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圣贤养成系统(唐朝) 第28章 学术之争(一)



    嘭!

    阿绿用屁股撞开门,像炮仗一样冲入王珏房内,对着榻上的人…小声叫着。他很想狂吼,可是别家的猪不会说话,被人发现怎么办……。

    “快起床,快起床,系统发布任务了。”

    王珏拿被子捂住头,烦躁的翻过身,继续呼呼大睡。阿绿气得直哼哼,他决定使用终极大招!

    “哈!看我的千斤臀!!”

    “啊!!!死猪,老娘跟你势不两立!”

    王珏把脸埋进被子里,恨得直抓头发。死猪又来这招,每次都往她脸上坐…。

    “哼,你不如猪,你睡觉比猪还死。别怪我没告诉你,系统发布任务了!”

    “什么?!”等了这么久,系统终于有反应,王珏赶紧点开查看。

    任务:你的徒弟房遗爱正在挨揍,快去房府救他吧!视任务完成程度,奖励积分。

    王珏从榻上跳起来,换上一身方便掐架的行头。借口也不用现找,给房遗爱的羽绒大衣已经做好,咱给徒弟送衣服去。

    王珏带着羽绒服和一车乡间土特产,骑马奔长安县房府而去。随行的除了驾牛车拉礼物的仆从,另有小尾巴三人。

    行至房府大门外,隐隐能听到一些杂乱的响声与哭喊声。王成犹豫地看向王珏,房家好像有事发生,现在上门恐怕不太好。见王珏点头,他只好硬着头皮上前叫门。

    “谁呀?”房府大门从内打开,探出两个小脑袋来。

    见门口站着一个衣着整洁的郎君,看穿着打扮像是哪家管家。不远处的主路上停着一辆牛车,另有四位骑在马背上的小郎君。细细打量下,发现小郎君们各个气度不凡,难道是大郎宴请的友人来晚了?

    王成有礼地回道:“我们是来拜访贵府房二郎的,我主是南山王县子。”

    一个仆从磕磕巴巴地回答:“二…二…二郎他…他……。”

    另一个比他干脆多了,听完王成的话转头就往院内跑,边跑边喊:“老爷,别打了,二少爷的老师找来了!”

    我去,怎么有种欺负人家孩子,被人家家长撞破的感觉?她是那个家长…。

    仆从离开没一会,卢氏就快步迎了出来。

    “老身见过殿下。”她先给李承乾行礼,随后急切地对王珏说:“王娘子来的真是时候,快快请进!!”

    几人跟着卢氏往院内走,一路上卢氏啜泣诉苦:“老不死的要打死我儿,他帮手回来了,我拦也拦不住。”

    “帮手是?”房家不是卢氏独大吗?房玄龄什么时候有了帮手?

    卢氏擦干眼泪,简洁明了的把事情讲了一遍,“那帮手是老身的大儿子,他小的时候跟遗爱一样可爱,长大反而不听我话了。今日宴客,他也请了几个友人来,客人带来的孩童想抢遗爱的书,被遗爱打了。”

    唔,四人微微点头,发生什么事情,大概心里都有数了。

    临近内院,房遗爱的哭喊声越来越清晰,“呜…我没错!呜……我要回老师家,再也不回来了!大哥你是坏人,帮着外人欺负我!”

    王珏走进院中,看到房遗爱被房玄龄按在胡凳上打,另有一群围观众说情,可真够热闹的。

    王珏微笑着对房玄龄击掌叫好:“都说房相本事大,今日我也算涨了见识,房相能打得稚儿哇哇哭,一般人可做不来。别人宴客舞姬助兴,房相宴客表演怎么打孩子,真是爱好独特。”

    系统视任务完成程度奖励积分,谁知道下次什么时候再有任务。为了最大限度捞取积分,王珏也是拼了,羞辱起人来一点不留情。

    听了王珏的话,院中围观党表情各异。常住长安城的上层人士,即便没见过王珏,也通过李承乾和李崇义猜出了她的身份。他们不由得在心中感叹,看来一些小道消息也不是不能信,此人果真嘴毒心黑,不可轻易招惹。

    现在又加了一条,她还十分护短。就算想偏袒自家弟子,至少先装装样子,问问怎么回事吧?

    再看李承乾和李崇义一左一右站在王珏身后,犹如哼哈二将,一副保驾护航的样子,众人皆是无语相觑。还是房玄龄反应快,率先向李承乾躬身行礼,“臣房玄龄,见过太子殿下。”

    “见过房相。”李承乾亦回礼。

    其余人回过神来,也纷纷见礼。来客中,也有没见过李承乾的。不知太子为何突然来房府,他们无不是既紧张,又怀着想在太子面前露脸的心思。

    房遗爱可不管这些人想什么,趁房玄龄松开他的这会儿,连忙从胡凳上爬起来,扑到王珏怀中呜呜大哭。卢氏一脸指责地看着房玄龄和房遗直父子,心疼的也跟着抹眼泪。

    父子俩很尴尬委屈,有苦说不出。房遗爱先拿针扎客人,又打破了人家的头,他们家再娇惯孩子,也得有所表示。父子俩下了狠心,就是卢氏在旁边拦着,两人也没妥协。

    围观人群中,一个仿若病西施的中年美男,搂着一个头绑绷带的孩童走了出来。此美男名唤董逸群,跟在他后面的妇人是他媳妇董楚氏,孩童名叫董齐。

    “房相既已教训过房二郎,此事就算了吧。”

    董逸群话音刚落,董楚氏慢声细语地接着说道:“看齐儿被打破了头,我只顾着担心他,怕他以后因此不能出仕。倒忘了替房小郎求情,都怪我。”

    夫妻俩说起话来跟唱双簧似的,看似在求情,言语间的指责之意却十分明显。不知道此二位是何来头,到底是想借着孩子占便宜的钻营党,还是有实力的大人物。

    王珏没急着问,她决定先把局面扭转过来再说。此事不是房遗爱一人之错,绝对不能把过错全担了。若那个孩童面上留疤,这个污点将跟随房遗爱一辈子,以后随时会成为别人攻讦他的理由。

    王珏倒可以换份祛疤药给他们,只是若有人成心不让这伤好,她给多少药都没用。末世的生存经验告诉她,不能存有侥幸心理,一定要把可能发生的危险扼杀在萌芽中。

    想到此处,王珏收敛了笑容,把房遗爱从怀中拉出来,严厉地斥问道:“遗爱,老师教你武艺时,可有说过不能主动跟人打架?你把我的话都忘记了吗?”

    看到王珏的举动,围观众人皆满意地点头微笑,这才是正常反应,本该如此!至于王珏在主动两个字上面加的重音,被他们自动屏蔽了,他们在意的只是王珏的出牌方式。

    王珏的话房遗爱记得,以为王珏生气了,他赶紧回答:“老师的话,弟子都记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礼让三分;人再犯我,我还一针;人还犯我,斩草除根。那个矮冬瓜,三番四次想抢老师送我的书。我礼让了,也拿针扎了他,最后才拉头发,我没想打他头!”

    听了房遗爱的回答,本来还在微笑的人,笑容瞬间凝固在了脸上。

    囧,王珏的表情也呈龟裂状。我还一针只是一个比喻,比喻!!!难道房遗爱以后准备拿针跟人斗吗?他是想成为东方不败,还是想随身带着暴雨梨花针?!

    还有心思敏捷的,想到了草跟头发,忙用袖子掩面偷笑。乖孩子,等你长大了叔叔再教你,他身上不止一个地方长草~。

    王珏假装看不到别人投过来的诡异打量,她面容一肃,继续问:“可是为师前日传给你的玄学孤本?咱们百家派只传给嫡系弟子的那本书?”

    房遗爱看到李承乾对他使眼色,眼珠一转,小鸡啄米似的狂点头。

    啊哈,事情大了!!在王珏手上吃过亏的杜如晦,赶紧往后站了站,意图缩小存在感,就怕被累及无辜。他也是心里有鬼,这家人是他带来房府的…。

    反应过味的围观党,看王珏的眼神又起了变化,用不用这么狠呀?这个罪名要是定下来,那孩子毁不毁容都会失了前程。

    听说那本书是孤本,董逸群连忙上前说话:“都是误会,孩子不懂事,看到没见过的书籍太好奇,让各位见笑了。”

    王珏哪会真跟一个孩子过不去,她刚想点头,说些双方都有错的圆场话,把事情抹平。

    没想到董楚氏倒先开口了,“百家派?我竟从未听说过此学派,不知是哪里来的山野学说?我们世家育儿,用的可是先贤圣言。”

    她话里的意思很明显,不是所有学说的书籍都值得人盗取,她从未听说过百家派,不入流就别装大瓣蒜!

    古人最重传承,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可不是能轻易善了的。王珏若想平安活过5年,学派的名声与传播至关重要。今日她若有丝毫退却,他日恐做再多事情都无法弥补今日之失。自古以来,涉及到学派的纷争都很惨烈,有人流血亦有人声名尽丧。

    王珏背后三人,也不再是一副看热闹的状态。李承乾下巴微抬,藐视地看着那对夫妇;李崇义则是用手握住刀柄,随时准备拔刀;王思源依然是微笑面瘫脸,眼中却透着森冷的寒光。

    事情的发展超乎众人意料,明明只是孩童打架的事情,三言两语间竟上升到学术层面。有人觉得是王珏的错,她先提的书籍。也有人悟出王珏想法,怪那妇人不该插话。

    家里有孩子的倒是动了同样的心思,想把孩子送入王珏门下。她不止传承了得,对待徒弟比人家父兄还上心,看来少不得要厚着面皮上门求一求了。如果房家父子知道他们的想法,又要喊冤了,他们还没进行到下一步,王珏就来搅局了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