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圣贤养成系统(唐朝) 第30章 学术之争(三)



    王珏没去过孔家,有三位长安地头蛇指路,也没走什么冤枉路。到人家做客,总不好空手,礼物也是现成的。王珏送去房家那车吃食,又被卢氏带出来了,说不能便宜房玄龄父子…汗……。

    “孔叔,你这是在做什么?怎么在自家门口转圈?”

    “王县子?!可是来找我阿爹的?快请进!!!”

    他们行至孔家门口,遇到举止怪异的孔德伦。还没说两句话,就被热情的推进孔家,一副有进无出的架势。王珏被孔德伦过度的热情弄得摸不着头脑,只好默默跟在他身后,准备以不变应万变。

    王珏等人进入孔家后花园,看到孔老头正跟弟子们围着棋盘探讨。

    “不对不对,你们怎么这么笨,快点再想!德伦呢?不是让他早点回来吗?”

    “爹,棋谱是王县子给的,您何不跟她探讨呢?”孔德伦侧开身子,王珏的身影出现在孔家众人面前。

    王珏:“…………”还没出招,先被摆一道,她居然夸过孔德伦儒雅,瞎眼了简直。

    到哪都免不了一番见礼、寒暄,孔老头没带众人去堂屋,而是炫耀似的拿出茶具在池塘边烹茶。老头手里的茶叶都是徒弟们在随园换的,他一人压榨一群苦力,日子过得十分滋润。

    听说卢氏来了,孔颖达的夫人也出来一起招待客人。大家都在一个圈子里混,孔颖达的夫人跟卢氏虽算不上莫逆之交,但也是很熟的。卢氏是个干脆利落的性子,她向来藏不住话,很快话题就转到了今日房府发生的事情上。

    王珏在心里默默点赞,卢氏不说她也打算说的。省得日后孔家人从他人口中得知今日之事,以为她之后要说的话,是打算借刀杀人,或故意搬弄是非。

    孔家中二:“哼!董家人竟敢开口闭口以圣人正统自居,那我们算什么?!”

    孔老头的徒弟们被他折磨了半个月,可算找到能撒火的事情,七嘴八舌一顿谴责发泄。

    孔颖达疑惑地看着几位来客,刚掐完架就到老夫府上做客,是想请咱再去收拾董家一顿?他们不是赢了吗?以王娘子的战斗力还需要外人插手?

    李承乾眼看王珏从面无表情,瞬间切换到神情凝重模式,小心肝又是一颤。老师啊,这里可是孔家,求您轻点忽悠行不,我们不能再受惊吓了…凡事要讲究循序渐进才好……。

    “今日遇到董家人,使我想起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也没提前下拜帖,就急着赶来了,失礼之处还请见谅。”王珏开始慢滋滋地品茶,等孔家人自己反应过来。

    能被孔老头收来当弟子的,没有蠢人。他们刚才把重点放在了谁能代表儒家这个问题上,光顾着骂人发泄了。再回想卢氏刚才所叙述的事情,他们的表情也变得表情凝重起来。

    孔德伦颤抖着问道:“王娘子是说,现存儒家典籍是经董仲舒改过的,内容很有问题?”

    王珏颔首。

    孔颖达收敛了笑容,“王娘子,你说的不是小事,可有证据?若圣言被篡改过,为何我孔家也没有原本?”

    王珏抿了一口茶,“武帝要罢黜百家,独尊董仲舒的‘儒术’。百家传人都要被迫隐于市井,又如何会放过正统传承的孔家?家师猜测,当年的孔氏族长为保全族平安,交出了他们要收走的那部分典籍。”

    结合当年发生的事情来看,这个猜测很合理。孔家人目光灼灼地看着王珏,如果只是为了说这句话,她没必要特意登门。

    “家师还说,孔家绝不会甘心圣言被篡改,也许他们秘密藏起一份典籍,待改朝换代后重见天日。我与孔老忘年之交,此事不告知与您,珏寝食难安。然,一切只是家师的猜测。”

    孔颖达每每读起圣言典籍,总觉得缺点什么。王珏今日的话,让他茅塞顿开。然而,他又有些犹豫。若真有被藏起的典籍,让它显露于世,恐怕会影响孔家如今的地位。

    王珏当然知道孔颖达在顾虑什么,“孔老,孔家历代有多少人遭遇过不测?百家各派所受的迫害,恐怕都被算到了孔家头上吧?你们就甘心这样一直为别人背黑锅吗?都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孔家人似乎很久没去民间走动了?师傅曾说,百家中很多学派并未消失,甚至比以前更强大。他们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机会反扑,你不觉得现在就是个不错的时机吗?新朝初立,圣上的帝位来路不正,皇子们正在长大,准备新一轮的争夺。武帝可以独尊儒术,他们难道就不能扶持一位皇子做利益交换吗?若真有一日让他们成功了,孔家会受何对待?”

    孔老太第一次见王珏,之前都是听到传闻。今日听她讲话,差点没被吓出心脏病,也就只有这种洒脱的名士,才敢毫不避讳地议论皇家之事吧。

    听了王珏的话,众人的眼神开始在李承乾和王珏之间移动,王珏轻笑道:“不用看我,我们是杂家,兼容并蓄,跟谁都不冲突,自然不用争。我也有私心,若我能为百家重新出世尽份心力,他们至少不会扶持别人跟我徒儿争位吧?”

    李承乾闻言,感动的看向王珏。无论老师做什么,总是会考虑到他的立场,比他爹可靠多了。

    再接再厉,“学子们信奉了几百年圣人之言,百家重新出世绝不会动摇儒家的地位。相反,他们受了儒家的大恩,儒家必然成为百家之首。谁敢对儒家出手,可就是忘恩负义了!”

    用伪圣言享受着一家独大的地位,但是随时有可能遭遇反扑,也许面前这位也是一头狼,她只是来先礼后兵。或者倾尽全族之力寻找真籍,助百家出世,把他们从暗处拉到阳光下,并且确定百家之首的地位。这对孔家人来说,是一个非常非常艰难的抉择。

    王珏话已说尽,她洒脱的带着已经石化的几人告辞离去。谁也不知道,她带给孔家的是潘多拉魔盒,还是永恒的净土。

    然而,无论孔家最后会做何选择,他们首先要做的都是寻找那些,不知道是否存在的典籍。孔氏门徒看着偌大的孔家,觉得很多地方都非常可疑。比如假山内有没有暗道,池底埋没埋东西,书房有没有暗门。

    孔颖达是一个果断的人,他派侍从去请了一个月的假,又让儿子们找人抽干池塘的水,打烂假山。总之,就在王珏走后的一下午时间,孔家已经由书香圣地变为施工现场。

    而引起这一切纷乱的某人,此时正在西市挑铺面,跟她的徒弟们畅想着发财大计。至于卢氏,从孔家出来后,她就把房遗爱扔给王珏,跑回家去了。她算看透了,不用她跟着商量什么主意,王珏出手就是致人于死地的杀招。

    只有王珏和房遗爱在兴致勃勃的逛街,另外三人还无法从震撼的消息中走出来。人就是这样,越是习惯的东西,越不会去怀疑它的合理性。

    还是李承乾忍不住先开口:“老师,真的有被密藏的典籍吗?”

    王珏斩钉截铁地回答:“无论有没有,为师都会助百家出世。”

    无论孔家有没有隐藏典籍,王珏今日的孔家之行都不算白去。她的目的是把水搅浑,因此才没在谈论此事时避讳他人。相信今日过后,这件事情在大唐上层将不是秘密。

    “可是我阿爹那里……”后面的话李承乾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他认为李世民绝对会不遗余力的阻止王珏,甚至会对她生起杀心。

    王珏拍了拍李承乾肩膀,安慰道:“我会给你阿爹比董家思想更好用的武器,不用担心为师。”

    王珏来长安转一圈,八卦排行榜的数据擦擦刷新。从房家出来的客人非常给力,不止大唐上层知道了上午发生的事情,连百姓们也知道了。没办法,那些没聊痛快的,专挑坊市内的好酒馆进,他们聊天时旁边有无数桌支着耳朵偷听呢!

    房遗爱在拜师前,没事就带着仆从在坊间乱逛,有很多人认识他。这会儿见他来了,除了卖针的店铺热情相迎,别的店家都小心翼翼的。弄得师徒几人很是奇怪,怎么西市的生意人突然不热情了?

    他们进了一间贴着出售信息的米铺,王珏看了店面的大小和装潢后觉得还不错,回头询问起身后的徒弟们,“你们觉得这间店怎么样?”

    房遗爱:“挺好。”

    米铺老板看到房遗爱的时候都快哭了,他十分后悔在今日张贴出售信息。万一价钱让房小哥不满意,回去跟他老师告歪状咋办?不用讲价,老板直接挥泪大甩卖了。

    王珏高兴地跟商家约好付钱日期,便带着弟子们回南山去了。然而,长安此时已是风起云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