闻董仲舒为帝献策,帝意动。翌日,董仲舒孤身来访,言其为儒家立下大功,小人嘴脸尽显。吾观其言行,非君子,预感祸事将近。又五日,帝发旨独尊儒术,表彰六经。其儒术,融合阴阳五行,巧取他家之言论,意图迷惑百姓,已非我儒家圣人之学说。帝行法家之道,吾恐其效仿始皇帝,遂自裁以保真籍。恐其开棺、称量棺重,吾对外传疫症,火化吾身,又留言于族谱。惟盼有朝一日明君当世,可使我儒家典籍重见天日。”

    所有人都听蒙了,死后火化其身可是一种处罚。孔延年为了家族、为了儒家,做到了一个弟子、一个门徒能做到的、不能做到的,所有事情,实在令人钦佩!

    百姓们纷纷赞叹:“如此才是圣人之后!”

    王珏询问道:“可有《尚书》?自西晋永嘉年间战乱,今、古文《尚书》全都散失。家师一直怀疑梅赜献上的《尚书》是伪作。”

    闻言,孔德伦立刻冲到孔颖达身旁,翻找起来。只见他打开一个卷轴,阅后大叫:“不一样,真的不一样!”

    孔延年在汉文帝时以治《尚书》出名,这部典籍对孔延年本人和孔家人,都至关重要。孔家人感激的看向王珏,钦佩她一直以来为正统学术奔走,亦感叹她不为己的高尚情操。

    王珏秀完存在感,见李承乾正忙着抹眼泪,连忙隐蔽的捅了他一下,昨晚给你的纸条没看吗?阅后即焚,我发现焚灰了,你肯定看过。既然看了,快上啊!

    李承乾:“恭喜儒家找回真籍,此乃盛世之兆!”

    孔氏族人此刻也反应过来,一齐向李世民拜大礼,随行而来的众人同拜。

    孔颖达:“非明君出世,真籍无以重见天日,吾等谢圣上隆恩!”

    圣上?!圣上竟然亲自来了?围观老百姓也跟着跪拜,纷杂的赞扬声响于林间。

    李世民强忍着大笑的冲动,场合不合适,笑出来恐遭人误解。他真切地回了一番谦辞之语,又追封孔延年为明成公。

    王珏暗自吐槽,明成公,感情人家的存在就是为了让你功成名就的…。

    百姓们簇拥着众人回到孔家祖宅后,除了孔德伦带几个族人留下,为孔延年重新立碑,众人又马不停蹄地往长安赶。李世民在这的消息已经传出,再不走恐生变故。

    都亏走的早,有人得到消息后,刚想派死士劫典籍,就得知众人已经回到长安。大局已定,大势已去,虽不甘心,也不敢在长安动手。但是心中压抑的愤恨,却需要突破口发泄,王珏不幸被当成仇恨点。

    王珏一人跟着去的,回来时当然也是一人。她在官道上策马狂奔,突然有一群黑衣人从林中冲出来。二话不说,对着王珏就要砍。

    王珏边躲避,边喊话:“你们确定要找我吗?天太黑,要不你们再瞅瞅?”

    黑衣人:“少废话,杀的就是你!”

    似乎嫌不够热闹,林中又窜出一伙人,为首的蒙面人大笑道:“没想到南山王珏如此有趣!”

    这伙人厉害,武器也比对方高出好几阶,没一会就把刺客都解决了。所谓来无影,去无踪,就是形容他们的。临走时,为首之人再次放话:“多谢百家派仗义相助,墨家巨子将择日拜访。”

    卧槽,都说墨家是古代黑帮,野史诚不欺我!

    还有一个人的内心也在卧槽,那就是回宫后的李世民,“嘿嘿…嘿嘿嘿,老子终于扬眉吐气了,时来运转就该这么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