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圣贤养成系统(唐朝) 第35章 君臣问策



    西市某酒馆内,两个大汉在说悄悄话。

    “听说了吗?圣上亲自去南山,三请王娘子!”

    “我知道内情!我表哥的七大姑的八堂叔的小儿子在房府打短工,当时房相也在场。听说王县子送给圣上几亿亩地,咱们再也不用为土地发愁了!”

    “我还听说,圣上为了咱们百姓都给王娘子行拜礼了,真是圣明仁君啊!”

    另一版本。

    “圣上一挥手,护卫们拿出工具就要在王家院子里搭帐篷。对一个寡居妇人用这招,简直与土匪无异!王娘子无法,为保清白,最终还是交出了‘万载山河藏宝图’。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听说圣上真在土匪窝里混过,卢国公就是他招安的土匪头目。”

    关于昨日之事,还有n个不同版本从各大臣府中传出。圣上请王娘子出山的事情,力压房府学术之争、孔家闭关、xxx喝花酒不给钱等热话题,荣登长安八卦话题排行榜榜首。

    而故事的两位主角,此时正在王家书房里密谈,另有李承乾旁听。

    李世民昨日尝到了甜头,今天打算故计重施,“王娘子,百姓苦啊!”

    “不是给了你土豆和地瓜吗?传播几年后,不说让百姓吃好,吃饱应该不成问题。”似乎明白了李世民的想法,王珏补充道:“涉及到百姓生存的问题,我绝不会藏私。”

    看王珏的表情不似作伪,李世民继续说:“王娘子,我也苦啊!皇后还穿着去年的旧衣,我想要幅王羲之的书法也买不起。本想偷偷制点盐卖,还被魏征发现了。你看承乾,又矮又瘦,都怪我这个当爹的没本事,孩子连饭都吃不饱。”

    李承乾小脸爆红,此时他特别后悔留下来旁听。虽然一直在学习《厚黑学》,但他还是觉得阿爹过于无耻了…。

    王珏看了眼李承乾,思考片刻,道:“家师曾经发明一物,比皂角更好用,我欲让家兄开作坊出售此物,算圣上三成。”

    “不用出钱还给分三成,多不好意思!”

    “阿爹怎么能这样!”李承乾快哭了,老师肯定是为了他,才想办法帮阿爹赚钱的。结果阿爹连本钱都不想出,太过分了!

    “承乾,你去教遗爱习字吧。”

    看到王珏不容拒绝的眼神,李承乾只得离开,出去时还狠狠地关了一下门。王珏无语,为啥李世民挑事,反而是她的门挨摔…。

    王珏调侃的看着李世民,“如今只剩你我二人,圣上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你可知道,因我许了百家出世,已有人很多人按奈不住。朝堂上有人想趁乱要好处,民间有人鼓动学子们来长安请愿。你为什么一定坚持让百家出世?若事情闹大,你以为朕不会杀你以平民怨吗?”李世民面容严肃,如鹰一般的眼睛,锐利的盯着王珏。

    呵呵,瞪什么瞪,你能有丧尸恐怖吗?

    “并非我一人想百家出世,难道圣上就不需要百家吗?朝堂上多为世家子,他们之间虽有明争暗斗,但涉及到共同利益时,还不是一起来对付圣上?百家出世,圣上赏以爵位,准他们广收门徒。圣上重视,自然有世家子会拜入其门下。若一个家族中有多家学派之人,岂不热闹?大臣们想趁乱要好处,圣上亦可浑水摸鱼。”

    真阴险,不过他喜欢!李世民似乎看到了,年幼的世家子被学派洗脑,为了学派利益,与家人产生争执的场景。

    “百家出世对你又有何利?”李世民想了好久,都觉得这事对王珏弊大于利。

    王珏嘴角上翘,她决定给李世民讲讲窝囊宋的故事,“我给圣上讲个故事。有个国主,他以圣言治国,与士大夫共治天下。在其治理下,百姓品德高尚,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然后他亡国了。”

    “为什么?”李世民听着有点懵,结局简直是神转折。

    “因为他让文官当将军,跟敌人讲圣言;因为他不重视武将,视匠人如贱民;因为他教了敌国冶炼之术,敌国在其基础上研究出更好的。圣上可能保证,你未来的子孙后代中,不会出现这样一位国主?”

    “不能。”听起来好可怕的样子。

    “人总有一死,我无法预料到百年、千年后会发生什么,但是我可以选择在活着的时候为未来做点事情。百花齐放,总比一枝独秀要安全得多,不是吗?”

    “王娘子高义!”李世民动容,他从未想过,王珏付出这么大心力,居然是为了百姓,为了成就他的万载基业。

    王珏又换上了神棍的经典表情,悲天悯人,“吾之志,皆系百姓。吾愿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李世民傻眼,感情咱跟人家完全不是一个境界上的。咋整,他居然开始崇拜王寡妇了!

    李世民呆滞片刻,而后激动地说道:“朕与王娘子生于同一时代,是朕之幸,亦是大唐百姓之幸!”

    王珏谦虚的对他作揖,直道:“愧不敢当。”

    两人一番互礼,谈话的气氛也不像初时那么紧张了。

    “贸然提高匠人的地位,似有不妥,恐遭读书人反对。”提起读书人李世民就牙疼,尤其是国子监那些酸儒。

    王珏自然知道李世民的顾虑,她轻笑道:“不是提高所有人匠人地位,若其中有特殊贡献者,可封爵。曾经有人发明新农具,可使耕作更便捷,当初只是赏了些银钱吧?圣上以一人为例,施恩于大才者,其他匠人看到好处,自然会用心钻研。”

    嗯,有道理,就是钓鱼嘛。这个办法可行,若是有人反对,让他也发明一个看看!反正又不是大范围的封赏,应该不会遭遇过激的反对。

    王珏给自己斟了一碗茶,笑眯眯的喝着茶,观察着李世民的脸色。温水煮青蛙,她不急。

    李世民如果穿到现代,可以当川剧演员,专演变脸。他上一刻还自鸣得意的笑着,下一刻立马阴云密布。

    “王娘子可知8月份发生的事情,我跟颉利可汗于渭水结盟。颉利欺人太甚,若不是他,我哪会穷到连饭都吃不起?你可有妙计对付此奸贼?”

    “此事易尔,明年咱们有天灾,难道草原就能幸免吗?明年寒冬大雪,牛马羊恐不易活。就是人,也会冻死一批。”王珏无语,李世民还好意思说结盟,明明是被人打劫。不过这种动动嘴就能让人开怀的事情,她还是很愿意做的。

    说到献计,王珏也傲娇了,“再有,薛延陀、回纥、拔野古等部落真的甘心臣服于突厥吗?颉利可不是什么善类!不若圣上稍作拉拢,封爵、赠盐,再坐等看戏便可。”

    “妙,此计甚妙!王娘子真乃吾之子房,吾之郭嘉,吾之…。”李世民听了王珏的话,乐得击掌叫好。封爵不给封邑,没本的买卖。现在有王珏献上的制盐法,便是送他们几十车,花费的也只是时间和人力。

    呵呵,只要别说我是肚子里的蛔虫就行。

    李世民想问的几个问题,都解决了。经过之前的畅言,他觉得王珏高义,有大才,便想唠点家常套近乎,这招是跟长孙皇后学的。

    “王娘子学识渊博,深得学子们爱戴,你为何还要自比匠人?岂不是抹黑了自己?”

    王珏不以为然的挑了挑眉,“有句话怎么说的?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匠人卖手艺,商人卖眼光,农户卖粮食,妓子卖笑容,士人卖学识,大家都是出来卖的,谁比谁高贵?”

    噗!李世民喷出一口茶,这个答案,太震撼!

    嘭!“哎呀,疼!”

    王珏看看榻上的茶渍,又看看摔进来的两位弟子,愁得脑仁疼。前者太失态,后者太无法无天,帝王与人谈话也是能随便偷听的吗?!

    “不是让你教遗爱习字吗?怎么把他带出来玩了?告诉你们多少次,别在为师门口抓蚂蚁,怎么如此不听话!还不出去?!”

    “是!”两个熊孩子从地上爬起来,眨眼的功夫就跑没影了。

    李世民又一次被惊呆了,不愧是名士,找的借口都跟咱们正常人不一样。他又没说要惩罚熊孩子,下手那么快干啥,倒显得他小气似的。再看看塌上被他吐的茶,有些尴尬,今天还是先撤退吧。

    李世民怀着恶意而来,带着满意离开,临行前还不忘嘱咐王珏,别忘记给他三成份子。

    他刚进长安,就让侍从去各府叫人来议事。关于给颉利找麻烦这种事情,他绝对等不到明日早朝时再议。

    被叫来的大臣中,有些人比较心虚。他刚放出流言,就被李世民召见,情况不妙啊!明明做的很隐晦,咋被发现的?几位大臣互相对视,大家想的都是一个问题。

    看到李世民咧着大嘴坐那等他们,几人都松了一口气,不是找麻烦就好!

    总算来人了,李世民此刻内有一腔热血,急需倾诉发泄。除了用学派对付世家的事情,和王珏最后的歪理没说,他把跟王珏会面的经过,详细讲了一遍。说完又连着感叹了几声,大才!高义!

    听李世民说完,连一贯最向着他的程咬金都没吱声。两个月前,圣上说人家有大才;前几天,圣上骂人家不要脸的小寡妇;今天,又夸人家高义,你让他们怎么说?

    还是长孙无忌聪明,不好说的就别说,不会挑好说的来吗?

    “此计甚妙,臣请圣上下旨实施!”

    别人也反应过来了,跟着一顿狂嗷嗷。渭水之盟不止李世民破财,他们也没少被折腾。对于颉利可汗,大唐君臣同仇敌慨。

    随着大臣们的离去,王珏那句经典台词也被广泛传播。

    西市酒馆、客栈里经常能听到这样的大声感叹,“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南山王珏,真名士也!”

    王珏则家中抱着阿绿打滚,我会告诉你们,我能得到积分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