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圣贤养成系统(唐朝) 第29章 学术之争(二)



    听了董楚氏的话,王珏开始发难,“蔡国公,你觉得我们百家派的玄学怎么样?”

    杜如晦两眼一闭,好想装晕,到底还是没藏住。按理说,欠人家一条命呢,就算王珏的占卜之术还没得到验证,他也得硬着头皮说好。但是…,那妇人是他小姨子啊!!!他后悔死了,今天就不该带这家人来!

    大家都在看他,留给他思考选择的时间很少,杜如晦硬着头皮说:“圣上推崇备至。”

    杜如晦的回答很巧妙,他已经有经验了,解决不了的事情都往李世民身上推。李抠门的身份确实好用,起码不会再有人傻呵呵出来呛声。毕竟什么百家派玄学,他们都没见识过。

    董楚氏恨恨地看了杜如晦一眼,“就算你百家派再如何,难道我们儒家也需要盗人书籍吗?”

    “儒家?你是孔家人?”那日孔老头带队出来现,孔家人和孔氏门徒,王珏几乎都见过,里面可没有这家人。

    “不是,我夫家姓董。”董楚氏骄傲的扬着头,似乎觉得说出董姓,别人就该恍然大悟,俯身膜拜一样。

    从董楚氏抢话开始,董逸群的表情就有些阴郁,只是不知道他为何没有进行阻止,而是默不作声的在旁边看着。

    “哦!董家?可是董仲舒那个董家?”王珏十分配合的故作恍然大悟状。

    “自然!”尽管董楚氏极力维持着得体、谦和的微笑,可惜她上扬的语气还是泄露了她的心情。

    王珏又长长地哦了一声,接着说道:“我倒不知道,什么时候董家人取代了孔家的地位。董仲舒,窃取、篡改儒家学说之小人耳。你们果真是家学渊源,一群没有真本事的蝇营狗苟之辈!”

    董家夫妇气得面色涨红,没给他们说话的机会,王珏继续说:“你们既是董家人,为何穿着衣服?董仲舒不是罢黜百家,表彰六经吗?既已罢黜,何故还使用其他学派发明之物?哦!看我糊涂的,忘了你们家人自来表里不一!”

    xx你个oo,围观党已经听懵了,太震撼、太刺激了!今日没来房府的人,肯定会后悔错过这样一出好戏。杜如晦长舒了一口气,他该感到庆幸吗?对比起来,王珏对他简直是太照顾了。

    “你…你……简直是强词夺理!罢黜百家是汉武帝下的决定,难道你觉得他也错了吗?”董逸群捂着胸口,手指颤抖着指向王珏,俊秀的脸变得扭曲,显然是气急了!

    “汉武帝当然错了,他穷兵黩武,劳民伤财,耗尽了文景之治的所有积累,大汉衰弱由他而始。你们如此崇尚武帝,可是觉得如今天下该是刘家的?也对,刘家当权,像你们这样盛产奸佞的人家才好飞黄腾达。”

    承受能力差的,都想捂耳朵了。王珏这是在指责董家不满新朝想造反啊,真是好…好缺德。

    似乎觉得不过瘾,王珏接着问道:“对了,听说董仲舒最爱纳妓子回家,你们不会就是他哪个妓的子孙后代吧?”

    扑通!董逸群仰面倒地,董楚氏哭着摇晃他,董齐则是站在旁边默不出声。场面很惨,惨绝人寰。王珏却一点也不同情,她耳聪目明,装晕和真晕还是分得出来的。

    看董逸群晕倒,房玄龄连忙安排管家去请医者,这一幕被王珏看个正着。

    “房相可是要差人寻医者?医者出自医家,董家自是不屑用的,您还是省省力气吧,免得吃力不讨好。再说,地上那人明明是装晕,你把他救起来,让他回答自己是何出身,他可要恨你的!”

    房玄龄听了王珏的话,左右为难。如果王珏说的对,地上躺着的那位无疑是妓生子的后代,救起来恐让对方丢脸。可是他身为主人,客人晕倒,总不能不管…。

    做徒弟的不能在人前先于老师说话,见王珏掐的差不多了,李承乾作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进行总结式发言:“我随老师来给师弟送衣服,没成想竟遇到如此不知天高地厚之人,房相以后宴客还要细细删选才好。”

    不明就里的边缘人士,这会儿也懂了,感情太子拜入了百家派,地上躺着的仁兄自求多福吧。

    “房相家中太乱,我先把遗爱带回去了,告辞。”王珏牵着房遗爱,跟房玄龄和围观众作揖告别,也没问房玄龄的意见就要带房遗爱走。

    王珏走之前又看了一眼站在董家夫妇旁的董齐,那孩子正满眼讽刺地看着地上哭泣的妇人,他的眼神冷静中带着狼性。似乎察觉到有人在看他,他把头转向王珏,短暂对视后又迅速低下了头。

    真是个敏锐的孩子!王珏不信这样的孩子,会做出强抢主人家书籍的蠢事,除非他是故意的。简直是见鬼了,今天居然被个豆丁当枪使…。

    “老身也跟你们走。”卢氏已经不哭了,他们是战胜方,她得跟到王家商量一下后续对策。董家今日吃了大亏,此事决不会到此为止。

    房遗直欲哭无泪,他就是回家宴个客,招谁惹谁了。最后闹得弟弟挨打,母亲离家,此刻别提多后悔了。

    虽然斗赢了,回家的路上几人都没有笑模样。李承乾是纠结,他既同意老师的说法,也懂得董仲舒思想对统治者的好处,不知该如何选择。李崇义和王思源则是对自己不满,地位不够,连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王珏自穿唐以来,第一次如此不留余地的对待别人。不单单是为房遗爱,对付董家原本就是她计划里的一部分,只是没想到会这么早就对上。她今天在人前的表现,可以称得上是失态了,过于逞口舌之利,有失气度。

    这也是有原因的,遍寻历史,算上历朝历代的昏君和贪官,王珏最憎恶的人物就是董仲舒,没有之一!

    董仲舒对儒家学说断章取义,吸取儒家学说中的糟糠,幻想出一套有利于统治者的邪恶思想。它就像一个无形的枷锁,禁锢着人们的思想与行为。自武帝之后,中华民族再也没有出现过“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局面。

    董仲舒无疑是个罪人,但他只是千百万小人群体中的一个代表人物。如果没有他,也会有别人,比如距董仲舒几百年后的朱熹。朱熹跟董仲舒是一路货色,他人前喊着存天理灭人欲,回头就在庵里纳了两个尼姑做妾。

    王珏想要重振百家,想要华夏民族能正常的从封建社会过度到民主制度,想要华夏民族的工业萌芽先于欧美,她需要确保这种人哪怕是在她死后都永无出头之日。当权者都知道董仲舒思想对自己的好处,王珏需要拿出更好的东西,才能让李世民甘愿放弃董家。

    看大家表情严肃,从家里出来后就无人说话,房遗爱小心翼翼地问着:“老师,我是不是给你惹麻烦了?”

    王珏爽朗一笑,“无事,那孩子是故意激怒你,此事错不在你。”

    李崇义惊讶地问:“故意的?!他们不怕得罪房相吗?”

    “不是他们,而是他。别人的家务事,为师不感兴趣,倒是笑话自己被个孩子利用了。现在咱们去孔家,我欲与孔祭酒一聚。”

    不知道王珏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看到她嘴角那抹微笑,李承乾觉得脊背一凉,恐怕有人要倒霉。

    关于如何搞掉董家,王珏早有计划,只是没想过要这么早实施。王珏设宴那日,孔老头派他大儿子孔德伦来的,据说自从孔老头得了棋谱后,除了每日的打卡上班,哪都不去。等孔老头自己上门,不知要猴年马月,既然来了长安又遇到董家人,不如今日就把事情办了。

    除了王珏几人改道去孔家,别人也没闲着。

    他们走后房玄龄连忙跟众人致歉,外加婉言送客。客人们也没心思吃饭,有相熟的想着出门后换地方讨论,也有赶着去友人家里宣传此事的。总之大家都很忙,需要发泄看完大戏后的兴奋心情。

    最后只剩董家人和杜如晦还留在房家,杜如晦跟房玄龄多少年的交情,自然不会因为这点事情闹不和。没等杜如晦开口,房玄龄满眼同情的拍拍他的肩膀,叹了两声气。

    “克明兄,你有此亲戚真是…真是……。唉,你还是快抬他去医馆吧!”

    杜如晦也这么想的,董逸群最好是装晕,可别真有什么隐疾,死在房家…。

    待杜如晦他们也离开后,房家父子俩跪坐在书房,先是相对无言,而后放声大笑。

    “你弟弟平日虽说混帐了些,他的运道却是别人赶不上的。也不知道王娘子怎么就看好那个孽畜了,连百家派的玄学典籍都能传与他。”房玄龄嘴上骂着孽畜,眼中却尽是笑意。

    房遗直也仿若卸下了千斤重担,“如此,我也不用总担心弟弟惹祸了。只是他这性子,到底还是该管管,王娘子对他似乎过于宠爱了。”

    “呵呵,今日之后,那个孽畜就是想找人打架,恐怕也不会那么容易了。”

    房遗直赞同着点头,王珏战斗力太强悍,以后别说打架,众人听到房遗爱的名字,恐怕都要绕道而行了。

    再说杜家,杜如晦他们没去医馆,董逸群在路上醒来后,他们就直接回家了。董家三人回到杜楚氏给他们准备的小院,遣退所有仆从,紧关院门。确定董逸群身体无恙后,董楚氏回手就给了董齐一巴掌。

    “贱种,你诚心给我丢人是吗?果然跟你娘一样粗鄙!”

    董齐站着不出声,任董楚氏打骂。董逸群想起王珏对董家的羞辱,和董楚氏自作主张的愚蠢,又是气得一阵咳嗽。若不是想借杜如晦的势,他无论如何都不会娶这样的货色进门。董楚氏爱恋董逸群至深,她把董齐锁到杂物室后,连忙跑回董逸群身边嘘寒问暖。

    董齐躺在冰凉的地上嗤笑,今日居然被人称作矮冬瓜,饭都吃不饱如何长个呢?

    相貌跟杀母之仇比起来又算什么,一旦董楚氏生下男婴,等待她的只会是死路一条。就算侥幸活到成年得以出仕,她这个花木兰若被人发现,可是欺君大罪。她倒是想带着董家那些狗娘养的一起死,可她还有舅家啊…。

    董楚氏曾多次设计陷害董齐,再站出来假惺惺袒护她,都是跟今日差不多的戏码。董齐也是年龄小,能想出最好的办法就是破罐子破摔。你不是要坏我名声吗?那我就专门挑厉害人物惹,给你们招来强敌。她今天本想让董家得罪房家,没想到王珏来参了一脚,成果已然超出预计。

    南山王珏,太子之师,这个人她记下了。若日后她能有出头之日,必还今日之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