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圣贤养成系统(唐朝) 第33章 没那么简单



    魏征也想拿起铁球,研究一下里面有没有什么猫腻。看到李世民鬼祟的身影,魏征停住了脚步。还好没去,不然他在别人眼中不得跟现在的李世民一样猥琐…。

    做完实验,无论是学子还是大臣,都相互讨论得很起劲。王珏和熊孩子们从昨天折腾到现在,已经很疲惫。他们有礼地跟众人告别,回家休息去了。

    等李世民研究完铁球,再回身寻找,哪还有王珏的踪影?哼,也不知道跟他打声招呼再走,真没教养。做实验的兴奋劲过去后,李世民才渐渐回过味来。不对呀,什么证明人类生活在球体上,她这是在变相的推翻董氏思想!

    妈蛋,真阴险,好处还没给咱呢,就敢先下手拆台。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去你家里堵人。李世民带着大臣们,轻车熟路的来到王家大门口。一挥手,点了凶神恶煞的尉迟敬德叫门。那做派,跟现代黑帮头差不多。

    看到有人开门,不等王家仆从说话,尉迟敬德先开口道:“我们要见王娘子。”

    “这位郎君,实在不好意思,王娘子回来后便睡下了。”知道李世民会过来,对于该如何回话,王珏早有吩咐。

    “这还不简单,叫她起来呗。”

    除了李世民赞同尉迟敬德的话,其他人或是掩面,或是后退几步跟他俩拉开些距离。上次陪同李世民来送杜如晦的几人,这次也来了。他们想起上次强闯入门的事情,突然明悟,李世民就是专业坑手下的…。

    门房也傻眼了,王娘子没告诉过他,遇到这种滚刀肉该咋办呀…。

    李承乾走到院门口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场景,王家门房跟表情各异的大唐君臣们,大眼瞪小眼,谁也不说话,谁也不妥协。

    李承乾看着空手而来的众人,不客气地回绝道:“老师已经睡下了,你们这样不是拜访名士该有的礼节,请回!”

    兔崽子,三天不打你,还想上房揭瓦了?李世民面色阴沉,抬起胳膊就想下黑手。

    “只有昏庸的君主才会拿使者泄愤!”李承乾小脸憋得通红,就算阿爹要打他,也不能在这么多人面前动手啊。应该说不愧是父子俩,李承乾的倔脾气一上来,绝对不会妥协。不止如此,李世民见到王珏的困难度也在无限增加中。

    连着两天,李世民别的没长,养气功夫倒是蹭蹭见长。行,等我见过你老师之后,你这个‘来使’也没用了,到时候再一起算总账!

    “慢走不送。”

    长孙无忌回头看了眼站在大门口,冲着他们背影露出灿烂笑容的李承乾,无奈轻叹。好好的孩子,啥时候病情才能好?何弃疗啊…。

    李承乾没想到的是,没被他阿爹揍到,反而被自家老师教训了一顿。王珏醒来后,听门房复述了门口发生的事情,便让人把李承乾请到了书房来。

    与李承乾见完礼,王珏直入主题,“你可知错?”

    起先,李承乾见王珏面容严肃,吓了一跳。后来一想,除了院门口见过阿爹他们,他回来后都在房里读书。王珏说的做错事情,肯定是指这件。这一想可就觉得委屈了,老师咋不夸他反而指责则他呢?

    李承乾不服气的辩解道:“我没做什么,就是看到阿爹他们没带礼物拜访,让他们回去了。再说我也没骗人,老师那会儿本来就在睡觉!”

    王珏现在跟长孙无忌一个想法,孩子又犯病了,何弃疗啊!想到李承乾毕竟年龄还小,不像自己是个披着萝莉皮的怪阿姨,她还是打算耐心的慢慢为他剖析整件事情。

    “昨日你扮使者,我夸你懂得动脑筋,遇事会随机应变。但是,凡事都要讲究个度,过而不及的道理你总该懂得。你也读过史书,你不觉得聪明人犯起蠢来,往往比蠢货更有杀伤力吗?”

    李承乾低头不语,他此时心情很纠结。老师说他是做了蠢事的聪明人,他该高兴还是难过…。

    “我知道你敬重为师,喜欢模仿为师的处事方式,但是凡事因人而异。身份不同的人,遇到同样的事情,要各自从自身角度考虑问题,做出符合你身份的回应。”

    王珏停顿了片刻,见李承乾似有所悟,接着说:“我可以摆谱,因为是寡居妇人又兼之名士身份,我不见他,很多人会觉得理当如此。而你,无论出于什么原因,不该以昏君比喻你阿爹。就算他真有一日变得昏聩,你也不能在人前指责他,此为孝。”

    李承乾听了王珏的话眼圈通红,他当时只是想在言语上取胜,说话时并未经过深思熟虑。现在想想,觉得自己确实做错了,他爹的皇位本来就来路不正…他怎么还能说出那两个字……。

    “阿爹再来的时候,老师能见见他吗?”李承乾低着头,有些羞涩,怕他的要求让王珏为难。

    王珏闻言,捂嘴轻笑,她徒儿真是个孝顺的好孩子。

    “你阿爹若效仿刘备拜访于我,既能成就他,也能成就我。你阿爹是聪明人,不出几日他就会明白过来,他现在只是被为师的贸然出招打乱了阵脚。你信不信,他再带人来此处时,又会是另一番做派?”

    “阿爹为何还要带着别人来?”李承乾一脸不解地看着王珏,若是被人三番五次的据见,多少会伤了颜面。有人围观,不是件很尴尬的事情吗?

    “傻徒儿,你当历史上明君与名士间传出的佳话,都是巧合吗?若不带人来,谁来传播这件事情?你既是我的首徒,又是圣上长子。你该考虑的是,在这个故事中,你要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才能做到两全。明君、名士、合格的未来继承人,这就是整个故事的全部。”

    “若阿爹再来时,还是那个样子怎么办?”李承乾觉得自家老师有点逆天,现在反而为他爹担心起来。其实他爹有时也挺直爽的,这么弯弯绕绕的事情,他要是想不明白可咋整。

    王珏淡笑不语。

    李承乾离开王珏的书房后,一边担心李世民跟自家老师脑回路差太多,一边思考着自己要如何行事。突然觉得心好累,自己跟老师比起来果然差远了。

    被儿子担心的李世民,此时正在跟长孙皇后诉苦,“承乾太不像话了,等他回来你可不能再那么娇惯他,这孩子都让你给惯坏了!”

    长孙皇后无语,孩子好就是你教子有方,犯了错就是我慈母多败儿?再说你穷的叮当响,我想娇惯儿子,也得有物质基础不是?

    李世民说完李承乾,又开始骂王珏,“王寡妇面皮太厚,光挖我墙角,一点好处都不给。”

    巴拉巴拉,李世民骂了半个时辰,给王珏加了数条莫须有的罪名。诶,等等,他好像忽略了什么重要的环节!

    “观音婢,你说王珏会不会…?”

    长孙皇后微笑着点头赞同。

    第二天,李承乾顶着个黑眼圈到处晃。他既期待李世民今日能来,又害怕他脑子没转过弯。

    “大师兄,圣上又带人来了,我让清风带他们去了堂屋。”

    听了王思源的话,李承乾连忙进入备战状态。这次一定要让他们刮目相看,外加有苦说不出,不能留下容易惹人非议的把柄。另外还要做点既能给自己加分,又能恶心他们的事情。

    李承乾先用洋葱辣了下眼睛,才泪眼蒙蒙地走进堂屋,“阿爹既是想念孩儿,让人招我回去便可,怎么还亲自跑一趟?舅舅对我也好,怕我在吃用上不习惯,还带了这么多礼物给我。清风,快带人把东西放库房去。”

    我去,怎么才一晚上,太子殿下就进阶了呢?李世民现在该咋说,能说我是来找你老师的,不是来看你的吗?兔崽子,再加一笔账!李世民没法,只能又一次灰溜溜地走了。

    第三日。

    李崇义忍笑道:“大师兄,圣上又带了几位大臣来,他们在堂屋。”

    李世民先下手为强,“王娘子学识了得,为了感激她对你的教导,我今日特意携带礼物前来拜会。”

    “阿爹稍等,我去告知老师。”

    李世民眼睛一亮,有戏啊!

    片刻后,李承乾皱眉走进堂屋,一脸为难地说:“真不巧,老师现在没空。”

    “王娘子怎么总没空?她在忙什么?我看她是故意避而不见,什么名士,一点风范也没有!”接连三日拜访,愣是见不到人,要不是李世民压着,尉迟敬德早就发火了。

    “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家师言,她差曾子甚远,故需时时自省。”

    吐血!时时自省等于时时没空,李世民带来的几位大臣,已经开始动摇自己的判断了。说好的年末大戏呢?如果不用群演,他们这两天跟着折腾个什么劲啊?

    “没事,我们不急。怎能误了王娘子的机缘,我们在此等候便可。”李世民有备而来,他一挥手,侍卫们开始在王家院内搭帐篷。

    李承乾傻眼了,他爹咋把行李也带来了?

    王珏听了王成的描述后,也傻了眼,李世民果然别出心裁,一出手就是贱招。王珏可以留秦琼在家治病,却绝不能让李世民在她院内搭帐篷,除非她这辈子都不想嫁人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