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圣贤养成系统(唐朝) 第38章



    临近年关,除了王思源,另外三个弟子该回家了。王珏给他们各自带上两车吃食,还有绣娘们赶制的羽绒用品,三人满载而归。

    回家并不意味着清闲,做为大师兄的李承乾,昨晚给两位师弟分别安排了任务,另有王思源做参谋。杜楚氏太猖狂,咱们教教她怎么做人…。

    李承乾光想着怎么把事情做得漂亮,让老师满意,完全忘了什么使者的事情。他忘记不要紧,有人记得就成。

    “娘,老师给我带了很多吃食,都是用百家派秘方做的,我拿给您尝尝。”李承乾半个月没见长孙皇后,也挺想念的,见到她连忙开始献殷勤。

    听到李承乾的声音,李世民几个大步从内室走出来,“哟,使者来送礼的吗?”

    李承乾扁着嘴没吱声,真倒霉,怎么把这事给忘了!

    “阿娘,我还有事情要做,晚点再来。”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李世民低喝道:“站住!刚回来也不陪陪你娘,太不像话了!”

    “阿爹,我真有事情要做!”李承乾为了让李世民不再提使者的事情,开始讲起昨日王家发生的事情,试图转移他注意力。

    “这可真是…杜楚氏脑子有毛病吗?”连长孙皇后这种斯文人都被逼得吐脏字。

    “王娘子想怎么对付她?”以李世民对王珏的了解,她必然会报复,马上报复。他好奇的是,王珏会用什么方法报复。

    听李世民问,长孙皇后也来了兴趣,她一直觉得王珏是一个很难懂的人。

    “我说出来,你们帮我吗?”李承乾正愁自己一人办不好事情呢,没想到帮手自动送上门来。

    李世民:“兔崽子,还敢跟老子讲条件?你先说出来,我再决定帮不帮。”

    李承乾小嘴一顿巴拉,听得帝后二人目瞪口呆。他们的计策不够毒,却很恶心人,而且捉住了杜楚氏在意的点猛打。

    “阿爹能帮忙吗?”

    “娘帮你。”看到儿子期待的眼神,长孙皇后率先点头。此事一举两得,既帮了王珏,也好清一清宫里的小妖精们,让她们换个地方玩耍。

    李世民无语,他也没说不帮,就是想矜持一下。

    再看李崇义,他回家后第一件事就是拿出唐刀炫耀。李孝恭大笑几声,拿过刀一顿比划。好在他没有李靖的武力,程咬金的疯劲,搞不出什么大破坏。

    秦琼给李世民送羽绒服后,还跟李崇义借过唐刀仿制。虽然外型一样,但是其他匠师的手艺跟王珏比起来可差远了。李孝恭不舍地把刀还给儿子,人家老师亲手打造送给弟子的,不好开口索要。

    “阿爹,刀借你。”

    “怎么这么大方,是不是有什么事求我?”

    李崇义不好意思的抓抓头发,他要做的事情有点难启齿,“我欲让仆从去散播点流言。”

    又是流言?李孝恭刚让仆从散播完李世民的流言,儿子想传谁?

    李崇义把王家的事情说了一遍,接着说道:“我一个小辈,不好把蔡国公府里的阴私事当面告知他,又怕他蒙在鼓里,因此想要隔空传话。”

    他儿子明明要做坏事,反而说成是为了不伤对方颜面的无奈之举,有长进啊。再说这个杜楚氏也太极品了,杜兄怪可怜的。如果他帮了忙,杜兄会不会更可怜?

    李崇义看李孝恭面露纠结,就知道有戏,“阿爹你别犹豫了,除了王思源,我们三个都有任务。如果没有太子殿下和房小二做的很好,儿子岂不是给您丢脸?”

    嗯,李孝恭深以为然。比不过太子也就算了,如果连房遗爱都不如,那可有点说不过去。

    “行,要传什么内容都交代给管家,他很有经验!”

    李崇义:“……”原来是家学渊源。

    房间里很安静,房玄龄和房遗直都以为自己幻听了,房遗爱让他们派人去张榜?还是给杜如晦纳妾的?这样不太好吧?虽然最近杜如晦天天来蹭吃,房玄龄有点小郁闷,但也不需要用这种方式劝人回家啊。

    房遗爱从怀里掏出一张纸,往桌上一拍,“就按这张纸上的内容写。”

    房玄龄接过纸,细细看起来,一看就知道不是他儿子写的。

    “老师说了,那个矮冬瓜是故意惹我的,都怪大哥和爹爹交友不慎。他们不是杜伯伯的亲戚吗?师兄说我们是在帮杜伯父摆脱他们。”

    死穴!上次的事情房遗直挺愧疚的,刚回家就害得宝贝弟弟挨打。房遗直是个实诚孩子,最近长安城暗里的汹涌他都知道,对此他一直很自责。事情毕竟由房府而出,不要牵连家里才好。

    “哥帮你做。”为了补偿弟弟,老实人也豁出去了。

    房玄龄没出言反对,杜兄不是那么小气的人,再说也是他媳妇惹事在先。房遗爱做这事算是帮老师出气,太子也参与了,他家目标不大。

    住在长安就是好,每天都有热闹看,老百姓永远不缺茶余饭后的谈资。这不,又出事了。蔡国公终于受不了他家毒妇,公开选妾。以蔡国公的品阶,入他府内没准能为媵呢,那可相当于从八品官。

    “别挡着,让我也看看。”

    “那个小郎君,奴家看不懂上面写的什么,你给念念?”

    一个书生打扮的小郎,操着公鸭嗓说道:“成,上面写着蔡国公发榜欲纳妾的事情。家有一妇,善妒狠毒。鞭打侍女,虐待庶子。捏花惹草,奸夫遍地。倚仗势力,玩弄权术。吾欲合离,尚缺良妾。知书达理,温柔可人。年龄不限,性别无碍。有意者于蔡国公府外登记,落选者皆赠钱五百。”

    扭着水桶腰的大妈:“哎呀,好事呀!奴家那口子去的早,一直没改嫁。若能弄个八品滕当当,也是美美哒。”

    像熊一样的大汉:“俺家翠花腌的一手好酸菜,芳龄十二,有才有貌。”

    七十多岁的老妇:“年龄不限,老婆子也去试试,国公爷缺娘疼。”

    犹豫的小郎君:“性别无碍,我要不要去看看呢?”

    各府的眼线见事情发展超乎想象的顺利,连忙遣一人回去报备,剩下的人继续观望。

    皇宫内,一家四口瞠目结舌地,听沈峰讲着蔡国公府外见闻。为啥是一家四口?名李泰,字青雀的小孩也在。

    李世民瞪大眼睛,“你是说蔡国公府外的几条街已经挤满了人?”

    “是啊,男女老少,应有尽有!”沈峰特意加重男女两个字的读音。

    “这事有意思,咱们去瞧瞧热闹?”李泰是个小胖子,胖得五根手指都快伸不开的那种。他像个球一样滚到长孙氏身边,一阵摇晃她。

    长孙皇后有些意动,到底还是忍住了。她是一国之母,哪有跑到大臣家门口看热闹的道理?

    见长孙皇后摇头,李泰又看向李世民和李承乾,“爹爹?大哥?”

    另外两人也狂摇头,躲后面看看热闹就好,不能太拉仇恨值。

    小胖子噘嘴,“南山不让去,看热闹也不让去,哪有天天读书的。”

    废话,老子已经被抢走一个儿子了,你再过去不是羊入虎口吗?李世民摇头,坚决不让去!小胖子比承乾闹腾人,得给点甜头,“要不,待会你去杜府宣旨?”

    嗯,这事行,小胖子终于安静了。

    同乐的还有房府和李府,两个老不休皆是一阵怪笑,真想过去看看老杜的表情!

    自从李世民登基,杜如晦就没再遇到这种让他焦头烂额的事。瞅瞅府外一眼望不到边际的百姓,老杜犯愁。他也不富裕,一人五百钱,家财得下去一半。

    还有更让他愁的。

    杜楚氏拍案大吼,“这事肯定是王寡妇干的,我要去南山找她!”

    杜构:“阿娘怎么知道是她?是不是阿娘又做了什么事情?”

    杜楚氏怒视杜构,“我能做什么?我感激她救了你父性命,想把娘家侄儿说给她,有错吗?”

    有错,大错特错。就你大哥家那滩烂泥,和泥巴玩都不用他的材料,你恶心谁呢?再说,你要是真好心,不至于自己偷偷动手。

    杜如晦气得直喘,张榜之人所书,虽夸张,也说对了大半。如此蠢妇,怎堪为妻!

    “你带上礼物去南山道歉。”杜如晦不敢离开,怕他走后杜楚氏拿百姓泄愤,只得派大儿子前去。

    “是。”杜构垂着头,很沮丧,每次去南山都是道歉…。

    杜楚氏看到杜构带着两车礼物离开,差点没把他身上瞪出一个洞。

    杜如晦一面安排仆从把散布在各处的榜揭回来,一面在门口发钱跟百姓们解释。其实很多百姓都猜出内里有假,他们只是来领钱而已。

    杜构来到南山并未受到冷遇,王珏在礼仪上做的很周到,另有王熙然作陪。

    杜购红着脸说:“家母又给王娘子添麻烦,我们实在是对不住您。”

    王珏微笑,“唉,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并未在意,杜郎君也勿需把此事放在心上。”

    “是…,”杜构已经不知该说什么好了,你不小气,我家门口那些人是哪来的?他现在跟杜如晦在王家养病时一个心情。

    “我新得一茶,不若杜郎君品评一二。”

    王珏亲自泡了一壶茶,之后便不再言语。王熙然看到性格腼腆的杜构,起了调戏逗弄之心。

    王熙然穿越,把上辈子养成的习惯也带来了。他先后任县令、大司农、司空、太尉等职,又能在西晋建立后拜太保,全因他会为人、会算账。这本账,在心里。先识人,此人有什么特点,能不能用,怎么用,都要记下来。再有,谁是自己人,谁是敌人,怎么把对方的人搞掉,换成自己人,都是有大学问的。

    遇到杜构这种青涩的小果实,王熙然不自觉得进入了角色。

    王熙然:“听说蔡国公家里有很多藏书,杜郎君平日喜欢读什么书?”

    杜构:“及不上孔家藏书多,我喜读《道德经》。”

    王熙然挑眉,一个少年郎,爱好真独特。道家思想讲究:不过多的干预、顺其自然、充分发挥对方的创造力,做到自我实现。呵呵,他娘确实尽情发挥,他也来这自我实现了,书没白读。

    王熙然:“我无事时经常下棋,杜郎君有什么爱好?”

    杜构:“我…我喜欢看夕阳。”

    呵呵,生在勋贵之家可惜了,这孩子应该出家啊…。

    权,然后知轻重;度,然后知短长。物皆然,心为甚。于王熙然来说,心性比才华重要。这孩子不错,往后可以多来往些。

    王珏有点听不下去,杜构看起来也不傻,怎么没发现假仙不对劲。杜构也很无奈,咱是来赔礼道歉的,必须表现好,有问必答是基本。

    看杜构这么好欺负,王珏也打算发挥一下。

    王珏:“杜郎君…。”

    杜构在王家遭遇轮番轰炸,杜如晦在家中遭遇媳妇轰炸,杜楚氏此时的感觉也是轰炸,五雷轰顶。杜如晦好不容送走百姓们,他一直在心里安慰自己,就当破财免灾。本以为没事了,谁成想,圣上竟然给他下了圣旨。

    李泰吭吭唧唧读半天,圣旨的大体意思就是:咱俩关系这么好,你缺女人咋不跟我说呢?我早就说你媳妇蠢,现在你自己也有了觉悟,我很开心。你在民间纳妾,太费本钱。我送你四大美女,你把钱省下来以后孝敬我。

    杜如晦面黑,原来圣上也参了一脚,这件事得记下。至于省下钱孝敬他,做梦吧。

    李泰带来的确实是四个大美人,美的各有特色,美的杜楚氏脸都绿了。杜楚氏是纸老虎,她自然不敢像卢氏一样把美女退回去。她能做的,只是在以后的日子里,苛待这些美人,把她们苛待的病怏怏、面黄肌瘦,让杜如晦看都不想看就行了。

    计划不错,也得人家让你如意。这四个,可是长孙皇后精挑细选出来的祸精,杜府往后的热闹恐怕不会少。

    杜楚氏最大的特点就是欺软怕硬,爱迁怒。上次她把仇恨值转向王珏,这次则是转向了王贾氏。这也是王珏的目的之一,无论王贾氏做了什么事情,只要王珏主动出手收拾她,多少会影响到名声。现在这招叫借刀杀人,极品和跋扈刚好凑成一对,免得脏了咱的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