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圣贤养成系统(唐朝) 第27章 羽绒服与唐刀



    秦琼来王家已有10日,他的病症早已痊愈。只是,无论王珏怎么暗示,他都不走。秦琼由于身体原因,领的是闲置,不像杜如晦那么忙。反正回家也是待着,他打算多蹭几天药再走。

    王珏看着在院子里舞棍的秦琼,还有在树下晒太阳的王熙然,无比郁闷。她的小窝本来就不大,若是再来几个不速之客,就该在院里支帐篷了。

    咬咬牙,一狠心。她果断决定暂时放弃练字,转攻玄学。等她学会了,一定要布个妖魔鬼怪退散大阵!现在还是眼不见为净,她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清风,昨日我让你们准备的东西,都弄好了吗?”

    “娘子,我们已经按您的吩咐,把买回来的鸭毛清洗干净,布料也裁剪好了。”清风眨着大眼睛,崇拜地看着王珏。娘子可是说了,她能让人像鸭子一样把羽毛穿在身上。

    “叫绣娘们过来,我告诉她们怎么做。”

    王珏对绣娘详细讲解了,羽绒服和羽绒手套的做法。天气越来越冷,王李氏每天都要到施工的院子看看,还要督促仆从造纸。王珏怕王李氏受寒,才想起来做羽绒服。准备一次鸭毛很麻烦,索性给大家都做几套。

    绣娘们被王珏开阔了眼界,兴冲冲地回去干活。王珏百无聊赖地躺在书房里望天,闲啊!

    房遗爱今早已经归家,他年龄小,不适合泡太多次药浴。额,不能想这个徒弟,一想不好的回忆就涌入脑中。房遗爱临走前,神神秘秘地来找王珏,问她什么时候教他‘本事’。

    王珏没法,她从系统里兑换了一本玄学入门书籍,才把房遗爱忽悠走。学玄学不止是为了不速之客,她最怕的是徒弟发现她没‘本事’,咬手绢…。

    剩下三人比较好安排,他们正在随园教授书生们百家拼音。

    做老师的最忌讳厚此薄彼。李承乾拜师时,王珏以他的名字为活字印刷术命名。现在她又多了两名弟子,还没送弟子拜师礼呢。

    王珏一贯是想到什么就去做的人,她决定送李崇义一把大马士革钢打造的唐刀。这东西,系统还真没有,她只能自己锻造了。王珏向村里搭建的南山炉作坊走去,那里材料和设备都是现成的。

    “吴村长!”

    “王娘子,你怎么来了?咱们出去说,这里脏。”

    “王娘子安好?”

    村民们见王珏过来,都你一句我一句地,争着跟她打招呼。自从南山村有了南山炉和卖书生们吃食的活计,南山村每户人家的生活水平都得到了不同的提高,最差的也能隔三差五吃炖肉,这是他们以前想都不敢想的日子。

    而这些好生活,都因为眼前之人才得以实现。再加上前几日王李氏放出的消息,王家要在村里建学堂,村民可以免费入内学习。南山村民奔走相告,无人不感激王珏。

    “我想跟你们买些材料,再借你们的地方一用,给弟子打把刀。”见吴村长要带她向外走,王珏连忙说明来意。

    一个正在打铁的大汉吼道:“说什么买不买的,王娘子要用,尽管拿去!”

    王珏也爽快的同意:“那我便不跟各位客气了。”

    南山炉的生意是王珏免费送与村民的,若她太客气,坚持付账,反而显得外道。

    “王娘子,造刀之人在何处,是今日过来吗?”

    “咳,我亲自锻造。”

    什么什么什么?!听王珏这么说,大家赶紧挡在火炉前,不让她过去。拿笔杆子的小娘子要造刀,伤到手怎么办?再瞧瞧王珏的小身板,恐怕连拿起锤子的力气都没有。

    王珏正试图跟村民解释,早有围观的孩童跑去报信;“思源大哥,你快去看看吧,王娘子在作坊里要造刀!”

    太胡闹了,可不能让王娘子受伤,这是书生们的共同想法。南山村统共就几百户人,消息传的很快,王珏再回头时作坊已经被挤得水泄不通。

    就是造把刀,不至于吧?连秦琼和王熙然也来了,还有从人群中挤进来,一脸怒意的王李氏。王珏后悔了,还不如去县里借个地方弄呢!

    怕王李氏发火,王宝金连忙劝道:“娘,你别急,妹子力气大着呢!你忘了箱子的事了?”

    经王宝金提醒,王李氏才想起王珏抗金子的事情,她也是关心则乱。

    王珏见王李氏神情松动,连忙跟着说道:“家师教过我铸刀,各位勿要担心。若看我不成,再阻拦也不迟。”

    王珏都这么说了,挡着火炉的大汉只好让开路。围观人群也没有散开的意思,都伸着脖子想看她如何铸刀。

    没有现代的先进用具,古法造刀难度在于掌握火温和锤击的速度与力道。俗语有云,百炼成钢。造南山炉用的钢杂质太多,需要再经过几次提炼。

    看到王珏单手轻松拿起大锤,围观党惊掉一地下巴。锤子富有律感地击打着钢块,仔细看,王珏动作幅度几乎相同,敲打在钢块上的力度也相同。厉害啊,懂行的早就看出了门道。

    王熙然上辈子不止能文,他还多次带过兵。蜀汉铸造家蒲元为诸葛亮铸刀三千口,那刀斩金断玉,削铁如泥。可惜蒲元死后,他的特异铸刀法便失传。作为敌对方,魏国的名臣,他自然没机会与蒲元相见。今日观看王珏造刀,不知为何竟想起蒲元来。

    王珏不厌其烦地提炼了多次,直到把钢块中的杂质去除。她惊喜地发现,这块竟然是高碳钢,最适合铸刀的材质!

    锻钢后再锻铁,把生铁变为熟铁。如此,准备工作才算完成。

    王珏用折叠锻打法,把高碳钢和熟铁一层一层细密地打在一起。这样打出来的刀,兼有高碳钢的锋利和熟铁的韧度。在铸造成刀剑时,表面会形成一种特殊的花纹,现代也称之为花纹钢,它在古代是千金难求的顶级精品。

    最后一锤,刀成!锋利的唐刀,寒光四射。刀面上的花纹,又使得它多了一丝美丽与诡异。

    王熙然把一个竹筒放在王珏面前,问道:“王娘子,可否试刀?此竹筒内已灌满铁珠。”

    王珏颔首,举刀猛力砍向竹筒。刀割竹筒如截刍草,竹筒断而铁珠裂。

    哗!!!围观群众轰然。简直是神乎其技,只有大师级铸造师才能出此佳品。众人再看王珏的眼神,又比之前热烈了几分。唐人多尚武,便是书生也喜爱武刀佩剑,李白就是个好例子。

    秦琼眼睛都看直了,恨不得从王珏手里夺过刀占为己有。

    “崇义!”

    “弟子在!”

    自家恩师出风头,徒弟自然与荣有焉。李崇义为人比较含蓄,只是挺起胸脯,回答声比往常响亮些。再看李承乾,婴儿肥的小脸激动得涨红,脖子也扬到了极限,下巴更是抬的老高。

    “此乃为师送你的入门礼物,收好!”

    李崇义大步走到王珏面前,躬身,双手举过头顶接刀。

    他从没想过,老师会为他亲自铸刀。自拜入百家派几日来,他从自家老师的身上对‘百家’二字有了深刻的理解。老师就像一个谜,融汇百家,无其不通。

    李承乾并无妒嫉,老师也送了他入门礼物的,活字印刷的价值,无可用金钱衡量。不过这刀,看着真眼馋!哪天磨一磨,求一求,撒撒娇,也许…嘿嘿……。现在人太多,不急不急。

    王珏在众人的簇拥下,回到府中。不用想,长安八卦排行榜又该刷新话题了。

    听说王珏回府,绣娘们拿着刚刚合力制成的一件成品走过来。

    “娘子,您看我们做的可对?”

    以坚韧的麻布做外料,细麻布做胆料。衣身以菱形缝线隔开,长度过膝,下摆和袖口微宽。针脚很密,做工精细。王珏又拿起羽绒手套看了看,做的也不错。

    “你们做的很好!这件是谁的尺寸?”

    绣娘们红着脸一齐回答:“回娘子,是秦将军的。”

    王珏被答案惊呆了,她家有熊孩子、小鲜肉、假仙、暖男,难道魅力通通不敌秦琼?

    秦琼面色微红,掩饰性的干咳了两声,“谢谢诸位娘子了。”

    绣娘们连称不敢。

    王熙然怂恿道:“秦将军,何不穿上试试?”

    秦琼正有此意,连忙脱下笨重的毛皮大衣,换上羽绒服。

    “此物甚好!比毛皮大衣暖和,重量也很轻。”秦琼拍打了两下羽绒服,发现衣服拍打后很快又鼓了起来,好奇的询问道:“王娘子,衣服内里放了何物?”

    “昨日王成买回来的的鸭毛。”

    “鸭毛?!”

    围观几人都好奇的伸爪往秦琼身上摸,拍打羽绒服,弄得秦琼更加窘迫。

    “王娘子,我可以用此法给将士们做衣服吗?”

    “老师!!!”

    所有人都期待地看着王珏,包括一贯云淡风轻的王熙然,他上辈子领兵时也深知将士之苦。

    王珏大方地回道:“秦将军既看得上,便拿去用吧。”

    秦琼着急回长安面见圣上,商讨羽绒服之事。他换回毛皮大衣,拿上羽绒服就向院外走。王珏看着他的背影露出一个得逞的笑容,可算送走一位。

    就在这时,秦琼回头说了一句让王珏崩溃的话,“我晚饭前就能回来,别忘准备我那份饭!”

    该如何形容王珏此时的心情呢?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王熙然看到王珏冲着秦琼的背影,懊恼得直翻白眼,轻笑道:“不若我陪娘子下棋吧。”

    秦琼见到李世民后,快速把事情说了一遍。说完之后撒腿就跑,生怕李世民留他吃饭。宫里那饭,啧啧,都是一个味---没味。

    看到秦琼两手空空地回来,李承乾羞红了脸。他爹拿了老师的东西,怎么连点回礼都没给?再加上他和带来的侍从、护卫们,也天天在老师这大吃大喝,想想就觉得羞愧。

    再懊恼也没用,他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别看他贵为太子,他摊上个抠门的爹,注定得过着兜比脸干净的日子。

    为了显得吃相不那么难看,王珏献上制盐法后,并没有急于卖盐,只是偶尔让仆从制一些,自家食用。她把李承乾的表情看在眼里,暗暗决定带徒弟们开个盐铺,赚点零花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